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言情 > 戏精娘子总扮乖 > 第五章 亲事

第五章 亲事(1 / 1)

目 录
好书推荐: 明末狠帝,开局就逼崇祯退位 一路向仙记 原神之魔神之旅 异世界,我有精灵魔法师 万界大表哥 战神联盟之黑白星光 我有一个蛋空间 混在洪武当咸鱼 我在精灵世界浪到失联 民国之我能无限转职

戏精娘子总扮乖正文卷第五章亲事和欣苑,一宣居里。

林元甫与曹氏两人并齐坐在一起,一语未发。

曹氏表面平静,内心对于“簪子事件的那番话”还未忘。

林元甫瞧见了曹氏的脸色,侧头往曹氏那边去:“见娘子神色复杂,想必还在为那件事生气?”

曹氏扭头望向林元甫,回应道:“官人说的哪里话,区区一件小事,怎会放在心上。”

林元甫继续看着曹氏,瞧见那神色,听着话语未忍住笑了。

林元甫收起笑容,坐直了身子,变得一本正经起来。

说道:“此番叫娘子前来,其实是有一件大事要与你商议。”

大事?

曹氏脸色变得严肃,望向林元甫。

尽管林元甫怎么与曹氏吵架,拌嘴,真要有事多少会给面子。

曹氏回应说道:“官人继续,我听着。”

林元甫点了头,摁住下巴继续说道:“眼看三位丫头都到了议亲的年纪,别家像咱们姑娘的年纪已为人妇,特别是媛儿。”

林如媛的名字落入曹氏耳朵,皱着眉头不禁想到了什么,望向林元甫说道:“媛儿的亲事,我早已相中了梧衣巷晏家郎晏衡。”

曹氏清楚林元甫看重家族振兴,为了能够稳固日后林家在盛京城的地位,林元甫必定会相中某个位高权重的结亲,最先考虑的必定会是嫡女林如媛。

曹氏微笑继续说道:“芳丫头从小便由沈氏养大,前些日子也相中了申员外家的庶子,举人出身,我瞧着倒是不错,日后定能前程似锦,也就替芳丫头做这个主了。”

“倒是梦丫头,十岁便失了生母柳氏,之后一直在我身边至成人,着实可怜。眼看如今也到了议亲的年纪,不如官人做这个主为梦丫头寻个好婆家,若柳氏还在知道了也定会高兴。”

林如芳,生母是沈黔慧沈氏,众姐妹中排行第二。另外沈黔慧还是曹氏娘家舅舅那边的人,所以林如芳的婚事自然便由曹氏来操持。

林如梦毕竟不是曹氏身上掉下来的肉,关心自然甚少,与其说少不如没有。

曹氏清楚林元甫对柳玉儿的死有愧疚,特意提了一嘴。

听到柳玉儿,林元甫脸色沉了下来。

曹氏看着林元甫,脸色凝重,知道对方在想什么,说道:“梦丫头乖巧又懂事,不论是相中哪一家,都是别人高攀。”

曹氏的话落入林元甫的耳朵里,回过了神来,说道:“娘子所言极是,柳氏去得早,梦丫头也是乖巧懂事的孩子,如今到了议亲的年纪,是该好好谋一门亲事。”

“正好,前些日子碰巧得遇兵部江尚书,有幸见到那庶出的江三郎。江三郎年纪轻轻便一身战功,更是取得圣上赏识,如今已是大将军的头衔。”

“梦丫头嫁过去倒不委屈,也算是门当户对。”

兵部尚书江茂成在朝中声望高,权势财力不是林家所能比。林元甫之所以相中了江三郎,一来是为了江茂成在京的权势,二来是为了林家日后在盛京城的地位,最后才是为了自家女儿的婚事考量。

起初林元甫最先考虑的是嫡女林如媛,眼下林如媛的婚事由曹氏操持就此作罢。

林元甫本就与晏枢晏侍郎有交往,同时晏家也在林元甫的考虑中,倒是不太反对曹氏相中晏家。终归都是林家的姑娘,不论是谁只要于林家未来有利的不成问题。

曹氏听到“江三郎”三个字,后背脊发凉。

人人皆知江家三郎拥有“性情暴虐,冷血无情,不好美色”的美名在外,对女人从不手软,且至今未娶!

凡是在盛京城的大户人家里,只要听到“江三郎”的名号都不敢将家中女儿嫁过去。

曹氏表面一副惊恐的模子,心里则是暗暗庆幸,捂着嘴巴望向林元甫大声道:“那可是有恶名在外的江三郎啊!”

“梦丫头是那么乖巧懂事的人,过去岂不是被受欺负!”

曹氏的反应林元甫不见怪,回应道:“那江三郎名声是不大好,若非亲眼见到本人我也是不会信的。倘若那江三郎真如传言那般,我又怎会将女儿嫁过去呢。”

曹氏眼睛向下瞟了一眼,谁知道呢!

显然,曹氏是不相信的。

“既然官人已经决定了,待子兴回来后我这个做嫡母的定要为梦丫头的喜事好好准备一番。好歹在我身边养了那么久,嫁妆上也该出一份力。”曹氏笑得嘴都合不拢。

在曹氏心里,只要不碍着自家闺女的道儿,其他都好说。

听到嫁妆,林元甫露出了微笑,自然知道平日对林如梦那么小气的嫡母,为何突然这么大方。

看破不说破,说道:“娘子,辛苦了。”

“何谈辛不辛苦,都是自家姑娘。”

曹氏为林如梦准备嫁妆,传了出去大家也只会称赞曹氏这个嫡母大方。

又能将林如梦嫁出去,也能从中获得美名,何乐而不为。

见曹氏这番“表面”热情,林元甫并未多言,离开了一宣居,前往雅香苑。

……

雅香苑,林如梦还不知道自己身上落了份亲事。

还沉浸在那个绣的歪歪扭扭的手工礼物上。

芙蓉走了过来,看见林如梦手上的礼物,顿时一惊:“姑娘,你动针线了?”

芙蓉深知自家姑娘的女红惨不忍睹,平日除了林子兴能让林如梦动针线外,如今就只剩下晏衡了!

可见得这个不好看的“礼物”并未送出去。

芙蓉的声音传入林如梦耳朵里,身子哆嗦吓了一跳。

回头望向芙蓉:“若闲得慌,我不介意在给你多安排些活儿?”

“姑娘,可别,奴婢这就走,这就走。”

芙蓉没等林如梦回应,就转身离开。

离开时,撞见了刚巧到雅香苑的林元甫。

芙蓉上前去招呼问好,声音略大:“老爷。”

这声问好,落入林如梦的耳朵,立刻揣起手工礼物,站了起来转身面向林元甫。

走了过去,低头问安:“父亲。”

林元甫露出一副慈祥的笑容,朝林如梦走去,道:“在自家府里,又没有外人,礼数便免了,起来吧。”

“是,父亲。”林如梦乖巧地点了点头。

父亲这个时候过来,莫不是有什么事?

反常……

等林元甫坐下后,林如梦才乖乖地来到林元甫身边坐下。

林元甫将视线投入林如梦那五个指印的半边脸,表面关心问道:“梦儿,转过来让父亲看看你的脸。”

林如梦侧头,五个指印的脸映入林元甫的眼里。

林元甫很满意,笑道:“消了,想必定是那药起的作用。”

胡说!明明是自己的创伤药起的作用。

林如梦低头,用手摸了自己的脸,回应道:“父亲差人送来的药,那可是上等的好,一抹疤痕都不留呢。”

一顿彩虹屁,听的林元甫眉开眼笑:“哈哈哈。”

林如梦也跟着笑了。

很快又恢复了一脸平静,望向自家父亲,道:“父亲,今日来雅香苑可是有什么事要吩咐女儿?”

林元甫也很快收起了笑,看着林如梦严肃说道:“的确是有事。”

“父亲请说。”林如梦端正坐着,准备洗耳恭听。

虽知道不会是好事,但万万没想到竟然是自己的终身大事!

林元甫继续说道:“你如今也到了议亲的年纪,我与你母亲商议决定替你谋一门好亲事,相中了江家三郎。”

什么!

江家三郎?听到这四个字林如梦脑瓜子嗡嗡作响……

林如梦瞪大眼睛,看着自家父亲,一语未发:“……”

林元甫见林如梦的表情,便知其原因。

解释说道:“梦儿,那江三郎在外名声是不大好,不过本人是真的可以托付终身的人,若非亲眼所见,父亲定然不会替你谋这门亲事。”

见过那江三郎后,无非就是不爱说话,不爱笑,也没有其他毛病!

林如梦眼珠子打转,才不信!

江家三郎江樾,据传言性子暴虐,冷血又无情,更不好美色,战场上杀人不眨眼,女人靠近直接用“拎”的,从不手软。

虽然年纪轻轻获得圣上赏识,取得大将军的头衔,但这美名实在不敢奢望,哪怕在优秀都不能有“嫁”这个想法。

林如梦知父亲林元甫,无非就是看中江家的权势能稳住今后林家在盛京城的地位罢了。

什么儿女幸福,感受啊,可以忽略。

林元甫瞧林如梦久久一语未发,说道:“江家不论权势不是我们能比,你若嫁过去将来日子定能好过的,倒也是高嫁,不算委屈。”

“你大姐姐和二姐姐的亲事也都有了着落。梦儿也不急这一时答复,好好想一想。”

林元甫起身,轻轻地拍了一下林如梦的肩膀离开了雅香苑。

林如梦望向自家父亲的背影,嘴里嘀咕“明明是来下通知,却非要说考虑……”

怎么考虑?

难不成我“拒绝”你能同意?

当林元甫道出林如媛和林如芳的亲事有着落后,林如梦就已经猜到这个亲事已是板上钉钉!

林如梦拿出手工礼物,低头看着陷入沉思“板上钉钉的事,还有机会吗?”

目 录
新书推荐: 女配在种田文苟住了 女配自救联盟 王爷非要我对他负责 炮灰女配的仙侠路 渣了病娇后迎来修罗场 戏精娘子总扮乖 世世为太监的我,投胎做了一头猪 凤凰临朝 颜控的快穿攻略 催昭嫁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