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 > 我的武道靠破案 > 第一百八十二章 半步宗师高手

第一百八十二章 半步宗师高手(1 / 1)

目 录
好书推荐: 他的恶魔仙子 星河诸神 诸天圣域主宰 萧萧风雨下 驭灵人赵恪 富有的乡村闲医 重生2000,乖女儿被我宠上天 耀世麟王(又名:北麟天王) 精灵:剑仙的我重生成了冰六尾 盗墓:从听雷开始

“苏大人,你方才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不是我们也不是神意门?那还是谁?”

“有可能是我们,有可能是神意门。是我们还是神意门在血魔没有出手之前没人知道。整个荡魔盟他吃不下,所以血魔的目的是将荡魔盟一分为二,他好逐个击破。”

跃千山不傻,瞬间想通了其中的关键。

可就是想通了才面露惶恐之色。

“苏大人,你早就想到了血魔此计,在之前你怎么什么都不说,早知如此,我们怎么也不会下山给他可乘之机。”

“我们要不下山,他就没有可乘之机,他要没机会了又怎么会自投罗网?”苏晴展开逍遥扇,轻轻扇动前额秀发说到。

众人脸上露出狐疑,面面相觑了许久,魏无涯才再次问道,“苏大人,您是否已经做了妥善安排?”

“天机不可泄露。”

血魔的身份还有很多种可能,每一种可能都会衍生出不同的怀疑。其中一种可能就是血魔藏在正道武林之中,或者他们其中有他的内应。

所以在血魔没有真正的上钩之前,苏晴不能泄露计划。

之后又走了半日,成功将吴掌门送到了通海府。

“诸位就送到这里不必再送,等这边的事处理完我立刻赶回与诸位一道共击血魔。我们就此分别。”

“吴掌门,要不我们再送一程吧?万一血魔埋伏在通海府?”

“应该不会,虽说江湖无界,但江湖势力却有界。血魔若敢在通海府伏杀我可视作对通海府武林的挑衅,我们可以此为理由请通海府武林助拳,血魔不至于为了我再与通海府武林为敌。”

苏晴露出疑惑之色,“通海府武林会这么轻易答应相助?”

“他们就算不愿意,可也要脸啊。”

苏晴顿时了然。

江湖武林人士行走江湖靠的什么?靠的是脸!因为有脸才有财源才有利益。实力是根本,但名气才是目的。所以为了自己的脸,很多时候就算明知吃力不讨好也得打肿了充胖子。

分别之后,一行人开始回程,但就算是回程之路也都小心谨慎。

再行两个时辰,苏晴绷紧的心弦渐渐松弛了起来。到这个时候血魔还没出手,看来目标不会是他们一行人。

魏无涯似乎看出苏晴神色松懈了下来,“苏大人,是不是血魔不会对我们出手了?”

“到这个时候还没有出手,看来不会现身了。”

“哼!算他走运,血魔要敢现身,凭我们这边这么多高手,定叫他死无葬身之地。”

“苏大人,你现在可以说了吧?你留在神意门的后手是什么?”

“也没什么,就是一个宗师高手而已。”苏晴漫不经心的说道,话音刚落,身边的几个掌门差点从马上直接翻下来。

“宗师?宗师境?”

“谁?哪位宗师前辈?”

“苏大人,您连宗师前辈都能请得动?”

一行人快马加鞭的回到神意门,跃千山急急忙忙的冲进宗门查看情况,刚刚进门,就看到院中有十几个伤员。

“怎么回事?”跃千山大声喝道。

“盟主,在你们走后,我们突然中了软筋散之毒。之后血魔杀上门来,见人就杀。幸好来了一个绝世剑客拦下了血魔将他赶走了。”

跃千山眉头皱起,转身对苏晴投来一个询问眼神。

意思不言而喻,你不是说安排了宗师境高手么?怎么还让血魔跑了?

苏晴眉梢不禁微微皱起,正要询问,却见远处的天边一道白衣身影踏风而来。呼吸间,西门吹雪缓缓的落在众人的身前。

宗师之境的气场荡漾开去,虽然没有刻意的释放,但却让在场的武林人士都感应到了强大的压力。

“西门,拿下了么?”苏晴连忙问道。

西门吹雪澹澹的摇了摇头,“被他跑了。”

“敢问大侠可是新晋剑神,西门吹雪?”魏无涯躬着身,声音有些难以察觉的颤抖。

“不错!”西门吹雪孤傲的回道。

“那血魔的武功这么高?能从您的剑下逃走?”

西门吹雪眼神闪动,“那血魔的武道境界距离宗师之境还差一步,但他的武功却极为诡异。

首先他速度极快,他的身法速度不在我的剑之下。其次他可以化为血煞,在血煞状态之下可以不受伤害。

我的剑能伤到他却杀不了他,最后只能让他远遁逃走。”

说着看着魏无涯等人,“你们与血魔为敌这么多年竟然都好好的?血魔为何不对你们痛下杀手?”

魏无涯脸上露出尴尬之色,一时间却又不好反驳。

难道血魔属猫,把他们当老鼠玩?。

“本官本以为已经高估了血魔,没想到还是低估他了。西门,血魔有没有受伤?或者有没有走火入魔?”

“从交手的情况看,感觉不出来。”

“苏大人,我们进去在从长计议如何?”跃千山来到苏晴面前轻声问道,语气态度比起以往恭敬了不知多少。

进入内部议事堂,跃千山先是对西门吹雪躬身行礼,“跃某多谢西门剑神出手相救,不然,今天神意门上下恐难逃此劫。”

“是苏晴请我来的,要谢你谢他。”

“是是!我等多谢苏大人。苏大人,您对此事怎么看?”跃千山放低姿态的问道。

“本以为请动西门吹雪这次十拿九稳了,没想到血魔竟然能从西门吹雪的手中逃走,功亏一篑啊。不过今天也不是全无收获。”

“苏大人说的是我们至少知道血魔的真实实力,免得下次遇到,被杀个措手不及。”

苏晴看了眼跃千山,“本官说的真正收获是,至少证明血魔不是在做的任何一位。”

此话一出,在场的一众武林人士齐齐脸色一变。

“苏大人,难道您以前怀疑过我们是血魔?”

“不错,在今天前,我有一半怀疑血魔是你们中的某一个。三年来,你们锲而不舍,而血魔好像与你们捉迷藏一般,日月不见。

能做到这一步的,要么是血魔无时无刻不再监视你们,要么他就在你们中间。本官有此怀疑,不奇怪。”

“是是!大人多疑是应该的,小心无错嘛。”几个小门派的掌门连忙舔道。

“但今天的事本官却还是有些地方想不明白。血魔既然有此实力,为何不直接杀上门来而是用这种方式戏弄你们三年?

三年时间,他要真想报仇在座的诸位应该都逃不过他的魔爪吧?”

“也许这三年血魔武功未成,只是在最近才大成。”雷梦竹迟疑的问道。

“大家都是习武之人,应该知道武学之道在循序渐进,哪有人一蹴而就的?血魔如今有此修为,至少半年前就该有半步宗师的实力。他早有报仇的实力为何等到现在?”

这个问题,问的眼前的一众掌门面面相觑,不知如何回答。

“算了,换一个问题。血魔在现身之前对神意门中的武林群雄下毒?能不能从这个地方作为突破?”

跃千山轻咳一声,“我刚才仔细问了中毒的人,此毒应该是幻宗软筋散之毒。天下软筋散种类繁多,但唯独这幻宗软筋散,可谓软筋散之尊。

此毒乃百年前西域幻宗秘药,无色无味无解,中毒之后三个时辰之内浑身无力,功力无法运转只能任由宰割。相传就连宗师高手中了此毒也会受影响。

百年前,西域幻宗随青翼蝠王一同被剿灭,此毒就再没有出现过,青翼蝠王的后人拥有不奇怪。”

“不对!此毒在七年前出现过。”突然,雷梦竹沉声说道。

“哦?雷掌门见过此毒?”

“不知你们还记得血蜘蛛么?”雷梦竹用低沉的声音问道。

“血蜘蛛?那个武功一般,擅长用毒,曾经在一个月间毒杀多名武林高手的血蜘蛛?”

“不错!我有个朋友当年就遭到血蜘蛛暗算,被救下之后亲口与我说过,他是先中了幻宗软筋散才被血蜘蛛偷袭得逞的。

之后我们成功围住了血蜘蛛,我两个师弟也一同中了幻宗软筋散。可在我们即将诛杀此贼的时候……”

说话声音顿住,雷梦竹却突然看向了对面的魏无涯。

很快,众多视线落在魏无涯身上。

魏无涯轻声一叹。

“而后,血蜘蛛被凌飞救走,带回玄月剑派之后我废了血蜘蛛武功,并担保血蜘蛛退隐江湖,不再兴风作浪,此事作罢。”

苏晴面露疑惑之色,“魏掌门,听雷掌门的说法,那个血蜘蛛当年犯下的事不小啊。你怎么会替他作保让他退隐江湖了呢?”

“因为被血蜘蛛毒杀的几个武林人士皆是劣迹斑斑死不足惜。血蜘蛛有一腔侠义在胸,只是他当年触犯了江湖禁忌,故而为江湖不容。

再来,血蜘蛛和凌飞交好,在玄月剑派艰难的日子里曾明里暗里帮了我不少忙,于情于理,我都不能见死不救。”

魏无涯在说那些人死不足惜的时候,苏晴清楚的看到不少掌门的脸上露出了不悦之色。但既然没有反驳,可见所言非虚。

这个世界,从来不是光明和黑暗分明的,大多数时候,没有正义和邪恶之说。哪怕在场的这么多名门正派,他们是阳光下的参天大树。但在地底深处,却有着不为人知的龌龊。

名门正派处置方法就是光明与黑暗剥离。光明的人拥抱光明,黑暗的人堕入黑暗。等到东窗事发,将堕入黑暗的人正法不会牵连到身处光明之人身上。

所以说,各门各派出了那么多不孝子弟,叛徒。未必真的是不孝弟子,真的叛徒。

就比如凌飞,真的是结交匪类,欺师灭祖么?

目 录
新书推荐: 我真不想看见bug 星宿永恒 三界赵公子 破军临之凡界卷 史上第一祖师爷 世间第一仙 少年天启 超凡:从恶魔开始 我的肉身天下无双 魂定九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