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高手下山 > 第119章 梦有七身

第119章 梦有七身(1 / 1)

目 录
好书推荐: 九星霸体诀 我在军旅的那些日子 世间第一仙 仙医当道 武侠打工仔 我可以穿越进热血传奇游戏 修罗武神 超能星武 史上第一祖师爷 末日战帝

高手下山第119章梦有七身天朗气清,阳光正好,东洋戴着三角帽,遮阳镜,彩色长裙,坐在沈家豪身边,清风吹拂,让沈家豪有种春天般的感觉。

车开出东洋家的庄园,外面是一片蔚蓝色的大海,无边无际,在海岸不远处,沈家豪看见了谢莉说的那架白色的水上飞机。

一路驰骋,很快车子就开出了市区,沈家豪放着音乐,按着东洋的指向,穿过铁路和隧道,现在驶上了一座大桥。

阳光穿过钢架,在川流不息的车辆上照耀出一道闪烁的光线,在大桥的远处,是市区内的座座白色的大厦,层层叠叠,尽是繁华,充满了人世间的神秘和美丽。

车子路过桥头的时候,有个死人躺在堆满鲜花的灵车中,从他们的对面开了过来,后面跟着两辆拉起了窗帘的轿车,再后面那几辆车看上去没那么肃穆,载着的应该是死者的朋友,那些朋友眼里也是充满了悲伤…

突然间,东洋欢快的情绪变得有些沉重起来,她淡淡的说道:“生命真的很脆弱!”

沈家豪安慰道:“死是生的另一种延续,看淡点,别那么忧伤。”

开进崎岖的山路,不久,他们就到了今天的目的地。

一个老旧的村子。

四周的房子,倒的倒塌的塌,有些墙上长了野草,还有些房子顶生了树木,望眼看去,尽是荒凉,鲜有人迹。

沈家豪将车子,停在路旁,陪着东洋向村子的另一头走去。

不知怎得,走在这个荒村之中,沈家豪莫名的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慎的慌。

走着走着,他们来到了,一颗老槐树下,槐树盘根错节,枝繁叶茂,树枝还挂着奇奇怪怪的白色木偶,阴森森的,特别吓人,这时,一阵风吹过,树枝间响起叮叮令令声音,与此同时,还有几点雨水落下,滴在沈家豪脸上,很冰很凉,陡然间让沈家豪心中的寒意增了几分。

看得出来,这里是有人居住的。

院子门前的草坪是刚修剪过的,四周盛开着各色各样的花,有闪闪发亮的黄水仙、白泡沫般的山楂花、挂满枝头的西梅花,还有淡金色的忍冬花,其间,还有蝴蝶飞舞,仔细看了那些蝴蝶几秒,沈家豪有种错觉,仿佛那些蝴蝶,彼此间在欢声笑语。

抬头处,大槐树前面,是一间石头房。

沈家豪随着东洋走进石屋。

石屋内部的结构,有点出乎沈家豪的意料。

不仅光线明亮,里面的布置也是极具特色,有书架,书架上放满了图书,有酒柜,酒柜上陈列着各种美酒,最奇特之处,是房间的空中,挂满了各种颜色的小瓶子,瓶子里住着蝴蝶,闪闪发光。

“你来了。”这时一道极为苍老的声音飘了过来。

沈家豪向声音的源头看去,然后看着一个老太婆,正站在他们对面。

她戴着草帽,草帽上系着红色的蝴蝶结,脸上皱纹纵横交错,眉毛很长,像鲶鱼的触须,两鬓分别梳着数条小辫子,个字不高,一米四左右,有些驼背,手里捏着烟,她将烟放在嘴里吸了一口,轻轻吐了出来,烟雾缭绕间,她蹒跚的爬到对面的吧台椅子上,然后向东洋和沈家豪说道:“过来坐吧。”

沈家豪和东洋坐在了老太婆对面。

老太婆向沈家豪问道:“要来根香烟或者雪茄吗?”

沈家豪摇摇头。

老太婆拿出两个酒杯,给东洋倒了被:“柠檬汁。”

然后向沈家豪问道:“你呢?饮料还是酒?”

沈家豪拜拜手,然后指着东洋面前的那杯柠檬汁道:“和她一样的,柠檬汁。”

老太婆夹着烟,给沈家豪倒了杯柠檬汁。

近看老太婆,面容消瘦,脖颈上有些很深的皱纹。腮帮上有些褐斑,褐斑从她脸的两侧一直蔓延下去,很不好看,但她的双手却很嫩,白嫩嫩的像是双婴儿的手,真不像是她这种年纪该有的手。

她身上的一切都显得古怪而神秘,包过她那双眼睛,蓝色的,亮晶晶的,如蓝宝石一样迷人,还闪烁着智慧的光芒,仿佛能洞穿人性的一切。

老太婆将倒满柠檬汁的玻璃杯,拿到沈家豪面前,然后神秘一笑:“我知道你的过去。”

老太婆突然整这么一句,让沈家豪有些摸不着头脑,着装怪异不说,还抽烟喝酒,这么神奇的老太婆,要不是他亲眼所见,他还真难相信。

“怎么你不相信我?”见沈家豪没说话,老太婆以为沈家豪不相信她。

沈家豪笑笑,不置可否,低头喝了口柠檬汁,感觉很酸,含在嘴里,不敢咽下去。

见沈家豪怀疑自己,老太婆立刻说道:“你小时候尿过床!”

闻言,沈家豪一口柠檬汁差点喷了出来,但他毕竟是走过南,闯过北,见过大风大浪的男人,无奈,他将酸溜溜的柠檬汁咽了下去,然后笑道:“大惊小怪,小题大做,谁小时候没尿过床啊!”

老太婆神秘一笑,饶有深意的说道:“你知道我说的和你说的不是一回事,还记得那次吗,着火了…”

那次,着火?

时间倒退。

沈家豪突然回想起小时候,有一回,他尿床,把床尿着了火,大火把他的床被子和房间,烧的面目全非,而他却相安无事,只是早上起来尿尿时,感觉自己的小弟弟,有些酸酸胀胀的痛,不是很舒服。

这件事他没和任何人说别,除了他老爸知道外,就连他小时候的发小都不知道,而这个素未蒙面的老太婆却知道,想想沈家豪都觉得有些邪门。

在沈家豪思绪恍惚间,老太婆又仍出一个炸弹:“你小时候还偷看过别人尿尿。”

“啊?”沈家豪蒙蔽的啊了声,显然是有些猝不及防,老实说,他的脑子仍有些懵,就是到此刻为止,他都不知道,坐在他面前的这个老太婆,是什么身份,干什么的?更不知道她为什么一上来就要揭他的短!当下头痛不已,想他走南闯北这些年,还是第一次遇见这么让他犯难的老太婆,他忍不住看了眼身旁的东洋,想看看她是个什么反应,很失望,东洋的脸色并不好看,可以理解,任那个姑娘听见自己的男朋友,如此辉煌的过去,都会尴尬挂不住脸吧,于是沈家豪故意大笑了起来,装作风轻云淡的模样,道:“我们小时候那种年代,放学回家,在荒郊野地,撒尿拉屎,是很正常的,不存在你说的偷不偷看那回事。”

老太婆定神的看着沈家豪,静静的打量了一番,犀利的眼神就像是在审视一个做了坏事的小屁孩。

她并没有说话,而是将胳膊肘抵在台子上,端起酒杯,喝了口酒,又抽了口咽,然后淡淡的说道:“我说的是,你偷看过姑娘尿尿。”

我倒,沈家豪不禁额头冒汗,后背发凉,苦笑不得,当下真有种想溜的冲动。

他觉得,这个老太婆,绝对是有毒,不是说他尿床,就是说他偷看小姑娘尿尿,是,他小的时候,是不小心看到了一个小姑娘尿尿,但那是个意外好吗?干嘛非要当着东洋的面,说这件事啊?你个老不正经的,你不要脸,我还要脸呢。

沈家豪忍不住,又偷瞄了东洋一眼,但见东洋脸上已是阴云密布,他心中有种不祥的预感,陡然而生…

见沈家豪沉默不语,老太婆喝了口酒,并将手指间残余的烟蒂放在手边的烟灰缸里按灭,接着说道:“我还知道…”

而沈家豪连忙打断道:“信,我信,我信你是华夏最伟大的神算子,别说了,我信,我都信…”

他怕他再不制止,不知道这个老太婆还要整出什么幺儿子出来。

而这时,老太婆严肃沉闷的表情消失,突然笑了起来:“小伙子,不要紧张嘛,老太婆我刚才是逗你玩的,我那是什么神算子啊,刚才都是瞎猜的…”

沈家豪也跟着笑笑,猜的?他要是相信她的话,那就是脑子有坑。

这个古怪的老太婆,还是不要跟她纠缠过多为好,于是沈家豪扯开话题道:“奶奶,你看,你和东洋好久没见了,肯定有很多话要说吧,你们先聊,我去看会书。”

说着沈家豪就起身往书架的方向走去。

而老太婆却在他背后说道:“真是个有意思的小家伙。”

沈家豪走开后,老太婆看向东洋,以一种智慧老人的口吻说道:“洋洋,你终于来了?”

东洋有些惊讶:“怎么?露露,你一直在等我?”

露露是东洋对老太婆的称呼,从她们相识起,老太婆就叫东洋、洋洋,而老太婆喜欢东洋叫她露露。

老太婆说道:“是的洋洋,我们每一次的见面都是上天的恩赐,更是上天的安排,说说你最近的困惑吧。”

东洋说道:“最近,我一直在做一个重复的梦。”

“什么梦?”

东洋说道:“我梦见一片清澈的湖,湖里全是火红的蝴蝶,密密麻麻,无边无际…我不知道,这其中有什么寓意。”

老太婆沉默了一会:“梦有七身,肉体、以太、魂魄、精神、灵性、宇宙和涅磐,常言道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平常人的梦,大多是人的潜意识,最多不过四身构成,称为精神梦境,而你的梦境,更为复杂,需要更高层次的梦身才能行成,属于宇宙梦和涅槃梦的范畴,它可能属于你前世的记忆,亦或是来自当今世界里某种未知领域的呼唤,佛说,梦有七身,人有轮回,轮回你知道吗?”

东洋摇摇头,听得云里雾里。

老太婆笑笑,若有深意的说道:“总有一天你会明白的。”

说着,她突然站到了椅子上,在吧台上方空中取下一个水晶小瓶,她把瓶子里的彩色蝴蝶,倒入掌中,捏在手里,然后从椅子上跳下来,走到东洋身边,拉起东洋的手说道:“来,我先让你看一样东西。”

说着,她将握有蝴蝶的拳头,悬空放在东洋的手掌之上,手指弯曲摩擦间,一股彩色的粉末顺着拳缝隙顺流而下,落在东洋的手掌之上,斑斑点点,晶莹闪烁,最后,她将东洋掌面的彩色粉末轻轻一吹,并嘴里念念有词。

咣!

下一刻,奇妙的事情出现了。

目 录
新书推荐: 我这糟心的重生 重生八十年代有空间 八十年代之娇花 我在昆仑闭关三百年 全知全能者 皓月当空 饲蛟 卑微备胎人设翻车后(快穿) 病态宠爱:魔鬼的禁锢 朱砂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