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仙侠 > 醉里,剑气如霜 > 第七章 谢谢你

第七章 谢谢你(1 / 1)

目 录
好书推荐: 美剧神探的日常 凤凰临朝 世世为太监的我,投胎做了一头猪 雨落影视诸天 神道武尊 重生功德箱 市井之徒 这妖女好生放肆 重生绝世枭龙 权谋天道

昆仑山蒙上了一层暗灰色的阴霾,

使得整座昆仑山看起来犹如蒙上了一层死亡气息般。

如果说沙漠狂暴荒芜,那么昆仑山就是死亡绝望,

只有见到了昆仑山才知道什么叫做真正的死亡和绝望。

但是这昆仑山却又成为了那群纵横于沙漠里马贼的欢乐窝,

虽然这昆仑山笼罩在了一层阴霾的死灰气息之中,

但是也不影响马贼将这里当作他们的安乐窝。

钻天豹就是驻扎在昆仑山上其中的一支马贼,

在昆仑山几股马贼中实力算是顶尖的了。

在这如废墟的昆仑山找到钻天豹却也不算容易,

而丁小乙对昆仑山的地形更是不熟悉。

在那昆仑山脚下转悠了一个多时辰之后,

丁小乙知道这些马贼能够在昆仑山生存下来,必然有其独特的本事。

很快,

他在昆仑山的一条山谷中发现了有人的踪迹,

还有战马的长嘶声,他循着那马声悄然潜去。

从一片狭窄的山谷中潜入,

他这才看到了一伙马贼正在肆无忌惮的大口喝酒,还有一阵女子的哀呼声。

他并不确定这就是钻天豹这支马贼,

所以他暂时没有轻易妄动,他将那长剑从背后取下,然后抓在了手中。

此时天色已经渐晚,圆月悄然东升,月光落地生华,

丁小乙看着那峡谷中的一切,

只见那山谷之中数道身影围着一堆堆的篝火,还有几名胸口袒露的大汉正在大口喝酒。

数个酒坛已经倒了他们的脚下,

而那山谷里也建起了一座座简易的木屋,从那木屋里传出阵阵女子的哀呼声。

丁小乙脸上一片赤红之色,

对于这种事他还是第一次听到,不过他很快就稳定了心绪。

他的身子躲在了一块巨石旁,

探出头正好将那山谷里的一切都尽收眼底,那山谷里还建立了几个放哨角楼。

那角楼是简单的木料垒砌而成,

数名马贼悠哉的站在那哨楼之上,他们并没有任何的警惕之心。

夜色如水,月光如华,

丁小乙隐藏在暗处,看着那山谷里马贼的一切动作。

数名马贼从那简易的木屋里走出,他们嘴里还骂骂咧咧的,似乎并没有尽兴。

而那木屋外等待的马贼则是猛得喝了一口酒,飞快的向那简易的木屋冲去。

那木屋里还有马贼还完事,冲进去的马贼与里面的马贼还发生了一阵激烈的战斗。

躲在暗处的丁小乙知道,那几哨楼是明哨。

马贼窝不可能只有几座哨楼,应该还有暗哨。

他的目光从那山谷搜寻了许久,这才发现了一个暗哨,

那暗哨却是躲在那山谷两侧的石壁之中。

因为从那山谷的石壁里传出了一缕微弱的火光,被丁小乙轻易的捕捉到了。

从外表上看,这群马贼好似没有一点的警惕,

但是那躲在暗桩里的暗哨却并没有丝毫的放松。

又是一阵凄厉的哀呼声传进了丁小乙的耳中。

一名马贼被那木屋里的马贼打飞而出,他不甘的抱起了那酒坛狂饮不止。

而其他的马贼则是发出一种肆无忌惮的大笑,那马贼脸色一片通红。

“莫老七,老子杀了你。”

那名马贼似乎喝得太多酒了,他转头看到那酒坛旁一柄长刀,

他拾起那长刀就要向那木屋里冲去。

“胡八,你干嘛,咱们的规矩都忘了吗。”

一名满脸络腮胡子的大汉一把将那名马贼拉住,

然后扬起扇莆般的巴掌狠狠的扇了他一记耳光。

“老大,莫老七他欺人太甚,他已经在里面呆了半个多时辰了,那女子都已经被他折磨得快不成人样了。”

胡八很是委屈的向那满脸络腮胡的大汉说道。

“那是莫老七人家有能耐,你呢,你最多不过几个呼吸就完事了。”

那络腮胡子大汉一把将那不甘心的马贼提了回来。

“可是那女人已经快不行了,咱们只抓了这么几个女人,大当家也真是的,就赏我们这么几个女人,漂亮的都被他带进了他的山洞之中。”

那名叫胡八的马贼很不甘的又说道。

“啪”的一声,

那胡八的声音刚一落,那络腮胡子汉子又扬起手掌狠狠的甩了他一记耳光。

那一记耳光将那胡八扇得好一阵晕头转向,

他好不容易稳住了身子,他只觉自己的身子一轻,

他看到那络腮胡子那对凶狠如野兽般的眸子死死的盯着他。

“大统领就算将所有的女人都拿去享受,咱们也不能说大统领一句不是,明白吗,如有下一次,老子拿你人头当酒壶喝酒。”

“老大,我错了”,

那胡八感觉到了络腮胡子那凶狠的目光,他不禁的哭丧着脸哀求道。

“哼,自己没有用还怪别得兄弟,有本事你自己一人去抓一个女人回来,老子亲自将那女人赏给你。”

那络腮胡子扔下了一句狠话,然后离开了。

“算了,胡八,不要说大统领的不是了,如果没有大统领,我们早就死了,还有命在这里享受吗?”

一名马贼好意的劝说道。

“唉,喝酒吧。”

那胡八长叹一声,然后抱起了那酒坛向自己嘴里猛灌而去。

接着,

胡八便感觉到了自己咽喉怎么也咽不下去酒,

他突然发现自己好像飞了起来,而且还飞得很高。

那高空中的圆月怎么离他这么近呢,他感觉自己好像飞起来了。

随后,

他看到了其他的马贼的身影,

然后他看到了一张清澈的笑容,然后他又看到了自己的身体。

自己明明飞了起来,为何会看到自己的身体里。

他心里不由得暗暗疑惑着,接着他的意识并陷入了黑暗之中,然后他失去了知觉。

丁小乙解决完了那石壁里的数名暗哨之后,他又将那哨楼上的明哨给解决了。

只见他手中剑光一闪,数名马贼还没有反应过来。

硕大的头颅便冲天而起,炽热的鲜血飙射而出。

丁小乙的动作无比的轻盈,山谷外围的马贼已经被他一剑削断头颅。

对于这群没有人性的马贼,他并没有任何的心慈手软。

这群在那简易木屋外的马贼已经被他无声的击杀完,他又提剑向那木屋里冲去。

随后他看到了毕生难忘的一幕,

只见数名马贼正趴在一名寸缕不着的女子身上,那名女子早已经失去了呼吸。

而这几名禽兽般的马贼却仍然并不放过那名已经失去生命的女子,

他们嘴里还不住的叫嚣着。

丁小乙脸上浮现出了一抹霜寒之色,他手中的剑芒迸现而出,

只见数道剑光从那几名马贼的颈际掠过。

“噗”的一声,

一颗颗硕大的头颅从他们的身体分离而开,还有数道炽热的鲜血飙射而出。

然后那几颗硕大的头颅落在了那名已然死去的女子脚下,

头颅滚了滚,最定格在了那女子的身边。

丁小乙胸腔中一阵血气翻腾,

他强忍着那翻腾的血气,然后将那木屋里的马贼尽数斩杀。

“求求你,杀了我吧?”

一名女子眼里露出了凄厉的目光,她那生无可恋的表情让丁小乙终生难忘。

这名女子凌乱的发丝,看不出其容貌,

但是她知道她遭受了人生以为最大的摧残。

尤其是没有尊严的苟活,还不如死了算了。

丁小乙知道自己下不去手,

他也不忍心看这名遭受摧残躏蹂的女子。

他只好默默的走出了那简易的木屋。

而当他走出那木屋时,那名女子捡起了地面上的一柄长刀,

然后她凄然的向丁小乙说道:“谢谢你!”

一阵微风拂面而来,将那名女子凌乱的发丝吹拂而起,丁小乙这才看清楚了那名女子容貌。

那是一名容貌清秀的美妇,憔悴的脸色却难掩她那独特的气质。

丁小乙知道自己一辈都无法忘记这张脸了。

目 录
新书推荐: 骸骨武士 提前一道纪登陆洪荒 霸武 权少请关照 宴先生缠得要命 莺妃传 重生军婚撩人 地府巡灵倌 透视贴心高手 军婚超宠:长官,请立正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