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仙侠 > 醉里,剑气如霜 > 第二百三十一章 羽化丹

第二百三十一章 羽化丹(1 / 1)

目 录
好书推荐: 美剧神探的日常 凤凰临朝 世世为太监的我,投胎做了一头猪 雨落影视诸天 神道武尊 重生功德箱 市井之徒 这妖女好生放肆 重生绝世枭龙 权谋天道

“不错,在规定的时间内杀了你自己”,

那画面的话语怎么听起来有一些怪怪的。

丁小乙脸上露出了一抹尴尬的笑意。

“既然,你过了此关,那你就走吧,不过那株兰花也不会这么轻易的放手,所以呢我就陪你走一遭吧”

那画师笑了笑向丁小乙说道,而丁小乙心中也是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这画师的实力深不可测,

他根本就无法探出这画师的底细。

这画师看起来身上并没有任何的气息波动,

但是丁小乙觉得这画师是他遇到修为最为恐怖的高手。

他有一种错觉,

这画师的实力甚至比他的师父还要高一筹。

陆天神仙之境已经是这片天地最高的修行境界了,

而这画师的境界显然超过了陆地神仙境。

“等见了那株兰花你就明白了,我知道你心里有诸多的疑惑,不过见那株兰花之后,一切疑惑就让株仙花来给你解惑吧。”

那画师似乎是看出了丁小乙心中的疑惑,她向丁小乙笑道。

“怎么会这样,连那家伙都失败了”,

那宫裙美妇神情有一些恍惚,

而她身边的那名侍女却是脸色一片绯红之色,她不知道所措的看着那宫裙美妇。

“夫人,那位大人难道也输了吗?”

那侍女向那宫裙美妇好奇的问道。

而那宫裙美妇却是目光一凝,她仿佛看见那画师带着丁小乙向着此处缓缓走来。

“你先下去吧”,

那宫裙美妇似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

她向那侍女挥了挥手说道。

而那侍女浑身一颤,最后侍女低着头离开了。

“画师,连一名小小的九品大宗师都搞不定,本尊不知道是小瞧这小子还是高看了你画师的实力。”

清雅夫人慵懒的躺在那软椅之上,

她冷冷的看着丁小乙与那画师出现在了那阁楼的走廊之上。

“小兰花,你用不着用这种激将法,我输了就是输了,而输了我也答应将东西给他,你最好还是将东西拿出来吧”,

那画师听了清雅夫人的话,却也不恼怒,她只是平静的向那宫裙美妇说道。

“画师,我请你来是为了对付这小子的,为何你现在又帮着这小子说话了”,

那宫裙美妇脸色微微的一变,她沉声向画师问道。

“我并不是帮谁,这是我的承诺,他既然已经顺利通过了我的考验,那么东西自然就应该让他带走,这也是当初你请我帮忙时说的,难道你现在要反悔吗?”

画师脸上露出了一抹吟吟的笑意,她向那宫裙美妇平静的说道。

“他是怎么赢的,我真的是不是怀疑你放水了,你不会是看上了这小子了吧?”

清雅夫人犀利的目光望向丁小乙,她试图看出了一些什么。

但是丁小乙的脸色却是无比的平静,

他心中也是波澜不惊,那清雅夫人并没有看出任何的端倪。

连丁小乙都暗暗的疑惑,这画师为什么还要带自己来找这宫裙美妇。

很显然,

画师是在帮自己,但是她又为什么要帮自己,他更加的疑惑。

“你这小兰花,都说的是什么话,气话吧”,

那画师的脸上露出了一抹戏谑的笑意,

她的目光深邃而又睿智,她似乎看出了宫裙美妇的窘相。

“不就是一颗羽化丹嘛,又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不过我很好奇,他是怎么过关的,以你画师的手段,他不会这么顺利的过关。”

那宫裙美妇手中出现了一件玉盒,她将手中的玉盒扔给了丁小乙。

而丁小乙却是伸手一探,

将那玉盒紧紧的抓在了自己的手。

那玉盒很轻,他却是不知道这玉盒里到底装了什么东西。

“你现在不用打开看,等到你突破至陆地神仙境之后,你才能打开这玉盒。你也不用疑惑,这是一颗羽化丹,就是从陆地神仙境突破到羽化境的丹药。”

那画师看出了丁小乙很满腹的疑惑,她向丁小乙解释道。

“羽化丹,难道陆地神仙境之上是羽化境吗,而羽化境又是突破到仙境最为关键的一步。”

丁小乙心中一震,他向那画师好奇问道。

“你小子知道的挺多啊,这羽化丹本来是本尊自己准备的,不过便宜了你小子了,本尊必须另外找方法了。”

那宫裙美妇眼中露出了一抹哀怨之色,她向丁小乙愤恨的说道。

“你守住这天仙楼就是为了守住这颗羽化丹对吧”,

丁小乙只是平静的看了看那宫裙美妇,他冷冷的说道。

而这一切本来就是他的,是葡萄她们留给自己的东西。

这宫裙美妇却想霸占自己的东西,他自然是没有什么好语气了。

“看起来你心里还是有怨气的,虽然我霸占了这天仙楼,但是你凭什么要让我辛辛苦苦经营了十数年的天仙楼给你,还有这羽化丹虽然也是她们留给你的,但是凭什么要我还给你。”

那宫裙美妇看出了丁小乙心中的怨气,她幽幽的说道。

“是啊,我只不过是一名不入流的山野小子而已,你自然是不把我放在眼里,既然做了一条狗,就得有做狗的觉悟。”

丁小乙自嘲的笑道,而他后面的语气却是变得森然起来。

那宫裙美妇双瞳微微的一缩,缕缕寒芒在她的眼眸里迸现而出。

她冷冷的看着丁小乙,周身更是涌出了超然磅礴的气势。

“小子,羽化丹已经给你了,如果你识相一些就赶紧滚吧”,

那宫裙美妇语气一冷,她向丁小乙毫不客气的说道。

“叫我滚,今日我是来收回属于我的东西的,而你只不过是一条看门狗而已。”

丁小乙脸上露出了无比灿烂的笑意,他盯着那宫裙美妇一字一句的说道。

“轰”,

丁小乙的话语一落,

那宫裙美妇周身涌出了宛如巨浪滔天般的气势,磅礴的气势扶摇而起。

狂霸的威压如潮水般向着丁小乙周身碾压而下,

那无上的威压仿佛一座座无形的山峦,使得丁小乙的身躯微微的一低。

那无形的山峦宛如一颗颗星辰之势将丁小乙碾压住,

使得丁小乙的身躯仿佛背着一座座无形的山峦般。

看着到丁小乙的身躯微微的一低,

那画师的脸色微微的一变,但是她却并没有出手帮助丁小乙。

“醉里,剑可斩仙”,

丁小乙手中的长剑发出一阵高亢的剑吟,

那剑气犹如呼啸的巨浪般从那长剑之上咆哮而起。

而那无形的山峦则是被那锐利的剑气撕裂而开,

丁小乙挺直了身躯,一抹幽幽的剑芒迸射而出。

丁小乙目光锐利如芒,

他扬起手中的长剑对着那软椅之上的宫裙美妇狠狠的劈落而去,

剑芒将皲周的空间尽数劈开。

而那幽幽的剑芒所到之处皆化为了一片虚无,

那幽芒剑光的速度并不算快,但是威力却是足以将一名高山劈为两半。

感觉到了那一剑之威,

那从容的宫裙美妇的脸色微微的一变,

她身形一晃,从那软椅上掠起。

而她的身影刚一掠起,那幽芒剑光就已经劈落而至。

“轰”的一声,

丁小乙手中的长剑落在了那软椅之上,

将那软椅轰成了一堆尘埃,而那宫裙美妇的身身影也被那幽芒剑光给锁定住了。

此时,

那宫裙美妇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慌意。

丁小乙却是不闻不管,只见他身形一转,手中的长剑破空而来。

空间在那长剑之上皆化为了一片虚无,

如潮水般的剑意向那名宫裙美妇席卷而去,那剑发出高亢的剑吟一闪即逝。

丁小乙手中的长剑抵在了那宫裙美妇的眉心处,

长剑颤吟不止,

而那宫裙美妇却也是吓得魂飞魄散,她脸上露出了绝望之色。

目 录
新书推荐: 人间从来不长生 杀道行 天涯琴客 聊斋:我有一幅万妖图 仙傲 平凡星域 人间十万剑长白 圣堂 我在聊斋证长生 蛮荒演义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