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 > 我的武道靠破案 > 第一百五十七章 江湖规矩

第一百五十七章 江湖规矩(1 / 1)

目 录
好书推荐: 他的恶魔仙子 星河诸神 诸天圣域主宰 萧萧风雨下 驭灵人赵恪 富有的乡村闲医 重生2000,乖女儿被我宠上天 耀世麟王(又名:北麟天王) 精灵:剑仙的我重生成了冰六尾 盗墓:从听雷开始

顾朝夕勐地回过意,看向苏晴。

“苏大人这话何意?”

“方才我们不小心去了一趟蛛网的大梦空间,在里面看到了苗龙凤的虚神斩,看到了杜飞的惊神指,也看到了沉傲天留下的幻日剑诀。

想来,映日山庄的幻日剑诀就是从这里外流的。

说明,天网操控杜飞,操控苗龙凤,操控那九个天资卓绝的后起之秀皆是通过此大梦空间,那沉傲天为什么不也是被操控的人?”

顾朝夕表情一怔,脸上露出骇然,却又闪烁着难以置信的惊讶。

“沉傲天……可是宗师之境啊。”

“宗师之境不可能被抹去神智么?”苏晴疑惑问道。

“倒不是不能。方才,我趁沉傲天动作突然生硬的瞬间出手将其击杀,现实交手尚且如此何况是精神识海之中。

但虽然有可能,却也极不可能,除非……”

“除非出手那人是他信任之人,且突然偷袭直接上杀招。顾前辈,你可知道方才我们几个是怎么进入的那个大梦空间么?”

顾朝夕缓缓摇头,“不知道。”

“是通过大梦天罗心法。”

听到这话,顾朝夕瞬间坐不住了。

大梦天罗他怎么可能不知道,乃是天元大师根据睡梦罗汉心法,由曹宇亭,沉傲天两兄弟一起,耗时多年才完成的精神武道心法秘籍。

正是此功法,铸就了曹宇亭宗师之境。

“你们四人竟然都练成了那个功法?此功法创出至今,只有曹宇亭一人练成……”

话到这里,顾朝夕突然顿住。

脸上再次露出了难以置信。

“你是说……那个幕后黑手是曹宇亭?”

“顾前辈,并不是只有曹宇亭一人练成,而是他是第一个练成。其余练成此功法的人可都成为了他盘中餐了。

那失踪的九个惊才绝艳,哪个不是因为修炼了大梦天罗而惨遭毒手?”

“哈哈哈……哈哈哈……”

突然,顾朝夕放声大笑起来。

但这笑声之中,却充满了无尽的悲凉。

“是他……万万没想到,竟然是他……

我找了十几年的人,竟然一直就在我眼前。曹宇亭……好,好得很!”

“顾前辈且慢。”眼看顾朝夕要走,苏晴连忙喝道。

“你还有什么事?”

“顾前辈这是要去哪?”

“我能去哪?自然是找曹宇亭做个了断。”

“顾前辈知道曹宇亭下落么?”

顾朝夕眉头一皱,却也没有言语。

“换做平时,您找曹宇亭易如反掌,可如今还易如反掌么?他刚刚精神受到重创,应该躲在无人的地方闭关疗伤。

而且,我们现在已经知道了他是幕后黑手,但他却不知道自己已经暴露,我们还有机会。

倘若顾前辈这么急匆匆的找他,说不准会有警觉。他要是真蛰伏下去,天下有谁能找到他?”

“你说怎么办?”

“等!他现在不知道自己暴露,等一个出其不意的机会,一个让他插翅难逃的机会。”

顾朝夕沉思了一会儿,默默点了点头。

这个机会,并没有让苏晴等太久。

第二天一早,手下就汇报了一个最新消息。

映日山庄庄主沉剑心,将于三日之后在兰山寺与天下武林了却恩仇。

杀害江南七侠全家,双鹰派满门既然是沉傲天,沉剑心身为沉傲天之子,父债子偿天经地义。

映日山庄可以封闭山门一躲了之,沉剑心却不想躲,所以在兰山寺摆下恩仇局,欢迎所有武林豪杰来此做个了断。

苏晴眼中闪动着精芒,“曹宇亭以为江南七侠讨回公道的名义出山,这次沉剑心了却恩怨他无论如何都会去,正是大好机会。”

沉剑心之邀,瞬息间席卷了整个江湖。无论是与此事有关或无关的都在争相告走,这两天,江湖中的恩怨厮杀比起平日也少了很多。

十月十八,晴!

北地三国从月初就已开始下雪,而地处南方的玉国,却已经连着半个月的艳阳高照。

雨雪虽然未到,但北方的寒风却是到了。

虽然是阳光明媚,但却也感觉寒风刺骨。

当然,感觉寒风刺骨的是那些明明未到先天,却要故作勇敢,只穿着粗布薄衣的江湖武林人士。

无数武林人士,如过江之鲫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而后齐齐涌向兰山寺。

苏晴坐在低调而不失奢华的马车之中,马车里烧着碳炉,碳炉上热着一壶黄酒。

与顾朝夕西门吹雪等对面而坐,将武道境界做下酒菜,喝的好不痛快。

己时,苏晴等人顺着人群来到了兰山寺,此刻的兰山寺山门外人山人海。

在兰山寺山门外,坐落着一块高台,规整的四方高台如比武擂台。

初看还只道是寻常,仔细一看,这长宽各近三十丈的巨大石块,竟然是用一整块巨石削出来的。

看着这块巨石,苏晴和西门吹雪两人都沉默了。

别说苏晴,就是西门吹雪也望尘莫及。难怪家族里的高手明明已经是修为绝顶独步天下,却一个个还这么谦虚。

每次,家族后辈问,咱都这么牛逼了,为啥要这么低调?

总会被家族长辈抚着头顶问,因为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宗师之下皆蝼蚁,圣人之下皆刍狗。做人要低调,要谦虚。

曾经的苏晴不是很理解。

牛逼就牛逼,为何要低调?强过百分之九十的人还不嚣张,岂不辜负了一身实力?

但现在,看到眼前这块被沉剑心削出来的大石头,苏晴突然有了更多的感悟。

强过百分之九十的人,确实牛逼。可这百分之九十人的实力加起来,也许只是占大海中一瓢的成分。

就好比眼前的青石,几乎是赤裸裸的告诉在场的所有人,别看我才刚刚踏足宗师之境,今天来的所有人一起上,也不够我沉公子削的。

但是,似乎。

在场只有苏晴和西门吹雪看懂了沉剑心的用意。

听听周围的这群货在讨论什么?

“我二舅老爷的女婿的侄子是双鹰派的弟子,死于双鹰派灭门之夜,此仇此恨,不共戴天。

今天映日山庄要赔我个九品秘籍,一把好剑,百八十两银子梁子算掀过去。倘若不愿意,今天我们一人一口唾沫淹死他。”

“你这算哪门子的不共戴天?老子的亲姐夫是江南七侠家中的护卫,惨死于沉傲天之手,你这八竿子打不到一起的亲戚都要赔这么多,我该要什么?”

“嘶——此仇此很确实难以用红尘俗物来消弭了,恐怕只能在沉剑心身上砍一刀才能消此恨。”

苏晴听着这两人说的话,悄悄向后退了退。

周围的人越聚越多,很快就显得拥挤了起来。

武林群雄都到齐了,众人突然发现发起者沉剑心竟然一直迟迟没有出现。渐渐的,人群中出现了呼唤沉剑心的呼声,且呼声越来越高涨了起来。

“沉剑心!你不是要替你爹向武林群众请罪认错么?我们都来了你怎么还不出来?”

“沉剑心,认错也该有个认错的姿态,你迟迟不现身是要做什么?”

这些还算是文明的,更多的不知所谓之人,却是直接骂了起来。

正在人声鼎沸之际,突然,周围的空气变得厚重了起来。

虽然看起来没有一点变化,但这微妙的变化却能让所有人清晰的感觉到。

风停了,云定了。

天地之间,荡漾着一种不可形容的道韵,好似这方天地被一个无形的罩子罩住,所有人成了罩子中的猎物一般。

突然,一阵丁零当啷的声音响起。

所有武林人士手中的刀剑都齐齐发出震动,就像是恐惧的颤抖。

“快看!”

一个武林人士仰头看向天空,脸上露出了浓浓的惊恐。

一道剑气,桁架天空。

剑气如一座桥梁,却隔断着生死。

一道白衣身影突然出现在剑气之上,闲庭信步的从剑气之上走来,一步步的来到青石之上。

沉剑心一身白衣,白衣很素,也不是什么好的布料,衣摆处,还有着熨不平的褶皱。

沉剑心的脸上明显的多了许多沧桑,厚厚的眼袋,唏嘘的胡渣子,看起来苍老了十多岁。

虽然此刻的沉剑心看起来很是憔悴,但他披头散发的模样却又给他平添了一份逍遥气质。

坦白说,此时此刻的他,竟然颇有几分帅气。

苏晴一直以为,帅气这个词,应该永远不会和沉剑心挂钩。

方才还喧嚣的现场,被沉剑心这个出场的气势震慑的鸦雀无声。

苏晴瞅了眼方才大言不惭的两人,此刻已经缩在人群中低头不敢看台上的沉剑心。

考试前:以我的能力,这种难度题目岂不小菜一碟?轻松拿捏!

考试后:明年再来,告辞!

沉剑心视线扫过在场一众人,两道剑芒从他的双眼中射出,敢与他对视的,无不被刺的眼泪横流。

“诸位武林同道,在下沉剑心!我爹,就是近几日被你们口诛笔伐的沉傲天。

我爹诈死二十余年,创立天网为祸武林!虽然,这二十年已和映日山庄断了关系,但我身上流着他的血,断是断不了了。

既然如此,我沉剑心就不避着。以前我爹欠下的债,我沉剑心接下了。在场的江湖好汉受我爹残害的尽管出来,有怨抱怨,有仇报仇!”

话音过后,现场一片死寂。

过了许久,才突然响起了一个回应。

“这可是你说的!”

人群中,一个头上扎着白布的青年大声喝道,“我大哥,双鹰派内门弟子,死于你爹幻日剑法。杀人偿命,天经地义!你可是要父债子偿?”

“江湖人说话,一个唾沫一个钉!说我接下就接下,你既然说杀人偿命,那好,这位壮士上来便是。”

“你……不还手?”

“我让你一招,一招过后你若放下恩仇,我们两不相欠,你若还要报仇,江湖规矩怎么办就怎么办。”

“卧槽!”

此话一出,苏晴瞬间听取卧槽一片。

目 录
新书推荐: 我真不想看见bug 星宿永恒 三界赵公子 破军临之凡界卷 史上第一祖师爷 世间第一仙 少年天启 超凡:从恶魔开始 我的肉身天下无双 魂定九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