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 > 我的武道靠破案 > 第二百六十章 长戟寒月,朱潜

第二百六十章 长戟寒月,朱潜(1 / 1)

目 录
好书推荐: 他的恶魔仙子 星河诸神 诸天圣域主宰 萧萧风雨下 驭灵人赵恪 富有的乡村闲医 重生2000,乖女儿被我宠上天 耀世麟王(又名:北麟天王) 精灵:剑仙的我重生成了冰六尾 盗墓:从听雷开始

苏晴接过洛天骄写下的名单大致扫了一眼,微微一蹙。

“怎么没有倪红月?”

“红月?我与红月只是很好的朋友并不带男女之情。”

“哦,难得洛少侠相信世上有纯洁的男女友谊。难道不可能是春风不解意?”

洛天骄微微傲然仰起头,“苏大人这话也太看不起在下了。在下行走江湖一年多,遇到多少美若天仙心如蛇蝎的女人,若无七窍玲珑心早就被吃干抹净了。

红月胆小,软弱对我很依赖,她就像是一个长不大的妹妹依靠着我。整个宗门所有人都看着我们在一起很久,却也没有谁把我们想成那种关系。”

“是么?如果这样,唐傲雪为何会欺负倪红月?”

“唐师姐自幼霸道,不论做什么都要做最好的,无论什么东西她也都要最好的。不许自己不及于人,更不许别人强于自己。

胜负心如此重的女人,我怎敢亲近?可就是因为我对她避之不及却对红月亲近,致使唐师姐迁怒于红月。

她欺负红月不是因为红月与我亲近,而是因为红月得到了她得不到的而已。

不过好在师门有规矩,也有我打招呼让众弟子照顾红月。这么多年唐师姐虽然对红月挑鼻子上脸但也没敢太过分。”

苏晴微微点了点头,“虽然你以为倪红月只是当你是可依靠的哥哥,但倪红月未必如此想,还是将她名字也写上以防万一吧。”

“苏大人谨慎我没意见,不过除了我个人感觉之外还有另一个缘由可证明红月并非心属于我,或者说她还不知男女情爱。

去年年初,我初与明姝相识,那时候我如被她勾去了魂魄,只要闭眼,满脑子都是她的容貌。

是红月一直替我出谋划策让我成功与明姝表白心迹。之后三月,我与明姝私情被明家察觉。

明家那老顽固不知怎么想的,我洛天骄风华绝代,不出十年,灵虚江湖必是我独领风骚。却偏偏眼高于顶看不上我。

明姝被明家看管的死,不许我们私下相会。红月为了替我们传递消息,假意答应明家三公子的追求。

如此我才得以与明姝互诉衷肠。苏大人,你说她为我两如此,她对我的感情会是男女之情么?就算是,她会为了吃醋而做下杀人的事么?”

苏晴眉头微蹙,心底动摇了几分。

“如果我不是要闭关修炼,明姝应该不会被商清秋那狼子野心趁虚而入。”

说到这里,洛天骄突然脸色大变。

“难道是……那晚?”

“你想到什么了?”

“在我闭关之前,我曾约明姝出门相会,可那晚我等到亥时都没等来。只以为明家看管的紧她没能出来。第二天我就闭关修炼去了,再次出关已是物是人非事事休。

大人说明姝被梅花盗残害在半年前,会不会是那时?”

“极有可能。你先再此住下,本官会对名单上的人挨个仔细排查。”

几日艳阳天,灵溪府内的积雪已然化尽。

没有了积雪,气温仿佛回升了许多不再如之前几日那般透骨的寒冷。

这几日,灵溪府风平浪静,不仅仅是被苏晴盯着的梅花盗没有再出来作妖,整个灵溪府无论江湖武林还是俗世街头都没有人作妖,显得一片歌舞升平。

没有等来梅花盗作案的消息,却在第三天的傍晚,等来了一个风尘仆仆的江湖人士。

“朱潜?”苏晴翻遍记忆,却对这个名字毫无印象。

可与苏晴同桌吃饭的薛崇楼却眉头突然皱了起来,“朱潜,难道会是那个人?”

“你知道他是谁?”苏晴淡然问道。

“大人,属下并不确定是不是此人,但在我小时候曾经听说过朱潜的名字。大人知道,我师承于修罗刀,在三十年前江湖武林有七种武器之传说。

刀枪剑戟斧钺钩,这七种武器中的刀便是修罗刀。”

这话一出,边上安静吃饭的苗若男微微一顿,抬眼瞥了眼自己的男人。想要说些什么但顾及到男人的面子,最终什么都没说。

薛崇楼也意识到自己这话是多么不要脸,当即露出了一个尴尬的笑容。

“大人,这些是我师傅告诉我的,多少带点自吹自擂的意思。不说别的,江湖中用剑风流人物最多,三十年前独领风骚的剑客不下双手之数,按理说剑应该是第一位的。”

“这些旁枝末节就别说了,那个朱潜是七种武器中人?”

“不错!他是七种武器中的戟,手执一柄丈八长戟寒月不尽风流。在三十年前的时代,七种武器之人最为人所关注,他们的每一次动向都被无数人看在眼里。

之后五年才是沈傲天顾朝夕铁狂屠岳龙城等一群风流人物登场,七种武器渐渐没有了关注默默无闻。而后师公收下了我师父,多年后死于江湖纷争。

十二年前师父收下了我,在与我说起修罗刀当年风光时,总不厌其烦的点评当年的七种武器。

七种武器的下场都不太好,大半不得善终。倒是寒月大戟朱潜却神秘失踪下落不明。如果他还活着,至少有六十多岁了。”

“先是梅花盗神秘出现,如今又有一个江湖名宿突然现身,灵溪府暗中是不是有大事发生?”

说着站起身,前往前院的客堂。薛崇楼和展昭跟随,来到前堂客堂,前堂的客堂中端坐着一个异常敦实的老汉。

老汉不胖不瘦但背脊很宽显得格外壮硕。老汉的头发已经雪白,脸上有须却很短。身上穿着打满补丁的厚厚棉衣,布满了明暗不一的污渍尘土。

在老汉的脚边放着一个长长的木匣子。木匣子通体漆黑,油光发亮。在烛火的照应下竟然反射着光芒。

就这个装扮,让薛崇楼忍不住怀疑朱潜的消声灭迹是不是因为加入了丐帮。

见多了江湖人的鲜衣怒马,见多了官场形色的富丽堂皇,但实际上普通百姓依旧只是在温饱线上挣扎。https://

老汉的一身装扮虽然寒酸,但在乡下却是随处可见。乡下百姓,一件衣裳多数是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

眼前的老人在苏晴眼中极为平常,因为这才是大多数百姓的常态。只不过,一个先天巅峰的高手穿成这样,确实少见。

听到身后的脚步声,朱潜连忙回头。当视线落在苏晴脸上时,朱潜连忙站起身。

“草民朱潜,叩见大人。”说着非常自然的对苏晴跪下叩拜。

自从苏晴破境宗师之后,江湖武林对苏晴的态度早已服帖。只要宗师之下,见到苏晴都会行礼。可他们行礼顶多就是躬身作揖,像朱潜这帮倒头就拜的还真没有。

而且朱潜还是个先天巅峰的高手。

这么给苏晴面子,苏晴当然得还予面子。一步踏出,瞬间出现在朱潜的面前。

“朱老前辈不可行此大礼,论身份,我是官你是民,但论年岁,你都近古稀之龄了。大玉有明令,甲岁可见官不拜。”

“多谢大人。”朱潜顺势站起身。

“朱老前辈这些年去了哪里啊,江湖没有朱老前辈,失了不少颜色。”

苏晴这话让朱潜的眼眸顿时亮起,“大人您也听过我的事?”

“遥想当年,江湖中有一柄长戟寒月,何等风采。一人一马,一剑一戟,千里江湖路,转战八百里,何其快哉?”

朱潜被这一顿夸的,顿时神采飞扬起来。双手紧紧握拳,眼中神采奕奕。

“唉!哪有什么风华绝代啊,不过是一根朽木而已。”

“朱老前辈绝迹江湖多年今日为何突然现身?你见本官又为何事?”

“老夫为梅花盗而来。”

苏晴脸上并无意外。甚至早有预料。

他要不为梅花盗而来,苏晴反倒会怀疑了。

朱潜的脸上突然浮想出浓浓的哀伤,双眸中噙着泪光。

“二十多年前,我看着当年的老兄弟一个个折戟沉沙升起了退隐江湖的想法。江湖虽然退了,但也没有全退。我带着女儿来到了灵溪府住下,虽然不再以寒月和人争锋但也另起炉灶打出了一些薄名。

我不主动参合江湖之事,但路见不平也会拔剑出手。十八年前梅花盗肆虐灵溪府就连一代大侠寒江也被他残害的家破人亡。

当年我承寒江人情,答应他出手相助。在寒江被那孽障生生气死的那月我成功找到了梅花盗。那一次,我带上了寒月长戟与那孽障倾力一战。

那一战虽然无人观战但却打的酣畅淋漓。最终,我与他都吃了一击,他被我踢下江河我昏厥在大雨之中昏睡了三天。

我明明记得那一击断了他生机,可一个月后,我女婿一家老小一夜之间惨死,就连我那不满十岁的外孙也被人生生掐死。

虽然没有一点证据但我知道一定是他,除了他没有别人。

可自那之后他却彻底的消声灭迹,这一消失便是十八年。

我隐姓埋名十八年,他杳无音信十八年。原本以为此生没有亲手报仇的机会,却没想到突然听闻梅花盗的消息。

我立刻收拾了行囊星夜赶来。草民知道苏大人有神鬼莫测之能,能够最快揪出梅花盗的人必然是苏大人。

朱某如今别无他求,只求苏大人到时候能让我手刃了那孽畜。”

“但如今的梅花盗很可能不是当年的梅花盗。”苏晴虽然对朱潜深感同情,却如实说道。

“没关系,既然他能留下梅花印记就算不是当年的梅花盗也和梅花盗有所牵连。也许他是梅花盗的传人也说不定呢。”

网页版章节内容慢,请下载爱阅小说app阅读最新内容

请退出转码页面,请下载爱阅小说app阅读最新章节。

新笔趣阁为你提供最快的我的武道靠破案更新,第二百六十章长戟寒月,朱潜免费阅读。https://

目 录
新书推荐: 豪门契约:拒嫁痞子夫 魔三国 异界之狂霸天地 邪神异界纵横 异界之梦见未来 逆天战血 开荒记 蛮荒大帝 绝世农民 盛唐夜唱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