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言情 > 世世为太监的我,投胎做了一头猪 > 第8章 各自前途

第8章 各自前途(1 / 1)

目 录
好书推荐: 雨落影视诸天 神道武尊 重生功德箱 市井之徒 这妖女好生放肆 重生绝世枭龙 权谋天道 汉家学霸 关于我穿越大明当皇帝这件事 打怪不努力就只能回家种田

宫中生活一成不变,我和小钱子来到东夹道三个月之后,一个早晨,崔公公带着挑选出来的十多个小太监送到养心殿供皇上、太后挑选,这里头包括沈原、小钱子、小栓子、小良子、小青子,还有我。

张云峰因为脸上的伤好不了,因此无缘。

我们随师父崔公公来到养心殿,行过请安礼之后跪在院中。

跪了一会儿,听见一个尖利的嗓子唱到:“太后驾到~”

我们敛声屏气,只听见细微的脚步声,和牌子碰撞的声音。

我偷眼一瞧,只见老太后身着常服,虽然已是六十高寿,但保养的很好,看上去仅四十出头。

她手中拿着我们的牌子,牌子上写明了我们的名字、年岁、来路等资料。

于是太后就按牌子上的名字仔细地端详我们一阵子,开了金口:“沈原,抬起头让哀家瞧瞧。”

沈原抬起头,目光下视,宫中规矩,直视主子的眼睛,必定是意图刺王杀驾。

太后问道:“进宫多久啦?”

沈原不卑不亢:“回太后,奴才进宫差五天满六个月。”

太后点点头:“还不错,留在皇帝身边伺候着吧。”

沈原磕头谢恩:“谢太后恩赏,奴才必定尽心伺候。”

太后又点了我的名,我内心激动,但是极力压制,按着师父教的规矩,一一作答,太后把我也分到了御前伺候皇上。

太后又选了个牌子:“钱桂生”

小钱子立马答话:“奴才在”

太后:“你家里还有什么人呐?”

小钱子红了眼眶:“回太后,奴才命贱,父母俱已早亡,以后奴才的家就在宫里了。”

太后有些触动:“真是个苦孩子,以后就跟着哀家吧。”

小钱子行了个大礼:“多谢太后提拔,小钱子以后当牛做马,也要报答太后的恩情!”

太后:“好,好,是个好孩子。”

太后点到小栓子、小良子、小青子,问道:“不错不错,模样生的好,身段也不错,会唱戏吗?”

三人摇头:“回太后的话,奴才不会。”

太后听了他们的嗓音,评价道:“嗓子脆亮,调教调教,是个好苗子,可愿意到升平署学戏?”

三人跪谢大恩:“太后提拔,奴才一万个愿意。”

太后对师父崔公公满意地点头:“崔公公,这一批孩子调教的不错,待会儿到内务府领赏去吧。”

崔公公千恩万谢,叩谢天恩。

太后把牌子放下,由大太监扶着,走了,我们在后面跪送。

我们回到东夹道,互道恭喜之后,向崔公公叩谢他的栽培之恩。

崔公公疾言厉色地说:“伺候主子可不是件容易的事,出一星半点的差错,你们人头不保,惹恼了主子,你们祖宗三代都玩完,我也要跟你们受连累挨板子,你们听清了没有!”

我微微仰头,看见崔公公太阳穴上的青筋暴起,脸色怕人的很,于是扑通一声跪下,大声说:“我全听清了,全记住了,师父!我绝不给您丢脸!”

大家也都跪下,指天发誓,绝不负师父的教导。

我和沈原从此以后就在御前当差了,我每日上班勤勤恳恳,下了班,对师父更加殷勤,领了赏,先献给师父,师父常常只是挑几样意思意思,剩下的都还我,还让我多上下打点,将来才有出头之日。

不过我这人大概资质愚钝,学不会这些虚头巴脑,因此总是默默无闻。

而沈原则只用了半年的时间,就得到皇上的赏识,升任了八品侍监,一时之间,风头无两,但沈原并不骄傲,他对上恭谨,对下宽和,因此竟没有遭到别人的妒忌。

小钱子则凭借自己的机灵劲儿在慈宁宫混得小有出息,下了班,我俩有时找机会碰个面,说几句话。

聊天中,我知道了一些其他人的状况。

小栓子戏唱得好,已经开始在升平署登台演一点小角色;

小良子戏学的一般,但是为人很机灵,太后把他收到身边当个解闷儿的;

只是可怜了小青子,他人长得好、条子顺,被人嫉妒,下了药在他的化妆品里头,把脸给毁了,太后赐银子把他放出了宫,将来能不能活下来,就难说了。

张云峰本来被安排在熟火处,整日干点搬搬抬抬的粗活儿,后来他养好了脸,从此好像变了一个人,听说太后赏识认字儿的太监,平时爱听点闲书。他下班以后,就求着识字儿的太监教自己认字,两年光景,已经认得不少字,读熟了不少书,前些天还求小钱子在总管老爷面前举荐举荐。

小钱子有些无奈:“其实咱家人微言轻,怎么敢在总管老爷面前弄鬼,不过是看在同批入宫的情面上,找个机会向总管老爷面前提了一嘴,至于将来到底怎么样,这就要看他个人的造化了。”

不过这次谈话后不久,就听说太后身边来了个识字的小太监,嗓子不错,说起书来活灵活现的,逗得老太后很是欢心,看样子张云峰也算是得了宠。

有一回,不知怎么的聊到了教习礼仪的郑公公,说起郑公公在宫外养了一房姬妾。

我纳闷地说:“小钱子,您说这也怪了,咱们当公公的,养老婆有什么用呢?”

小钱子倒是见多识广的样子:“养老婆算什么,咱们总管老爷,不仅养了老婆,还把自己的侄儿过继过来,将来给养老送终!不仅是这样,您瞧咱们身边多少人,都以当上总管老爷的干儿子为荣,咱们论资排辈,还轮不上呐!”

我见小钱子面露歆羡之情,打趣道:“小钱子,我瞧您这样子,好像很羡慕啊,要不赶明儿我当上了干儿,赏你个乖孙子当当?”

小钱子踹我一脚:“好你个小李子,这才几天功夫,就学的这样刁,看我不回禀了上头,赏你几个大板子!”

我赶紧求饶:“好哥哥,这话可不兴说,这样吧,咱们上头每天用膳剩下不少点心,赶明儿我多带点过来孝敬您老人家,您看怎么样?”

小钱子嫌弃道:“你当我在老祖宗这儿没饭吃呐,埋汰谁呢?都说你这个小李子,为人最是悭吝,怎么,就连孝敬哥哥,也不肯从自己腰包里掏钱?”

我赔笑道:“咱家这不是没出息嘛,将来还指望哥哥您多提拔提拔。”

说着话,打旁边来了两位宫女,看样子是取了什么东西回去交差,小钱子匆匆朝其中一位宫女的脸上一瞥,立马低下了头。

我眼角留意到,小钱子的耳朵渐渐染上了红色,我有心要取笑他一番,小钱子却红着脸匆忙向我告辞了。

看着小钱子离开的方向,我感到疑惑,咱们太监,难道也会对女子动心的吗?

目 录
新书推荐: 女配在种田文苟住了 女配自救联盟 王爷非要我对他负责 炮灰女配的仙侠路 渣了病娇后迎来修罗场 戏精娘子总扮乖 世世为太监的我,投胎做了一头猪 凤凰临朝 颜控的快穿攻略 催昭嫁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