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言情 > 世世为太监的我,投胎做了一头猪 > 第2章 世世太监与十世太监 傻傻分不清

第2章 世世太监与十世太监 傻傻分不清(1 / 1)

目 录
好书推荐: 雨落影视诸天 神道武尊 重生功德箱 市井之徒 这妖女好生放肆 重生绝世枭龙 权谋天道 汉家学霸 关于我穿越大明当皇帝这件事 打怪不努力就只能回家种田

我失魂落魄地从老祖家出来,虽然老祖说的斩钉截铁,但人的求生欲望就是这么强烈,我想到以前村里有什么事都会去山里找一位阴阳师,我以前跟着去过一次,山路险阻,路上要走五个时辰,真走过去天都亮了,但是我已经顾不上这么多了。

也许我真的前世没积德,出村路上并没有遇到得道高人相救,而是又遇上了鬼打墙,走了半天,也没有走出村子,出村的路就在眼前,但是远处是浓雾,这条路怎么也走不到头。

我慌了,出也出不去,老祖也救不了我,只好求鬼女原谅了。

我跪在路口不停道歉,结果雾越来越浓,我不由自主地向前走去,诡异的是,我明明走的很慢,但两边的风景却快速地向后退去,就好像路在往后跑。

也不知走了多久,恍惚间我来到了一处宫殿,我只是一介草民,从来没有机会入紫禁城,因此只是猜测。

宫殿很大,可以说是富丽堂皇,只是在绿油油的烛火照映下,宫殿里的一切东西都看的影影绰绰,鬼气森森。

宫殿正前方宝座上坐着一个人,打扮长相都很像庙里的阎王,但是比庙里塑像更有威严,他大喝一声:“大胆刁民,竟想坏小女姻缘,你可知罪?!”

我吓得一哆嗦,一群奇形怪状、难以言状的夜叉大喝一声,举着各式兵器怒视着逼过来,我吓得瘫坐在地上,惊恐地答道:“草民知罪,我再也不敢了,求您给我一个机会。”

阎王看我就像在看一只蝼蚁,他刚要开口,就看到一名衣着华贵、头上钗环叮当,气质贵气逼人,长得和画上果然没半毛钱关系的美貌女子,徐徐作莲步,走到阎王面前,温柔地说道:“父王,反正郑郎已经答应了婚事,过几日便是我大喜的日子,既然此人已经知罪,就从轻发落吧。”

不知道郑秀才为什么还是答应了婚事。我揣测起来,郑秀才到底知不知道自己是要和鬼女成亲呢?还是他根本就没有相信我的话,以为我是在骗他?

正乱糟糟的想这些,只听阎王冷笑道:“既然我女儿求情,我便只罚你世世做太监,去吧!”

我本来突然来到这个鬼气森森的地方,又吃了这群奇形怪状的鬼怪的吓唬,已经处在崩溃的边缘,但是一听说要做十世太监,这不是让我李家绝后吗?被传宗接代思想植入灵魂深处的我不由自主地嚷嚷了起来。

“为什么?!我并没有破坏你女儿的婚事啊,凭什么就十世太监了,说好的从轻发落呢?”

阎王听见我的话,脸上有一瞬间的怒气,伴随着怒气,一股黑色的雾,或者说是杀气,腾的一下从他身上散发出来,一时间宫殿内的火烛抖动起来,宫里的物件、鬼怪在烛火的摆动中,显得更加狰狞、高大,仿佛下一秒就要将我扯得魂飞魄散、永不超生。

但那只是一瞬,鬼女恳求地朝阎王看了一眼,阎王的脸色松懈下来,那股压迫感也一下子消失,他奇怪地看了我一眼,然后摆了摆手,两个鬼差立刻凶神恶煞地过来把我揪住。

后来我才知道,我根本就听错了一个字,十和世,差之毫厘,谬以千里!

我被鬼差一左一右地挟持着,我只感觉身子轻飘飘,脑子空荡荡,身不由主来到奈何桥,越过长长的看不到结尾的队伍,直接被架到队伍最前面。

试问我一介草民,何德何能,这辈子竟然能有这样的待遇,然而这绝无仅有的第一次走后门,竟然是去投胎,而且是投胎做一个太监!

我还在魂游物外,已经站在了孟婆面前,孟婆看上去只是个平平无奇的慈祥老人,她的面前放着一口大锅,锅里翻腾着不知煮着什么东西,她盛了一碗汤送到我面前,笑眯眯地说:“喝吧喝吧,喝完忘记前尘往事,投胎去吧。”

这碗汤很奇怪,看起来无色无味,又好像是五味杂陈,让人情不自禁地就要尝一口。

眼看就要稀里糊涂喝下去,我忽然明白过来。

不对啊,我好像还没死吧?!

这是草菅人命!

我叫喊起来,拼死挣扎,结果两名鬼差一左一右把我夹住,孟婆一改慈祥面孔,捏嘴灌汤,三鬼配合无间、业务精熟、一气呵成!

没想到在阳间就常常听闻徇私枉法、草菅人命的事情,结果阴间也一样。真是天下乌鸦一般黑。

我好恨!

但我已经没机会发表感慨了,被灌下孟婆汤的我,当然就状若痴傻,纯洁如婴儿地被丢去了轮回道了!

目 录
新书推荐: 女配在种田文苟住了 女配自救联盟 王爷非要我对他负责 炮灰女配的仙侠路 渣了病娇后迎来修罗场 戏精娘子总扮乖 世世为太监的我,投胎做了一头猪 凤凰临朝 颜控的快穿攻略 催昭嫁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