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仙侠 > 醉里,剑气如霜 > 第二百零六章 寒气逼人

第二百零六章 寒气逼人(1 / 1)

目 录
好书推荐: 美剧神探的日常 凤凰临朝 世世为太监的我,投胎做了一头猪 雨落影视诸天 神道武尊 重生功德箱 市井之徒 这妖女好生放肆 重生绝世枭龙 权谋天道

没有水匪来打扰他们,

或许是得到了那蒙面女子的指示,

又或许他们与水匪本就不是一路人,而丁小乙也乐得个清净。

只是那白少棠却令他很是厌恶,

似乎这银衫少年处处针对自己,好像自己与他有着什么深仇大恨般。

当丁小乙感觉到白少棠看大雍公主的眼神时,

他心里又隐隐的猜测到了一些,这白家的少东家所图不小啊。

连大雍公主的主意都敢打,

不过凡事也没有绝对。

或许这白家少东家痴心一片,有一天会打动大雍公主也不一定呢。

想到这里,

丁小乙心里也莫名的一松。

一道倩影缓缓的从他的脑海里浮现而出,

那是一张精的面容,一身黛青色的长裙,举足之间透着端庄温婉气质。

这就是丁小乙小小心灵里初情窦开的印记,

那道倩影自然就是四海商行商家的少东家商蓉蓉了。

“大姐姐,等我长大了,我来保护你。”

一名瘦小的男孩扬着看着这名黛青长裙少女天真的说道。

而那身着黛青长裙的少女则是抚摸着小男孩的面容,眼中充满了柔情。

她脸上露出了一抹灿烂的笑意:“小家伙,那你可要快快长大啊,姐姐等你。”

那一抹柔情,

还有那如葱般的纤纤长指,

都深深的烙印在了丁小乙的心底。

随着时间的流逝,丁小乙渐渐的长大了。

这是他第一次感觉到了这名黛青长裙女的温柔,

而他的心里却也被埋下了一颗种子,那是对商蓉蓉的初情窦开。

而后来,

他随着师父浪迹江湖,

也曾听说过了关于那黛青长裙的事迹,

商蓉蓉比他大了五六岁,却以一个纤弱肩膀将四海商行扛了起来。

再后来,

他又听说四海商行商家的少东家商蓉蓉与白家少东家联姻的事,

那时的自己心里还有隐隐的一阵失落。

最后,

他开始将自己初情窦开之事隐藏在了自己的心底。

然而他却是没有想到白少棠居然是一个如此不堪之人。

或许是众水匪都喝得兴致很高,

他们也开始举着酒坛向丁小乙等人走来,篝火里映出了一张张兴奋的面容。

大雍公主却是孤寂一人,

她如那孤傲高山中的雪莲般,高贵得令生人无法接近。

水匪们自然也不敢打大雍公主的主意,想必是那蒙面女子早已经下了指示。

丁小乙看着这群喝得满脸通红的水匪们,

他忽然有一种错觉,其实这些水匪也并不是什么罪大恶极之徒。

月色如水,落地生华,

妖山之中无数堆篝火发出阵阵噼里啪啦的声响,浓郁的酒气随风而起。

丁小妖已经与这群水匪打成了一片,

她以七八岁的身躯居然喝趴了数十名水匪,而她却也是不时的打着酒嗝。

篝火燃烧了很晚,

在那篝火的四周已经躺下了数名喝醉了的水匪,

他们嘴里哼着不知名的歌曲,发出阵阵如雷般的鼾声。

丁小乙并没有见到那蒙面女子出现,

也没有看到那魁梧大汉水鬼的身影。

只有这些普通的水匪兴致高涨,似乎很久没有这么享受了。

当最后一名水匪趴在那篝火旁沉睡了过去,

丁小乙这才起身,他带着还想喝酒的丁小妖向一处简陋的房屋而去。

这是蒙面女子留给他们休息的场所,

丁小乙自然也是没有这么多讲究,能有一个栖息之处就已经很不错了。

“吼……”,

丁小乙脑际一片空灵状态,

他正欲盘膝打坐,而此时他耳边却传来了一声隐隐的嘶吼声。

这一声嘶吼让他浑身一紧,

这声嘶吼里带着几分难言的痛苦。

他心中一愣,难道是那蒙面女子出了什么事不成。

此时,

小女孩已经倒了狼王的腹下陷入了熟睡之中,

那狼王也是张大着嘴不时的喷出浓郁的酒气。

丁小乙身形一晃,

突兀的出现在了那简陋的房屋外,

他探出了神识向四周扩散而去。

而那一声低沉的嘶吼又传进了他的耳中,他随着那嘶吼声展开身形急掠而去。

那低沉的嘶吼声带着几丝难言的痛苦,

丁小乙的身影穿梭在了那如笋般的翠峰之间,他从一座座翠峰之间掠过。

当他的身影出现在了一座翠峰脚下时,

却顿住了身影,他感觉到了一股冰寒刺骨的冷意从那翠峰弥漫而来。

那刺骨的寒意扑在了他的身上,

使得不由得打了一个寒颤,这种感觉就像是自己陷入了万年冰窟之中。

丝丝冰寒的冷意从那山腹向下弥漫而来,

丁小乙缓了缓神,他不知道自己要不要向那山峰而去。

而那阵阵的嘶吼声再一次响起,

丁小乙咬了咬牙,他还是决定上山峰上去看看。

应该是那蒙面女子遭遇了什么劫难,而他心里也动了恻隐之心。

身影一晃,丁小乙的身子化作了缕缕清风向那翠峰急掠而去。

数刻钟之后,丁小乙的身影出现在了一处山洞前。

滚滚寒意从那山洞里泛出,

那寒意如刺骨的冰髓般,

使得丁小乙忍不住的打了个寒颤。

而那山洞里的寒意化作了层层的寒雾,正滚滚向山洞外冒出。

“吼……”,

那山洞里的嘶吼声变得更加的清晰起来了,

他感觉到了那吼声里带着无法压抑的痛苦。

丁小乙最后还是释放出了自己周身的剑意,

那剑意化作了层层水雾与那滚滚而出的寒雾激撞在了一起。

剑意凌厉无比,

而那寒雾更是如冰封天下之势般涌来,丁小乙身形一晃,出现在了那山洞之内。

一迈入那山洞时,

丁小乙就被那滚滚的寒意扑涌而来,

使得他周身如覆盖了一层薄薄的冰般,那彻骨的寒意将他的剑意也冻住了。

丁小乙不得不催动着周身的剑意,

同时他手中长剑一扬,

锐利无比的剑气纵横交错,将那层层笼罩而来的寒意尽数绞灭。

丁小乙越往那山洞深处而去,

那刺骨的寒意更加的浓郁了,而他释放而出的剑意也是被那寒意冻住了。

这种寒意他从未遇见过,

他感觉自己的灵魂好像也会被那彻骨的寒意给冻住般,

他弥漫在他周身的剑意也开始如实物般被冻住了。

他不住的催动着剑意,

还有体内的真元,抵抗着这彻骨的寒冰气息。

他的双腿也是发出阵阵轰鸣之响,心脏更是发出狂暴的跳动。

双腿里涌来了滚滚的热浪,

心脏也开始喷发出了如火山爆发般的烈焰气息。

使得他体内的真元如油淋在火焰之上般“呼”的一下子就燃烧起来了。

而丁小乙只见周身一片暖洋洋的涓涓细流在不住的流淌着,

而那笼罩而来的寒意这才开始慢慢的减弱下去。

丁小乙占着身体的优势已经无惧那寒意的侵蚀了,

他快步向那山洞深处而去。

当他的身影出现在了一处宽大的石室时,

便停了下来,他看到了一张苍白得毫无血色的面容。

此时,

那蒙面女子早已经将戴在自己脸庞上的薄纱而摘下了,

露出了她那精致雪白的面容,而她身上更是寸缕不着,不住的扭动着身子。

滚滚的寒意从她的身上狂涌而出,

那寒气化作了冰封天下之势向外弥漫而去,那白皙的身躯宛如一条雪白的蛟蛇般。

“快离开,快滚”,

那女子双眼里露出了痛苦之色,

她自然也是看到了丁小乙的到来,她朝着丁小乙就是一声大喝。

“轰”,

而就在那女子的话语一落之际,

她的身上爆发起了一阵更加阴寒如冰般的寒意,那寒意扑涌而出。

丁小乙愣住了,

他看到那痛苦不堪的女子,他心里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为何这修为达到了超品之境的妖修居然如此般的痛苦。

而且那种令他心悸的寒意正在不断的壮大着,

似乎那寒意就要将那不住扭动着的白皙身躯给淹没了。

目 录
新书推荐: 人间从来不长生 杀道行 天涯琴客 聊斋:我有一幅万妖图 仙傲 平凡星域 人间十万剑长白 圣堂 我在聊斋证长生 蛮荒演义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