首页 > 都市 > 高手下山 > 第122章 汉子还差不多

第122章 汉子还差不多(1 / 1)

目 录
好书推荐: 九星霸体诀 我在军旅的那些日子 世间第一仙 仙医当道 武侠打工仔 我可以穿越进热血传奇游戏 修罗武神 超能星武 史上第一祖师爷 末日战帝

高手下山第122章汉子还差不多你这个坏人”东仁明讲完,朱珠激动的走上舞台,扑也似的蹿进东仁明的怀里。

东仁明抱着朱珠,轻轻的拍打她的后背,而后又温柔的捏着朱珠的肩膀,默默无言,柔情似海。

时光漫漫,这一刻的拥抱,将他们的感情升华,任世间有千万种风情,在他们夫妻看来,却不及这一刻的万分之一的美好。

这种感情,至深至纯,天涯海角海枯石烂。

温存过后,朱珠从东仁明怀里爬了起来,哭着笑道“我们这一路走来确实不易,他这个人吧,懒的要命,要说许多遍才能改,很多次我被他气得都想去买菜刀,最后都是在买菜刀的路买回了他爱吃的菜”

众人听的感动的稀里哗啦,有些本来不相信爱情的年轻人,又开始相信爱情了。

而就在众人感动的无法自拔纷纷沉沦的时候。

一声惊天地泣鬼神的咆哮声,惊艳四座“东仁明,还我最爱。”

众人纷纷回头,循着咆哮声的源头看去。

而后便见,一光膀粗壮高大男子,左手捏着一根铁棍,右肩扛着一个玉晶棺材,傲然挺立在天地间。

那雄壮伟岸的身躯,令人萧然起敬,但他凶悍的外表却又让心生恐惧。

而在这光膀粗壮男人背后,还跟着一群黑衣人,他们左手手臂上都佩戴着一块孝布,表情异常严肃,声势浩大。

众人害怕,纷纷向两边退开,让出一条甬道。

光身精壮男子,肩扛玉棺,手握铁棒,面容呆滞,迈着沉重的步划,一步一步,向着东仁明夫夫妇走去。

那沉重的步划,激烈而悲壮,震人发聩,震的整片天空都在抖动。

光膀男子来到舞台边缘后,弯腰将玉晶棺卸舞台边上,然后站起身,再次大声咆哮道“东仁明,还我最爱。”

东仁明不解“罗荣焕,我跟你往日无冤,近日无仇,你这是何故”

罗荣焕燕京四大天王之首,人称痴汉阎罗王,燕京之地,无人敢惹,燕京市委长的车从他面前过,都得下车问候,他一跺脚,燕京的天空都要抖三抖

壮汉罗荣焕仰天长啸“无冤无仇,东仁明你可知我手中铁棒”

说话间,罗荣焕已是将手中铁棒扔到了东仁明面前。

东仁明弯腰附身,将面前的铁棒捡了起来。

但见,这根铁棒长约四十厘米,直径约两厘米,周围被打磨光滑透亮。

铁棒

罗荣焕的铁棒。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罗荣焕的那根痴汉棒。

在东仁明思绪间,众人也是议论纷纷。

相传,罗荣焕年轻的时候也是英俊潇洒风流倜傥一表人才,还有个非常漂亮的老婆,名叫艾小汝,生的是天生丽质小鸟依人人见人爱,罗荣焕和艾小汝之间也是特别恩爱,羡煞旁人只不过,有一次罗荣焕跟别的女人睡到了

一张床上了据说罗荣焕是喝多了酒,不幸的是还被艾小汝抓奸在床,艾小汝一气之下离开了罗荣焕。

艾小汝离开之后,罗荣焕悔恨不已夜不能寐,便跑到艾小汝住处,在艾小汝门前跪了三天三夜,希望艾小汝能够原谅他。

三天过后,艾小汝禁闭的大门终于开了,但艾小汝并没有原谅罗荣焕。

艾小汝拿出一根两米多长的铁棒,仍在了罗荣焕面前,并告诉罗荣焕“你把它磨成针的那天,我就跟你回家。”

罗荣焕拿着铁棒回到家中,便日也磨夜也磨,废寝忘食,不曾放弃。

时光一晃,如今已是第五个年头了

众人议论间,罗荣焕咆哮道“五年了,你知道这五年我是怎么过来的吗我夜以继日的磨这根铁棒,为的就是有一天,我和我的小汝能够破镜重圆,重归于好,结果呢,你却把我的梦想给毁了,你还我小汝”

说完,罗荣焕一个大老爷们,竟趴在水晶棺材上面痛哭了起来“小汝、小汝、你为什么要这样,为什么忍心丢下我不管不、不、我不”

哭的惊天地泣鬼神,一把鼻涕一把泪,让人看的都是心中酸楚,心生怜悯。

小汝

听着周围人群的诉说与议论,沈家豪猜想,那个躺在水晶棺里的白衣女人,应该就是传说中罗荣焕最爱的女人艾小汝吧

要是爱的深,铁棒也能磨针。

看着东仁明手中那根被磨的油光发亮的铁棒,沈家豪一阵感慨,把铁棒磨短了一半,这些年一定很伤手

真爱啊

无怨无悔,义无反顾。

感动之余,沈家豪很想看看,那个能让罗荣焕这个五大三粗的大老爷们,在家心甘情愿磨棒的女人到底长的是何模样。

沈家豪向水晶棺望去,只见水晶棺内,正躺在一个五大三粗,肥不溜秋的中年妇女,面生痤仓,面容真不怎么好看,更不甚的是长了毛绒绒的胡子。

真是传说有多美好,现实就会有多糟糕,人生不如意之事十之八九,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这那算什么闭月羞花小鸟依人的美人儿啊

汉子还差不多

虽说岁月不饶人,人免不了会颜老色衰。

但这长胡子就离谱了些吧

不得不说,罗荣焕这兄弟的口味真是不一般啊,痴情到这般田地,更是世间少有,非同凡响、可歌可泣

看着趴在水晶棺材上痛哭的罗荣焕,东仁明也是一脸蒙蔽,但罗荣焕是什么样的人,东仁明心里是清楚的,燕京一霸,他一个做生意的,也不敢轻易得罪,只能好言相劝“兄弟,你我都是世间痴情人,你的心情我能理解,逝者已矣节哀顺变吧,兄弟,你人生的后半路还长,保重身体啊,别哭”

显然罗荣焕根本不吃这一套,他抹抹鼻涕和眼泪站了起来,愤怒道“东仁明,你少跟我猫哭耗子

假慈悲,杀人偿命欠债还钱,你还我小汝”

东仁明虽然不想得罪罗荣焕,但也并不惧怕罗荣焕,想他的身份地位,在燕京也是举足轻重的大人物,红白两道都有些关系,就是燕京市厅的领导也要卖他几分面子。东仁明放开怀里朱珠,上前一步解释道“罗兄弟,这中间是不是有误会,我和你的小汝不认识,并无瓜葛啊”

“并无瓜葛这是什么都是你这个奸商做的好事,还我老婆”罗荣焕从下身口袋里拿出一个小药瓶,气得仍在了东仁明身上。

东仁明稀里糊涂的接住小药瓶,拿起来一看,是一瓶抗癌,而且还是自己公司生产的,当下更是不解“罗荣焕我敬是一条汉子,你和你前妻的故事我也听说过,我也很能理解你的心情,但你前妻的死和我有什么关系,难不成你是说我生产的抗癌药治死了你前妻,我告诉你绝无这种可能”

罗荣焕并没有反驳,而是拿出了一封信,伸给东仁明“这是我家小汝的遗书,你自己去看吧”

东仁明接过信件,打开并念了起来亲爱的罗,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或许我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了,请不要悲伤,也不要难过,因为我是心甘情愿的死去的,反正得了癌症的人都是要死的嘛或许你还不知道我得了癌症吧五年前我就查出,患有乳腺癌了,而且双侧都有,医生建议我做手术,我不愿意,你知道女人都是爱美的嘛,何况我就这么个让你爱我的资本,我怎么舍得割掉。我坚持不做手术,医生便建议我服用靶向药物治疗。吃了靶向药之后,确实有效,癌细胞被遏制住了,不然我也活不到现在,但不好的是,我也变难看了,医生告诉我,是药物的副作用,导致了我体内内分泌失调,要想活命,变丑是避免不了的五年了,我早就想去见你了,只是我的样子,我不敢去见你,更怕被你看见,最不能接受的是,现在我连月经都没有了,与其这样苟言残犬的活着,还如带着你给的美好回忆离开阿罗,你还爱我吗我很爱你,记得你曾说过,这辈子,我是你见过的最美的风景,任世间有千万种风情,你对我始终如一永别了,阿罗,往后余生,请照顾好自己,来生再见。

信念完,罗荣焕哭诉的说道“小汝就是因为吃了你的药变丑,然后想不开自杀的,你还我小汝还我小汝还我小汝”

说话间,罗荣焕面容极剧扭曲起来,恐怖狰狞,像是在发羊癫疯的一样,而下一刻,他化作一道浓墨样虚影,朝着东仁明猛扑而去,速度之快,电光火石。

东仁明根本来不及躲避,惊吓出一身冷汗。

而就在罗荣焕这道虚影即将碰到东仁明身子的时候,突然一道灰色的人影从天而降,挡在了东仁明面前。

两道人影一碰撞,各自都是向后滑出了数米。

灰色人影站稳,是一个穿灰色马褂的老头。

与此同时,又一道人影从天而降,飞入到了舞台之中。

人影站稳,沈家豪发现竟然是门卫老头,洪七仔。

目 录
新书推荐: 我这糟心的重生 重生八十年代有空间 八十年代之娇花 我在昆仑闭关三百年 全知全能者 皓月当空 饲蛟 卑微备胎人设翻车后(快穿) 病态宠爱:魔鬼的禁锢 朱砂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