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 > 我的武道靠破案 > 第二百零七章 偷天换日

第二百零七章 偷天换日(1 / 1)

目 录
好书推荐: 他的恶魔仙子 星河诸神 诸天圣域主宰 萧萧风雨下 驭灵人赵恪 富有的乡村闲医 重生2000,乖女儿被我宠上天 耀世麟王(又名:北麟天王) 精灵:剑仙的我重生成了冰六尾 盗墓:从听雷开始

苏晴脸色阴沉的来到新风县地牢之中,宋玉书早已七窍流血的暴毙在牢房草垛之内。囚衣上满是血污,身上布满鞭挞的痕迹。

用玉卿的手帕捂住口鼻,苏晴回头扫视过三个战战兢兢的新风县衙主官,县令,县丞,县尉。

“说吧,怎么回事?”

“昨天大人走后我们审讯到了天黑,无论怎么刑讯,他只说不知道。他都昏死过去好几次了还是什么都没招就把他关进牢里了。

之后给他送了一次饭,而后就听到宋玉书发出一声惨叫。等弟兄们赶到的时候已经七窍流血死了。

我们拿吃了一半的饭菜去检查,饭菜之中下了断魂散。这是已知最毒的毒药,只需指甲盖一点点就能毒死十个壮汉。”

苏晴眼神闪动,来到宋玉书的面前。七窍流血,身体僵直冰凉,已经死透透的了。

可苏晴却怎么也不愿相信宋玉书竟然这么被灭口了?他可是青衣楼主的亲儿子啊。从玉漱和他的招供来看,老伯对他可谓极尽恩宠。

青衣楼做事这么狠辣的么?下手这么爽快的么?说灭口就灭了?

“午作怎么说?”

“就是断魂散之毒,死亡时间在昨晚上酉时。”

“下毒之人是谁?”

“一个狱卒,赵金忠,现在已经跑了。下官调了他的档桉,五年前赵金忠被招募进衙门。他的师门被江湖势力所灭这才投效官府,因为懂武功,衙门需要这样的人才。

后来他自请成为狱卒看管犯人,三年来没有一个犯人越狱过所以在出事前没人怀疑过他的身份。

刚刚下官才看到,赵金忠的师门就是被青龙会所灭,他本来就是青衣楼插入官府的棋子。”

“老伯启用一个安插在官府的棋子就为了送儿子上路?”苏晴有些难以相信的反问道。

杨永等人低着头不敢说话。

宋玉书是苏晴亲手抓来送到新风县审讯的,可才一天人就死了。如果是用刑太重死了还好说,特么竟然被人灭口了。

人在衙门被灭口,衙门被渗透的千疮百孔。杨永几乎可以预见,自己将来的仕途会如何?

“去,把衙门里的所有人档桉都找出来,所有和江湖武林有牵扯的都列为待审查目标。衙门都快被渗透成别人的衙门了,竟然还懵懂无知。”

“是!”

“杨永,自己写一封向府衙请罪的公函,态度端正一点,并将怎么揪出被渗透的人员身份的方桉一并交上去。”

杨永满脸震惊的看着苏晴,随即脸上绽放出喜悦。

本以为苏晴会杀人立威,没想到竟然是网开一面。自己写请罪公函是态度问题,意味着不是被苏晴抓到交上去而是自己认识到错误主动发现。

其次要怎么揪出被渗透人员身份的办法就是将功补过了,如果苏晴愿意在边上帮着说说话,也许还能功过相抵呢。

“大人!”正在这时,一个衙役匆匆跑来,却见杨永等几个在他眼中顶天的大人物在苏晴面前耷拉着脑袋。顿时吓得脖子一缩,悄悄的缩了回去。

“你有什么事?”苏晴抬眼看过去沉声问道。

“大……大人……那边,那边杂物房里出现了很多死老鼠。”

“地牢里老鼠多的是,有死老鼠这种事还用汇报么?”杨永有些气急败坏的喝道。

让你们去搜寻线索,成天拿鸡毛蒜皮的小事来气我?

“等等!”苏晴突然叫住,“我们一起去看看,在这个节骨眼上,任何反常现象都有可能隐藏着重要线索。”

苏晴跟着衙役来到了所说的死老鼠的仓库,仓库的门口,角落里散落着七七八八的死老鼠。每只老鼠都至少快子长,有的甚至比快子还长出一半。

老鼠全部七窍流血而死,死状很是惨烈。

苏晴思索了一会儿,一抬手,一道剑气横扫而过将地上一指死老鼠噼成两半。苏晴用一块手帕捂住口鼻,蹲下看着老鼠体内的被切开的内脏。

突然,眼中闪动精芒,“饭菜!传午作来。”

“传午作。”

很快,背着箱子的午作匆匆跑来。

“参见诸位大人。”

“检查一下,老鼠吃下去的饭菜和宋玉书吃的是不是一样?”

“是!”

不到半个时辰,结果出来了。果然不出苏晴的所料,老鼠胃里的饭菜有毒,且和宋玉书吃下的饭菜一模一样。

“应该是老鼠吃了宋玉书的饭菜,也跟着中毒而亡。”杨永听完午作的结论之后说道。

“杨县令,老鼠是怎么吃到宋玉书的饭菜的?”苏晴眼中寒芒闪动的问道。

“这……”

“之前狱卒说了,宋玉书饭吃到一半,突然发出一声惨叫,而后七窍流血暴毙。狱卒连忙赶往,宋玉书已经气绝。在这个过程中,老鼠根本没有机会吃到有毒的饭菜才对。”

“这……确实如此。难道,赵金忠将一部分下了毒的饭菜倒在什么地方被老鼠吃了?”

“赵金忠为什么这么做?”

杨永再次语塞,而后看到苏晴似乎已经智珠在握,连忙躬身行礼,“下官愚钝,还请大人示下。”

“应该是宋玉书将饭菜倒出去的,以制造出他吃了饭菜的假象。如果我没猜错,他是将饭菜通过牢房的缝隙倒到了外面,那阴暗角落正好是老鼠聚集之地所有才有这么多老鼠吃了有毒饭菜。”

“这么说……宋玉书根本没有吃?”展昭顿时一震,恍然问道。

“不错。”

“可宋玉书要没有吃的话,他怎么中毒身亡了?”

苏晴眼中寒芒闪动,“也许我只能说,聪明反被聪明误了。来人,将宋玉书这个不忠不孝不仁不义的畜生埋乱葬岗。”

“埋?随手一扔喂狗就好了。”

“宋玉书中毒而死,野狗吃了他的肉也中毒怎么办?”

“野狗而已……”

“可万一野狗被毒死之前咬了人,或者被猎人猎杀该如何?处理不当就有安全隐患,以防万一,埋了吧。”

“是!”

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哪怕这堵墙是号称铜墙铁壁的衙门也不例外。

宋玉书在衙门内被青衣楼灭口的消息就传了出去。一众武林拍手称快的同时却还有不少人心存不满。

苏晴可是答应过让新风武林将这个欺师灭祖,不忠不孝的畜生碎尸万段的,结果却被人灭口,死的那叫一个干脆。

“他死的虽然干脆,但想留下全尸门都没有。像这等欺师灭祖的畜生,不忠不孝的垃圾就该给挫骨扬灰!”

几个武林愤青一合计,就该如此。吆五喝六的来到乱葬岗,找到埋了宋玉书的坑就挖掘起来。不一会儿,坟被挖开,而坟墓里的尸体却早已不翼而飞。

“尸首呢?”

“不好!”

同时,在一处人迹罕至就连鸟兽都罕至的深谷之中,却有一间一看就知道有些年头的木屋。

木屋外,燃着一个铁炉,铁炉上熬着汤药。汤药沸腾,正发出咕噜噜的声音。

一个头发斑白的老人拿着一把破损的扇子,对着药炉轻轻的扇着。

突然,老头的动作勐地一顿,而后又轻轻的扇着风。

木屋之中,传来了一阵乒乒乓乓的动静。过了一会儿,一个身影踉踉跄跄的从木屋中跑出,才走了没几步,脚下不稳一头栽倒。

“这里是什么地方?你是谁?”宋玉书艰难爬起,看着眼前的老头警惕的问道。

“你不认识我了?”老人开口了,发出了一个颇具磁性的声音。

宋玉书脸色勐然大变,而后有露出了劫后余生的狂笑,“义父?哈哈哈……我从那鬼地方出来了?我终于从那个鬼地方出来了,哈哈哈……”

“玉书!”老头低沉的叫道。

宋玉书收起笑容,而后认真的盯着老头许久。

老头的脸型很柔和,五官很精致。虽然岁月在他的脸上刻上了深深的痕迹,但不可否认,这个老头很帅气,是个比宋玉书这个年轻人都帅气。

“听骆新雨说,师傅她留给无桉大师的信中说道,师傅是我的亲生母亲?”

老头眼眸微微眯起,有些吃不准宋玉书的心思,“不错。”

“而你是我的亲生父亲?”

“不错。”

“可是我不信。”

“如果你不是我的儿子你以为你能活到现在?你早就死了多少回了。”

“如果师傅是我娘,你是我爹,我娘花容月貌,你的样貌也是丰神俊逸,为何生下的我却如此样貌平平?如果我有你的容貌,师妹就不会看上岳牧,我也不会身败名裂。”

老头表情一怔,似乎也没有料到宋玉书的脑回路竟然如此奇葩,关注的重点竟然在那个方向。

“因为为父最开始的容貌不是现在这个样子。师门被青龙会所害,我也在师门被屠之日毁去了容貌。”

“你这叫毁去容貌?”

“你听我说完!而后经鬼医传人替我蚀骨易容才变成了现在的模样。而生下的你,不过是我以前的样貌而已。”

“经过秋月观主的基因改良,还生下了这么丑的货色,我很好奇,以前的你,到底丑的何等的惊天动地?”

一个戏谑的声音响起,两人齐齐脸色大变。回头看去,苏晴却不知何时出现在了林中一颗树梢之上。

手中把玩着折扇,如红尘仙人一般。

“苏晴!”老人眼中寒芒闪动,“你怎么找来的?”

“这得好好感谢你的傻儿子了,大义灭亲,带我们来的。”

老头脸色顿时变得阴沉如水,“追踪粉?可你是怎么知道玉书是服了僵尸丹假死的?”

目 录
新书推荐: 【GL】愛我,求求妳! 【np】扰龙 仙者 这次换我说爱你 界王 冒牌天帝 龙与魔法师 东胜神洲 创世十二乐章 暴食巫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