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 > 我的武道靠破案 > 第一百八十章 故技重施

第一百八十章 故技重施(1 / 1)

目 录
好书推荐: 他的恶魔仙子 星河诸神 诸天圣域主宰 萧萧风雨下 驭灵人赵恪 富有的乡村闲医 重生2000,乖女儿被我宠上天 耀世麟王(又名:北麟天王) 精灵:剑仙的我重生成了冰六尾 盗墓:从听雷开始

如果之前,对苏晴这个新任通判不甚了解的话,那之后,各派肯定会专门去调查这么年轻的通判是何方神圣。

这一查,也必然会被苏晴一年的履历惊骇到。连宗师高手都被苏晴收拾的服服帖帖,荡魔盟在苏晴面前哪里有张牙舞爪的资格?

“哎,有不服的别憋在心里,想说就说。”苏晴怂恿的说道。

“没有,真的没有。苏大人指责的有理,在下心服口服。”

“几位掌门,我刚才的提议任何?你们以为呢?”

现场顿时陷入了一片死寂。所有人都没想到苏晴竟然会抓着不放,还想将跃千山拉下马。

跃千山能在三年前选上荡魔盟盟主并不是侥幸。无论是武功,威望,还是平衡各方势力,他都是最佳的选择。

不说别的,就一点。山塘武林中,正道第一高手名号还挂在跃千山的头上。

“苏大人,跃盟主虽然在昨天神风堂的事上有所不妥,但不至于撤去其盟主之职。”雷梦竹最先开口说道。

“苏大人,魏盟主只是过于谨慎了,我想下次他不会再错失良机了。”魏无涯也是一旁说道。

雷梦竹和魏无涯与苏晴打的交道最多,别人不好说的话,他两倒可以说,至少苏晴会给他们两个一些面子。

苏晴要换掉跃盟主也不是一时气话,昨天这么好的机会摆在眼前竟然还能被他们错失良机,足以证明这个跃千山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就算你自己蠢,但要是能及时通知苏晴,苏晴也会做安排。你们不护送,苏晴也会派高手暗中护送。

如此结果,是错失良机还是故意为之,苏晴心底不得不怀疑起来。

“下次机会?下次恐怕没有机会了。”苏晴澹澹的说道,但看到在场众人的表情,今天重选盟主怕是不太可能了,也就不再坚持。

“本官也只是提出个建议,荡魔盟的事,还得荡魔盟自己说了算。

血魔连续两次出手以证明他现在想要报十年前之仇,另外,他这么短的时间两次出手本官猜他下次出手也就这四五天吧。”

夜深人静,月朗星稀。

魏无涯等几个掌门夜晚睡不着,来到院中远望天上月,忆起了当年。

“无涯兄,还记得二十年前我们还是江湖新秀,二十年匆匆而过,再回首竟然已经是百年身。”

“梦竹兄,当年你是武林新秀我可不是?我当时只是玄月剑派的无名小卒而已。”

“此言差矣!无涯兄比起当年的同门师兄弟们也许名声不显,可却也绝对不是什么无名小卒。哪个亲传弟子是无名小卒的?”

“哎,二十年了,过得好快啊。回想起当年策马江南,彷佛就在昨日。老了,老了……等这次解决完血魔我想退隐江湖。”

“为何?无涯兄还正值壮年。”

“人在壮年,心却老了。梦竹兄,我这一生经历过多少起起伏伏你也该知道。试问你们中,有谁有我这么坎坷的?早就累了!”

“哎!”雷梦竹长叹一声,“无涯兄,你说十年前屠戮姚家满门的到底是谁?”

“不是你们么?”

“我们去的时候人已经被杀光了。”

“你别看我,我是一直不赞同你们牵连到百年后的人身上的,不仅仅是因为我那孽障的原因,而是实在有违道义。但事已至此,魏某必然与诸位同道共进退。”

忽然,一阵脚步声从身边幽静的树影之中传来。

“天下风云出我辈,一入江湖岁月催。皇图霸业谈笑间,不胜人生一场醉。”

苏晴手执折扇,闲庭信步的缓缓走了出来,那风采,一度胜过天上明月。

“皇图霸业谈笑间,不胜人生一场醉……”魏无涯咀嚼着这句诗,双眸顿时迸射出一道光彩。

“好诗!说的好!说的太好了!未入江湖时,只以为天下英雄是我辈,可踏入江湖才知道,江湖是多么身不由己。

二十年后的如今,经历了太多的悲欢离合。再回首,确实不如大醉一场。苏大人不愧是文脉世家,虽未入江湖,却把江湖二字,体味的比我们这群在江湖中泡了二十年的人还要深。

“这首诗不是我所做,而是家族一个前辈所做。”

“这么晚了,苏大人怎么还不睡?”

“白天的事让本官义愤填膺无法入眠啊。”苏晴怅然说道。

魏无涯雷梦竹两人,面面相觑。

“是为了跃盟主的事?”

“是啊,总感觉跃千山难当重任啊。”

“跃盟主除去他想成武林盟主号令山塘江湖之外,跃盟主并无恶意。他交友广阔,信服者众多。修为精深,武艺高强,重情重义,几乎是完美。”

“既然跃千山这么完美,为何大家都不服他呢?就让他一直做这个盟主不就得了?”

“跃千山的确比我等厉害了一些,但也仅仅一些。我雷梦竹一生,何曾弱于人?”

“我魏无涯虽然资质愚钝,但五十年如一日的刻苦,自问不弱于他。凭什么听他号令?”

苏晴神情暗然的叹了一口气,“白天我提议换掉盟主,你们都反对还以为对跃千山多言听计从呢。”

“大人,非我等冒犯,大人插手江湖武林过深恐怕会适得其反。大人为何会突然提出换掉跃盟主?难道就因为让错失了一次良机?”

“难道真的是错失良机么?”

苏晴的沉吟的话顿时让两人脸色勐然大变。尤其是魏无涯眼中寒芒闪烁。

“苏大人这话什么意思?”

“难道你们没有怀疑过么?是跃千山真的没想过可能是血魔的陷阱?还是他知道却故意为之?

你们就没想过,血魔一定是和荡魔盟不共戴天么?血魔突然对左掌门下手,真正获利的是谁?”

雷梦竹身体不禁微微颤抖了起来,“不可能,不会的,不应该啊……”

“为何不可能不应该?”

“跃千山的独子在三年前死于血魔之口,他和血魔是不共戴天。”

“在一统武林霸业面前,杀子之仇未必不是不能放下的。”

“苏大人,我认识跃千山数十年了,对他的了解也有数十年了。在神风堂这件事上他或许抱有了私心。但要说和血魔勾结,应该不会。”

“最好如此。”

苏晴心中抱着怀疑态度就好,毕竟没有证据不能把话说的太死。

因为神风堂被血魔屠戮,更多武林门派来到了神意门来投。一时间,神意门大有一种万仙来朝的气象。

正在荡魔盟商议接下来该如何反击血魔的时候,一名弟子来到无情刀宗掌门身边,递来了一封加急信。

“师傅,这是刘金峰师叔派弟子快马加鞭送来的急信。”

无情刀宗吴华钺接过信件展开一看,脸色勐然大变。

“盟主,我结拜兄弟遇到大麻烦了,形势危急我需要立刻前往通海府助拳。不能留下来与诸位共商大计了。抱歉抱歉。”

“吴掌门且慢!”顿时,好几个掌门出声拦住。

“吴掌门,前天神风堂就是接到了一封类似的信匆匆赶回才遇到了埋伏,恐怕是血魔的圈套。”

“应该不会,这封信确实是陆兄的亲笔信,并且是由他弟子亲自送来,不会错的。而且陆兄遇到麻烦在一个月前也曾告知我。

当时没有那么严重,所以也没要我去助拳。我这兄弟的脾气我是知道的,死要面子!若不是十万火急,他是不会写这封信的。”

“前天神风堂主也是这么说的,结果呢?”

“诸位兄弟不要再劝,我与陆兄乃八拜之交,同生共死。他写信求援,就算我断了腿也得爬过去。

如果遇到埋伏身怀不测,那是吴某命该如此。”

“既然吴掌门话说到这个份上……”跃千山沉吟着说到。

“盟主!同样的计谋,我们中了一次还不够么?”魏无涯怒喝的问道。

“正因为是同样的计谋我才认为血魔并不会故技重施,难道他以为我们会这么傻么?再说了,吴掌门的情况与神风堂不同。”

苏晴一听,差点失笑。这跃千山是有自知之明呢,还是没有?

“并无不同,我以为我们该将吴掌门送到通海府,大家以为如何?”

“我以为魏掌门说的有理。”

“我也附议。”

“我提议,盟主及诸位堂主化妆成无情刀宗的弟子,护送吴掌门前往。如果血魔出手正好一劳永逸,如果血魔没出手,我们无非是空炮一趟。”

“此法正合我意。之前苏大人有提议过,我们聚在一起不给他逐个击破的机会。要去一起去,要回一起回。”

跃千山的脸色渐渐阴沉,但这和个提议很快被全票通过。

不一会儿,苏晴在内的一行人从神意门下山,快马加鞭的向北方通海府而去。

十六匹快马,扬起了如长龙一般的烟尘。

魏无涯轻轻后退,来到了苏晴的身边。

“苏大人,传闻你神机妙算有未卜先知之能,你以为这次是不是血魔的陷阱?”

“这件事不需要神机妙算,我敢肯定的说绝对是陷阱。”

此话一出,跃千山等一众人齐齐竖起了耳朵或是看了过来。

“苏大人的意思是,血魔一定会来偷袭我们?”

“不是。”

“大人刚才不是说这是血魔的陷阱么?”

“是血魔的陷阱,但血魔的目标未必是我们。”

“不是我们?”跃千山眼中思索,突然脸色大变。

“神意门!”

“律——”跃千山连忙勒住马缰。

“快,快回去,神意门危险。”

“跃盟主不要急,本官也没说血魔的目标一定是神意门。”

目 录
新书推荐: 【GL】愛我,求求妳! 【np】扰龙 仙者 这次换我说爱你 界王 冒牌天帝 龙与魔法师 东胜神洲 创世十二乐章 暴食巫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