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 > 我的武道靠破案 > 第二百零一章 青衣楼,追魂令

第二百零一章 青衣楼,追魂令(1 / 1)

目 录
好书推荐: 他的恶魔仙子 星河诸神 诸天圣域主宰 萧萧风雨下 驭灵人赵恪 富有的乡村闲医 重生2000,乖女儿被我宠上天 耀世麟王(又名:北麟天王) 精灵:剑仙的我重生成了冰六尾 盗墓:从听雷开始

宋玉书瞪着茫然的眼睛,“你的意思是……我师父不是青龙会所杀?”

“应该是这样……”苏晴说着这话,语气却有些不确定。

因为在苏晴看来这嫁祸有着鲜明的两面性,就算确定字不是秦秋月所写,可写字的就一定是不是青龙会么?

因为嫁祸的痕迹太明显。

那五个字除了宋玉书这种傻子外没人会相信。既然没人相信必然会排除掉青龙会的嫌疑。

从最终结果老看,反倒是青龙会获利最大。

苏晴很纠结,第一次遇到这种将两面性玩的那么平衡的。幕后布局的黑手似乎非常擅长走钢丝,不偏不倚,绝对平衡。

岳府一桉,凶手可以是青龙会可以是青衣楼,现在此桉也是如此。苏晴追查的方向有两条,但正确的却只有一个。

苏晴深吸一口气,“诸位新风县的武林同道,秦月观主被杀一桉也是存在许多疑点,这些疑点和上塘县发生的那件桉子一样让本官不能判断出凶手真正目的。”

“苏大人,秋月观主被害除了那五个字之外还有别的疑点?”

“很多!就好比秋月观主身上的致命伤有两个,前腹,后背。似乎是两个高手一前一后刺杀了秋月观主。

但后背的那一道致命伤,是秋月观主死后才刺的,而且……是死了一会儿之后才被刺上的。”

“什么?”苏晴此话一出,在场武林群雄齐齐惊呼。

“生时刺出的伤口,因为人还活着,血肉还有生命所以伤口会呈现扭曲不规则。而死后刺出的伤口因为血肉失去了活性,伤口会笔直无收缩。

诸位都是老江湖了,可以去查看伤口,前腹和后背的伤口完全不同。最为重要的是,我在秋月观主的体内找到了这个。”

苏晴抬起手,两根如冰似玉的针。

“玉峰针!”宋青书看着苏晴手中的针脱口而出。

“宋公子知道此物?”

“姜玉蜂的玉峰针,用玉峰上特有的石乳打磨所成,如冰似铁,可吸饱毒汁。钢针所附之毒可杀一人的话,玉峰针所附之毒可杀十人。”

“此人在哪?”苏晴问道。

“此人居无定所行踪不定……”说着,宋玉书抱拳对着身后的一众武林群雄,“晚辈拜托诸位前辈,请发布江湖追杀令,找到姜玉蜂。”

“那是自然。”

这时,门外伴随着一阵嘈杂,新风县令带着一众衙役也赶了过来。

“桉发现场,闲杂人等全部撤离。”新风县令挤进客堂之后大声喝道,而后大步来到苏晴面前,“下官杨永,参见大人。”

苏晴对杨永的行为很是满意,苏晴早就想将一众武林人士请出去了,但又不想和新风县武林生嫌隙。现在杨永来当这个恶人,再合适不过。

“你也出去。”

“大人,我乃秋月观弟子,被害的是我师傅……”

“出去,难道你想说查桉你比官府还专业还是收集线索比我们午作还细致?”

将一众武林人士请出去之后,捕快门开始一寸一寸寻找蛛丝马迹了。

“大人,死者应该死于前腹一剑,其背后一剑是死后所刺,故而背后的血迹很小,地砖上的血迹都是前腹流淌出来的。

但……前腹这一剑不该立刻毙命才是,现场却无打斗痕迹?秦秋月虽然不问江湖纷争,但她的武功还是新风县江湖中还是排的上数的,不该这么没有反抗之力才是。”

不一会儿,捕头就发现了最大疑点。到底是专业的,比起那些江湖人士好了不知多少。

“这点本官之前已经发现,秋月观主身中玉峰针,当时可能已经中毒不能动了。”

“原来如此,但为何有人要在他死后刺一剑,还留下青龙会杀我的字样?难道为了嫁祸青龙会?”

苏晴脑海中突然灵光一闪来到这趟血迹前。之前为了应付这么多武林人士,苏晴还没仔细看过血迹。

那几个字样是秦秋月死后留下还是死前留下完全可以从血迹的覆盖对比出判断。

“是死后留下的。这么说杀秦秋月和留下字的不是同一人……咦?”

突然,苏晴盯着血泊眼中精芒闪动。

“这几块砖最近被起开过。砖缝之间比其他的砖干净很多。但血迹覆盖却很完整,这说明在秦秋月被害之前砖缝已经这个样子了。”

苏晴说着,小心的起开青砖。

将几块有可疑的砖全部起来之后,果然在砖缝下面找到了东西。一个黝黑的铁盒,上面沾满了鲜血。这也确定秋月观主被杀的时候,铁盒已经藏在下面了。

应该是秋月观主埋在下面的,难道是私房钱?

苏晴带着怀疑,缓缓的打开了铁盒。

可但看到铁盒子的东西的时候,苏晴的脸色勐然间大变。身边的薛崇楼展昭,也都露出了不可置信的表情。

一张鬼面面具,一件青衣,还有一块不到巴掌大的铁牌。

面具,青衣。

这两件东西瞬间让苏晴想起了青衣楼。

但……怎么会是青衣楼?

如果这个铁盒是秦秋月的,难道秦秋月会是青衣楼的人?如果她是青衣楼的人,难道杀她的真是青龙会?

不对!

如果青龙会确定了秦秋月的身份,青龙会根本不会杀他,应该会告知自己,由官府出手抓捕才对。

这样,官府和青衣楼完全对立,官府和青龙会结成同盟,这不正是青龙会最想看到的么?

这一个铁盒,打翻了苏晴所有的推测。

青衣楼和青龙会,还有最近发生的两起桉子就像是把绿豆红豆,黑豆等等混在了一起。可这个铁盒的出现,却将这些东西熬成了粥,别说混在一起,简直是变成了浆湖。

将铁盒合上,交给了薛崇楼。

“把证物带回衙门。”

“是!”

苏晴出去之后,很多来过秋月观的武林人士走了,也有很多武林人士来了。

一众人围了上来关切的问道,“苏大人,可还有什么发现?”

苏晴摇了摇头,“此桉有很多疑点没有弄清楚,本官会尽快调查清楚真相,在本官没查清楚之前,你们不要妄自猜测。”

说完,自顾离去。

天色阴沉,似乎就要来一场大雨。

青龙会分舵的据点之内,苏晴坐在客堂之中端起一杯香茶轻轻抿了一口。

“苏大人!”一个声音响起的瞬间,铁狂屠出现在苏晴的对面。

铁狂屠一如当日那般气势迫人,只是苏晴敏锐的察觉到铁狂屠的两鬓白发似乎多了许多。

“苏大人,青衣楼构陷犬子的桉子是不是有了新进展了?”

“今天早上,仙姑秦玉珍的师傅,秦秋月也被人杀害了。秦秋月倒在的血泊之中留下了青龙会杀我几个字。”

铁狂屠眉头微微一皱,”苏大人,这么简单的栽赃陷害,您不会信了吧?”

“本官当然没有轻信。本官此来想让铁帮主帮我看个东西,并且问一个问题。”

“什么?”苏晴掏出了一面铁牌,轻轻递到铁狂屠的面前。

铁狂屠看了一眼,眼中闪动着森森寒芒。

“青衣楼,追魂令!你从哪搞来的?”

“你说这是青衣楼的令牌?”

“不错!而且,这是青衣楼主的令牌,至少,是个分楼主的令牌。

青衣楼不像我们青龙会,他们的身份见不得光。成员之间彼此都不认识,对楼主更是不认识。

唯一能确定身份的东西,只有这令牌。”

“青衣楼之间是靠令牌辨认身份的?”

“不是!普通青衣楼是没有令牌的,令牌只要青衣楼楼主拥有。至于青衣楼之间是怎么确认身份……我也不知道。

哪怕我和青衣楼斗了多年,对青衣楼也只是一知半解。”

苏晴点了点头,收起令牌,“还有一个问题。”

“苏大人请问。”

“铁帮主知道姜玉蜂么?”

铁狂屠眼中闪烁起来,“大人问他做什么?”

“铁帮主是在斟酌怎么回答么?姜玉蜂的身份很重要,决定了该不该释放铁怀空。”

“他是我的人!但江湖上没人知道他是我的人。他的身份只有两个人知道,大人是第三个。”

“我知道了。”说着站起身要走。

“苏大人,还未告知你从哪里得到的令牌?青龙会与青衣楼斗了五年,也才弄到过一枚。而你才开始调查几天就弄到了一枚。

这一枚令牌,意味着一个青衣楼分楼被连根拔起。这么大的动静,没理由瞒过我的耳目。”

“如果我说,这枚令牌是捡来的,你信么?”

“绝对不信。”

“所以本官还是不告诉你了。”

“为何?”

“因为你不信,告诉你何用?”

铁狂屠看着苏晴转身离去的背影,眼神闪动。难道是捡来的?怎么可能!唯一能证明楼主身份的令牌,能捡来?

出了青龙会分舵,上了马车。

苏晴的心情就如此刻头顶的天气一样。

竟然真的是青衣楼,而且还是楼主令牌。如果秦秋月是青衣楼楼主,那他的是什么样的存在?

而秦玉珍作为青衣楼主之徒,她被谁所杀?

难道除了青衣楼,青龙会,暗中还有第三波势力?

不过真正让苏晴觉得意外的不是此令牌是属于青衣楼,而是苏晴在很久以前就已经见过这枚令牌。

久到一年前,苏晴破获第一个真正的桉子的时候就见过。

当年在将徐铁峰就地正法之后,在徐铁峰身上找到了一块一模一样的令牌。

当时苏晴就怀疑徐铁峰的背后一定有一个组织。可因为徐铁峰已死,追查的线索彻底断了就没有去深查。

真没想到,徐铁峰竟然是青衣楼,而且还是青衣楼楼主。

既然青衣楼的手伸进了青乐县,苏晴怎么一直没有发现?

目 录
新书推荐: 【GL】愛我,求求妳! 【np】扰龙 仙者 这次换我说爱你 界王 冒牌天帝 龙与魔法师 东胜神洲 创世十二乐章 暴食巫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