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言情 > 戏精娘子总扮乖 > 第六十二章 宠妻

第六十二章 宠妻(1 / 1)

目 录
好书推荐: 明末狠帝,开局就逼崇祯退位 一路向仙记 原神之魔神之旅 异世界,我有精灵魔法师 万界大表哥 战神联盟之黑白星光 我有一个蛋空间 混在洪武当咸鱼 我在精灵世界浪到失联 民国之我能无限转职

,戏精娘子总扮乖

走出云回堂,林如梦找到大哥哥林子兴,语重心长说了几句。

“大哥哥,到了平郡州县定要给妹妹报平安。”

林子兴拍了拍妹妹的肩膀,笑道:“大哥哥会的。”

林如梦抿唇微笑,重重地点了点头。

林子兴扭头望向站在妹妹边上的江樾,板着个脸,上前了一步说:“还有你,我不管你是谁,什么身份,若让我发现你欺负我妹妹,定不会饶了你。”

江樾面无表情,低头应道:“大哥哥放心,我定不会让娘子受任何委屈。”

哼,最好如此。

林子兴很不悦瞪了眼江樾,说道:“你记住今日说的话,最好说到做到。”

江樾低着头,并未多言。

林如梦看着大哥哥和自己的夫君,顿时觉着好笑,看向林子兴说了句:“好啦大哥哥。”

说着林如梦拽着林子兴的胳膊,来到了另一边,小声说:“大哥哥,将军真不像外头传的那样,你下次就对人好些嘛。”

哟,嫁了人就胳膊肘往外拐。

人家哪有,只是实事求是而已。

林子兴瞧着林如梦一副撒娇的模子,真拿没办法,轻轻地敲了敲林如梦的额头,笑了笑:“好好,听三妹妹的。”

林子兴话落,林如梦倚靠在大哥哥的胳膊上,笑得很灿烂道:“就知道大哥哥最好了。”

林子兴低头望了眼林如梦,“注意形象。”

言归正传,林如梦站直了身子,与林子兴简短告别,与江樾来到马车边,乘坐马车离开赶往江府。

林子兴站在林府正门目送林如梦,直到马车消失在眼里林子兴才转身入府。

马车里,林如梦坐在江樾对面,江樾侧身用手掀开帘子,前面就是陈记铺,知林如梦好这口,喊了句:“停。”

车夫听到江樾的声音,立马停了下来。林如梦看着江樾问:“怎么了?”

江樾目光瞥了一眼外头:“陈记铺。”

陈记铺?

莫非是…

想到陈记铺,林如梦很快猜到是煎饼果子。

江樾看着林如梦的眼睛:“娘子若想吃的话,我们就去,若不想…”

“想,为何不想!”

没等江樾话说完,林如梦大声应道。

江樾瞧林如梦这般模子,一脸宠溺地望向自家娘子,低声言道:“小吃货。”

两人走下马车,来到陈记铺。

江樾收住了笑容,看向掌柜:“两份煎饼果子。”

说完,便从兜里掏出银钱递给掌柜。

掌柜收好银子,望了眼江樾,又看了眼林如梦,应道:“好嘞,两位稍等。”

掌柜一边现做煎饼果子,一边看着林如梦和江樾两人亲昵地互动,羡慕着说道:“公子对娘子真好,好郎君。”

对娘子真好?

这是在给官人发好人卡?

江樾还是第一次听这样的评价,有些不适应,没有说话。

林如梦笑了笑,望向掌柜说:“是啊,我家官人什么都好。”

说完,林如梦笑眯眯地看着江樾。

上前了一步,低声细语说:“官人,可还满意?”

江樾微笑:“只要是娘子说的,都满意。”

站在热闹的街市,林如梦和江樾两人四目对视,在林如梦不注意时一个热吻落在了唇边。

陈记铺的掌柜看到了这一幕,笑道“煎饼果子好了。”

听到煎饼果子好了,林如梦欢喜转身接了过来。

边走边吃,还不忘掰一小块送到江樾嘴边,江樾毫不客气地张了嘴,吃到了林如梦手上的煎饼果子。

林如梦问:“味道如何?”

江樾:“味道不错,难怪你喜欢。”

那是,我看上的东西能差么。

林如梦嘚瑟的模子,江樾看见,未多言只笑了笑意为“娘子开心便好。”

两人慢悠悠的折腾,回到江府时已是酉时。

马车停在正门,里边林如梦倚靠在江樾的肩膀上熟睡了过去,江樾动作不敢太大,用手轻轻托着林如梦的头,抱着走下了马车,一路回到辞榴苑。

回到辞榴苑,海棠晃了一眼江樾,没看到自家姑娘,喊了句:“将军……”

江樾听着海棠这么大声,黑着脸走过来:“小点声。”

“好的,将军。”海棠看到自家姑娘依偎在人怀里睡着了过去,立马闭上了嘴巴。

回到主屋,江樾把林如梦放在床榻上盖好被褥。

正要起身时,被林如梦抓住了手腕,并道:“别走。”

别走?

江樾皱眉,回头看了眼林如梦,原来是说梦话。

江樾蹲下身,坐在榻边上一边捋着林如梦耳边的秀发一边说:“我不走。”

……

屋子外头,玄柱手里拎着马记桂花糕,兴高采烈地来到了偏苑。

那日芙蓉受气,玄柱没能及时来安慰,今儿好不容易得空出了府,路过马记铺顺了些桂花糕想着带来芙蓉尝尝。

芙蓉这时正在苑内与芍药说笑,玄柱龇牙咧嘴朝芙蓉招手,喊道:“芙蓉。”

“芙蓉?”

芙蓉耳边传来玄柱那讨厌的声音,很不悦地回头望去,说了句“阴魂不散。”

芍药看出了玄柱对芙蓉的心思,笑道:“芙蓉姐姐,我看是欢喜冤家,不打不相识。”

呸!

谁与他不打不相识!

芍药并未多言,笑了笑起身回到了自己屋。

苑内只剩下芙蓉和玄柱二人,玄柱习惯了芙蓉的脸色,直接不要脸地跑了过来。

拎起手中的桂花糕在芙蓉跟前晃悠:“马记桂花糕。”

“你这几日心情不佳,多尝尝。”

心情不佳?

你才心情不佳!

芙蓉用手推开了桂花糕,不耐烦瞪向玄柱:“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心情不佳,哼。”

玄柱将桂花糕放在桌子上,脑子里浮现出那日芙蓉哭着跑回来的画面,打趣说:“你不是那日都哭鼻子了吗?”

“那不是心情不佳,那是什么!”

玄柱没有委婉表达,而是直截了当,芙蓉听了嘴角抽搐。

哭就哭了,说那么大声做什么,生怕别人听不见是吗?

望向玄柱那欠揍的表情,芙蓉拿起桌子上的桂花糕,塞回了玄柱怀里,道:“吃你的桂花糕去吧!”

“谁要谁稀罕。”

说完,芙蓉转身进了屋子。

背站在屋子门口,想起方才与玄柱闹口角的画面,便不自觉地笑了。

外头,玄柱低头望了眼怀里的桂花糕,打开吃了一块“你不稀罕,我稀罕。”

“那么好吃的桂花糕,竟不懂得享受。”

玄柱没有多待,转身准备回自己屋。

7017k

目 录
新书推荐: 女配在种田文苟住了 女配自救联盟 王爷非要我对他负责 炮灰女配的仙侠路 渣了病娇后迎来修罗场 戏精娘子总扮乖 世世为太监的我,投胎做了一头猪 凤凰临朝 颜控的快穿攻略 催昭嫁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