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 > 我的武道靠破案 > 第一百六十章 蛛网踪迹

第一百六十章 蛛网踪迹(1 / 1)

目 录
好书推荐: 他的恶魔仙子 星河诸神 诸天圣域主宰 萧萧风雨下 驭灵人赵恪 富有的乡村闲医 重生2000,乖女儿被我宠上天 耀世麟王(又名:北麟天王) 精灵:剑仙的我重生成了冰六尾 盗墓:从听雷开始

“沈剑心!”西门吹雪突然叫住。

“吹风,我想一个人静静。”

“想喝酒么?我陪你。”

沈剑心嘴角微微勾起一个淡淡的微笑,身形一闪,纵身一跃跳上高空。身形几度闪现,又彻底消失不见。

尘埃彻底落尽,一众被吹到东倒西歪的武林人士从废墟中起来。

望着眼前大战残留的痕迹,纷纷变得呆若木鸡。

宗师一战,不仅将长宽三十多丈的巨大青石炸成粉末,还顺带削去了岚山边上的七座山峰尖角,毁去了一座屹立两百年以上的巨大石门。

回想着方才所看到的天地异象,纷纷忍不住颤抖了起来。

苏晴一行人离开兰山寺回到青乐县,案情到此刻已经尽数浮出水面,只是曹宇亭逃走了,所以此案不能算结案。

只要曹宇亭一死,这个升级为红色的案子才可以告破。但揪出曹宇亭已经不是苏晴所能插手的事了。

第二天,顾朝夕派人送来一封书信。

苏晴看望书信,眉梢却不禁紧锁了起来。

“大人,顾前辈信中说什么?”

“他去了一趟千寻岛,在千寻岛找到了楚风等七人。他们被铁链禁锢在地下室之中,皆已失去了神智。”

“曹宇亭真是丧尽天良!如果将他绳子于法,我恨不得将其凌迟。”薛崇楼恶狠狠的怒道。

苏晴满脸疑惑的看向薛崇楼,“你为何如此苦大仇深?”

薛崇楼脸上浮现一丝慌乱,“曹宇亭做出这么令人发指之事,人人得而诛之,我这么想有什么问题么?”

“别人如此苦大仇深当然没什么问题,但你却不同,你可是黑无常薛崇楼啊,你的修罗心境不是冷酷无情,辣手摧花么?怎么会这么轻易受触动?”

薛崇楼脸上露出一丝不觉察的慌张。

“大人,属下还有事做,先走了。”

说着,转身匆匆而去。

“展昭,你知道什么情况么?”

“嗯……大人,还记得那个苗若男么?”展昭旁敲侧击的问道。

苏晴瞬间了然,“原来如此!这苗若男与薛崇楼倒也般配。他们发展到什么程度了?”

“不知道,反正最近薛崇楼练苗家刀法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很淫荡。”

“对了,大人你刚才为何看完顾前辈的信之后就愁眉不展?”

“倒不是愁眉不展,只是觉得此案似乎还有些蹊跷。”

“蹊跷?在千寻岛地下室发现被抹去神智的楚风等人,不正是曹宇亭恶行的铁证么?怎么反倒蹊跷了呢?”

“曹宇亭出千寻岛多久了?”

“二十来天。”

“就算,曹宇亭一次只能操控一个人,但也没理由将楚风等人留在千寻岛吧?以他的能力,在静海府各地秘密安置据点应该不费吹灰之力吧?

千寻岛找不到楚风等人才是正常的。而且,千寻岛只有曹宇亭一人,曹宇亭向来独来独往独吃独住,楚风等人被关在地下室二十来天竟然都还活着?”

展昭眼神凝重了,“大人的意思是,此案还有待商议?”

苏晴微微一笑,“可能是我过于敏感想多了,曹宇亭是宗师之境,来回千寻岛对他来说也许是瞬息之间而已。”

兰山寺宗师一战,果然在第二天成为了引爆整个江湖武林的话题,江湖的每一个角落似乎都在激烈的讨论着。

但再热度的话题也仅在一时,尤其是在江湖这个从来不缺乏热度的地方。

五天之后,大多数人已不再关注此事的后续如何,偶尔听到有人讨论也不过是竖起耳朵听着。

一夜寒风起,当天夜里,下起了入冬以来的第一场雪,也是苏晴来到这个世界看到的第一场雪。

清晨,冷香扑鼻。

苏晴披上了小雅精心缝制的大氅,雪白色的大氅与院内的白雪寒梅相得益彰。

此时此景,让苏晴不由的诗兴大发。

望着天空落雪,梅枝摇曳,动了动嘴角作势要吟,许久之后憋不出一句,最终却黯然收回。

“公子,此时此景,您不该说些什么么?”小雅等了半天不见下文,有些着急的问道。

“该说什么?嗯,这雪,真白,这梅花,好香。”

小雅还想说话,忽然,雪地中出现了一道身影,比雪更白,比梅花更香。

西门吹雪来到苏晴身边,抖了抖身上沾到的雪花。

苏晴轻轻嗅了嗅鼻子,“天香阁的胭脂水粉,如烟姑娘的味道,还有绿柳,翠烟,牡丹,杜鹃……好家伙,西门,没看出来啊,你竟然去天香阁喝花酒了?”

西梅吹雪的脸色顿时涨成了猪肝色,额头上,青筋蠕动。

“你去喝花酒算了,竟然还没叫我?过分了啊。”

“不是我要去的。”西梅吹雪冷冷的吐出一句话。

“我懂,你不用解释的。”苏晴深表理解,“但下不为例。”

“知道!”

“下次再敢不叫我,朋友没得做了。”

西门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栽倒。

“苏晴,言归正传。我问了沈剑心突破宗师境之法,他告诉我,大梦天罗红尘历练。

旧的大梦天罗已经被毁,新的大梦天罗为沈剑心开辟。只是暂时他要诛杀曹宇亭,等此事了后,要我去映日山庄闭关一段时间。”

“你要去就去呗,反正之前你动不动失踪个把月也正常。”

这时,一身紫色捕头制服的薛崇楼大步走来,“大人,有发现蛛网异动了。”

“蛛网异动?这个时候?怎么回事?”

“昨天下午,魏老板来衙门向属下等汇报了一个情况,安乐县首富李旺突然间变卖家产套现银两,价格非常便宜看似要跑路让我们查查他屁股下面干不干净。弟兄们一去调查却发现意外收获,这个李旺很有可能曾是蛛网的一员。”

“哦?那他变卖家产是要做什么?”

“前往南岳国,已经买好了船票,明天下午从青龙港出发直奔南州千珊瑚港口。”

苏晴眼中精芒闪动。

神州各国之间人口流动是非常频繁的,因为人口对各国来说都是战略资源,各国也都有吸引人才进入的策略。

不是人才也没关系,来了就是自己人,开个荒,挖个河总有用得到的地方。

商人逐利,各国商人换国家定居更是家常便饭。甚至有些商人世家遍布九国,每个国家都有其分支。

李旺变卖家产去南岳国,本来没什么。可他如果有蛛网成员的背景,在这个节骨眼上离开可就值得深思了。

苏晴微微思索,突然抬起头,眼眸中精芒闪动。

“西门,你去通知沈剑心和顾朝夕,曹宇亭要跑。”

“你是说?李旺就是曹宇亭?”

“李旺不是曹宇亭,但曹宇亭很可能在李旺随行的人员之中。”

雪下到黄昏停了下来,在日落前夕,天气变晴。

一抹余晖给阴沉了一整天的大地洒下了一层金色礼物,而后,又如一个浪子一般转身消失。

次日,天气晴朗。大街小巷里回荡着孩子们追逐打雪仗的撒欢笑声。

苏晴乘坐马车驶出县衙,沿路上,一辆辆大户人家的车马络绎不绝。

第一场冬雪的第二天就是艳阳天,大户人家的子女当然不会错过雪后初晴的美景,纷纷外出赏雪赏景。

如果苏晴没有公务在身,必然也将是这群人中的一员。

青龙港外,断桥残雪。

苏晴无声无息的来到,被左子幕迎了进去。

邱长明死后,青龙港坐镇任务交给了左子幕。最开始,苏晴也是这么打算的。

“开宗立派准备的怎么样了?”苏晴接过左子幕端来的香茶,一边随口问道。

“一切已准备就绪,等明年开春就能开宗立派了。”

“收了多少徒弟?”

“现在弟子已有三十人,年纪最大的十五岁,最小的六岁。无量剑派排序以入门先后排序,前面的几个弟子反倒年纪最小。”

“资质如何?”

听到苏晴问这个,左子幕的脸上顿时浮现出红光。

“大人,这批弟子资质都不错,青乐县不愧是人杰地灵之宝地,这些弟子每一个都比我之前教过的酒囊饭袋强了不知多少。

尤其是胡六月,日月星辰两兄弟,苏无双,龙峥嵘他们五个,资质之高为我平生罕见。

传授他们的内功心法,三日便有气感,半个月纷纷修炼入门。站桩,打坐皆进步神速。

照这个速度下去,十五年之内破先天之境应不在话下。”

十五年?

苏晴有点不太满意。

等十五年后,恐怕先天都不够自己打个喷嚏的。但转念一想,无量剑派也不是给自己留的。

以后也许不只是无量剑派,还会有其他宗门势力落户,直至一统江湖。从这个角度去看,我岂不是武侠世界里的大反派大魔头?

想到这,苏晴宛然一笑。

有集案录在手,加之自己柯南命格,成长速度应该一直是乘火箭模式。

才区区半年时间已经从手无缚鸡之力到先天境界的高手,再过三两年,宗师境界不在话下。

对自己,苏晴倒没太过担心。

自己在一天,应该有能力护佑子孙后代无恙。可人有穷时,就算真命天子也会寿终正寝的时候。

如果自己不在了,难保会有人打自己后人注意。到那时,像无量剑派这种暗中棋子该发挥作用了。

就算遇到了不可抗的强大力量,保住后人血脉传承应该不难。

所以用到无量剑派不是十五年之后,而应该是三十年,五十年,甚至百年之后。那时候的无量剑派,恐怕已经成武林巨擘了。

在青龙港耐心等了大半天,手下来报。

“大人,掌门!李旺的人到了。”

目 录
新书推荐: 【GL】愛我,求求妳! 【np】扰龙 仙者 这次换我说爱你 界王 冒牌天帝 龙与魔法师 东胜神洲 创世十二乐章 暴食巫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