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 > 我的武道靠破案 > 第一百七十一章 走马上任

第一百七十一章 走马上任(1 / 1)

目 录
好书推荐: 他的恶魔仙子 星河诸神 诸天圣域主宰 萧萧风雨下 驭灵人赵恪 富有的乡村闲医 重生2000,乖女儿被我宠上天 耀世麟王(又名:北麟天王) 精灵:剑仙的我重生成了冰六尾 盗墓:从听雷开始

“别给老子装蒜,你给槐王送去的画有问题?”

“那幅画是我用特制的颜料画的,一旦温度超过四十度……就是超过人体温度,颜料就会自燃。

现在这个时节正是返潮的时候,如此宝贵的画,槐王一定会把他小心的收藏在画室用壁炉烘烤。不烧他藏宝阁,烧他哪里?”

苏元安目光灼灼的盯着苏晴,那眼中的神光恨不得吃人了。

过了许久,苏元安突然感慨万千的长叹一口气。

“虽然这一年,你所经历的每一件事为父都了然于胸,也知道你与极乐门算计,与北阳王郡主交锋,和天网蛛网搏杀,运筹帷幄算计无双,但这一计又出乎了为父的意料。

你有如此谋算本事,为父终于可以安心了。”

“爹,你不提这个还好,你让小雅和巧蝶两丫头监视我,还要事无巨细一律汇报?父子之间,连最基本的信任都没了么?”

“你第一次离开家族管束到地方任职,再加上你以前也没表露出多少本领,为父对你的能力不放心理所应当。

学好太难,但学坏却太容易了。你是为父的长子,将来要继承为父家业带好弟妹,对你管束严格一点有什么不对?”

“对,对!那以后没必要那样了吧?”

“以后小雅两人虽然无需向我汇报,但对你看束却不能作罢。人不能太无拘无束,太无拘无束容易无法无天。聪明人走错了道,危害比蠢货大百倍。”

“你刚才说什么任务来着?”苏晴揉了揉耳朵连忙转移话题问道。

苏元安从怀中掏出一枚令牌,轻轻的放到苏晴的身边。

苏晴低头看了一眼,童孔勐地一缩。

“皇庭司!”

这个世界既然是高武背景,注定了朝堂架构与前世历史中古代会有很大的区别。而最为显着的区别就在于独立于内阁六部之外只听命与皇帝的部门。

钦天监和皇庭司就是最具代表性的。

钦天监的职能很神秘,苏晴了解不多。但皇庭司的职能,苏晴却是如雷贯耳。

皇庭司,放在明朝就是锦衣卫,放在抗战时期就是军统和中统。

可相比于那两个时期,纵然权利大到让人闻风色变的地步,他们依旧是上不了台面的部门。

锦衣卫指挥使最高才三品,军统局长最高也才中将军衔。但皇庭司庭候,是可以和内阁左相并列的一品大员,位于权利巅峰的人物。

看到这枚皇庭司令牌,苏晴对老父亲不禁肃然起敬。

拱手抱拳,“爹不愧是爹,竟然如此深藏不露。当着六部旗下的官,拿着却是皇庭司的令牌,当一个差,吃两份皇粮。佩服佩服!”

“这枚令牌不是我的。”

“那是谁的?”

“给你的。”

苏晴表情一怔,看着苏元安的眼神一脸疑惑。

“皇上让我转交给你的,但在交给你之前为父需要对你做些考验。皇庭司的差不好当,不够聪明容易没命。”

“那我接了令牌,我还用去灵溪府上任么?”

“你接了令牌并不代表你是皇庭司的人,这枚令牌能让你有皇庭司的权利,可以调用皇庭司的人。

皇上给你令牌也是为了为父接下来要说的任务。

你应该知道,灵溪府原本是古越国的都城。古越国于三百年前无疾而终,至今是未解之谜。

自古王国皆以衰而亡,唯独古越以强而败。古越亡国之后,当地却流传出一个传言,古越王在亡国之前将古越财富存于越王宝库之中,待甲子之后宝库问世,古越复国。

这个传言流传至今,已有三百年了。”

“显然这个预言不准!甲子复国,如今却已过三百年了。”

“预言可能不准,但越王宝库可能是真的。因为当年覆灭古越国的吴军攻入皇都之后不仅没有抓到越王,也没有捞到任何宝物。

古越国覆灭的太快了,快的就像是他们故意丢弃了国祚隐居山野了一般。”

苏晴眉头微蹙,思索许久抬起头,“我大玉占领灵溪府的时间不短了吧?”

“快一百年了。”

“一百年来就没找过越王宝库?”

“一直在找,却从未有收获。”

“皇上这是多看得起我?找了一百年都没找到的东西,凭什么认为我能找到?”

“不知道,也许……皇上只是心血来潮呢。反正找了一百年也没找到,你正好去灵溪府就任随手给了你一个任务。

但皇上可以心血来潮,你却不可能不尽责尽力。哪怕,找到的可能虚无缥缈你也需全力以赴。”

接过皇庭司的令牌,苏晴仔细的端详很久。

“看这么仔细做什么?不会是假的。”

“我就看看是不是纯金的?”

“一般来说,令牌只用来代表身份,不会是纯金的,但皇庭司的令牌有些特殊,有代天子巡视天下的职能,有可能是纯金的。你问这个干吗?”

“没事,只是好奇。”

三月十八,晴,东南风。

在庐陵府玩了这么多天到了该去灵溪府上任的日子了。

拜别了码头上依依惜别的弟弟妹妹们,苏晴意气风发的立在船头,向灵溪府进发。

船刚刚驶出港口没多久,忽然,面前迎来一艘巨大的战舰,战舰如一头巨兽横在长江航道挡住了苏晴等人的去路。

苏晴抬头望着战舰,却见战舰上也傲然立着一人。

一身白衣胜雪,手中把玩着一把玉骨折扇。

迎着东风,衣袂飘飘。

苏晴哗的一声展开逍遥扇,“世子殿下这是何意,挡住去路未免有些小孩子气了。”

“我也不想挡住苏大公子去路啊,可奈何父命难为。苏公子,你不觉得你玩的有点过火么?”

“过火?有么?”

“我父王爱画如痴,为了收集名画他连我这个儿子都舍得。你知不知道,我小时候弄坏了他一幅画差点被他打死。你倒好,竟然一把火烧了父王四十年心血。”

“世子此言太不讲道理了,只许你们算计我二弟,就不许我算计你们么?”

“可也该注意一下轻重啊,你做的这么绝,我两家恐怕再无回旋余地了。我不想与你为敌,想来你也不愿意有我这个仇家吧?如今怎么办?”

“世子殿下说怎么办就怎么办。”

“好!苏公子身边有一个宗师高手,就让这位宗师高手和洪先生打一场,最后实在拦不住,被你们闯了过去,这样本世子回去也好交差。”

苏晴回头看了眼西门吹雪,西门吹雪微微点头。

“好!”

那日,天气晴朗,阳光明媚。

那日,突然间风云变色,日月无光。

那日,长江航道上突然龙吸水,卷起十丈大浪。

那日,苏晴乘船下江南,破开十丈江浪。

苏晴依旧立在船头,船撞破几乎铺了整个江面的碎片,向灵溪府而去。萧无畏一身白衣,立在一根巨大的船杆之上遥望苏晴远去身影。

船杆缓缓下沉,萧无畏也缓缓下沉。

“好一个苏晴苏天明,好一个剑神西门吹雪!洪师傅,你怎么样?”

“老朽无碍,虽然西门吹雪的剑狠厉,但要伤到老夫,还差了些火候。”

“此时此刻,我很羡慕苏晴。他可以仗剑天下快意江湖,而我却连出庐陵府都不行。空有纵横天下之心,却只能束缚于方寸之地。”

“世子无需着急,耐心等候,会有机会的。”

两日之后,苏晴的船来到了静海府与通海府的交界处。因为灵溪府在静海府的江对岸,所以虽然距离青乐县只有一步之遥却不会经过青乐县。

苏晴站在船头,眼神望向青乐县的方向,眼眸中流露着浓浓的不舍。

那里,不仅仅有他一年留下的传说,更有着无数对他朝思暮想的佳丽。没有离开之前,苏晴倒也不甚想念,可在庐陵府待了这么多天,苏晴尤为想念天香阁。

去庐陵府的青楼?想都别想,哪只脚敢迈进去,被苏元安直接打折。

苏晴的身边突然也多出了一个人。

薛崇楼缓缓来到苏晴的身边,与苏晴望向同样的方向。

这些天,薛崇楼也明显的有些魂不守舍,苏晴经常看到他一个人发呆。

“为什么没把她一起带来?”苏晴轻声问道。

“她不愿意。”

“为什么?”

“唉!”薛崇楼长长的叹了口气,没有说话。

苏晴拍了拍薛崇楼的肩膀,“没事,我和展昭不也单着么,西门也是单着。大丈夫何患无妻,单着挺好可以翻脸无情……”

话还没说完,身边的薛崇楼突然浑身一颤。

顺着他的目光望去,远处江岸边的山崖之巅,出现了一个身着花色衣裳的身影。

那一眼,简直是一眼万年。

“若男——”

一声呼唤,可谓撕心裂肺。

远处山岚之上,苗若兰纵身一跃,向着江面而来。薛崇楼脸色一变,纵身一跃跳上船杆,以船杆为跳板,成飞天奔月之势向苗若兰迎了上去。

眼前的画面,着实有些辣眼睛。

苏晴恍忽中出现了幻觉,好好的走在街头,没由来的被狠狠踹了一脚。

三日之后,苏晴的官船风平浪静的来到了灵溪府码头。船缓缓靠岸,苏晴立在码头远远看到一队官服排场在码头上列队等候。

“灵溪府六扇门总捕头卢啸白,恭迎苏大人来灵溪府就职!”

“我等参见大人——”

这排场,可比当初去青乐县就职时大的多了。

苏晴面带微笑的走来,如从画中走进现实。码头外,无数行人驻足观看,目光如果有重量,此刻苏晴身上定然承受了万斤之重。

目 录
新书推荐: 我真不想看见bug 星宿永恒 三界赵公子 破军临之凡界卷 史上第一祖师爷 世间第一仙 少年天启 超凡:从恶魔开始 我的肉身天下无双 魂定九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