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 > 我的武道靠破案 > 第二百二十章 浪得虚名

第二百二十章 浪得虚名(1 / 1)

目 录
好书推荐: 他的恶魔仙子 星河诸神 诸天圣域主宰 萧萧风雨下 驭灵人赵恪 富有的乡村闲医 重生2000,乖女儿被我宠上天 耀世麟王(又名:北麟天王) 精灵:剑仙的我重生成了冰六尾 盗墓:从听雷开始

,我的武道靠破案

没让云傲雪等多久苏晴来到了前院的会客堂。会客堂中,端坐着一个青衣女子。女子青衣道袍,手执浮尘盘着道姑的发髻。

苏晴可说是阅人无数,可当看到云傲雪的一瞬间却也忍不住微微一愣。

明玉派应该是云傲雪和其几个闺蜜姐妹创立的门派,创立时间应该有二十年了。就算当年的云傲雪正直芳华,现在至少应该是四十岁了。

但眼前的云傲雪身上却看不到半分岁月的痕迹,似乎年龄在他身上已经冻结。冷艳绝美的容貌加上飘渺如仙云的气质,美得不似人间。

满头青丝如瀑,闪动着丝绸一般的光滑。

看到云傲雪的刹那,苏晴的呼吸忍不住一顿。

美,艳,冷,傲,仙!

云傲雪的身上,集这五种特性为一身。易阑珊和她比起来,就是青涩未成熟版的云傲雪。

易阑珊为灵溪江湖八艳之一,但在苏晴看来,云傲雪应凌驾于八艳之上。之所以灵溪没有云傲雪的艳名恐怕是因为她掌门之尊。

感觉到了苏晴到来,云傲雪回头看来。而后站起身对着苏晴打了一个道揖。

“贫道云傲雪,见过苏大人。”

“云掌门有理了。”说着来到云傲雪对面坐下,捧起香茶抿了一口。

“本官素来直爽,云掌门寻本官是有什么事么?”

“明玉派弟子易阑珊被扣押在大人这里已经两天了吧?”

苏晴一听,瞬间明白了云傲雪的来意。

端起茶杯又抿了一口,“没错。”

“我那弟子身上有什么嫌疑?大人可是有了证据?”

“云掌门误会了,本官将易阑珊留在县衙是加以保护而已。本官在查的暗中势力似乎对易姑娘觊觎,而且那个暗中势力的实力不浅。”

“苏大人说的保护是将她关在地牢么?”

“非也,易阑珊并不在地牢,而是在县衙的客房。云掌门要不要去看看?”

“多谢大人。”

很快,苏晴带着云傲雪去见了易阑珊。师徒两人久别重逢,更是经历了磨难之后的久别重逢应该是格外的动情。

可这两人……却就像是把两块冰放在了一块。要说两人关系不好吧,嘘寒问暖极尽详细。但要说敷衍吧,两人的语气极为平澹,说话也极为简洁。

得了,不愧是师徒。

易阑珊需要克制体内的玄阴寒毒不能有情绪波动,难道云傲雪也要?

“苏大人,易阑珊是我弟子,她的安全就不劳苏大人操心了,贫道欲带走阑珊可以么?”

“当然不行。”苏晴一点不给面子的摇头回到。

云傲雪眼神微微一怔,显然没料到苏晴会这么不给面子。一直以来,云傲雪提出的要求没人会拒绝的。

摄于她的实力,摄于她的名望,或者摄于她的美貌。身边多的是追随者,护道人。

“苏大人,你方才说我弟子并无作恶的嫌疑。”

“但她的身份却有很大的秘密,而且那个神秘势力的目的是她,本官想用她做饵,钓出幕后黑手。”

苏晴的直率坦白又让易阑珊神情一怔。

云傲雪眉头一皱,眼神却看向了对面的客房之中。她已敏锐的感觉到对面的客房里有着两柄恐怖的剑。

任何一柄都不是她可以抗衡的却有两柄。

而能让她无法抗衡的剑,只能是宗师的剑。两个宗师在区区县衙坐镇,这是何等的天王盖地虎?

“那,我是不是也羊入虎口了?”云傲雪澹澹的问道。

“云掌门,本官是朝廷命官,这里是县衙不是土匪山寨。”

“我明白了,我能常来看易阑珊么?”

“云掌门可以随时来,随时可以走。不过……本官对易阑珊的身份很好奇,对云掌门的身份也很好奇。”

“对我的身份好奇?什么地方好奇?”

“易阑珊体内的寒毒是怎么回事云掌门应该知道了吧?”

“玄阴体质,上古太阴玄女遗留血脉。只可惜,太阴玄女传承断绝所以玄阴体质成了天妒体质。”

苏晴缓缓展开折扇开口接着说道,“寒气自生冰封五脏六腑,玄阴体质的女子一般很难活过九岁。为了让易阑珊活命,你传授她功法将玄阴之气封印在上丹田天封印之中。

但上丹田为识海,内藏人的七情六欲,为了稳定封印的玄阴之气必须情绪固封。所以易阑珊不可以有情绪波动,才有了冷月仙子,生人勿近的名号。

但本官观云掌门似乎也是冷月仙子生人勿近啊?”

苏晴戏谑的一笑,视线不断的流转与云傲雪和易阑珊。

“苏大人,明玉派的镇派神功玉女神功苏大人没听说过么?修炼玉女神功者,断情绝欲。所以在明玉派,并不是只有阑珊一人断情绝欲。”

“原来如此!”

“如此,阑珊就拜托大人了,告辞。”

“等等!云掌门欲往何处?”

“天正派。师妹和众弟子被害,明玉派决不能善罢甘休。我要与天正派商议找出凶手报仇雪恨。”

“云掌门难道不知道凶手就是天正派的石飞雁么?”

云傲雪顿住脚步,数息之后缓缓转过身看着苏晴,“苏大人莫不是在开玩笑?”

“本官刚刚从天正派下来,岂会和你开玩笑?现在的天正派已经乱成一团乱麻了。”

“不可能,石掌教绝对不可能是凶手。”

“但本官证据确凿!而且云掌门可听说过尚冰云?”

“尚冰云?”云傲雪咀嚼着名字许久,缓缓摇了摇头,“没听说过。”

“尚冰云,二十年前的绝顶高手。在二十年前她就已经是先天巅峰半步宗师。失踪二十年,携宗师实力重出江湖。

初战,杀青衣楼高手十七人,二战从本官的包围下救走石飞雁。当时一众天正派掌门在场,本官不至于冤枉了他。”

云傲雪对着苏晴再次做了一个道揖,“贫道知道了。”

看着云傲雪离去的背影,苏晴眼中精芒闪动。

当天下午,天正派掌门石飞雁是青衣楼的人消息就被青龙会传播了出去。

一开始几乎所有人都不相信。不少与天正派交好的人前往天正派询问真相,但在换来了语焉不详的回答之后整个风啸县的武林崩塌了。

石飞雁是谁?灵溪府三大宗师之一啊,风啸县的擎天玉柱啊。

这么多年,风啸县武林风平浪静靠的是谁?各大强势势力虽然在风啸县开设分堂,可没有谁敢染指风啸县武林的一寸蛋糕又因为何?

谁能想到,石飞雁会是青衣楼?他堂堂宗师,为何会是青衣楼。

当然,宣传这些的背后有只无形的手推动。真正风啸县武林各门各派心底依旧相信石飞雁是无辜的,期待着石飞雁再次现身解释清楚。

哪怕没有证据证明清白,他只要愿意解释,风啸县武林群雄就愿意相信。

一连三天,石飞雁彷佛默认了一般。任凭风言风语一点点的消磨掉他好不容易积累的口碑也没有现身解释一个字。

这天下午,一封信被送入县衙之中。

苏晴接过信件,展开信纸看着里面的内容眼中闪动着精芒。

“太好了!展昭,去请云掌门。”

半个时辰之后,一身道袍冷艳无双的云傲雪来到了县衙。

“苏大人,突然叫贫道来有何要事?”

“本官刚刚受到了石掌门的亲笔信,他已经探明青衣楼的重要据点,杀害林怀玉和萧女侠的凶手也在那据点之中。

据点之内有宗师高手两人,单凭石掌门一人不能力敌所以向本官和铁帮主求援。本官即刻带西门吹雪前往支援,易阑珊的安危就由你保护了。”

“什么?”云傲雪瞪圆了眼睛看着苏晴,“石掌门的亲笔信?给我看看。”

苏晴将亲笔信递给云傲雪,云傲雪展开信纸柳眉微蹙。

“这不是石掌门的亲笔信。”云傲雪斩钉截铁的说道。

“是么?”苏晴语气微微提起,眼中闪动着寒芒,“虽然本官不认得石掌门的字迹,但本官对照过石掌门的笔记,信上的字确实出自石掌门之手。”

云傲雪眼神微微闪躲,“苏大人。我的意思不是笔迹不对,而是写信的语气不对。石掌门的语气并不是这样的。”

“也许石掌门在写信的时候情况紧急,所以注意不到语气斟酌了。”

“苏大人,此信有诈呢?万一是调虎离山呢?”

“所以本官不是找你来了么?”

苏晴没有和云傲雪扯皮多久,清点人马,匆匆的向信中说说的久丰县而去。云傲雪几次张了张嘴,却始终没能找到合适的理由劝戒住苏晴。

天黑下来,易阑珊独椅窗台。

东边的树梢枝头,一轮明月缓缓升起。易阑珊望着明月如盘,明月中渐渐浮现出苏晴的容貌。

易阑珊勐地一惊,月中苏晴消失不见,两朵红云浮现出脸颊。

“你怎么回事?为何突然情绪不稳?”一个清冷的声音从身后响起,易阑珊一惊,连忙转身。

“师傅!”

“收拾一下东西,我们走。”

“走?苏大人让我……”

“你这么听他话么?”

易阑珊眼神一凝,连忙低头,“弟子听师傅的话。”

“传闻中苏晴智计无双有过人之智,现在来看就是一头蠢驴。有人略施小计,就把他耍的团团转,一封信,就能让他去自投罗网。

还留在这里,等死么?你立刻随我回山门避避风头。”

自幼长在云傲雪身边,易阑珊对师傅的脾气了如指掌。

“师傅,您是不是知道谁要对弟子不利?为何他要盯着弟子?”

“不该知道的别问。”云傲雪冷冷呵斥道。

目 录
新书推荐: 我真不想看见bug 星宿永恒 三界赵公子 破军临之凡界卷 史上第一祖师爷 世间第一仙 少年天启 超凡:从恶魔开始 我的肉身天下无双 魂定九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