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仙侠 > 醉里,剑气如霜 > 第二百一十九 再见上官雄

第二百一十九 再见上官雄(1 / 1)

目 录
好书推荐: 美剧神探的日常 凤凰临朝 世世为太监的我,投胎做了一头猪 雨落影视诸天 神道武尊 重生功德箱 市井之徒 这妖女好生放肆 重生绝世枭龙 权谋天道

没有人知道丁小乙是如何进入那天仙楼贵宾包间的,

连他自己都觉得这一切很不可思议。

但是他也觉得并没有什么,到时候自然会水落石出。

众人自然也是不知道这河洛雅间并不对外开放,

而是针对一些尊贵的客人开放,他们自然没有什么压力。

众人没有等太久,菜很快就上来了。

一群鱼贯而入的妙龄女子托着银盘将一盘盘菜肴放置了那大圆桌之上,

然后她们又有序的离开这包间。

“来来来,今天丁小乙请客,大家不用客气。”

钱舟自然是没有任何的客气,他向众人高声叫道。

这群布衣少女哪里见过如此精致的佳肴,

她们眼中露出了兴奋之色,随着钱舟的一声大喝,

她们自然也是毫不客气的大吃了起来。

狼王自然也是蹲在那包间的角落,

小女孩却也是不顾自己高人的身份,

与这群布衣少女一起抢着那佳肴大口的吃了起来。

丁小乙看着这温馨的画面,他不禁的心中感慨万千。

想到自己沦落魏州时,

正是这些天真的布衣少女们还有钱舟的帮助下,让自己在魏州能够生存下来。

而自己虽然也不是什么尊贵的身份,

但是他觉得请这些患难与共的朋友们吃一顿大餐还是有必要的。

众人吃得正欢,

这时包间外突然传来了几声叩门声,

众人纷纷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疑惑的向那大门望去。

“你们吃,我去看看怎么回事?”

钱舟将手中的筷子一扔,

他来到了那包间的大门处。

然后他打开了大门,

他发现大门外立着一名文士打扮的中年男子,那名男子脸上露出一抹和煦的笑意。

“阁下找谁啊?”

钱舟毫不客气的向那名中年男子问道,

而那中年男子却径直向这包间走来,丝毫没有理会钱舟的问话。

“阁下,你是不是太没有礼貌了,我们可没有请你进来”,

钱舟眉头一皱,他将那中年男子挡了下来,毫不客气的说道。

“你们是什么人,你可知道你挡住的是什么人?”

这时一名气息内敛的老者闪身出现在了钱舟的身前,他冷冷的向钱舟问道。

“老子管你们是什么人,没有经过我们的同意,你们就闯了进来,你们是不是没有礼貌”,

钱舟皱眉向那老者说道,而且语气毫无任何的客气。

“区区几名贱民而已,是谁让你们进来这包间的”,

那名中年文士眉头一皱,他已然看清楚了这包间里的一切。

数名身着普通布衣的少女,

还有一名布衣少年被这些布衣少女围在了中间,

还有一名七八岁的粉雕玉琢的小女孩,

同时他也看到了一条大狼狗趴在那包间的角落之中。

随着那中年文士的一声冷哼,

那吵杂的声音立即停了下来,

众少女眼中露出不解的目光望着那两名不请自来的家伙。

“二位,请你们出去,这里不欢迎你们”,

钱舟毫不客气的向那两人说道,

而那中年男子却是紧皱着眉头,他幽幽的打量了众人数眼。

“小子,你说话最好客气一些,否则别怪我等不客气”,

那中年文士身旁的老者目光一扬,他狠戾的向钱舟说道。

丁小乙见状,他不禁的眉头一蹙。

那老头周身内敛的精气可瞒不住,那老头的修为最少也应该达到了八品宗师之境。

至于那中年文士,也不过是一介官员罢了。

官相之势扑面而来,应该是这魏州城的知府而已。

只是他很好奇,为何这魏州城的父母官会与他这等布衣计较。

不过他仔细的又的想了想,也就释然了。

这河洛雅间是招待尊贵客人的,

而他身为魏州的父母官却没有这个资格进入这河洛雅间之内。

显然,

这魏州城的父母官想要看看到底是谁进入了这河洛雅间的,

只是他没有想到的却是一群布衣而已。

“钱舟,你回来吧”,

丁小乙向钱舟招了招手,

而钱舟脸上依然露出了愤恨之色,不请自来是恶客。

“请二位还是离开吧,河洛包间不欢迎你们。”

丁小乙摆了摆了手,然后大声说道。

随着他那肆无忌惮的高喝,立即传来了一阵凌乱的脚步。

只见一名身着锦服的老者急急的走进这雅间之内,

他看到那中年文士以及那中年文士身旁的老者,他脸色微微的一变。

“金老,本官要了几次这河洛雅间,你们都不同意,而今日这河洛雅间却让给了几名贱民,这是什么意思啊。”

那中年文士的脸色并不算太好,他沉声向那名急急赶来的锦服老者说道。

“许大人,这事老奴就不知道了,而且老奴也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锦袍老者脸上露出了一丝谄媚的表情,他向那中年文士急急的解释道。

“现在给你一个将功补过的机会,将这群贱民赶出这河洛包间”,

那中年文士身旁的老者脸上露出无上威严霸气,他向那锦袍老者冷冷的说道。

丁小乙也是皱紧着眉头,

这锦袍老者并不是带他们进入这河洛包间之人,

而那个带他们进入这包间的老者显然因为有事离开了。

“许大人请息怒,小的这就去办”,

那锦袍老者急连向那中年文士说道。

说完他周身气势一涨,宛如巨浪般的气劲扶摇而起。

他来到了丁小乙的身前然后目光里射出不屑之色,

他向丁小乙冷冷的说道:“你们是如何进入这包间的?”

“老头,我们自然是被人带进这包间的,难道你还认为我们会吃白食吗?”

钱舟一听顿时怒了,他向那锦袍老者大声回答道。

“老夫不管你们是偷溜过这包间,还是怎么进入这包间的,现在你们立刻马上给老夫滚出去”,

那锦袍老者趾气高昂的向钱舟说道,而他的语气里带着令人无法拒绝的霸道。

“老东西,我们可是被你们天仙楼里的人带进来的,他们是客人,难道我们就不是吗?”

钱舟一听顿时怒不可遏,他朝着那锦袍老者大声呵斥道。

而那中年文士却是摇了摇头,

贱民就是贱民,没有一点素养。

可不像他,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

“好了,钱舟,你退下吧!”

丁小乙一手按在钱舟的肩膀上,他感觉得出钱舟那犹如火山爆发般的怒气。

“啪”的一声,

丁小乙甩手就给那锦袍老者一记耳光,

直接将那锦袍老者打懵了,那锦袍老者捂着火辣辣的脸庞怔住了。

“跟他这么多废话干嘛,直接打就是了。”

丁小乙风轻云淡般的向钱舟说道,

他自然是看出来了那锦袍老者的修为,但是他又怎么会怕对方。

“你……”,

那锦袍老者指着丁小乙,

却是被气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而且那一记耳光直接将他打怕了。

要知道他也是一名八品宗师之境的武修,

对方那看似随手的一抽,可是他却无法躲避,硬生生的挨了一记耳光。

“好了,你可以滚了,还有你们,最好不要出现在我们眼前。”

丁小乙左眼射出阴寒的光芒,那灰白交织的光芒带着一种独特的魔力,

听在那中年文士与那老者的耳中却犹如春雷炸响般。

“阁下真是好大的口气,这里是魏州,可不是什么山野乡村。”

而那中年文士却是浑然不顾,他冷冷的向丁小乙呵斥道。

“区区一个魏州知府的身份就能吓倒丁某吗,给尔等三息时间,立即马上滚。”

丁小乙衣袖一拂,他毫不客气的说道。

那中年文士一听,脸色不由得一变。

对方已经看出了他的身份,却依然肆无忌惮,而他心里也是掀起了惊涛巨浪。

中年文士如丧家之犬般离开了那包间,

而那锦袍老者也早早的溜了,众人刚才发生的事却没有任何的波折。

只不过又有一名客人突兀的出现在了丁小乙的包间内,

却是一名满身血煞气息的中年汉子。

目 录
新书推荐: 人间从来不长生 杀道行 天涯琴客 聊斋:我有一幅万妖图 仙傲 平凡星域 人间十万剑长白 圣堂 我在聊斋证长生 蛮荒演义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