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仙侠 > 醉里,剑气如霜 > 第八章 剑开石门

第八章 剑开石门(1 / 1)

目 录
好书推荐: 美剧神探的日常 凤凰临朝 世世为太监的我,投胎做了一头猪 雨落影视诸天 神道武尊 重生功德箱 市井之徒 这妖女好生放肆 重生绝世枭龙 权谋天道

丁小乙心中一叹,又是一个可怜之人。

那女子憔悴的面容里露出了一抹释然解脱的笑意,

她扬起了手中的长刀向自己的颈际缓缓的伸去。

“你认识桃花吗?”

丁小乙忽然向那名憔悴的女子问道,

虽然他曾听铁布衣说桃花已经死了,但是他还是觉得要再问一下。

“桃花,她已经死了,而且两年前就已经死了。”

那名女子眼中露出一抹凄凉之色,她握着那长刀在自己的颈际狠狠的一拉。

静静的看着这一切,丁小乙并没有阻拦,

他知道这女子就算活了下来,也是生不如死。

并不是他心肠太硬,

而是这女子遭受了地狱般的摧残,死才是她最好的归宿。

他只能默默的转身,然后大步离去。

“小路哥,对不起……”,

那名女子的脸上露出了一抹灿烂的笑意,她的身子软软的倒下了。

一排简易的木屋之后,便是一排排石洞,这些石洞都是经过多年人工打造而成。

此时,那人工石洞里传来了阵阵如雷般的鼾声。

丁小乙目光如寒芒般向那一排排的石洞扫射而去。

他的身影已经没入了一个石洞之内,

一柱香的时间后,他手中的长剑已经沾满了鲜血。

那鲜血顺着剑身滑落,他面无表情般的又向一间石洞而去。

“砰”的一声,

一名大汉从石洞里仓皇而出,

他已经闻到了浓郁的血腥气息,他看着眼前的这名少年。

这少年仿佛一只幽灵般,将他的手下屠杀殆尽,

如果不是他心生警惕,恐怕自己也会被眼前的这少年无声击杀。

“你到底是谁?”

那大汉眼中露出了惊恐之色,他浑身颤栗不已。

这少年太可怕了,无声无息就将他所有的手下屠杀。

“钻天豹在哪,我会考虑给你一个痛快。”

丁小乙扬着手中的长剑,周身的气机将那名大汉锁定住。

“我不知道?”

那大汉脸色微微的一变,他想也不想回答道。

然而,他的话音一落,

眼前一道绝丽的剑芒泛起,他的双足传来了一阵钻心般的剧痛。

他低头一看,

自己的双腿已经被那道剑芒切断,如注般的鲜血从双腿上灌涌而出。

“啊……”,

那大汉发出惊恐般凄厉的惨叫,

他已经感觉不到了自己小腿,只有那无尽的撕裂剧痛从自己的大腿传来。

“再问你一句,钻天豹在哪?”

丁小乙脸上露出了比死神还要恐怖的笑意,

他露出的牙齿在那大汉的眼里显得格外的森然。

“我……”,

那大汉迟疑了一下,“在西北十里的山沟里,我带你去。”

那名大汉最终还是强忍着剧痛向丁小乙说道,

这少年太恐怖了,他手下一百多号弟兄就这样无声的被杀了。

而且他确实知道钻天豹那股马贼的下落,

他也多次想加入钻天豹那股马贼,无奈钻天豹却看不上他。

“你最好不要玩什么花样,否则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丁小乙满意的点了点,而此时那大汉的身子这才轰然倒下。

他已经痛晕了过去,鲜血如注般从那切口处狂涌而出,他已经坚持不住了。

看了看这宛如地狱般的马贼寨子,丁小乙手一摸,从腰际掏出了数张黄色的符纸。

他口中念念有词,

然后他手一甩,那黄符纸飞在了那简易的木屋上。

“轰”的一声,

数张黄符纸炸裂而开,一团火焰腾腾升起,

那木屋一触到那黄纸上炸裂而开的火焰,即刻燃烧了起来。

木屋里已经都是死人了,丁小乙决定将这马贼窝烧得干干净净。

丁小乙提着那昏迷的大汉向西北方向急掠而去,

而身后尽是一片火海,浓烟将这片山谷笼罩住了。

十里之远的路程对于丁小乙来说也不过数个呼吸间而已,他胸口郁结了一团熊熊的怒火。

他所杀的这股马贼也不过一百多号小股马贼而已。

但是他们却如此的凶残,让他心里很不是滋味。

钻天豹是昆仑山中实力最强的马贼几股马贼之一,其凶残程度远超他所杀的这股马贼。

丁小乙知道这不是什么所谓的正义感爆棚在作祟,

而是他也有自己的底线,马贼都该死。

来到了一处光秃的山峰上,

他向那条深深的沟壑望去,那山脉犹如一条巨型的深渊般,漆黑不见底。

连一点火星都看不到,

那条巨形深渊宛如一条潜行在渊的巨龙般,从那深渊里发出阵阵的风声。

而那风声就像是一条巨龙的咆哮般,钻天豹还真会找地方,居然找了一处如此绝佳的风水宝地。

一巴掌将那名马贼拍醒,丁小乙望着那山峰下的如深渊般的沟壑望去,

“是这条山谷吗?”

丁小乙向那名马贼问道,而那马贼眼里却是露出了惊恐之色,他张了张嘴。

丁小乙知道自己没有找错地方,

钻天豹的凶残已经被这群马贼深深的刻在骨子里了,

看到那马贼惧怕的眼神,他就知道没错了。

剑光一闪,那马贼的人头高高的抛起,一股炽热的血液向四周洒落而去。

“砰”的一声,

那马贼的人头坠落在岩石之上,如西瓜般砸成了四分五裂。

而丁小乙的身影早已经化作了一个黑点向那沟壑掠去,

他手中的长剑已经重新背负在了身后。

那山沟很深,两边都是光滑的岩石,

而丁小乙这才发现这条深深的沟壑很有可能是被某位大能一剑劈出来的。

到底是何方大能,

居然一剑将昆仑山的某个山脉一剑劈开,而且那条沟壑很长。

向那昆仑山深处延伸而去,看不到尽头,

丁小乙的身子从光滑的崖壁落下,飘然的落在了那沟壑底部的地面之上。

脚下踩着的是坚实的岩石,还有从崖壁顶散落的泥土,那泥土上还有一排崭新的马蹄印。

丁小乙沿着这条如深渊般的沟壑向前而去,数刻之后,他看到了一道巨形的寨门。

那寨门居然是一座古老的大石门,两边用巨石垒砌而成,

深渊里一座人工城池出现在了他的视线中。

那有数丈之高的石门透出一抹古朴的韵味,

丁小乙立在那石门前就像是一个蝼蚁般。

这钻天豹还真会找地方,而且还懂得建造城池,

两边都是光滑如镜的崖壁,只有这么一个巨形石门入口。

想要进入这寨子也很简单,

但是丁小乙知道钻天豹这股马贼中还有七品高手,那可不是一般的高手。

缓缓的解下了身后的长剑,丁小乙双目微微的一凝,他高举着长剑。

周身的气机磅礴而起,

四处的空气化作了一个个旋涡向他的身体狂涌而去,接着手中的长剑泛出一道绝丽的剑芒。

“开天门”,

丁小乙猛然间一声大喝,手中的长剑激荡而起的剑芒向那巨型的石门狠狠的劈去。

绝丽的剑芒没入了那石门之内,接着那石门如豆腐块般被丁小乙的那一剑劈得四分五裂。

“轰……”,

石门难堪重负,炸成了无数块碎石溅飞而起,

“敌袭,敌袭”,

那一声巨响惊动了城上的马贼,有人高声大呼道。

接着一阵尖锐的号角声响起,无数的凌乱的脚步传进了丁小乙的耳中。

“轰隆……”,

伴着那一声惊恐的高呼声后,那石门之内传来了一阵急骤的马蹄声。

丁小乙伫剑而立,他冷冷的看着那被自己一剑劈开化作一堆碎石的石门。

数个呼吸之后,

只见从那空旷的城门里冲出了数十骑,只见他们手里扬着寒芒四溢的长刀。

为首的马贼是一名独眼魁梧大汉,

他用一块黑布包裹着那瞎了的眼眸,只露出另一只犹如凶兽般狰狞的独眼。

目 录
新书推荐: 人间从来不长生 杀道行 天涯琴客 聊斋:我有一幅万妖图 仙傲 平凡星域 人间十万剑长白 圣堂 我在聊斋证长生 蛮荒演义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