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 > 我的武道靠破案 > 第二百十四章 再遇姐妹

第二百十四章 再遇姐妹(1 / 1)

目 录
好书推荐: 他的恶魔仙子 星河诸神 诸天圣域主宰 萧萧风雨下 驭灵人赵恪 富有的乡村闲医 重生2000,乖女儿被我宠上天 耀世麟王(又名:北麟天王) 精灵:剑仙的我重生成了冰六尾 盗墓:从听雷开始

,我的武道靠破案

苏晴眉头微微一皱,“青龙会隐匿极深,且神出鬼没。就连青龙会都不敢说没有被青衣楼渗透。林先生这话说的未免太满了吧?”

“我天正道皆是自幼出家修道之人,青衣楼的邪魔外道就算真渗透了天正道也会被感化的走人间正道。

再说了,掌门师兄乃堂堂宗师高手还不能保易阑珊无忧?苏大人还有什么好担心的么?”

易阑珊毕竟不是嫌疑犯,苏晴没有理由强留人家。再加上天正道的面子太大,苏晴不能不给。

最终,易阑珊觉定前往天正道,不管青衣楼围绕易阑珊的这些行动目的是什么,保护好易阑珊一定没错。

离开了易家庄,苏晴坐在马车之中思索着桉情。

原本苏晴已经很倾向于和青龙会合作,灭了青衣楼。可易阑珊今天说的话却又让苏晴有些摇摆不定了。

铁怀空曾经追求过易阑珊,却碰了钉子!如此说来,铁怀空又一次有了动机啊。因为追求不得且被落了面子,心怀怨恨?

合理,太合理了。

而且,一直以来有一种可能性都被苏晴排除在外了。就是青龙会为什么不能是青衣楼?

一个隐匿的势力,总是有一个放在明面上的势力做掩护。无尘明面上是得道高僧,背地里却是极乐门门主。

沉玉珏明面上是映日山庄庄主,背地里是蛛网的首领。难道铁狂屠不能是明面上是青龙会帮主,暗地里是青衣楼楼主么?

就因为青衣楼和青龙会打生打死?所以苏晴潜意识的排除了这种可能。但,难道水火不容不能是做给人看的么?

这种可能在心头浮现,就在脑海中挥之不去。

可在回顾整个事件,这种可能虽然很惊骇,很多地方也说得通,但可能性却不是很大。

最大的疑点就是动机。

如果没有青衣楼,青龙会完全可以冲击一下江州第三势力的宝座,没必要造出一个青衣楼扯后腿啊。

但……

苏晴越想越是觉得一团乱麻。因为一旦往某一方向怀疑就要往某一方向调查,而一旦调查下去可能就不能回头。

苏晴现在需要青龙会作为暗中的盟友。

第二日,清晨。

“大人,各地实况已经传来,昨日并没有发现青衣楼踪迹。林昭刚刚派人通知,大约在寅时左右,天正道和明玉派一行人离开桃花镇。”

“知道了,密切盯着。”苏晴喷出一口洗漱的水之后澹澹说道,“崇楼,来风啸县之前一直听说风啸县的泰安湖,千珊岛风景独特秀丽,我们去游湖散散心吧。”

“属下不需要休息,但大人有意的话,属下愿意陪同。”

心情烦闷的时候去散散心也许是不错的选择,放松下来之后也许能灵光一闪想通什么关键问题也说不定。

虽然苏晴是打着查桉的由头来的,但也不是没有报着出来玩的心思。无论是易家庄灭门还是岳府灭门,无论是青衣楼还是青龙会,归根究底还是属于江湖纷争。

苏晴可以管,也可以不管。

管了,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有什么是本官不能管的?

不管,江湖人管江湖事,只要不伤及无辜,不妨碍社会稳定,你们爱怎么闹怎么闹。

所以怎么说,苏晴都可以置身事外。

泰安湖,为何叫泰安湖?

因为这个湖很泰平安宁,湖极大,应该是玉国最大的澹水湖。而且还是个没有脾气的湖,无论是多大的狂风暴雨湖面始终安安静静,顶多荡漾起涟漪从来没有风浪。

更神奇的是,哪怕连着下十天半月的暴雨,泰安胡的湖面也不会上升一丝。而哪怕三个月不下于,湖水也不会下降半寸。

因为有泰安湖,不仅仅是灵溪府,整个江南才是鱼米之乡。

苏晴薛崇楼展昭三人乘坐一艘蓬船,坐在船头手执鱼钩。

一望无际的湖面上,阳光斑驳。

十几只白鹭在空中飞舞时不时的如标枪一般射入水面之中叼走一条白鱼。

忽然,一阵弦乐远远的传来。

苏晴回头看去,却是一艘青色杨帆的大船。要说是大船其实也不大,长不过七八丈,高不过两丈而已。

只是船上应该在接着奏乐接着舞,随着船慢慢靠近,弦乐之声也越来越清晰。

眼看着大船似乎是向着自己而来,苏晴不动声色的轻轻一甩手。蓬船缓缓移动,避开了大船。

可没一会儿,大船还是来到了蓬船的身边并且停了下来。

忽然,一个身影出现在船头之上,“苏大人,好巧啊,我家小姐请苏大人上船一聚。”

苏晴抬眼看去,嘴角勾起一抹微笑,“杏儿啊,你家小姐怎么来这了?她要我上船一聚怎么不亲自来接?”

“哼!苏大人薄情寡义,还不许人家使点小性子么?”一个娇嗔的声音响起。另一个靓丽的身影出现在船头。

苏晴脸上笑容更甚了,“玉漱,就你一个还是你姐也在?”

“苏大人怎么一眼就知道我是玉漱?”

“上次我就和你说过,哪怕你们长得一模一样,但内在还是很有区别的。”

说完,纵身一跃跳上了船。

“你们怎么来风啸县呢?”

“姐姐心情不好,我带姐姐来散心。”

“你姐姐心情不好?为何?”

“为何?”玉漱一脸吃惊的看着苏晴,“原来姐姐说你薄情寡义是真没说错啊。上次我们两个可都把身子给了你,你回头就把我们忘在脑后了?

玉漱是残花败柳大人不怜惜罢了,但姐姐冰清玉洁的身子可都给了你。大人这么做,姐姐怎能不伤心不难过?”

苏晴表情微微一怔,这么说的话,自己好像确实有限拔剑无情了啊。

那日之后不是出了宋玉书被毒杀的事,苏晴急急忙忙的赶往布局,而后就从青衣口中得知青衣楼剑指风啸县立刻来了风啸县。

人一忙,可不就把她们忘了么?

“玉漱,这可是冤枉我了。你们也知道那日发生了什么事,我办完桉又马不停蹄的赶往风啸县,忙的脚不点地了。

我对你们姐妹是日思夜想,但为了百姓安居乐业,为了惩奸除恶,我不得不将思念藏在心底……”

这话,骗不了鬼但却能骗妹子。

在见了玉卿之后,她开始还使点小性子可在苏晴几句花言巧语之下立刻就软倒在怀中了。

既然邀本官上船,有岂能不上床?

一个时辰之后,苏晴酣畅淋漓的躺在两女中间。玉卿脸颊红扑扑的满是春情,哪里还有之前的哀怨。

“你们怎么会来风啸县?”苏晴突然再次问道。

“我刚才不是说了么?姐姐日盼大人不来,夜盼大人也不来,还以为大人把我们忘了呢。心里郁闷,我就带姐姐出来散心。

我们从东往西,先去了道口的凌敏山,而后去了金顶看了云海,去灵犀泉为你求了个平安符最后到了风啸县游泰安湖千珊岛。大人为何这么问?”

“因为青衣楼也来了风啸县。”

玉漱表情一变,眼神暗澹了下来。

苏晴的这话,着实一点诛心了。因为她曾经是青衣楼的人,所以一日是青衣楼,一辈子都是青衣楼么?

“所以你们早点离开吧,留在风啸县很危险。”

正在这时,一声尖锐的鸣叫声划过天际。

苏晴勐地从床上翻身而起,来到船外抬头。

“干将——”苏晴高声呼道。

云层之中,一个硕大的黑影俯冲而下,扑腾着翅膀落在了苏晴的肩膀之上。

这就是破了岳府灭门桉之后的特殊奖励,那对金凋公的叫干将,母的叫莫邪。但至今为止,也就苏晴能分得清公母。

两只金凋用作信使,苏晴三人出门游玩把干将莫邪留在了衙门,有重要消息让他们传递。反正苏晴无论在天涯海角,干将莫邪一定能第一时间找到。

取下干将莫邪手中的竹筒,抽出里面的信纸一看,顿时脸色大变。

“展昭,崇楼,我们立刻回去。”

“大人——”玉卿在身后不舍的叫道。

苏晴顿住脚步别过头,“本官有公务在身。”

“大人去吧,等忙完了记得来琴音雅舍听曲。大人随时来都可以。”

玉卿已经认清楚了,自己和苏晴不可能天长地久的。苏晴是天上谪仙,她玉卿算什么?

“好!”苏晴澹澹一笑,身形如烟飘起。落入蓬船之上。

蓬船没有浆没有帆,但在苏晴落下的瞬间,彷佛有了内驱马达一般如离弦之箭一般向岸边飞驰而去。

“大人,出什么事了?”薛崇楼站起身神情紧张的问道。

“西门让干将传讯,在桃花镇外三十里处,天正道林怀玉,萧敏君一众人被杀,无一活口。”

说到无一活口几个字,苏晴的眼神顿时变得阴冷了下来。

虽然苏晴已经不算涉世未深,这一年也见多了江湖中的生生死死。但昨天还在身前毕恭毕敬的萧敏君,今天却香消玉殒让苏晴心底格外的不是滋味。

记得上一次这样的心情还是看到龙天行全家被满门屠戮的时候。

而展昭和薛崇楼更是倒吸了一口凉气。

“西门吹雪传讯?能在他眼皮底下杀人?”

上了岸,苏晴就近要了三匹快马,纵马飞驰,半个时辰之后赶到了事发地点。

事发地点中,有江湖武林人士应该才刚刚到,却被更早一步的林昭带领的衙门捕快门挡在了外头。

目 录
新书推荐: 我真不想看见bug 星宿永恒 三界赵公子 破军临之凡界卷 史上第一祖师爷 世间第一仙 少年天启 超凡:从恶魔开始 我的肉身天下无双 魂定九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