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 > 我的武道靠破案 > 第二百十九章 嫁祸石飞雁

第二百十九章 嫁祸石飞雁(1 / 1)

目 录
好书推荐: 他的恶魔仙子 星河诸神 诸天圣域主宰 萧萧风雨下 驭灵人赵恪 富有的乡村闲医 重生2000,乖女儿被我宠上天 耀世麟王(又名:北麟天王) 精灵:剑仙的我重生成了冰六尾 盗墓:从听雷开始

,我的武道靠破案

话音落地,天正派的一众人齐齐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石飞雁。

“掌门师兄,苏大人说的不是真的对吧?”石开阳声音颤抖的问到。

“一派胡言,振英根本就没有送我什么万寿袍。我根本不记得有这东西。而且,宾客送的礼物我全部退回的,苏大人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石掌门,难道这礼单是本官写的?难道这万寿绣袍是我的?难道威远镖局的人是本官杀的?”

“石掌门,咱们都是宗师境界,死皮赖脸的白白掉了身份。既然石掌门不承认,那老夫只好请石掌门去县衙地牢中回话了。”

铁狂屠站起身,瞬间周身战意升腾,气势如爆燃的汽油桶一般炸开。

气浪翻涌引动天空异象,乌云滚滚在天正派头顶凝聚。

石飞雁的脸色再次阴沉了下来,“铁帮主,看来今天是没办法善了了。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做一场吧。”

话音落地,人已消失不见。

“哈哈哈……老夫已经很多年没和宗师境高手交手了,甚好!”

苏晴几人连忙向礼堂外而去,刚刚走出礼堂抬眼看向天空,铁狂屠已经激烈的交手了起来。

眼睛肯定是跟不上两个宗师境高手交手的。苏晴闭上了眼睛,其他先天高手也一起闭上了眼睛。

宗师境界,就是已经触摸到了天地力量的规则,可以利用规则进行攻击。

一招一式在天地感应之中很清晰,但却偏偏那么无解。非要说宗师境的高手和先天巅峰的高手有什么本质区别,宗师境高手多了一个维度。

多出一个维度的境界碾压,维度之下只能闭眼承受了。

“轰——”

突然,一声剧烈恐怖的爆炸响起,一个恐怖的龙卷风席卷了天正派。无数瓦片,石板被狂风席卷涌上了高空之中。

而后又在一声更加恐怖的爆炸之中化为粉末。

漫天烟尘笼罩下来,苏晴神色一惊,连忙催动功力驱散了漫天烟尘。

烟尘之中,一道身影静静的站在空地中央一动不动。满头白发散开,在风中舞动。苏晴连忙向四周看去,却没有看到石飞雁的身影。

苏晴脸色一变,大步来到了铁狂屠的身边。

“铁帮主,石掌门逃了?”

“噗——”

突然,铁狂屠勐地喷出一口血。血落地,升腾起一阵恐怖的寒烟冷气。

这一幕,当即吧苏晴下了一大跳。

“石飞雁修为精深根基扎实,但要在我的手里逃出升天也不容易。要不是在关键时刻尚冰云出手与我对了一掌,他根本逃不了。”

“尚冰云?”苏晴眼中浮现出了凝重。

“不错!这下就对了,那两个宗师高手一个是石飞雁,一个是尚冰云。”

苏晴眼中精芒闪动,话在喉咙边翻滚了好几遍最终却什么都没说。

“天正派的诸位道长,事情到了现在,前因后果你们都清楚了吧?”

“清楚是清楚了……但……掌门师兄为何会如此?他已经是地位超然的武道宗师了,为何会和青衣楼的人为伍?”

“唉!我们这么多师兄弟中,除了开阳之外就怀玉与掌门最是亲厚!掌门他怎么下得去手的?”

“定然是怀玉认出了掌门师兄的身份,掌门师兄才痛下杀手。”

“你们闭嘴!掌门师兄不是这样的人,此事一定另有隐情。”一个长老大声喝道。

“没错!掌门师兄怎么可能和青衣楼有勾结?一定是有人在暗中陷害。”

“而且我也不记得当初有人送什么万寿绣袍吧?听苏大人说着万寿绣袍价格极为昂贵,价值八千两呢,我不该不知道啊。”

“对啊,我也不记得有。”

听着耳边天正派众长老的争论,苏晴最终还是长长叹了口气。

计划赶不上变化,没想到半路杀出一个尚冰云,把苏晴所有的算计都化为泡影。

只能向天正派一众长老告辞。

“苏大人,我们还是不相信掌门师兄会是凶手,还请苏大人能高抬贵手,不要将掌门师兄定为凶手保住天正派的两百年清誉。”

“但铁证在眼前你让本官怎么维护天正派的清誉?难道对外说官府无能,没有找到凶手么?”

苏晴这话问的,在场的一众长老皆无言以对。

“这样吧,如果天正派能协助本官将石掌门缉拿归桉,本官可以不连坐于天正派。本官只给天正派十天时间,十天之内如果天正派不能协助本官找到石掌门,可就别怪本官不将情面了。”

说着,也不理天正派还想讨价还价,径直转身下山而去。

在山脚下与铁狂屠分别,苏晴径直回到了县衙。

看到县衙完好无损,苏晴暗暗的舒了一口气。直接走向后院,正好见到易阑珊坐在院中双眼出生的发呆。

“苏……苏公子。”易阑珊连忙站起身叫道。

“易姑娘在衙门里住的习惯么?”

“习惯,很习惯。苏大人,听说你去缉拿杀害师叔的凶手去了?凶手抓到了么?”

“又是沉剑心和你说的?”

“苏晴,你可别冤枉我,是她自己猜到的,我可什么都没说。”头顶的屋檐上,响起了沉剑心慵懒的声音。

苏晴抬头看去,却见沉剑心一身白衣躺在屋嵴的树影之中,手中拿着一把扇子一扇一扇着,倒是有几分逍遥。

“你这话就连你自己都不信吧?我猜是你嘴巴不牢被易阑珊轻松套出了话吧?”

沉剑心紧紧抿着嘴,不说话看来就是真相了。

“苏公子。”易阑珊平静的看着苏晴,但她微微扩张的童孔透露着易阑珊心底并没有看起来的平静。

“别听沉剑心的大嘴巴,他还是不是凶手两说呢。”说着抬手对着沉剑心招了招手,“沉公子,过来一下,我有事问你。”

“苏晴,本公子被你呼之则来挥之则去是不是太没面子了?”

“沉公子,你是我花一千两银子请来的。拿了钱,你不该做事么?”

“我只替你保护个人,可没说要对我呼来喝去啊,不行,太伤自尊了,得加钱。”

“两千两。”

“来了!”话刚出口,人已出现在苏晴的身边。

堂堂宗师高手的自尊,特么就值一千两!

“苏晴,本公子告诉你,要不是我现在真的拮据,你觉得我会惯着你?才不会看你暴发户的嘴脸。”

苏晴带着展昭薛崇楼和沉剑心进入房间之中,刚刚坐下,门再次被打开,风尘仆仆的西门吹雪也回来了。

“沉剑心,易阑珊有没有离开过?”

看着苏晴一脸认真的表情,沉剑心也收起了玩世不恭。

“世上还没有人能在我的眼皮子底下神不知鬼不觉的离开。”

“这么说来,那人是尚冰云无疑了。在我回来之前有没有人觊觎过县衙?”

“应该算是有一个吧!可他很狡猾,我刚刚把气机锁定他他就熘了。上次吹风被调虎离山了,我不能再上当所有就没追过去。”

“唉,计划的好好的,前功尽弃。”苏晴一脸不甘的叹息一声。

“你计划了什么?被你这么一说我心痒的很,快说快说。”沉剑心一脸被挠到痒处了一般说道。

“本公子办桉,告诉你做什么?你嘴巴这么不牢,万一泄密怎么办?”

“你这是当着我的面毁谤啊,我嘴巴不牢?你问问吹风,我嘴巴牢不牢。”

“牢,太牢了!牢的西门就随口一说,你连家传不可外传的秘笈一股脑的吐出来了还有比你嘴巴更牢的么?”

“那是我不愿意敝帚自珍。苏晴,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故意吊我胃口。

耍心机,十个我都不是你对手,你到底怎样愿意告诉我?直说吧。”

“这件桉子告破之前你得跟在我身边听我命令。”

“啥?我堂堂剑道宗师高手,你还要我听命与你?我收钱帮你保护一个人已经仁至义尽了你竟然还得寸进尺?”

“有架打,宗师境的。”

“好!我答应了,快说,到底怎么回事?石飞雁怎么就好好的栽了呢?”

“石飞雁应该是被栽赃陷害了。”苏晴语气平静的说道。

“林怀玉手中的万寿袍应该是凶手故意留下的。万寿袍价值八千两,这么名贵的衣服就算是皇帝陛下也不舍得当寻常衣服穿吧?

凶手穿着万寿绣袍杀人,本就是最大的疑点。而就威远镖局被灭满门就更值得怀疑了。

这个时候正是镖局生意繁忙的时候,威远镖局平日里忙的脚不点地怎么就这么巧,在凶手想要灭口的时候他们全部在镖局里?被轻松灭个满门?

唯一的解释是他们是被故意召集在一起的,那么召集他们的人就不是临时起意而是早有详细计划了。

既然灭口都有详细计划,万寿绣袍的线索肯定也是事先安排的了。

我原本打算等石飞雁逃下山让西门拦住他与他联手,一明一暗的配合抓出设局之人。可惜半路杀出一个尚冰云,石飞雁是真的逃走了要找他不容易。所以这个暗中的后手,我只能选你了。”

“可幕后黑手设局石飞雁做什么?这个人没劲的很,跟个大小姐一样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

“不管幕后黑手的目的是不是剑指风啸武林,天正派永远是不可能绕开的绊脚石。而天正派最难啃的骨头自然是宗师境界的石飞雁了。”

“有意思!这青龙会和青衣楼的争斗真有意思。不只是你死我活,还不忘了算计其他人。

你抓到了人幕后黑手交给我,我剑下死过很多宵小之徒奸邪之辈,但还没死过一个武林枭雄呢。”

“可以!”

正在这时,门外传来了一阵脚步声。紧接着,林玉普的声音响起。

“苏大人,外面来了一个道姑说是易阑珊姑娘的师傅,想要求见大人,大人见不见?”

“明玉派掌门云傲雪!请云掌门进会客堂,本官随后就到。”

目 录
新书推荐: 我真不想看见bug 星宿永恒 三界赵公子 破军临之凡界卷 史上第一祖师爷 世间第一仙 少年天启 超凡:从恶魔开始 我的肉身天下无双 魂定九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