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高手下山 > 第104章 我就跟你来讲讲道理

第104章 我就跟你来讲讲道理(1 / 1)

目 录
好书推荐: 九星霸体诀 我在军旅的那些日子 世间第一仙 仙医当道 武侠打工仔 我可以穿越进热血传奇游戏 修罗武神 超能星武 史上第一祖师爷 末日战帝

高手下山第104章我就跟你来讲讲道理孙文静本来想说,不用麻烦了。因为她本来就不是来应聘的,她只是想见沈家豪。现在已经见到了,她的目的也达到了,至于找工作的事情,她真无所谓,她才刚刚辞职,并不着急,她还想着先好好休息一段时间再说但奈何沈家豪说完话,就已经往应聘室里走去了,她也只能在外面再等等了看。

沈家豪走进应聘室后,很不高兴的说道“东洋,你怎么把我表姐淘汰了啊我表姐多优秀的人啊,你看你刚才都问了些什么问题”

“你说什么”东洋惊讶的站了起来“你说刚才那个女的是你表姐”

“什么那个女人啊,有没有点礼貌啊,人家有名有姓的,她叫孙文静,她当然是我表姐啊,不然你以为她为什么能不辞辛苦从燕京辞职千里迢迢来我们东洋集团上班啊是我求她的好吗你这个不知道好赖的女人”

“她是你表姐,你怎么不早说啊”东洋一把将沈家豪推开,然后往外跑去。

见东洋一脸紧张的跑了出去,沈家豪淡淡一笑,心想小妞,想跟我斗,你还嫩了点。

而一旁的陈美娜却小声的问道“家豪,她真的是你表姐啊”

沈家豪知道,这个时候做戏要做全套,何况陈美娜也是一个不好惹的女人,大醋坛子一个,于是他淡淡的说道“表姐还有假的啊,当然是真的了,你刚才没有为难她吧”

“哦,我没有。”陈美娜小声说道,心里暗暗庆幸,还好自己刚才没有像东洋那样故意刁蛮文静姐,不然惹怒了文静表姐,她去沈家豪父母哪里说她的坏话怎么办那她以后还怎么做沈家的儿媳妇,她冲沈家豪甜甜一笑“你表姐还挺漂亮的啊”

“是吗”沈家豪笑着说道“不过,我觉得你更漂亮一些。”

“油嘴滑舌,就知道骗我,我才不信呢”陈美娜害羞的说道,并用手扶了扶额头秀发,然后向门外走去。

门外,东洋拉着孙文静内疚抱歉的说道“文静姐姐,真不好意思,是我有眼不是金镶玉,你这么优秀,那还要面试啊,只要你愿意,什么时候来上班都可以。要不这样,文静姐姐,你刚来南海,对南海也不太熟,等下我陪你逛街怎么样”

东洋的态度,突然间一百八十度大转弯,让孙文静很是怪异,这一口一个文静姐姐叫得她都有些不好意思了,不明白东洋葫芦里到底卖了什么药,孙文静淡淡的说道“我跟你非亲非故,这姐我可不敢当啊,你刚才不是把我淘汰了吗怎么这会儿对我这般热情了。”

“刚才一切都是误会,都怪家豪不早告诉我你是他表姐,要是早知道你是家豪的表姐,你借我一百个胆子我也不会那样和你说话的。”东洋连忙说道,一副很乖巧的样子。

孙文静觉得好笑,她和沈家豪才认识不到两天,什么时候成了沈家豪的表姐了。不过,她不用想都知道是怎么回事了,肯定是沈家豪为了让她应聘成功,向东洋撒谎说自己是他的表姐。老实说沈家豪这么做,她很感谢,但一点都不感动。因为找工作对她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用不着这样弄虚作假,靠关系来上位。何况她此次这番主动来见沈家豪,可不是想做沈家豪表姐。但既然沈家豪喜欢演戏,那她也不说破,干脆陪沈家豪演下去得了,而且她发现东洋对沈家豪好像有意思,于是颇有韵味的说道“东洋妹妹,你这一口一个家豪的,是不是对我们家家豪有意思啊”

“啊”东洋被问得脸红一片。

“啊什么难道我说错了吗”

东洋摇摇头,一脸羞涩。

“你的那点小心思啊,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分明是心里住着汉子嘛,你之前见我和家豪有说有笑,肯定以为我和沈家豪关系不一般,觉得我对你有威胁,所以就不管不顾的要将我打发走,但你听家豪说我是他表姐,你就立刻追了出来,为得就是想博得我这个长辈的好感,让我好去沈家豪父母哪里替你说好话,为你能

嫁给沈家豪做铺垫,我说得是不是啊”

东洋被孙文静说的,脸红的都快滴出血来,她垂下眸子,抓着孙文静手臂,轻轻的摇晃,娇嗔的唤道“文静姐”

而孙文静却狠心的将东洋的手拨开,然后冷冷的说道“既然你叫我一声姐,那我就跟你提个醒吧,女孩子撒撒小娇确实很可爱,但一定要分场合,据我了解,我姑妈,也就是沈家豪的母亲,就特别不喜欢撒娇任性的女孩子,你要是真喜欢我家家豪,你这性子得改。”

有些人看起来温温柔柔,一副惹人疼爱让人怜惜的样子,但当她们起狠来,那绝对是语不惊人死不休。

孙文静就是这样的女人。

刚才她假冒沈家豪表姐给东洋提意见的时候,沈家豪听了都有些汗颜。

他妈什么时候说过不喜欢撒娇的姑娘了。

真能瞎编。

论刁难人的手段,姑娘你还真是有一手啊

你看东洋这小妮子被你欺负的连嘴都不敢还一下的。

见沈家豪走来,孙文静突然以命令的口气说道“小豪啊,表姐累了,天这么热,你送表姐回家。”

“哦。”沈家豪只能乖乖的答应,谁叫这表姐的坑是他自己挖的呢

出了公司大门,孙文静笑着说道“我什么时候成你表姐了”

呃,这话问的,沈家豪都有些懵,刚才是谁演的那么投入那么忘我那么逼真呢是你好吗姑娘为了报复东洋,甚至还将他妈都搬了出来。不得不说,姑娘你好心机哦现在却问我为什么我要不说你是我表姐,东洋能让你留下来吗明知故问,沈家豪笑着说道“我看你刚才不是挺受用的吗”

闻言,孙文静柳眉一竖,戏弄般的说道“怎么,你看我欺负她你心疼了”

沈家豪笑笑,风轻云淡的说道“我心疼什么她那么任性,有人治治她也好”

“是吗我看你这话说的有些违心啊”孙文静笑笑,然后转身注看着沈家豪,沈家豪与她的目光接触的一瞬,竟不自觉的缩了回去,他不敢正视孙文静的眼睛,总觉得这姑娘眼睛里有古怪,像是一眼就能洞穿他的心思一般,就拿刚才他说的表姐这一谎言来说吧,他们之前也没串通过,但孙文静却能接得住,并演了下去,顺势还挥了一波。

不得不说,厉害了,姑娘。

沈家豪淡淡的说道“什么违心不违心,常言道,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懂你的人无需多言,不懂你的人说多无益”说道这里,沈家豪连忙扯开话题,一脸认真的说道“对了,你想好什么时候来上班吗”

懂你的人无需多言,不懂你的人多说无益,孙文静喃喃道,愣愣的有些出神,她特别赞同沈家豪的这句话,这些年她也一直在寻找着那个懂她的人,直到她遇见沈家豪的时候,天气温度,一切都刚好,而她和他又是那么的心灵相通,就是此刻想起昨天他们点菜时的场景,她都不自觉得想笑,甜蜜幸福,连空气都变得粉红,她突然抬头,含情脉脉的看着沈家豪“你想我来吗”

不怎得,被这姑娘这般深情的望着,沈家豪突然有些心慌,有种缺氧喘不过气的气逼,他连忙简单的吐出四个字“当然想了。”

听到想这个字,孙文静明媚一笑“那好,下个星期一,我就过来上班”

沈家豪点点头“只要你能来,什么时候都可以。”

“嗯”孙文静满意的点点头,并开玩笑的说道“你就送到这里吧,快回去安慰你的那个女总裁吧,不然,等下她郁闷的连午饭都不想吃了呢我打车回去就可以了。”

沈家豪笑笑,没有理会孙文静的挖苦,而是关心的说道“这么热,这车也不好打,还是我用公司的车送你回家吧”

“真不用,我打车就可以了,等下我还要去弄一下头呢”孙文静解释道。

既然孙文静这么说

,沈家豪也不再坚持了,他帮孙文静招了一辆出租车,送她坐上车,然后目送着孙文静离开。临走的时候,孙文静在车窗口告诉沈家豪,她是因为他才会来东洋集团上班的。

孙文静的最后这句话,意味深长,让沈家豪听了后有些恍惚,恍惚的他都想去理发店修一下头发。

迷迷糊糊,他来到了一家理店。

杜月茹的尚峰理发店。

尚峰理店不大,七八十平方米的样子,但店面装修很新,干净整洁,而且所处的地段不错,人流量大,看样子生意很好。

这不,沈家豪刚到门口,就现店里面挤满了人,看来如果他想剪头,还得排队啊

可是,当他走进店里后才现,事情并不是他想的那样的。

原来这些人并不是要剪头的,而是在闹事。

五六个男人将杜月茹围在了中间,而这些男人都是喝多了酒,面红耳赤,酒气冲天,大吼大叫的。

为的是一个中年男子,酒槽鼻,暗红色的皮肤,脸上坑坑洼洼,长了一脸的青春痘,有几颗还长了脓,黄白色的令人恶心。

看样子,他刚才应该是在剪头,因为他的头还没剪完,左边剪了,右边没剪,他用手捂着左边脑袋,冲杜月茹吼道“你怎么剪头的,会不会剪头。”

杜月茹左手拿着吹风机,右手捏着剪刀,抱歉的说道“真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对不起。”

酒糟鼻男子气汹汹的说道“对不起有用吗我一把火把你家烧了,然后说句对不起可以吗我在你头上剪一刀,然后说一句对不起行吗”

“这事本来就不是我一个人造成的,我让你不要动,你偏要动,所以才变成这样的”

“你还敢犟嘴,信不信我一把掌打死你”

说着酒糟鼻男子伸手就向杜月茹打来,眼看就要打到杜月茹的时候,千钧一之际,沈家豪立刻冲了过去,抓住酒糟鼻男子的右手,一把将他推到了一边“狗东西,喝多了药是吧,在这里耍什么酒疯呢”

“啊”酒糟鼻男猝不及防,一声大叫,没站稳,一下子撞到在旁边人的身上,而站在他旁边的人,也是喝多了酒,头重脚轻,迷迷糊糊,没站稳,跟着一起摔倒在了地上,摔了个四脚朝天。

身边的另外四个两个男人,立刻将他们两个扶了起来。

被扶起来后,酒糟鼻男子觉得很没面子,很是恼火,他挣脱了旁边人的搀扶,摇摇晃晃的走向沈家豪,嘴里骂骂咧咧的说道“玛德个逼的,那里来的狗东西,竟敢推我。”

说着他醉里醉气的就伸拳向沈家豪打来,而沈家豪理都不理他,在他伸拳的那一刻,一脚就将他踢了出去。

老实说沈家豪特别讨厌这种喝酒之后,喜欢耍酒疯的人,一点素质都没有。所以他这一脚踢的很重,酒糟鼻男立刻摔了个狗吃屎。趴在地上,吃了一嘴的毛。

酒糟鼻男痛苦的抬起头,将嘴里的头吐了出来,然后对他的朋友说道“都给我上,弄死这狗日的。”

剩下的五个人立刻向沈家豪打来。

对付这样的货色,沈家豪自然毫无压力。对着他们的肚子,一拳一个,分分钟就解决了战斗,打的他们一个个躺在地上鬼哭狼嚎,有两个还被打吐了。

酒糟鼻男子,见自己的人都被打趴下了,突然嚎啕大哭了起来“呜呜呜有没有天理了,我剪头被你剪破了头,你不仅不给我个说法,现在还要被你的人打,还有没有王法了,我要报警”

酒糟鼻男是个官二代,一向飞杨扒扈,仗势欺人,从来都是他欺负别人,哪有被人欺负的时候,现在沈家豪将他的人一下子都打倒了,他立刻就慌了,他颤颤巍巍的掏出手机,想去报警,因为城东公安局的局长是他的叔叔。

可沈家豪走过来,一下子踩住了他拿手机的右手“你想讲道理是吧,行,我就跟你来讲讲道理。”

目 录
新书推荐: 我这糟心的重生 重生八十年代有空间 八十年代之娇花 我在昆仑闭关三百年 全知全能者 皓月当空 饲蛟 卑微备胎人设翻车后(快穿) 病态宠爱:魔鬼的禁锢 朱砂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