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仙侠 > 醉里,剑气如霜 > 第二百一十一章 魏州

第二百一十一章 魏州(1 / 1)

目 录
好书推荐: 美剧神探的日常 凤凰临朝 世世为太监的我,投胎做了一头猪 雨落影视诸天 神道武尊 重生功德箱 市井之徒 这妖女好生放肆 重生绝世枭龙 权谋天道

他发现自己的左眼似乎看得更加的真确,

那种感觉妙不可言,仿佛这世间一切虚妄都被他的左眼看得一清二楚般。

而他的右眼,

却还是灰蒙蒙的一片。

只有左眼可以使用,这让他很是惊诧不已。

也不知道右眼恢复了视力又当是如何的一番情形。

丁小乙踏步于那湖面之上,

他看到了一道修长的身影偎依在那长亭里,

看到那慵懒的身影之后,丁小乙心中莫名的一动。

他踏着那湖水向那长亭走去,阴若寒脸上露出了一抹红艳之色。

她怔怔的看着那踏水而来的少年,不由得看痴了。

“那个阴前辈,有事吗?”

丁小乙脸上露出了一个尴尬的笑意,

对于阴若寒的称呼,他却也不知道该如何称呼。

“坐吧”,

阴若寒指了指那石椅,然后她自己也慵懒的坐了下来。

她舒展着四肢,那如雪的肌肤宛如泛着淡淡光晕的白玉般。

丁小乙心中一怔,不觉得看得也有一些痴了。

可是他心里却还是七上八下的,也不知道这阴蛟找自己有什么事。

“本尊乃是乱境而来,遭遇仇家追杀,不得不逃往苍玄境”,

阴若寒贝齿轻启,娓娓道来。

丁小乙心中却是一惊,要知道乱境与苍玄境隔着无尽海域,

那无尽海域更是凶险无比,就是连陆地神仙也不可能横跨那无尽海域。

“虽九死一生,但是也顺利的来到了苍玄境,只是这苍玄境的天地灵气却如此贫乏不堪,而且天地法则也是残缺不堪。”

阴若寒娓娓道来,似乎对苍玄境很是不满。

而丁小乙也是心中掀起了惊涛骇浪,

阴若寒居然可以横跨那无尽海域来到苍玄境,可见其实力之强横。

“本尊一身修为十不存七,也受到这天地法则之力的反噬,每到月圆之夜,这反噬之力便越加的严重,所以本尊每到月圆之夜之前,便要吸食人类的精血,方可以渡过此劫。”

“而受到月圆反噬之后,本尊的修为也是十不存一,所以那只老乌龟这才会兴师问罪,只是它没有想到因为你的出现,将本尊的月圆反噬给化解了一部分。”

“前辈是想晚辈留下来继续化解你的月圆反噬之力吗?”

丁小乙脸上露出了尴尬的表情,他向阴若寒问道。

而阴若寒脸上则是露出了一抹怪异的绯红之色,

她的表情有嗔怒也有无奈。

连她自己都没有想到要想化解她的月圆反噬之力居然要用这种阴阳交融的方式。

“唉,应该没有其他的方法了,本尊也试了很多方法,但是效果甚微,不过本尊也不会亏待你,至于你答应不答应,本尊也不会勉强。”

阴若寒眼中目光炽热却也清澈无比,丁小乙却是长叹一声,叫自己如何拒绝。

“能为前辈化解这月圆反噬,晚辈定当义不容辞。”

最后丁小乙还是下定了决心。

他虽然不知道阴若寒真正的修为境界,

但是他知道乱境的天地法则与苍玄境的天地法则更加的完全,其修为也应该不亚于自己的师父。

“如此,就麻烦你了。”

阴若寒脸上露出了一抹红艳欲滴的娇色,她向丁小乙慵懒的说道。

不过她说完这句话之后,身子便如逃般离开了。

丁小乙这些天都留在了妖山之中,

而阴若寒也将这妖山的护山大阵修复好了。

而到了夜晚,丁小乙的任务就是与阴若寒双修。

在这妖山这段时间里,

丁小乙痛并快乐着。

他体内的也将阴若寒体内的那种至阴至寒的气息吞噬进了自己的体内。

而他的丹田真元也将从阴若寒体内吞噬的至阴至寒气息尽数炼化,

在他的丹田里形成了两股性质迥异的气劲。

虽然那至阴至寒的真元无比的微弱,

但是丁小乙知道这股至阴至寒的真元威力却更加的强悍。

丁小乙在这妖山之中一呆就是一月有余,

而阴若寒的月圆反噬也被他尽数化解,双修带来的好处双方都有。

九品大宗师之境也变得更加的稳定,

他的剑意也带着几丝阴寒意境,这种意境很是微妙。

丁小乙的剑道虽然没有什么突破,

但是那剑气剑意的威力更大,对敌也会有着意想不到的效果。

而那大雍公主与白家的白少棠也离开了妖山。

因为白家给足了赎金,阴若寒因为月圆反噬开始减弱,她也让白少棠等人离开了妖山。

这天,

丁小乙带着小女孩与狼王出现在了那妖山之外的一处码头上。

看着那茫茫的赤河之水,丁小乙也是心潮澎湃不已。

阴若寒临空而立,

她脸上虽然还是蒙着一块薄纱,

但是她看丁小乙的目光却柔和了许多,妖艳的脸庞不胜羞涩。

丁小乙踏上了一艘小舟,

而那驾驶小舟的正是那身材魁梧的汉子,也是一名的鬼修。

临走之际,阴若寒给了丁小乙一枚玉符,遇到生命之危可以将那玉符捏碎。

丁小乙也是心中叹然不已,

那种鱼水交融带来的蚀骨滋味让他终生难忘,

他却也没有想到自己的第一次居然被一条阴蛟给夺走了。

而且还是一条比他大数千年的阴蛟,

他心里虽然也有一种怪怪的感觉,但是事情已经发生了,他唯有叹然不已。

水鬼对丁小乙已经没有这么大的敌意了,

要知道丁小乙可是水母的男人,对丁小乙不敬,就是对水母不敬。

他可不敢对丁小乙不敬,他自然也是知道水母的实力的。

那四个纵横在赤河周边的妖修不一样被水母开膛破肚了,而且还将它们的妖丹都取出了。

他也只不过是一介鬼修,

哪里能够跟那四名凶名赫赫的赤河四妖相比,

对于丁小乙的尊敬已经刻在了他的骨子里。

丁小乙慵懒的躺在那舱船之中,

他举着一个酒壶不住的喝着酒,

想想这一月以来,他遇到的种种荒唐之事,却不胜唏嘘。

“丁先生,前面就是魏州城了,大当家的有令,务必要将你送到魏州城。”

水鬼一边划着船桨一边向丁小乙恭敬的说道。

“好的,麻烦你了。”

丁小乙喝着酒,他双目泛起了一抹沉思之色。

魏州,他终于又回到了这里。

小舟化作了破浪利器,在那赤河之上飞驰而起。

乘风破浪之势犹如在平面疾驰般,水鬼划船确实有一套。

远处,

一座巍峨城池出现在了丁小乙的视线之中,

而那赤河的河面之上也是商船往来不已。

那魏州城的码头汇集了从赤河往来的商船,一艘艘商船轰鸣着呼啸而来,那魏州码头更是热闹非凡。

小舟从一艘艘商船之中穿梭而过,

很快就出现在了那魏州码头之旁。

而丁小乙则是带着小女孩踏着那赤河之上向那魏州碜码头而去。

水鬼伫立于那小舟徐久,

待丁小乙的身影消失在了他的视线之中,他这才双浆一划。

那小舟如脱弦之箭向那茫茫的赤河中央疾驰而去。

魏州城的码头人来人往,

熙熙攘攘好不热闹。

丁小乙心中也是长叹一声,他感觉有一种故地重游的惆怅。

他的身影出现在了那码头之上,

立即有数名劲装大汉围了过来,他们看着丁小乙目光炯炯闪烁不止。

“这位小哥,要不要住店啊”,

一名大汉径直向丁小乙走来,他向丁小乙露出了一抹自以为很和蔼的笑容。

“小哥,要不要带你去魏州最好的青楼享受一下啊。”

同时也有一名劲装汉子向丁小乙露出了一个无比猥琐的笑容。

小女孩却是很好奇的看着这一切,

她哪里遇到过这样的事,这群大汉脸上都带着热情洋溢的笑容。

而丁小乙却是摇了摇头,

他带着丁小妖从这群大汉身旁穿梭而过,他哪里会不知道这群大汉的来历。

目 录
新书推荐: 人间从来不长生 杀道行 天涯琴客 聊斋:我有一幅万妖图 仙傲 平凡星域 人间十万剑长白 圣堂 我在聊斋证长生 蛮荒演义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