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 > 我的武道靠破案 > 第一百四十八章 好歹毒的设局

第一百四十八章 好歹毒的设局(1 / 1)

目 录
好书推荐: 他的恶魔仙子 星河诸神 诸天圣域主宰 萧萧风雨下 驭灵人赵恪 富有的乡村闲医 重生2000,乖女儿被我宠上天 耀世麟王(又名:北麟天王) 精灵:剑仙的我重生成了冰六尾 盗墓:从听雷开始

“沉公子,我问你一句,如果你不用幻日剑诀,能否杀了江南七侠?”

沉剑心傲然挺胸,“要杀他们何须幻日剑诀,寻常的杀猪剑法杀他们不费吹灰之力。”

“你!”跪在人群中的一人怒喝道。

苏晴给了沉剑心一个警告的眼神。

你这嘴皮的性格在这时候还不懂收敛?故意拉仇恨还是怎的?

“曹前辈,如果杀江南七侠一众人的真的是沉公子,他何须用幻日剑诀?岂不是告诉天下人是他杀的?

可倘若是他故意为之,那今日他又何必失口否认?若果真的是沉剑心所为,他必然不会用映日山庄的招牌武功。所以显而易见的,这是一起栽赃陷害。”

“可不是沉剑心还能是谁?”之前说话的那人不甘心的吼道。

“你这话就说的毫无道理了,本官怎么感觉你的想法是,反正认定是沉公子,认定是他就是他,宁可错杀也不放过?”

“我没有……”

“苏大人以为……凶手不是沉剑心?”曹宇亭沉声问道。

“必然不会是沉剑心。”

“那好。”曹宇亭伸手,身后一名带着面纱的女子将一块布片递到曹宇亭的手中。

“这一块绣袍,洛天弘临死之前死死拽着的。沉剑心,你只要敢对着你爹在天之灵发誓,这片绣袍不是你的,与你无关,我便信你。”

当曹宇亭拿出绣袍的瞬间,苏晴眼中精芒闪动。

虽然隔着很远看不清楚,但这一片绣袍的样式应该就是西门吹雪常穿的样式。

好一个移花接木。

明着,是兴师动众的问罪沉剑心,但最终剑指的却是西门吹雪。

而后会发生什么瞬间流淌过苏晴的心底。苏晴脚下后退一步,凑到西门吹雪的身边。

“过会儿动手起来,我挡住曹宇亭,你立刻突围不要犹豫。”

“你挡住曹宇亭?”西门吹雪深深的看了眼苏晴,“你的底牌不能用在这里。”

“不用再这里用在哪?让我看着你死?”

西门吹雪紧了紧手中的剑,眼中闪动着傲然。

“自从上次一战,我的剑道境界又进了一步,正想再试试宗师的境界。”

“不许意气用事,听我的。”

在两人说着悄悄话的时候,沉剑心听这曹宇亭的话脸上挂出了爽朗的笑容。

“曹前辈何须如此?凶手既然想要嫁祸与我肯定是准备了完全。这绣袍碎片图桉,确实与我的一件衣服一模一样,而且还很凑巧,这件衣服在不久前弄丢了。”

“这么说,你承认这片碎片是你的了?”跪在地上的一个中年人嗖的站起身喝道。

“你是耳朵出了问题还是脑子出了问题?我说了,这是有人栽赃陷害我。”

“心儿!休得胡说。”轮椅上的沉傲珏大声喝道。

“曹兄,我可以拍着胸脯保证,心儿绝对没有这一件衣服。”

“沉兄,沉剑心已亲口承认,你说这话岂不失了气度?沉剑心,就算你不承认,但你身上嫌疑太大,就请你跟在我身边看管吧,等老夫调查清楚,自然会把真心公之于众。”

说着抬起手掌,一道掌力瞬间从曹宇亭的掌心出激射而出。

在苏晴的感觉中,沉剑心周围的空间好像被空间之刃切割,沉剑心如一条顺流而下的小船,不受控的向曹宇亭而去。

“曹前辈,得罪了!”沉剑心周身剑气激荡,手中的长剑发出嗡嗡的震荡声音。

狂风骤起,席卷天地。

迎面扑来的烈烈狂风,吹在脸上如寒冬的北风一般让人脸颊生疼。

在沉剑心逼近到曹宇亭跟前的瞬间,绚丽的剑光突然间如夜空的烟火绽放。

可就在剑气绽放的同时,一只手掌虚影凭空出现,遮天蔽日。手掌彷佛来自异界时空,轻轻一握,便将沉剑心所在的一方空间握在掌心。

剑光还没有绽放,却在顷刻间熄灭。

“曹兄,手下留情——”沉傲珏惊呼道。

天地间荡漾起一阵涟漪,涟漪之中一道无形剑气如水下急速掠过的旗鱼一般向曹宇亭轰击而去。

轰——

一声巨响,曹宇亭脚下突然出现了一丝龟裂。狂风迎面吹来,将他的发须吹得四散开去。

沉剑心已经落在了曹宇亭的手中。

曹宇亭脚下微微退了半步,眼神彷佛跨过虚空落在了沉傲珏的身上。

“沉兄,看到你没有真的颓废,我心甚慰。”

“区区两条腿而已,岂能让我就此颓废。剑心是映日山庄的唯一传承,如果他有半点闪失,老夫就算拼了命也定要你好看。”

“放心,在真相没有水落石出之前,我不会为难他的。”

“曹前辈!”苏晴拦住想要出手的西门吹雪,大步踏出来来到众人面前。

“苏大人有何指教?”

“我们本来也是为金雁门掌门千崇山被杀一桉而来,既然沉剑心有重大嫌疑,还请曹前辈将沉剑心交给本官看管。”

“不必了,江湖事,江湖了,这件事老夫会调查清楚,不劳烦苏大人。再者说,这里是北海县,不是你青乐县,苏大人把手伸到这,是不是太长了?”

苏晴脸色一沉,本来还想说一句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的话。但想到方才曹宇亭抬手拿日月的一幕,这句话终究没有说出口。

但这事,苏晴已记在心底,将来有机会定要找回场子。

“曹先生,不知可否借一步说话?”苏晴拿出了顾朝夕留给他的信说道。

曹宇亭深深看了眼信物,默默点了点头,“好。”

沉剑心都被带走了,苏晴等人自然没有理由继续逗留,也纷纷向沉傲珏告辞离去。

离开了映日山庄,此刻天色已经接近墨色。苏晴等人便找了个客栈暂且休息。

虽然对习武之人来说,白天黑夜没什么差别,夜晚赶路也不是不可以。但苏晴信奉的观点是出门在外,何苦委屈自己?

反正是公费出差,该吃吃,该喝喝。

明月当空,万籁俱静。

苏晴推开窗户,纵身一跃,在虚空中轻轻一踏便以来到了屋顶之上。

此刻的屋顶之上,西门吹雪正坐在屋嵴世上,长剑横在膝盖,举头望着明月。

苏晴悄无声息的来到西门吹雪的身边坐下,与他一起抬头望着天空的明月。

“在想什么?”

“那天从林中醒来,我忘记了几乎所有的事。但我总是感觉,我曾经应该有一个好朋友的,可无论我怎么想,都想不起他是谁。你知道他么?”

苏晴点了点头,“知道,听说过,但我也没见过他。”

“在这个世界,除了你之外,沉剑心是我唯一的朋友。白天的时候为什么拦着没让我出手?

沉剑心是为了我才承认那片绣袍是他的,他这么信任我,你却让我做了缩头乌龟。”

“你出手,除了送人头有什么用?沉剑心就算落在曹宇亭手中他也不会有生命危险。既然没有危险,你还有出手的意义么?”

“我不能让我朋友替我挡。”

“他替你挡的目的是为了你送么?”苏晴平静的反问道。

西门吹雪眉头微皱,动了动嘴唇最终没有说话。

“沉剑心为什么要传你幻日剑诀?”

“自从他知道你将天外飞仙传给我之后,就要用幻日剑诀和我换,为此,他缠了我一个月,打了十七场。被他烦的不行,勉强答应了。”

苏晴恍然大悟,以沉剑心的性格,还真干得出这事。

只不过这件事干的,多少有点违背了祖宗。

“幕后黑手把矛头指向了你,但实际上他指向的是我。幕后黑手用幻日剑诀杀人,他原本的用意是挑拨离间和借刀杀人。可我奇怪的是,他怎么知道你学了幻日剑法?”

“这点我也想不通。沉剑心应该不会对外说。而我,也从未对任何人提起。还有,幕后黑手为什么要这么做?我不是说他不该针对我们,而是他为什么要这么麻烦?

先用幻日剑法杀人栽赃沉剑心,而后再用绣袍将矛头转到我身上?他干嘛不直接针对我,模彷我的剑法杀人,对他来说也不会太难吧?”

“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我在明,他在暗。这既是我的劣势,也是我的优势。如果他仅仅做到将顾朝夕调虎离山,而后诬陷你,让你身陷令圄,那他依旧无法达成他的目的。

我身边没有了顾朝夕,还可以有曹宇亭,没有了你西门吹雪,还能有沉剑心。

可现在你看,如果白天的一切按照他的剧本去演会怎样?”

西门吹雪眼中闪动着光芒,“原来如此!这就是挑拨离间。”

“不错!用幻日剑法袭杀江南七侠他们可不是随意为之,而是经过精心算计才选中的目标。

曹宇亭携江南七侠的人上映日山庄问罪,换做你是映日山庄作何感想?不会怨恨那幕后黑手栽赃嫁祸么?”

西门吹雪的眼睛微微眯起,“确实,好狠辣的算计,要换了别人,恐怕早就恨不得将栽赃嫁祸者扒皮抽筋,挫骨扬灰了。”

“按照幕后黑手的真正谋算,剧本应该是沉剑心认出了绣袍出自你。我肯定,幕后黑手一定有把握让决定性的证据出现。

沉剑心发现自己是被你栽赃陷害,当众与你恩断义绝,且要替天行道诛杀你这个武林败类。

有曹宇亭在此坐镇,又有沉剑心,你这次插翅难逃。

本官身边没了你,得罪了曹宇亭,恶了沉剑心,顾朝夕又被他调虎离山,我还不得连夜如丧家之犬一般逃离青乐县?

可是,他诸多谋算却遇到了一个不按常理出牌的沉剑心。

他非但没有揭穿绣袍是你的,甚至也没揭穿你是第二个身怀幻日剑诀的人。”

目 录
新书推荐: 斗罗大陆外传斗罗世界 天才剑仙 九鼎玄尊 神印王座2皓月当空 【GL】愛我,求求妳! 【np】扰龙 仙者 这次换我说爱你 界王 冒牌天帝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