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 > 我的武道靠破案 > 第二百十八章 这就过分了啊

第二百十八章 这就过分了啊(1 / 1)

目 录
好书推荐: 他的恶魔仙子 星河诸神 诸天圣域主宰 萧萧风雨下 驭灵人赵恪 富有的乡村闲医 重生2000,乖女儿被我宠上天 耀世麟王(又名:北麟天王) 精灵:剑仙的我重生成了冰六尾 盗墓:从听雷开始

,我的武道靠破案

听完铁狂屠的讲述,苏晴眼中精芒闪动。

这群青衣,很可能是因为易阑珊而死。之前苏晴已经有过推测,易阑珊被俘后又完好无损的出现中间缺少了一个环节就是有人救出易阑珊。

而眼前的这些尸体,正好印证了苏晴的猜测。而苏晴唯一吃不准的是,是不是真有尚冰云暗中救了易阑珊,还是易阑珊体内有另有一个人格?

易阑珊体内的恐怖寒气如果能释放,又是一个不下于宗师境的绝顶强者。

“苏大人今日来可是另有要事?”铁狂屠突然想起,问苏晴的来意。

“铁帮主明天与我一起去一趟天正派如何?”

铁狂屠眼中闪动着疑惑,“要我去砸场子?还是天正派和青衣楼有什么牵扯?”

“有没有牵扯还不好说……”随即,苏晴将调查到的结果与铁狂屠大致说了一遍。

“这么说的话,老夫明天是去定了。苏大人放心,明日一早我们城外汇合。”

第二天一早,苏晴带上薛崇楼展昭出发向天正派而去,刚刚走出县城,苏晴的马车突然停了下来。

在苏晴马车前又一辆黑色的马车停在了路上。

马车通体漆黑,就连窗帘都蒙上了黑纱给人一种阴暗神秘的感觉。

马车上,插着一支青蛇旗帜,这是青龙会的旗。

青龙会可以以青龙为名,但绝不能用青龙为旗,不然保证一夜之间被灭满门。

“苏大人,铁某在此等候多时了。”

“铁帮主起的早啊。”

“苏大人相约,铁某不敢不起早。”

“那就出发吧。”

要去天正派问罪,单单靠着苏晴的力量肯定不足的,叫上青龙会以防万一。

昨天石飞雁展现出了强大的实力,甚至可能高出西门吹雪不少。但如果把石飞雁和铁狂屠做个比较的话,苏晴更倾向于铁狂屠。

树立影,人立名。青龙会帮主铁狂屠,一生纵横,从无败绩。

就算石飞雁活成了传说应该也敌不过铁狂屠这个传奇。

一个时辰之后,苏晴来到了天正派的山脚之下。守门的小道士连忙迎了上来。

“敢问贵客是谁,来天正派有何事?”

“你去告诉石飞雁,就说苏大人和青龙会铁狂屠拜山了。让他出来迎接。”

面对铁狂屠扑面而来的滔滔气势,小道士吓得脸色苍白,转身向山门跑去。

“不好啦!青龙会杀上门来啦……”

青龙会一众人的脸色顿时齐齐一垮。

“苏大人,我刚才应该没有说什么引歧义的话吧?”铁狂屠马车里的声音嗡嗡响起。

“怪只怪铁帮主的凶名太盛了。人家一听青龙会的名字就紧张的风声鹤唳,铁帮主,你的脾气要改改了。”

“老夫脾气向来和蔼慈祥,都是外面的以讹传讹败坏了我的名声。”

苏晴撇了撇嘴,没看出来。

没一会儿,一群人在紫衣道人的带领下从台阶上而来。

“无量天尊,苏大人和铁帮主携手而来,天正派有失远迎,罪过罪过。”

“石掌门还请勿怪我们不请自来。”苏晴连忙客气笑道。

“岂敢岂敢。”石飞雁眼睛扫过铁狂屠身边的人,只有四五个不像是兴师动众的样子,脸色好看了许多。

“苏大人,铁帮主里边请。”

“请!”

一行人回到天正派,天正派不愧是百强门派之一。虽然不显华丽但处处透露的厚重底蕴。

跟着石飞雁来到天正派礼堂,一众人分而坐下。等小道士上了茶之后,石飞雁视线扫过苏晴又落在铁狂屠的身上。

“苏大人和铁帮主携手而来必然有事,还请但说无妨。”

“今天,铁帮主来向本官告状,说在半年前他旗下一个舵主被人杀人夺宝,在不久前凶手抓到了。但那个舵主家里有一件传家宝被当做石掌门的寿礼送到了天正派。

如果是寻常宝物就算了,但那件宝物意义非常,铁帮主又不能径直上门索取怕引起误会,所以让本官一起前来讨要。”

听着苏晴的话,铁狂屠眼中闪烁着疑惑。

昨天计划的时候可不是这么说的。

但铁狂屠是谁?白手起家打造出一个横跨六府青龙会的帮主,这点政治头脑还是有的。

苏晴的目的是礼单,万一石飞雁心里有鬼不愿意交出礼单怎么办?如果直接说出万寿绣袍,周围的长老们肯定会帮着掌门,一致说礼单没有了苏晴就拿不到证据。

而牵扯到青龙会,且与天正派无直接冲突的事件上,虽然有点落了天正派面子但因为没有直接利益冲突。天正派如果不是心理有鬼,一定会愿意交出礼单以供查验的。

就算,石飞雁心里有鬼知道苏晴为了万寿绣袍而来。但其他的长老不知道啊?石飞雁又不能告诉长老们苏晴的目的是万寿绣袍,这样岂不是不打自招?

所以想通了这一点铁狂屠心底对苏晴的评价值狂飙。

太精明了,手段太老辣了。

换做他自己在石飞雁的角度,就算明知道苏晴的目的却也无可奈何。

“苏大人,你这就有点……过分了啊。”石开阳脸色刷的一下铁青了。

你追缴赃物追缴到天正派的礼单上去了,这不是告诉天下人天正派收取赃物?没事的时候还好,有事的时候天正派可是要被武林同道口水淹死啊。

顿时,在场的天正道表情无比难看了起来。

“本官可不管过不过分,追缴赃物是本官分内之职。再说了,那座玉座金佛是前越国裕候镇宅之宝。

当今太后礼佛多年,圣上为纯孝圣君寻找此宝物多年,如今终于有了线索本官岂能错过?”

听到这里,铁狂屠眼中精芒剧烈闪烁,差点就要苏晴拍桉叫绝了。

好厉害的无中生有啊!

这下子,天正道为了证明清白就一定要把礼单拿出来看了。就算石飞雁心里有鬼也阻拦不了。因为谁都知道,礼单上不可能有玉座金佛的。

天正派是道门,哪个傻缺给石飞雁的寿礼会是金佛?尼玛,这不是打脸么?

“哼哼!呵呵呵……”现场之中一阵冷笑响起。

一个圆润的中年道长站起身,“苏大人,您在开玩笑么?大师兄过寿有人敢送他玉座金佛?”

“苏大人,你肯定是被人骗了,别的贺礼我们可能不知道但绝对没有什么玉座金佛。我们天正派是道门啊。”

“嗯!你说的虽然不无道理,但本官还是要亲眼看过礼单才行,请把礼单交出来吧。”

石飞雁脸上露出了难色,“这都过去快半年了,礼单应该没了吧?”

说着,看向身后圆润的道人。

“师兄放心,那日的礼单师弟那边专门叫人做了备份,小弟这就去取。苏大人,要不要一起?”

“也好。”

苏晴略施小计,眼前这个圆润道长落入局中。苏晴连忙跟着过去,由铁狂屠看住天正派一众人不得轻举妄动。

一刻钟后,苏晴从易长阳手中得到了厚厚的礼单。苏晴展开快速看过去,翻到三分一的时候果然看到了威远镖局徐怀英送万寿绣袍一件。

苏晴回到礼堂之中,天正派的一众长老都看了过来。

“苏大人,礼单已经在你手上了。那天宾客送的每一件礼物都在礼单之上,你倒是好好看看有没有玉座金佛?”

“玉座金佛当然是没有了,因为玉座金佛是我编出来的东西。”苏晴面带微笑的说道。

此话一出,天正派的一众长老却个个怒目而视,倒是铁狂屠知道苏晴已经拿到了想要的东西,脸上露出了戏谑的笑意。

“苏大人,我们敬你是朝廷命官这才一直对你礼遇有加,你却拿我们开刷?是欺我天正派无人么?”

“早就听闻苏大人一手将静海府武林收拾的服服帖帖,现在是想连着收拾灵溪府武林了么?”

“诸位稍安勿躁,本官要说的是另一件大桉。前天早上,贵派林怀玉长老以及明玉派萧敏君及一众弟子被神秘人袭杀。

初步判定,袭杀的人是青衣楼,有两个宗师境高手。在当时现场,本官不是没有一点线索。在林怀玉的手中,捏着一块布片。”

说着,苏晴拿出了布片。

“莫非苏大人从布片上发现了杀害林师弟的凶手?”石开阳沉声问道。

“这块布片极为特殊,用的是价值堪比黄金的云锦。布片上绣的金线乃是霓凰绣袍一样的针法。

经锦绣阁掌柜确认,布片来自于半年前定制的万寿绣袍,此绣袍为威远镖局徐振英定制,送给石掌门五十大寿的寿礼。”

此话一出,满堂骇然。

所有人都看向石飞雁。

石飞雁的面色如常,只是看向苏晴的眼神有些阴郁。

“苏大人是想说杀害林师弟的凶手是我么?我不记得有谁送我什么万寿绣袍,你说万寿绣袍是徐振英送的,让他来与我对质。”

“威远镖局总号,昨天下午已经被人灭了满门。”苏晴又丢出了一个重磅消息。

苏晴第一时间接手了威远镖局现场,严令封锁了消息。虽然消息未必能封得住,但延缓一下消息传播还是可以的。

所以天正派不知道威远镖局被灭满门并不奇怪。

果然,在场的人脸色又齐齐大变。

“徐振英被杀的时候怒目圆瞪,流下血泪,他手里死死的抓着那件万寿绣袍。万寿绣袍的衣领上,有正好缺失了一块与林怀玉手中抓的布片一模一样。

而这个礼单之上,徐振英送的礼品正是万寿绣袍。石飞雁,你就是杀害林怀玉的两个宗师中的一个。”

目 录
新书推荐: 【GL】愛我,求求妳! 【np】扰龙 仙者 这次换我说爱你 界王 冒牌天帝 龙与魔法师 东胜神洲 创世十二乐章 暴食巫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