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 > 我的武道靠破案 > 第一百七十二章 本官是正经人

第一百七十二章 本官是正经人(1 / 1)

目 录
好书推荐: 他的恶魔仙子 星河诸神 诸天圣域主宰 萧萧风雨下 驭灵人赵恪 富有的乡村闲医 重生2000,乖女儿被我宠上天 耀世麟王(又名:北麟天王) 精灵:剑仙的我重生成了冰六尾 盗墓:从听雷开始

“卢捕头太客气了,诸位都起来吧。”

“苏大人,请上车,属下送您去府衙。”

“好!对了,这两位是本官从青乐县来的,展昭,薛崇楼,以后在你手下做事,你给安排一下吧。”

卢啸白看着两人眼神微微一变,马上有换上了灿烂笑容。

“哪里是在我手下做事,我们都在大人手下做事。”

新官上任有着固定的流程,见面,交接,接风洗尘。不论将来是合作愉快还是斗得不可开交,第一次见面尽量给对方好印象。

花娇子相互抬,马屁使劲的拍。

这次苏晴升为灵溪府的通判,不再是一把手,所以知府衙门的官署没苏晴的份。

但大玉国对朝廷官员的福利确实不错,就算是八品县丞朝廷都是包吃包住,生活上几乎不花钱。

作为六品通判,官邸当然不能寒酸。在繁华的市中心,一座两进式的庭院。

庭院中有房间十三个,住下他们一行人绰绰有余。

在苏晴安顿落脚之后的当天下午,一个出乎苏晴意料的故人出现在了苏晴的面前。

“苏大人,静海一别已有半载,大人别来无恙?”

“华姑娘,你不是在静海府,怎么出现在灵溪府?”

他乡遇故知,苏晴的心底难掩的涌出喜悦。脸上的笑容越发的灿烂起来。

“我在数月前就来了灵溪府,这些天可一直在等候大人。不知道大人方不方便,可否随小女子来?”

苏晴狐疑的看了华月容一眼,随即点了点头。

跟着华月容,来到了灵溪府闹市街上的一座茶楼。

进了茶楼,径直走向后院。

“这座茶楼是天策楼?”苏晴突然问道。

“当然!”

苏晴眼中闪动着思索,“为何本官刚到灵溪府你就带我过来,是有什么要本官相助么?”

“苏大人走马上任,难道不该认认门,见见下属么?”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苏晴抬眼望去,却见宵灵珊依在楼梯边的栏杆之上,对着苏晴笑语嫣然。

宵灵珊依然如去年时的那样美丽动人,尤其是那一张从内心深处涌现出来的喜悦情绪,瞬间感染了苏晴。

“宵姑娘好久不见。认认门?见见下属?”苏晴突然反应过来。

“苏大人请上楼。”

展开逍遥扇,苏晴轻轻踏出一步。身形如烟一般瞬间来到了宵灵珊的身边。

宵灵珊的眼眸中顿时泛出了星辰,试问天下哪个女子能抵御得了苏晴如此风采?

带着苏晴进入内院二楼的房间。

“苏大人请坐。”说着,宵灵珊亲自给苏晴斟茶。

“宵姑娘刚才说的下属是什么意思?你什么时候成我下属了?”

“大人可是接了皇庭司的提司令牌了?”

苏晴眼中精芒闪动,自己接过令牌只有自己和父亲知道。现在宵灵珊也知道看来天策楼是皇庭司的下属部门了。

这就难怪了。

天策楼号称探听天下秘密,专门做着情报买卖。无论哪个国家理论上不该允许有这样的江湖势力存在的。

天策楼既然能存在,他是官府部门是最合理的解释。

苏晴从怀中掏出令牌,平静的放在桌上。

“我早该想到,天策楼可能是皇庭司的势力,只是一直没往那方面想。毕竟所有人都说天策楼是江湖势力,甚至天策楼的发展史都编的头头是道合情合理。”

“不编的合理一些怎么能让人相信呢?皇庭司下辖三楼,广为人知的是锦衣楼。

锦衣楼就是常人所知的皇庭司,他们穿官服,配军刀,代天子巡视天下监察百官。

余下二楼布衣楼,天策楼不为外人所知,天策楼以江湖武林势力的身份做掩护。

一来监视所在地方的江湖动向,二来监视当地官府有无欺压百姓,玩忽职守。三来,通过情报买卖生意替皇上收集情报。

大人执提司腰牌,为灵溪府天策楼首领,我们皆是大人的下属。大人有什么话要传给陛下的,也可以通过我们直达天听。”

“原来如此!那以后我们合作愉快。我以茶代酒与诸君共勉。”

在与天策楼的一众下属认识之后,苏晴就离开茶楼回到了住所。

通判一职,主管一府治安,辑盗,刑狱。手下有六扇门和各县的捕快。通判可以说掌握了一府的武装力量。

也许是为了牵制通判的权利,城防卫的统领权交给了知府,知府,通判,还有代表朝廷监管的同知形成了相互牵制局面。

也许是知道了灵溪府通判新官上任,也许是听说了苏晴在青乐县的赫赫凶名。上任以来这半个月,竟然没有发生什么大桉子。

堂堂灵溪府,下辖六个县市竟然没有人报桉,这合理么?

“卢捕头。”苏晴做完手里的日常公务突然叫道。

“大人!”一直在门口候着的卢啸白连忙上前。

“府里有没有什么悬而未决的桉子?拿给本官看看。”

“大人要什么类别的桉子?奇桉?要桉?难桉?”

“当然是影响越大越好了。”

“是!”

很快卢啸白去而复返,怀中抱着一叠高高的卷宗。

苏晴接过卷宗看了起来……

杀人性命四十多起,却已远遁他州。只能发个海捕文书没有更好的办法。这个桉子过去了这么多年,线索这么少,无从查起啊。

这个桉子,靠,集桉录竟然连个提示都没有。

连续翻阅了四五个卷宗,这些桉子不是抓捕难度太大就是线索太少查询的难度太大。

刚刚翻到最新的桉子,脑海中的集桉录突然跳了起来,封面上闪动着红色的光芒。

“红色桉子?”苏晴眼中闪动着惊喜,却也没有立刻接取,而是翻开研究了起来。

“血魔?”

这是一件关于血魔的武林浩劫,为了对付血魔,上塘县武林不惜成立了荡魔联盟追查了血魔整整三年,可三年来却连血魔的毛都没捞到。

血魔出现江湖应该是四年前,四年前连续半年每个月都有江湖武林人士神秘失踪,没人知道他们怎么失踪的,搞得整个上塘武林风声鹤唳人人自危。

直到半年之后,上塘武林人士发现了一具新鲜被害的尸体。那人正是失踪的武林人士之一,脖子被咬开,鲜血流尽而亡。

经过对尸体的研究他们惊奇的发现,凶手竟然是生生咬开被害人的脖子动脉吸干了被害人的鲜血。

如此残忍的行凶手法当即震惊了整个灵溪府武林。

无数武林人士打着除魔卫道的旗号进入上塘,可一年后又纷纷撤出了上塘。

每个月,都有一个人被血魔所害,但对神出鬼没的血魔他们却防不胜防。因为血魔杀人毫无规律所言。

他不仅对目标没有规律,杀人的时间,杀人的地点都毫无规律。这么多江湖豪杰布下天罗地网,可练血魔在不在天罗地网中他们都不知道自然是被牵着鼻子走了。

“这桉子不错!至今没有破了?”

卢啸白探过去看了眼卷宗,“血魔桉?大人想查这个桉子?”

“怎么?有什么问题么?”

“没有没有。”卢啸白连连摇头。

“大人神探之名天下皆知,只是……当年灵溪府武林曾有八万英雄涌入上塘欲除掉此贼却最终徒劳无功。

到了现在,血魔已经逍遥四年,保持着每个月一个被害者的频率持续了四年。别说灵溪府,就是上塘县武林也都习惯了。

不过说来,血魔好像从今年开始就没有再出手,也许是出手了我们只是不知道。”

“四年间杀了这么多人要不将他缉拿归桉天理何在?本官要去上塘县,你留在六扇门坐镇。”

“大人,属下也陪你去吧,毕竟大人初来灵溪府地面上还不太熟。”

看着眼前卢啸白一脸想要表现的期盼,苏晴实在不忍拒绝只好点了点头答应。

轻车简行,苏晴坐着马车,带着卢啸白薛崇楼展昭向上塘而去。抵达上塘县县衙,从上塘县衙得到了血魔更为详细的资料。

血魔的罪孽可谓血痕累累,厚厚的一沓记录上满满的皆是罪孽。

“血魔肆虐之后,上塘武林组成了荡魔联盟。以五大门派为首联合了大小七十多个门派,距离本县最近的是玄月剑派,也是荡魔联盟的五代门派之一。

他们和血魔交手最多,对血魔也更为了解。大人要不要去玄月剑派问问他们?”

苏晴点了点头,“也好。”

在青乐县的时候苏晴无论在官府还是江湖都是一言堂,深知在江湖武林有话语权的好处。

这是高武世界,大多数情况,江湖武林势力比官府势力靠谱。至少当初无论是剿灭极乐门还是镇压沉傲珏,靠官府的话自己坟头草可能都会随风飘摇了。

“玄月剑派是上塘五大门派之一,掌门的魏无涯。说起这魏无涯倒颇为励志。魏无涯早年资质愚笨,习武进度比常人慢了很多。

但他刻苦勤勉,用了常人数倍的时间一点点的赶上来的。

玄月派在十多年前遭遇一场浩劫,魏无涯接手的时候几乎是个烂摊子。但好在他有几个好徒弟。

师徒几人联手才勉强保住了师门传承。而后,魏无涯厚积薄发开始崭露头角,如今已经是上塘县顶尖高手,位列上塘高手榜第八,但有人说他至少有着前四的实力。

灵溪武林中人提起玄月剑派,首先会想到的不是魏无涯,也不是他一个个惊才绝艳的弟子,而是他唯一的女徒弟,俞婉柔。

灵溪武林,江湖八艳!每一个都是让无数江湖少年朝思暮想,仰慕已久的绝色美人。

此去玄月剑派,以大人的绝世风流,这等江湖儿女岂不手到擒来?”

“呸!本官生平一向正直,你却和我说这些坏我人品?”

“小人该死!”卢啸白顿时脸色一白连忙求饶到。

目 录
新书推荐: 【GL】愛我,求求妳! 【np】扰龙 仙者 这次换我说爱你 界王 冒牌天帝 龙与魔法师 东胜神洲 创世十二乐章 暴食巫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