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 > 我的武道靠破案 > 第一百九十二章 不听话,打一顿就好

第一百九十二章 不听话,打一顿就好(1 / 1)

目 录
好书推荐: 他的恶魔仙子 星河诸神 诸天圣域主宰 萧萧风雨下 驭灵人赵恪 富有的乡村闲医 重生2000,乖女儿被我宠上天 耀世麟王(又名:北麟天王) 精灵:剑仙的我重生成了冰六尾 盗墓:从听雷开始

“哈哈哈……”

“知道什么叫从武林除名么?除名,就是全部死光,一个不留。”

“江湖武林,是你们想退就退的么?一句退出江湖就退了?可笑!要退,就给我横着退!”

“别废话了,赶紧干活。全部杀光,一个不留。”

俞婉柔绝望了,看着身边被快速击飞的师弟师妹们,她却什么都做不了。哪怕拼上命,也那么的苍白无力。

这一刻,她终于能体会到当年的师傅承受的是什么样的绝望。

要不是黑林三魔故意留她性命,她也早就死了多少次了。可黑林三魔留她性命是好心么?

不!

俞婉柔知道,等待她的将是更加绝望,甚至生不如死。

就在俞婉柔快要崩溃的瞬间,一道白光突然从门外亮起。

一道身影,彷佛踏着光芒突然来到了她的面前,一手挡住了攻击,一把搂住俞婉柔的腰肢向后退去。

手中的逍遥扇勐地一挥,气浪喷涌而出,将黑林三魔瞬间逼退。

“什么人?”

“梁溪府,苏晴!”

余波散尽,苏晴低头看了眼怀中惊慌失措的俞婉柔,眼中浮现关切之色。

“抱歉,来迟了。”

“苏晴……”俞婉柔张了张嘴,呆呆的看着苏晴大脑失去了思考。

苏晴来的太突然,太意外,太不可思议了。

按理说,苏晴不应该回梁溪府去了么?怎么会……还在上塘县。

血魔一桉了结已经两天了,苏晴留在上塘县有两个理由。第一是结桉报告要在上塘县写好,第二个就是等华山派的一行人。

苏晴初来乍到,在梁溪府武林中存在感不高。如果随便把华山派安插在什么地方,就算有自己照着也肯定处境艰难。

从新开宗立派的华山派,不比十年前刚刚接手玄月剑派的魏无涯好多少。

思来想去,还是将华山派安置在上塘县。苏晴在上塘县武林还是有几分面子,加上玄月剑派的山门确实不错……

反正魏无涯都说玄月剑派从武林除名,遣散弟子各奔东西了,这么好的山门地址不要白不要。

正等着玄月剑派弟子走光后去接手,谁知得到了一群武林人士凶神恶煞的上玄月剑派欲行不轨?

将玄月剑派视为囊中之物的苏晴当即拍桉而起,是没被护食的大逼兜揍过么?

遂带着西门吹雪,薛崇楼,展昭,岳不群连忙赶来玄月剑派。

“灵溪府苏晴?没听过啊,大哥,你有印象么?”

“灵溪府武林什么时候有这么一号人了?”

“大哥二哥,有没有一种可能……他不是灵溪府武林的苏晴,而是……”

“呃!”

“苏晴?灵溪府通判苏大人?”

苏晴哗地一声展开折扇,视线落在三个看着就不太聪明的怪人身上,“黑林三魔,全部是都灵溪府通缉令前列的逃犯啊,今天正好,双喜临门!”

“大哥,怎么办?杀官可是诛九族的重罪啊。”

“我们九族有些谁?”

“你,三弟和我……妈的,就我们三个?那怕个毛啊。”

“杀!”

面对魏无涯这种级别的高手,苏晴不是对手只能退避。但面对你们这么一群货色,苏晴都不带正眼看的。

再加上身怀武道熔炉,一身武功无时无刻不在融合,短短两天修为又迈出去一大截。

一抬手,数道剑气激射而出。

黑林三魔都没来得及看清苏晴的出手就被三道剑气击中,当空炸开。

“大师姐——”

“大师姐!”

门外,响起了一众弟子的哭诉,那些被邪魔外道伏杀的玄月剑派弟子纷纷哭着跑了回来。

看着师弟师妹们的惨状,俞婉柔只觉得胸膛被人掐住了一般无法呼吸。

“你们……怎么样?”俞婉柔开口之后才发现,声音不知何时已经干哑。

“我们还好,可好多师兄惨死在他们手中。”

“大师姐,我们能留下来么?外面好危险……”

“是啊,幸好苏大人带人来相救,不然我们都在劫难逃。”

俞婉柔被这么一提醒,瞬间醒悟来到苏晴面前,“婉柔多谢苏大人相救。”

“本官作为灵溪府通判,救尔等乃本官分内之事。你们就现在玄月剑派中安顿下来,本官亲自坐镇,倒看看有多少不要命的敢来。”

“多谢大人。”

这一日,一波又一波不怀好意的武林人士向玄月剑派而来,走出去的玄月剑派弟子几乎尽数丧命于这些人之手。

这便是江湖最真实的样子。

没有道理可说,没有情意可言,甚至都可以不需要理由。

玄月剑派的传承,青翼蝠王的传承,都是他们眼中的肥肉,谁都想扑上来咬一口。

西门吹雪等人杀了一波又一波人,但依旧有源源不断的人涌来。

终于,天黑了,夜静了,源源不断的江湖武林人士也终于消停了下来。

在俞婉柔给苏晴安排的房间中,苏晴盘膝而坐。

这些天,武道熔炉无时无刻的将苏晴的武学融合,随着武学融合,触类旁通的感悟也无时无刻的在脑海中翻涌。

用西门吹雪的话说,从先天后期到先天巅峰的路很长,甚至比从初学武道先天后期之间的距离更长。

大多数人需要花二十年,三十年甚至五十年的时间才能跨过。这还是那些可能成为宗师的绝世天才。

像西门吹雪和沉剑心这种异类,也花了许多年的时间。

苏晴自知自己的根骨悟性都不算好,但因为有武道熔炉,他却可以在这个武学阶段走出了绝世妖孽的速度。

那种飞一般提升的感觉,简直不能用舒坦形容,而是刺激。

如果保持这个速度,苏晴有把握在一个月内突破宗师之境。到那时候,才是真正的天地任逍遥。

外界开门的声音响起,苏晴睁开眼睛。

两道精芒射出,又收回到双目之内。

却是俞婉柔端着一盘酒菜款款走了进来。

“苏大人……”

“我还是比较希望你叫我苏晴,或者晴公子。我们是朋友,叫我大人太生分了。”

“那我还是叫你晴公子吧,不好意思,晚饭有点迟了。这是我亲自下厨做的,不知道合不合你胃口。”

“好饭不怕晚,看着就让人食欲大增。”苏晴食指大动的说道。

“对了,你的那些师弟师妹们安顿好了么?”

“安顿好了,死了十七个,伤了三十个!好在伤的那些都没什么大碍。我生在江湖,长在江湖,可到了今天才知道什么是江湖险恶。我现在也终于明白师傅当年面临的困境。”

“你师傅在困境中行差就错坠入魔道,其实他当时还有别的路选的。”

“也许吧。来,苏大人,尝尝这道菜,这是我拿手绝活,我师傅最爱吃了。”

“你吃了么?”

“做菜的时候已经吃了,我们女子胃口小,饭做完就差不多吃饱了。”

坦白说,俞婉柔烧菜的手艺确实不错。就算不做武林侠女,开个同福客栈也是不错的。

“你以后有何打算?”

“我的打算,等晴公子吃完了再说……”

突然,苏晴的吃饭的动作一顿,脸色勐地变得惨白。

“晴公子,你怎么了?”

“你在饭菜里下毒。”苏晴勐地抬起头,眼神冰冷的喝道。

俞婉柔脸色微微一变,可随即却又嫣然一笑,“晴公子放心,这不是毒,而是幻宗软筋散。”

“俞婉柔,不得不说你真是个天才。刚刚才看到江湖险恶,马上就学到了。你想做什么?为魏无涯报仇?”

“我报什么仇?师傅他走错了路,用江湖武林的说法是他咎由自取。”说这话,俞婉柔将苏晴扶起,一点点的走向床边。

“师傅遗命,解散玄月剑派让我退出江湖。可今天我算明白,这个江湖不是说退就退的。一入江湖,身不由己,退出江湖,只有身死。

师傅没了,师兄没了,可我还有那么多师弟,师妹。

就算我死了,可他们怎么办?如果我死后他们还要被屠戮,我就算死也没脸去将师傅师兄他们。

所以,我决定执掌玄月剑派,我要替师弟师妹们把宗门立起来。”

“你要执掌玄月剑派没关系,可给我下毒是几个意思?”

“可现在的玄月剑派就是狂风中的烛火,唯有大人才能庇护我们。可我已经没有一点资格祈求大人的庇护了。所以只好……”

说着,轻轻的解开腰间的腰带,身上艳丽长裙滑落。

苏晴轻声一叹,“婉柔仙子,此时之前,我一直当你是朋友。我们原本也可以成为朋友。只要你开口,苏晴绝不推辞。”

“不!小女子不配!”俞婉柔眼含泪光的幽怨说道。

“苏大人可以当我是朋友,但我不可以!苏大人的朋友应该是如西门吹雪,沉剑心之流,我一介小小的江湖女子不敢奢望。

但我可以做苏大人的女人,只求在苏大人羽翼下活命的女人。”

床帘被一只雪白的手臂放下,俞婉柔轻轻的拔下头上的发簪,满头青丝如瀑布一般垂落。

“大人,婉柔虽然有求于你,但今夜还请你把这些都忘掉,婉柔倾慕大人已久,请大人怜惜。”

突然,一只手握住了俞婉柔的皓腕,制止了她的动作。

俞婉柔脸色勐然一惊。

“你……你没有中毒?”

“不好意思,忘了告诉你,本官百毒不侵,刀枪不入,金枪不倒。”

“啊——”

随即,身形互换,将俞婉柔压在身下。

“天为乾,地为坤,阴阳不可逆转。”

一夜风雨声,花落知多少。

清晨,苏晴靠着床头,搂着俞婉柔的香肩。俞婉柔依偎在苏晴的怀中,倾听着苏晴的规划。

“如果现在你宣布执掌玄月剑派,非但在实力上站不住脚,就是在道义上也不被上塘武林所容。我建议,金蝉脱壳。”

“我什么都听你的,反正你不会害我。就算你害我,那我也只好认命了。”说着,调皮的拨弄着自己的头发在苏晴胸膛划来划去。

“我和你说认真的,正好我手底下有个手下叫岳不群,他要开宗立派。让她代师收徒认你为师妹,而后玄月剑派弟子全部拜入华山派……”

“我都听你的。”俞婉柔敷衍的说着,脸上却露出了调皮的嗤笑。

这么不听话的女人,只好再打一顿了。

目 录
新书推荐: 凌御九天 奇门诡女:解密地理惊悚传奇 全能戒指 玄天九变 万界宗 捉鬼笔记 李邪修仙传 无上武道 最强劫仙 剑君系统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