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仙侠 > 醉里,剑气如霜 > 第十一章 醉里,剑气无双

第十一章 醉里,剑气无双(1 / 1)

目 录
好书推荐: 美剧神探的日常 凤凰临朝 世世为太监的我,投胎做了一头猪 雨落影视诸天 神道武尊 重生功德箱 市井之徒 这妖女好生放肆 重生绝世枭龙 权谋天道

他就是钻天豹吗?

丁小乙看着那一骑疾奔而来,

他看着那马背之上人的人,心里不由得暗想到。

他原以为钻天豹就是那种豹头环眼、燕颔虚须、长相黝黑、身如壮山般的一条大汉。

而那马背之上的那人却是长相普通身材也是普通,根本看不出其独特的气息。

那一人一骑奔到了丁小乙的身前,然后策马而立,那人冷冷的看着丁小乙。

“见过大当家”,

众马贼纷纷向那人抱拳大声喝道,而东方屠苏也是向来者露出了一抹淡淡的笑意。

“东方先生,各位兄弟们,这是怎么回事?”

那人看了丁小乙一眼之后,便向那伫立在丁小乙身旁的东方屠苏问道。

“大当家,正是这小子杀了独眼龙等人,而且还将寨门给毁了。”

东方屠苏向那人平静的回答道。

其语气不卑不亢,而且他也是唯一没有向那人行大礼的马贼。

他看着那人,目光只有平静,却无任何的畏惧。

“你小子可以啊,居然杀了我这么多的弟兄,而且还将我寨门毁了,来人哪,将此人的心割下来,泡酒喝。”那人大声喝道。

而他身后,则是一阵马嘶轰鸣声,

久久不息,数百骑马贼匆匆的从那寨门而入。

丁小乙目光清澈,却是没有一丝一毫的惧意。

他看着那人,脸上浮现出了一抹灿烂的笑意。

“你小子难道不害怕吗,老子要将你的心挖出来泡酒喝,你居然不害怕。”

那人眼中一道惊色一闪即逝,他不由好奇的又问了一句。

“不害怕,因为我没有心”,丁

小乙脸上的笑容越来越盛了,他向那人回答道。

而那人却是微微的一怔,他却是没有想到会是这个答案,随后他又打量了丁小乙许久。

“这世间居然还有没有心之人,倒是有趣了。说吧,你为何要闯我寨子,为何又要杀我兄弟?”

那人扬着马鞭向丁小乙问道。

“因为有人花了一碗酒来买你的人头,我觉得那一碗酒很值。”丁小乙如实回答道。

“哈哈……”,

丁小乙的话音一落,立刻引来了一阵哄堂大笑,那群马贼如同看白痴般看着丁小乙。

“真是有趣,老子的人头居然只值一碗酒,那铁布衣的人头岂不是连一碗酒都不值了?”

那人咧嘴一笑,露出了他那森然的白齿。

“你是钻天豹吗?”

丁小乙见对方说完之后,他向对方又问道。

“真是有趣,连老子都不认识,就想来割老子的人头,这世间哪有你这种白痴。”

那人扬了扬手中的马鞭,戏谑的说道。

“既然你是钻天豹,那就好办了。”

丁小乙终于确认了对方的身份,随后他周身气息一涨。

身后的长剑发出一声剑吟,而他的身子则是突兀的从原地了消失。

下一刻,他的身影已经出现在了钻天豹的头顶。

只见剑芒如霜华般迸现而出,他扬着手中的长剑化作了一道贯虹流光向那钻天豹激射而去。

“醉里,剑气如霜”,

丁小乙口中一声长喝,他连人带剑,流光再起,同时他手中的剑芒大涨如耀。

丁小乙的速度太快了,快得令人目不暇接。

而且他手中长剑的剑芒化作了如银河暴天之势向钻天豹当头劈下。

那钻天豹却是脸色一变,他扬起手中的马鞭向着空中的丁小乙狠狠的抽去。

马鞭化作了无数道鞭影,

尖锐的破空之声激荡而起。

而剑光大涨,如潮水般的剑芒向那鞭影斜切而过。

“咔嚓”一声,

钻天豹手中的长鞭应声而断,丁小乙的身影已经如流星逐月之势般落在了钻天豹的头顶。

“呛……”,

长剑发出的剑吟响彻天穹,一道绚彩的剑光向着钻天豹颈际掠去。

而那马背之上的钻天豹却是不慌不忙,他抬起了右手。

一股沉雄如海般的气劲从他周身炸裂而开,而他的身子却立在了那马背之上。

他扬拳向着那无尽霜华般的剑光就是一拳,

那一拳将四周的空间轰崩塌了,耀眼的剑光在那一刹那间分崩离析。

拳意宛如汹涌的惊涛骇浪般,向丁小乙的身影激荡而去。

四处的空间也随之崩塌,丁小乙的脸色大变。

接着,

他只觉一道沉雄如山般的拳劲狠狠的轰在了自己的长剑之上,

迸射而出的剑芒戛然消失。

“砰”,

从长剑之中灌涌出了无可匹敌般的冲击力,

那力量将丁小乙的身子击飞,然后狠狠的砸落在了那沟壑一侧的崖壁之上。

丁小乙的身子被嵌进了一侧的崖壁之中。

一阵碎石飞溅而起,

丁小乙只觉自己的五脏六腑都移位了,胸口更是一阵血气翻腾。

他艰难的从那崖壁里爬出,此时丁小乙的脸色很是苍白,衣襟领口也是血迹一片。

而那钻天豹却只是平静的看着丁小乙,

并没有急着上前继续攻击,

他身子伫立于那马背之上,衣襟无风而起。

丁小乙踉跄的起身,然后一步一步的向钻天豹走来,

狂暴的拳劲还在肆意的摧残着他体内的气机,使得他走一步身子便停顿一下。

待体内所有残留的拳劲被化解之后,丁小乙又重新站在了钻天豹的足下的战马前,

而他也惊愕的发现,此时那战马早已经气绝身亡。

那战马周身一片千疮百孔,那是他击杀钻天豹时迸射而出的剑气,将这战马的生机切断了。

但是这战马却并没有倒下,因为它的四蹄已经深深的陷进了地底,

将那早已经气绝身亡的战马的四蹄踏入地面之中,又需要何等的修为?

“想不到你居然瞒过了所有的人,你应该早就达到了八品宗师之境吧。”

丁小乙仰着头看着那马背之上的钻天豹很平静的说道。

“谁都想杀老子,而最终,他们都成了老子拳下的冤魂。其实也这不怪他们,因为他们根本就不知道老子的底细”

钻天豹很是得意的向丁小乙说道。

“那我明白了,八品之境,其实也并不是不杀不了的。”

丁小乙脸上露出了一抹灿烂的笑意。

他扬了扬手中的长剑,

“只是我很不喜欢动剑,每一次动剑就会死人,而我师父也曾说过,剑不饮血,必伤己。”

他仿佛像是在说一件极其寻常之事般。

听了丁小乙的话语,那东方屠苏也是目光闪烁不止,他却是没有想到钻天豹居然隐藏如此之深。

而钻天豹却很是平静,

他看着眼前的这名少年,脸上不悲不喜,他是一个很合格的倾听者。

“你不过是六品之境,如何杀得了老子。”

钻天豹很自信的向丁小乙说道,此刻他早已经看出了丁小乙的修为。

“因为我用剑,所以不管我是六品还是几品的修为,我一剑足矣。”

丁小乙很是自信的说道。

“是啊,你是剑修,天下修行者以剑修为尊,而剑修的战斗力更是能够凌驾于一切修行者之上。”

钻天豹的脸上依然平静如水,他低声喃喃道。

“醉里,剑气无双”,

丁小乙一声沉喝,接着天地间的气息开始向他汇聚而去,而他手中的长剑却是颤抖了数下。

钻天豹只感觉到了一股无双的剑意向自己狂袭而来,

他的脸色终于变了,那剑意举世无双,那剑意无可匹敌。

他周身劲芒一大涨,崩裂空间般的拳芒闪烁不止,

他从那马背上高高跃起,双拳推山倒海之势向丁小乙笼罩而下。

而此时,丁小乙手中的长剑发出一阵悦耳的剑吟。

他动了,他的身影带着那长剑向那霸道无比的拳芒迎击而上。

那一剑很普通,

那一剑朴实无华,

并没有绝丽的剑芒,速度也不快。

但是那一剑却凝着令人灵魂颤栗般的威慑。

目 录
新书推荐: 骸骨武士 提前一道纪登陆洪荒 霸武 权少请关照 宴先生缠得要命 莺妃传 重生军婚撩人 地府巡灵倌 透视贴心高手 军婚超宠:长官,请立正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