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 > 我的武道靠破案 > 第二百六十四章 破罐子破摔

第二百六十四章 破罐子破摔(1 / 1)

目 录
好书推荐: 他的恶魔仙子 星河诸神 诸天圣域主宰 萧萧风雨下 驭灵人赵恪 富有的乡村闲医 重生2000,乖女儿被我宠上天 耀世麟王(又名:北麟天王) 精灵:剑仙的我重生成了冰六尾 盗墓:从听雷开始

只见那弟子从柴老头床铺的下面掏出了一叠纸,纸上竟然全部是洛天骄的画像。

侧颜,正颜,远景,近像。

竟然将洛天骄的一颦一笑都画的宛若真人。如不是在柴老头的床铺中间发现的画像,任谁看了都会以为这是一个痴情的女子在画心中的情郎。

而且多数的画像留白处,还写上了一首首清心情诗。

“相逢擦身故不识,装作凉情人,君不知,夜梦泪湿枕,满床皆羞红。”

一名女弟子看着画像小诗,幽幽念叨。可这几行长短句听在洛天骄的耳中如刮骨之刃。

脑海中浮现出柴老头的模样,转瞬又变成他抹着胭脂水粉身穿艳丽衣裙的模样。当即一股恶寒袭来。

捂着嘴,猛地冲出房门。

漆黑的房门口,如张开血盆大口的巨兽。一声声肝肠寸断的呕吐声从黑夜中响起。

苏晴收回怜悯的眼神,不着声的叹了口气。

“找个女弟子去安慰安慰她吧。”

“英儿,去安慰安慰你的夫君。”

“是!”

田不争身后,一个长相有些丑陋的女子应道,转身而去。不一会儿,外面洛天骄的呕吐声却更加激烈了起来。

案情到了此刻,差不多理清楚。如果是这么一个变态的话,之前苏晴说猜测出来的疑点皆有了合理的解释。

“以此推断,当年梅花盗和朱潜前辈一战两败俱伤。也许梅花盗为了疗伤修炼了邪门武功,十八年后神功大成却换了一副女儿心。

恰巧,天骄英气逼人风华绝代。化作女儿心的梅花盗也未能免俗的喜欢上了天骄。但以梅花盗的尊荣和身份根本不敢将此心意露出。

憋在心底,越发变态。终于在半年前爆发杀害了情敌明姝。而后,又在半年后杀了唐傲雪……”田不争如此解释道。

苏晴心底梳理了事件的脉络,可突然眉头一蹙。

这些脉络虽然通顺可为何会显得有些牵强附会?最无法理解的是,十八年前的梅花盗已死,为何梅花盗要故意留下梅花印记宣示自己存在?

这些疑惑苏晴藏在心底并未说出,对田不争的话点了点头。

“虽然事情大致如此,但梅花盗尚在远遁,一日未将他缉拿归案风险就一日未除。”

“此事我当然明白,明日就让我那两个徒弟成亲彻底断了梅花盗的念想。”

“洛天骄已成梅花盗的执念,他明日成婚恐怕会让他狗急跳墙。田掌门万万不可松懈需打起十二分的警惕。”

“田某省得。”

离开柴老头的宿舍回到了八绝门替苏晴安排的房间。薛崇楼和苗若男不在只有一个展昭立在身侧。

苏晴接过展昭递来的水盆洗了洗手。突然动作一顿。

“展昭,你去查一下江湖中有无叫寒冰的人。”

“寒冰?”

“朱潜临死前拼了命的告诉我寒冰,我一开始以为是寒冰掌。寒冰两字最能联想的就是寒冰掌。

可朱潜当时的情况还有心情和我绕弯子么?直接告诉我名字岂不更好?所以我以为朱潜说的寒冰,并不是寒冰掌的意思。”

“是。”

无名山峰半山腰的八绝门张灯结彩,远远望去,无数彩带飞舞,如鲜花洒满人间。

虽然洛天骄的婚礼办得匆忙却也不失了半分颜色。八绝门的弟子被有序的分工安排,人如溪流在八绝门中来回穿行。

这场婚礼没有宾客,没有高堂,唯有众师兄弟齐聚一堂。

新房内,倪红月等一众细心的女弟子一边给崔红英补着妆一边说着贴心的调笑话。

“谁能想到,唐师姐处心积虑要得到的洛师兄最后却落得身死雪地的下场。师姐不争不抢,却最终得偿所愿。

姻缘这东西,该是谁的就是谁的,谁也抢不走。”

“崔师姐,你看看铜镜里,多漂亮啊。你这个样子走出去,岂不迷死人?”

“红月就会说好话哄我开心,我长什么样我心里清楚。今天能嫁给洛师弟那是师傅强扭的瓜。

我不求洛师弟能立刻接纳我,我只愿成亲以后对他百倍千倍的好,希望有朝一日能让他念我一分好,在心底留个位置给我。”

“师姐,我可没有乱说话,不信你自己看。”

铜镜中,照应出了一个凤冠霞帔的女子。女子倒瓜子的脸颊被两鬓微曲的头发遮住,显不出突兀的脸型。

尖尖的樱桃小嘴抹上了殷红,嘴巴也变得小巧玲珑了起来。配上那细长的丹凤眼,果然比平时美上了十倍,甚至别有一番妩媚风情。

不说旁人,就是崔红英都被自己这个模样惊呆了。

“崔师姐,吉时再过一个时辰就到了,等洞房花烛之时洛师兄掀开红盖头的时候怕是得美死……”

正在这时,四周的窗户突然爆裂开来。

无数黑色暗器从窗户中向房间内射来,而房间中四五个女弟子唯有崔红英一人反应过来。

手边的长剑瞬间出鞘,剑气纵横斩向袭来的暗器。

轰轰轰——

一阵爆炸声想起,彩色的浓雾瞬间散开充盈了整个房间。

也就在变故发生的一瞬间,早已在此坐镇的苏晴动了,瞬间出现在边上阁楼之巅,神识向以阁楼为中心的百丈之内笼罩而去。

苏晴轻轻抬起逍遥扇,悠然一挥。

一阵疾风出现,呼呼的穿过阁楼的门窗,裹挟着彩色的浓雾飞出窗外。不一会儿遮蔽视线的浓雾被吹的一干二净,房间中的几女依旧还在不知所措。

崔红英执剑横在身前,周身剑意纵横。

纵身一跃跳出房间落在地上,看到阁楼顶上的苏晴时才放下警惕。

“参见苏大人。”

苏晴颇为欣赏的看着崔红英。临危不乱反应迅捷,更难得的是年纪轻轻剑道已经登堂入室。

之前江湖皆说,十年之后灵溪府江湖将是洛天骄的时代。那是因为他们没有见过崔红英。如果见过的话,他们绝对不会这么说。

如果八绝门将来必出一位引领时代的天骄的话,那人一定是崔红英。

“你们没事吧?”

“没事,他只是往我房间里扔了浓烟并为下死手,也许是察觉到大人在侧不敢动手吧。”.

“他早就猜到我会在此,他的出手肯定另有目的。”苏晴语气平静的说道。

下一秒,崔红英想到什么脸色一变。

“洛师弟。”

话音未落,苏晴的身影已经消失不见。

苏晴匆匆赶到洛天骄的院子,此刻洛天骄的院子一片忙碌。田不争从隐蔽处现出身形。

“苏大人,那边发生了什么状况?”

“有人扔了些烟雾弹制造混乱,崔红英没事,本官认为这是他声东击西之计所以来这里看看。”

“这边风平浪静没有异常。”

田不争的话刚刚落下,突然有弟子匆匆的从洛天骄的房间内跑了出来。

“师傅,不好了,洛师兄不见了。”

“什么?”

田不争只感觉脸颊火辣辣的疼。刚说这边没有异常,那边洛天骄就不见了。更让人难以接受的事洛天骄被掳走,自己这么个先天巅峰的高手竟然毫无察觉?

纵然宗师出手也不该避开自己耳目才是。

正在田不争一脸不可置信的时候,苏晴摊开手掌,两只明黄色的蝴蝶翩翩起舞。

“幸好我早有准备。“

说着,脚踏蝴蝶,飘然而去。

眼前的疾风如连绵不绝的海浪迎面扑来,疾风之烈,让洛天骄无法睁开眼睛,哪怕只是稍微眯开一条隙缝,疾风灌入痛的他眼泪横流。

洛天骄不知道怎么回事,只知道自己在房间中焦急的踱着步,琢磨着怎么出逃。

这是洛天骄当时唯一的念头,让他和崔红英拜堂成亲,他宁可死。可田不争似乎早就猜到了他的打算,在周围布下了天罗地网。

更狠的是田不争竟然亲自坐镇。

就在洛天骄绝望之时突然感觉头晕目眩,再次醒来就已经被人夹在腋窝下飞奔。

鼻息中传来了浓郁的胭脂水粉香味,以洛天骄的经验,会在腋窝下涂抹胭脂水粉的女人多半有体味。

下一瞬,他联想到了柴老头身上似乎就有一股刺鼻体味,这也导致很多八绝门的弟子对他避而远之。

想到此,洛天骄的双眸中迸出浓烈的惊恐。

柴老头,梅花盗!

出了狼窝入了虎穴。不,应该是出了人间却入了地狱。

但穴道被点,丹田被封,此刻的洛天骄几乎连动动手指都成奢望。

不知飞驰了多久,耳边风声消散。

睁开眼,眼前尽是一片鲜红。

这里是一座破庙,一尊破败的泥塑神像立在大殿中央。破败的泥塑神像被人整理过,打扫的很干净。

有人不仅仅将破庙打扫干净,还将破庙装点成了喜堂的模样。

洛天骄浑身一颤,惊恐的别过头四下张望。很快,一声脚步声传来,一个盖着鲜红盖头的高大身影从神像身后走出,渺渺走来。

“夫君,我们拜堂成亲吧。”

沙哑略带这柔媚磁性的声音响起,却让洛天骄恐惧的浑身汗毛竖起。

洛天骄不能反抗甚至不能动,看着踩着碎步走来的红衣人,脑海中顿时浮现出让他作呕的容貌。

“你是谁?你是柴老头?你要做什么?”

“什么柴老头?我是即将要和你拜堂的妻子啊。既然我杀不尽你身边那些不知检点的狐媚子,那我就捷足先登先做你妻子。到那时,无论你有过多少女人,你都是第一个女人是我。”

“不,我不拜堂,你根本就不是女人。而且你也不是我第一个女人,我早就和明姝有过夫妻之实,你放过我吧。”

“放屁,明姝至死还是处子,你当我不知?”

“让我和男人拜堂,我宁死不从。”

此话似乎戳痛了红盖头中的人,只见那人脚下一顿,一股莫名恐怖的气势从红盖头中喷涌而出。

“这,可由不得你。”

网页版章节内容慢,请下载爱阅小说app阅读最新内容

请退出转码页面,请下载爱阅小说app阅读最新章节。

新笔趣阁为你提供最快的我的武道靠破案更新,第二百六十四章破罐子破摔免费阅读。https://

目 录
新书推荐: 点将称雄 官行天梯 九元器 只有镜面知道的空间 王印传说 筑神之心 绝品印尊 月魂 霸吞长空 变身手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