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 > 我的武道靠破案 > 第二百二十一章 尚冰云

第二百二十一章 尚冰云(1 / 1)

目 录
好书推荐: 他的恶魔仙子 星河诸神 诸天圣域主宰 萧萧风雨下 驭灵人赵恪 富有的乡村闲医 重生2000,乖女儿被我宠上天 耀世麟王(又名:北麟天王) 精灵:剑仙的我重生成了冰六尾 盗墓:从听雷开始

,我的武道靠破案

夜深,人静,月色朦胧。

明玉派山门内,灯火相继熄灭。

忽然,数道身影如黑夜幽灵一般出现在明玉派周围,无声无息的落入山门之中。

明玉派的每个院门口,都养着一条警惕的大黄狗。平日里,任何风吹草动都逃不过大黄狗的耳目。

但今天,这些黑影潜入之后大黄狗如瞎子聋子一般毫无反应。

只因为这些人修为太深,轻功太好,无声无息如清风过境。

数道身影出现在一个独立院子,来到小楼的门前正要推门。突然一声巨响,房门被炸开。正门口的两个黑衣人瞬间倒飞而去。

“大胆宵小,等你们很久了。”

“汪汪汪——”

顿时,整个明玉派的大黄狗齐齐狂吠了起来。

烟尘之中,身着青衣提着浮尘的云傲雪一步步的走来,明玉派也瞬间被惊动,灯火亮起。

云傲雪冷漠的双眸扫视着黑衣人,“你们主人没有告诉过你们不要招惹我么?既然来了,都留下吧。”

黑衣人对视一眼,瞬间齐齐向云傲雪杀去。

云傲雪对自己的武功有着绝对的自信。宗师之下在她眼中皆是蝼蚁。来的只要不是宗师,来多少她杀多少。

可就在云傲雪打算出手击杀眼前这些蝼蚁的瞬间,一道气机落在了她的身上。

宗师!

在周围,有一个宗师高手在等候致命一击。只要云傲雪露出哪怕一丝破绽,宗师境界的高手必是一击必杀。

为了保留足够应付暗中宗师必杀一击的力量,云傲雪只能与面前的几个黑衣人纠缠起来。

“师傅——”

突然,一声惊呼响起,一道黑影踏月而去。那黑影的怀中被劫持的人不是别人,正是易阑珊。

云傲雪脸色大变,也不再留手,周身猛地喷涌出恐怖寒意。身形如陀螺帮高速旋转,冰寒之气化作龙卷风席卷开来,袭来的剑气纷纷被龙卷风搅碎。

也在这时,一道黑影突然从虚空中出现,双指并剑的向云傲雪轰去。

“轰——”

气浪炸开,黑衣蒙面人被炸的倒飞而去。

云傲雪顾不上翻涌的气血,纵身跃上高空向将易阑珊劫持而走的人追去。

望着远处踏空而行的身影,云傲雪脸上露出焦急之色。

身后的宗师高手紧跟着不放让云傲雪顾前难顾后。

她怎么也想不通,已经把易阑珊藏得那么好了怎么就被那个孽障找到了?难道明玉派里有那个孽障的人?

两人凌空飞渡速度极快,几乎都不用换气。如果有旁人在场甚至都不认为这是轻功,根本就是腾云驾雾的仙法。

一去四五十里,面前的黑影似乎累了,落在了地上。

云傲雪精神一震,如一道流光冲向黑影,“孽障,受死!”

抬手一掌,一道如白虹一般的掌力从天而降。黑影不甘示弱,周身龙吟升腾一掌向白虹掌力迎去。

“轰——”

两道掌力在空中相撞,剧烈的爆炸开来。

也在这时,云傲雪从天而降落在了黑影的面前。她必须在身后的宗师高手到来之前拿下眼前这人。

黑影没有迟疑,又是一掌对着云傲雪轰去。

如果方才轰出的龙形掌力至刚至猛的话,那么这一道掌力便是炙热至阳。

就像是一团火迎面扑来。

云傲雪脸色大变,动作也发生了一刹那的停滞。

这一道掌力不偏不倚的轰在云傲雪的身上。

只此刻的云傲雪仿佛只是一片虚影,至阳掌力轰在她的身上如雨水落入湖面一般消失不见。

而云傲雪的脸色,却已经被难以压抑的盛怒代替。

“邵阳神功!岳阳,是你这个孽障!你敢对我出手?”云傲雪的声音如北风呼啸,一句话时间,周围的空间瞬间降温。

黑影眼神平静的看着云傲雪,伸出手感受着空气中的寒意。

“果然和易阑珊体内的玄阴寒气一样……”这个声音,竟然是苏晴的声音。

云傲雪再次一怔,在没有反应过来之际苏晴已经撤去了脸上的蒙巾。

看到那张帅气无比的脸,云傲雪这才反应过来。

“苏大人?你没有被那封假的信调走?”

“那封信本来就是本官写的,我怎么可能被自己写的信调走?”

云傲雪的表情快速变化着,过了许久最终化作了往日的冰寒,“你专门是为了试探我?”

脸上虽然化作了平静,可心底却平静不下来。

之前看到苏晴被轻易中计调走,当时还和易阑珊怎么说的,苏晴浪得虚名纯属蠢货一个。

现在这句评价,就像一个个嘴巴子打在自己的脸上。

到底谁是蠢蛋?一览无余。

“当然!本官又不是瞎子,你身上这么多疑点我又岂能视而不见?既然你身怀玄阴神掌,那么那天杀了众多青衣楼高手,救出易阑珊的人是你了?

本官该叫你云帮主呢,还是该叫你尚冰云?你和石飞雁是什么关系?”

云傲雪紧紧的抿着嘴唇,眼神冰冷且充满忌惮之色。自己和石飞雁两个宗师高手,却被苏晴玩弄于鼓掌之中。

身后的宗师境高手已经锁定了自己,这一场,自己输得彻彻底底。视线落在苏晴身边易阑珊身上,易阑珊已经昏厥了过去不知怎么样。

“阑珊怎么了?”

“放心,我只是让易姑娘睡一觉而已,她没有大碍的。”

“我将阑珊藏在千寻殿之中,你是怎么知道的?难道明玉派中还有你的眼线?”

“我在阑珊姑娘身上做了手脚,无论她逃到哪里我都能立刻找到她。我知道你打什么主意,我动的手脚只有我能解开,不信你试试。”

云傲雪的脸色微微一沉,虽然表现的不明显但苏晴清晰的感觉到了她的怒意。

突然,远处的天空突开一阵绚丽白光,像是闪电,却又不是闪电。

感受到那处恐怖的交战余波,云傲雪的脸上露出乐惊慌。

“苏大人让你的人住手。”

“不能只让我的人住手吧?你先让石飞雁罢手。”苏晴扇动着折扇,气定神闲的说道。

面前的可是一位宗师高手,但此刻却被苏晴握在手心之中。宗师高手又怎样?只要被拿住了把柄想怎么揉就是怎么揉。

“石道友且住手!苏大人在此。”云傲雪淡淡的说道,声音却仿佛被一只手托举着送到了远方。

千里传音,这是苏晴倾慕已久却没能掌握的技能。虽然用处不大,但太能装逼了。

远处的天地异象瞬间消失,不一会儿,两道身影从虚空中闪现。一身便装的石飞雁出现在云傲雪的身边,而西门吹雪和沈剑心一左一右的站在苏晴面前锁定住两人。

苏晴看着略显狼狈的石飞雁,脸上露出一个戏谑的微笑。

“石掌门,又见面了别来无恙啊。”

“苏大人,贫道真不是青衣楼的人,那件万寿绣袍是有人栽赃陷害贫道。

如果苏大人还要死咬贫道不放的话,你们两个宗师,我们也两个宗师,再斗下去只有两败俱伤白白便宜了邪道妖孽。”

石飞雁对着苏晴微微做了一个道揖沉声说道。

“从威远镖局被灭满门的时候我就知道有人在设局了,只是没想到设局之人的目标是你。那日在天正派,幕后黑手很可能就在其中。

本官本着将水搅浑的目的才没有当场还石掌门清白。而且,当时本官还有后续计划想要与石掌门配合,却没想到被云掌门横插一脚破坏了。

本官心底有很多疑惑需要云帮主帮忙解惑呢。”

苏晴脸上的笑容收起,合上了折扇表情变得分外严肃。

“青衣楼,为何要对易阑珊出手?”

“苏大人,可否借一步说话。”云傲雪清冷的说道。

石飞雁张了张嘴想要说话,却被云傲雪一个眼神瞪了回去。就这个眼神,证实了苏晴心底的一个猜测。

天正派,是道门内丹一脉的传承。出家弟子是不得娶妻生子的。石飞雁身为掌门竟然和云傲雪有私情,这事要传出去石飞雁不仅颜面扫地更可能身败名裂。

好家伙,如果这个把柄握在青衣楼手里,他不是青衣谁是青衣?

这些念头只在电光火石之间。苏晴跟着云傲雪来到一般。

“苏大人,今天我和你说的希望你能保密,不能对任何人说。如果你不答应,我一个字都不会说。”云傲雪竟然是用传音入密和苏晴说,如此保密防着谁不言而喻。

“本官答应你。”

“青衣楼要易阑珊就是冲着易阑珊的玄阴体质而去的。”

“果然不出所料。”苏晴心中暗道。

“愿闻其详。”

“我本名尚冰云!师门传承追溯到前秦国教阴阳天,后来国祚破碎师门面临灭顶之灾。风雨飘摇了百年后,总算保住了传承。

五百年后,天下大变。为保传承不灭血脉不枯,阴阳天避世不出以血脉传递。

阴阳天尚家每一代女子皆是玄阴体质。而后会收一男弟子传授其邵阳神功。邵阳神功修炼大成之后与玄阴血脉结合,阴阳调和可成宗师。

近两百年,师门传承皆是如此。

三十年前到了我这一代,我师兄不甘心一生默默无闻决定入世。虽然我不同意但嫁鸡随鸡我也只好与他涉足江湖。

短短数年间,我和他联手在江州武林闯下赫赫威名。直到我们遇到了一个非常强劲的对手。”

“铁狂屠?”

“不错!这个人堪称妖孽。明明没有深厚背景,没有拿得出手的传承,甚至连追随者都是群歪瓜裂枣。但偏偏,他却能越战越勇,越打越强。

就在我们与铁狂屠决战前夕,我发现了岳龙城对我不忠。他不仅养了一个小妾,还让小妾生了一对双胞胎女儿。我一怒之下将那个贱人掌毙,将那对野种扔入河中溺死。

苏大人,这种事若发生在大户人家,恐怕做的比我还绝吧?

但岳龙城却对我动了杀心,他竟然丝毫不念我爹娘养育授业之恩,不念我与患难与共之情。

我在心腹手下的帮助下成功逃出围杀,而后心灰意冷退出江湖。”

目 录
新书推荐: 星辰判 仙王不朽 牧仙 随身仙府 星河武帝 无尽大神通 召唤电脑 突破巅峰 龙鹰 九天剑尊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