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 > 我的武道靠破案 > 第一百七十章 付之一炬

第一百七十章 付之一炬(1 / 1)

目 录
好书推荐: 他的恶魔仙子 星河诸神 诸天圣域主宰 萧萧风雨下 驭灵人赵恪 富有的乡村闲医 重生2000,乖女儿被我宠上天 耀世麟王(又名:北麟天王) 精灵:剑仙的我重生成了冰六尾 盗墓:从听雷开始

苏晴阴沉着脸,带着苏晓离开了大威赌坊。

在门口,苏晴回眸看了眼二楼之上的萧无畏,回与一个不甘的眼神,低头钻入马车之中。

大威赌坊二楼窗台口,萧无畏眼神冷漠的望着苏晴的马车越走越远。

“魏先生!你确定这幅春江花月图是真迹?”

“世子,别的图老朽不敢说,但画圣的画作,至今无人能够作假。就算能临摹的一模一样,技法炉火纯青,但那高远的意境是模彷不了的,就连冯道子也不行。

所以老朽敢用脑袋做担保,这幅画一定是真的。”

“希望吧。”

“世子似乎显得难以接受?”魏老头疑惑的问道。

“因为我几乎敢肯定,这画是假的。”

魏老头脸色大变,“为何?”

“因为苏晴不可能拿一幅真画和我赌,而且在赌输之后竟然真的愿赌服输的走了。如果这幅画是真的,苏晴一定会放手一搏,就算抢不到游京图,一定会毁了春江花月图。

因为换做是我,我一定也这么做。”

“世子是太高估他了吧?有我们在,苏晴不敢动一下,动一下就死。”身后护卫中,一个老者沉声说道。

“你们真敢下死手么?”萧无畏冷笑一声。

七人脸色微微一变,面面相觑却都不再言语。

苏元安的嫡长子,他们谁敢真下死手?要真下了死手,别说槐王府,就是天王老子来了也保不住他们几个。

杀苏晴容易,杀了苏晴还想活就痴人说梦了。

“世子,能彷冒画圣真迹的从未有过啊。”魏先生脸色发白的说道。

“以前没有不代表以后也没有。不管是真是假,反正游京图未失,如果假画能真到难分真假,是真是假就不重要了。

走,回去让父王看看,如果父王说是真迹,那就是真迹。”

马车中,苏晓脸上挂满了失魂落魄。几次看着苏晴欲言又止。

“有话就说。”

“大哥,现在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

“游京图没有博回来,春江花月图又输了进去,我们回去怎么交代啊。”

“没事,反正春江花月图是假的,输了就输了吧。”

“真的?还是大哥神机妙算。”苏晓脸上露出了安心的笑容。

过了许久,“大哥,那我这一劫算是过去了吧?”

“游京图拿回来了么?”

“没有啊。”

“那你怎么会有如此天真的想法呢?”

“唉?大哥,你刚才不是说没事么?”

“没事是因为输掉的春江花月图是假的,是指我没事又不是你没事。”

“那我……怎么办?”苏晓一脸茫然的看着苏晴。

“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呗。”

该怎么办就怎么办?苏晓心中茫然回想起被苏元安如杀猪一般按在桉板上的经历,当即吓得打了一个冷颤。

“大哥,救救我,救救我!”

“放心,哥不会见死不救的。”

马车回到家,刚刚进门,二娘就急急忙忙的迎了上来。

“晴儿,怎么样?怎么样?成了么?”

这话问的有些多余,看着苏晓脸上的表情怎么可能是成了的样子?

“没成,萧无畏派了七个高手对付大哥一个,还有宗师高手牵制大哥的宗师高手,我们被他压的死死的。”

说话间,两人进入了后院。

苏元安大刀阔斧的坐在台阶之上,抬头望着天空,雨好像停了。

“回来了?”苏元安沉重的声音响起,吓得苏晓打了一个冷颤,连忙看向苏晴。

“爹,我们输了。但您放心,输给萧无畏的画是假的,我们不亏。”

“来呀,请家法。”苏元安不动声色的澹澹说道。

“大哥——”

苏晓当即跪下,抱着苏晴的大腿哀求。

“爹!”苏晴无奈开口道,“我替你按着。”

“大哥,您不救我啊?“

“二弟,刚才和萧无畏对赌的时候,你摇骰蛊的花手挺熘啊,平时没少练吧?国有国法,家有家规,大哥这次可帮不了你。

爹,剁手脚确实重了,还是打板子吧。”

“看在你的面子上,就打板子,打多少下?”

“打个七八十下意思意思。”

七八十下……还意思意思?

苏晓表情定格,一副生无可恋。

同时,另一边。

槐王府之中突然爆出一阵爽朗的大笑。

“哈哈哈……竟然真的是春江花月图……真迹……是真迹啊……哈哈哈……”

“父王,你确定这是真迹?以孩儿看来,应该是苏家高人做的假画。”

“不会是假画的,春江花月图的真正妙处,是在月下盯着江河,能看到江河流动。恍忽间,身陷画中世界不知岁月。

方才我用夜明珠验了,确实是真迹。而且,如果此画是假画,那做此画的人至少也是画圣水平。一个画圣会临摹别人的假画么?

就算会,那也是画圣真迹。此话是画圣真迹无疑。”

听了槐王的话,萧无畏脸上疑虑顿消。只是眼神闪动,“苏晴,看来是高估了你。”

夜已暮,苏晴跟着苏元安再一次来到书房之内。

“今天见了萧无畏,你觉得他如何?”

“此人心思缜密,手段老辣不好对付。”苏晴如是说道。

“于玉国来说呢?”

“治国之贤王,乱国之祸端。”

苏元安表情一沉,长长的叹了口气,“你说的不错,纵观宗室子弟之中,萧无畏应该是最出类拔萃的。你没能在他手里讨到便宜,在意料之中。”

“我虽没在他手里讨到便宜,但他却在爹手里栽的挺狼狈啊。”苏晴突然笑眯眯的说道。

“你何处此言?”

“冯道子什么时候到的淮州?”

“冯道子从没来淮州。”苏元安微微仰起头,嘴角勾起的弧度颇为得意。

看到苏元安这个表情,苏晴瞬间明白。

“那幅游京图是爹你画的?”

“画的不像,让你看出来了。”

“如果不像又怎么可能瞒过槐王那个老狐狸呢?不过我记得小时候不小心在游京图上滴了一滴墨水。所以那幅游京图我只需看一眼就知道是赝品。”

苏元安表情一怔,随即恶狠狠的向苏晴看过来,“孽障,原来是你!亏我当初以为是晓儿所为,将他暴打了一顿,原来是你。”

“都过去十多年了,往事不必再提。这么说来,苏晓所中的圈套,你从一开始就知道?你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他往套里钻?”

“晓儿性格随他娘,大大咧咧没什么心眼,太易轻信人早晚会吃大亏。上一两次当,对他没坏处。”

“那你还打他这么狠?”

“当,是我看着他上的,但蠢,是他自己犯的。因为畏惧处罚,所以犯下了更大的错。世上多少身陷罪海再无回头机会的人哪个不是因为一个小错而酿成大错?

用一个更大的错弥补一个小错,我苏元安生不出这么蠢的儿子,此时不打待到何时?

而且,你以为槐王设这个局仅仅是为了设计苏晓一次么?不,他是在试探我藏在他身边的那个棋子。

只要为父提前知道,提前制止,那颗棋子就立刻暴露。所以就算明知道是陷阱,为父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苏晓往里跳。”

“唉!”苏晴叹了口气,“如果苏晓知道父亲的良苦用心,不知作何感想?”

“如果不是他蠢,他就不会上当。如果他在盗画之前悬崖勒马,为父会赞他一句吾麒麟儿。可惜,他没有。”

“那你以后打算怎么安置二弟?”

“我打算下个月把他交给晨儿。”

苏晴眉头微微一皱,心中有些不喜。前身的情绪再一次影响了苏晴。

自己的弟弟,交给别人调教心底多少有点膈应。虽然苏晓确实有点不争气,自己想揍就揍,但别人揍却有点接受不了。

可很快理智压制了情绪。

交给苏晨确实是不错的选择,苏晨是军部的一颗星星,跟着苏晨可以搭顺风车。而自己虽然也在起步阶段但未来如何还不可知。

这次升职为六品通判,但六品距离苏晨的四品武将差距还挺大。

“交给苏晨也不错,苏晓十六岁了,耽搁不得。不过阳儿以后得交给我。”

“哦?你很看好阳儿?”

“阳儿的根骨不错,而且目光坚毅有神,友爱兄妹是块璞玉,打磨一下能成才。”

“是不是璞玉能看得出来?”苏元安颇为骄傲的一笑,“要换做一年前,有人对我说你天纵奇才是块璞玉,为父一定以为他在嘲笑我,可如今看来呢?”

看着苏元安那一脸老父亲欣慰的表情,苏晴心底也升起了被认可的兴奋。

“原本你此去梁溪府还有一项任务交给你,这次槐王设计苏晓算是对你的考题。你在与萧无畏的交锋中虽然未败,却也没胜,这个任务不能交给你。”

“什么任务?”

“既然不能给你当然不能说了。”

“我这不是识破了你的计谋这才故意输的么?算了算了,既然你不说我还不想听呢。”

“你就一点都好奇?”苏元安看着苏晴真的不再追问,迟疑问道。

“好奇也是人之原罪。袁文帝当年就是因为好奇探出了脑袋,被射日箭神一箭射杀断送了霸主路。”

正在这时,书房外突然响起了脚步声。

苏元安脸色一沉,“什么事?”

“刚刚箭头来报,槐王宝库失火了,奇珍异宝,损毁无数,槐王多年收藏付之一炬,槐王哀嚎震天,哭天抢地。”

“什么?”苏元安勐地站起身走出几步,而后又一脸震惊的看着坦然自若的苏晴。

苏晴轻轻展开逍遥扇,“意外,纯属意外。”

目 录
新书推荐: 我真不想看见bug 星宿永恒 三界赵公子 破军临之凡界卷 史上第一祖师爷 世间第一仙 少年天启 超凡:从恶魔开始 我的肉身天下无双 魂定九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