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 > 我的武道靠破案 > 第一百四十七章 兴师问罪

第一百四十七章 兴师问罪(1 / 1)

目 录
好书推荐: 他的恶魔仙子 星河诸神 诸天圣域主宰 萧萧风雨下 驭灵人赵恪 富有的乡村闲医 重生2000,乖女儿被我宠上天 耀世麟王(又名:北麟天王) 精灵:剑仙的我重生成了冰六尾 盗墓:从听雷开始

“西门,他为什么叫你吹风?”苏晴又打趣的问道。

“他脑子有问题,我不能和一个犯有脑残的人计较。”

“苏公子,你是文化人,你不觉得吹雪这个名字有问题么?吹雪,雪怎么吹?要吹就吹风啊,正所谓男儿迎风立,当如玉树临风,所以我给他改了。”

“看来沉公子是真不知道西门吹雪这个名字的由来?”

“有何说道?”沉剑心疑惑的顿住脚步问道。

“因为他每次杀人后喜欢吹落剑上的血花,如同夜归人抖落身上雪花。他吹得是血,不是雪。。”

“原来这样,西门,我怎么没见过你吹血?”

“你让我捅一剑,就见到了。”西门吹雪冷冷说道。

跟着沉剑心来到映日山庄,映日山庄内果然更加的豪华气派,虽然只是单调的白色为主基调,但在这个时代,白色本就是最奢侈的颜色。

进入客堂门,便见一个精瘦老人坐在轮椅之上,被一个侍女推着走来。

“哈哈哈……今天映日山庄好热闹啊,很久没有这么多客人来了,诸位英雄,请坐。”

此人,应该就是映日山庄沉傲珏,三十年前也是如今日的沉剑心一般风姿卓绝的人。

只因为大玉与西夏国战起,沉傲珏携静海武林数百江湖人士义无反顾的踏足战场,深入敌后,刺探,刺杀,破坏。

当年的国战,有三大战场。第一是两国将士在前线攻城略地,第二是在两国后勤补之战,靠着举国之力给前线输送战略物资,拼的是国力。

而第三战场,便是两国江湖深入敌后,以星星之火燎原。国战结束之后再回头看,第三战场才是真正居功至伟。

长达十四年的国战,西夏有好几次逆天翻盘的机会,要不是被玉国江湖武林提前刺探到了情报,西夏国只要得逞一次,玉国可能会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面对这个曾经在第三战场立下赫赫战功,为玉国舍生忘死,最终落得双腿被截,武功尽废的老人,所有人都不禁心生敬意。

“我等参见沉巨侠!”

侠之大者,为国为民,而只有为国为民大侠中的大侠,才可被成为巨侠。

“大家别这么客气,来者是客,大家快入座,上茶。命后厨着手准备,今天中午要与众武林群雄大喝一场,不醉不归。”

沉傲珏的脸上挂着灿烂的笑容,看起来分外的高兴。

也许是失去了双腿行动不便,只能宅居在家中。再加上映日山庄的名声渐渐神话,平日鲜有人前来拜访,沉傲珏难免会孤独寂寞。

今天突然来了这么多人,心情大好。

沉傲珏视线落在苏晴的身上,脸上挂起了笑意。

“苏公子是青乐县县令?”

“晚辈正是。”

“静海武林四公子之名,我也偶有耳闻。不过相对于苏公子武功的名声,反倒是你探桉如神,诗画双绝的名声更甚。

苏公子出自文脉苏家?不知夏国公和苏公子是否同出一房?”

“夏国公是晚辈的大伯,与晚辈父亲同出三房。”

“原来是大将军的侄子,难怪文采风流如此了得!当年老夫随军出征,虽然遗憾没能在夏国公账下效力,但也曾远远看过夏国公的风采。

苏大人今日前来,可是有什么指教么?但说无妨。”

“晚辈斗胆,想问问沉家有谁得传幻日剑诀?”

“幻日剑诀乃映日山庄的不传之密,历来只有家主才能修炼,就连我,也没有修炼的资格。目前映日山庄的幻日剑诀真传的只有剑心一人。”

此话一出,苏晴微微错愕,忍不住别过头看了眼西门吹雪。

幻日剑诀是映日山庄的不传之密,你是怎么学到的?

却没想到西门吹雪也是一脸惊讶,别过头看向沉剑心。沉剑心别过头,眼神飘向窗外。很显然,他传授西门吹雪幻日剑诀的时候可没说这是映日山庄的不传之秘吧?

苏晴脑海中思绪忍不住的漂浮起来,这两人,感觉有事啊。

“这么说,这世上会幻日剑诀的只有沉剑心了?这十几年来,幻日山庄也没有谁神秘失踪?”

沉傲珏脸色微微一变,“肯定没有!苏公子,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为何会如此问?”

正在这时,突然一道声音如从九天之外悬挂而下,传入在场众人的耳中。

“曹宇亭拜山映日山庄……”

声音轻柔如水,如在众人耳边低语。但曹宇亭这三个字,每一个字都彷佛是晴天霹雳一般,震得在场所有人都有些头晕目眩。

宗师高手曹宇亭,早已不问江湖事,移居海外仙岛的曹宇亭,竟然出山了?还说出了拜山的话?

与其他人不同,苏晴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心中升起的却是果然不出所料的感慨。

曹宇亭在幕后黑手的算计之中。

众人连忙站起身,跟着沉傲珏走出了大堂来到了山门之处。

但眼前的场景,却让众人齐齐倒吸了一口凉气,心纷纷咯噔了一下。

山门外,来了密密麻麻数百人,皆是白衣缟素。

十几口棺材,整整齐齐的排在映日山庄的山门口。

这哪里是来拜山,合着是来灭门的么?

就连一向玩世不恭的沉剑心,此刻脸色已经阴沉如水。凑到西门吹雪身边低声说道。

“过会儿我拔剑削曹宇亭的时候,你可一定别拦着我。”

“沉兄放心,我保证不拦着你,到时候我定会让大人在你的灵堂上写两幅挽联,一写不自量力,一写螳臂当车,你喜欢哪个?”

“这都欺负到我家门口来了,你让我当缩头乌龟?”

“先看什么事再说。”

沉傲珏被下人推着,来到人群前。

对着面前众人簇拥之中的玉冠老人拱手抱拳,“曹兄,许久未见,你这是闹得哪一出?我映日山庄什么时候得罪曹兄了?”

当今江湖,敢叫曹宇亭曹兄的只有两个人。而沉傲珏,便是其中之一。

“沉兄许久未见!不过今日我来不为叙旧,只为问沉兄一件事。江南七侠是怎么招惹到映日山庄了?竟然能让沉剑心怒发冲冠,一夜之间连屠尽江南七侠全家老小十七口人?

就算他们触犯了映日山庄的禁忌,你难道不能看在曹某的面子上告知曹某?还是沉兄已经忘了,江南七侠的父辈与我曹宇亭有大恩?”

“什么招惹了映日山庄?映日山庄什么时候杀他们了?”沉傲珏一脸茫然的问道,“曹兄,我什么都不知道啊?”

“他们十七人,皆身中幻日剑诀而亡。普天之下,会幻日剑诀的除了沉剑心还有何人?”

说着,曹宇亭轻轻一挥手,摆在映日山庄山门前的棺材瞬间齐齐竖起。

棺材板倒地,里面立着一具具死不瞑目的尸体。

而每一具的尸体身上都身中十几剑,与在千崇山身上看到的剑伤一模一样。

看到此一幕,跟着苏晴而来的青乐县武林人士都沉默了。他们原本也是来兴师问罪的,现在看来,事情比他们想象的严重的多。

望着尸体上的伤口,沉傲珏的脸色顿时变得阴沉如水。

“心儿,到底怎么回事?你出手了?”

“叔父,昨天一天我都在府里,哪都没去。”

沉傲珏表情凝重了起来,对着曹宇亭遥遥抱拳,“此事绝不是剑心所为,更不可能是映日山庄所为?”

“我也不愿相信这是映日山庄所为,但还请沉兄告诉我凶手是谁。幻日剑诀乃映日山庄不传之秘,得传幻日剑诀的人应该没有几个吧?”

“只有剑心一人。剑心,你可曾将幻日剑法传授出去?”

听到沉傲珏这一问,苏晴眼中瞬间寒芒闪动。好你一个蛛网,好卑鄙无耻的布局。

到了这一刻,苏晴已经确定,这是蛛网设下的局,剑指西门吹雪。

先是将顾朝夕调虎离山,而后又要剪除西门吹雪这个我身边的最强战力。蛛网要一步步的剪除自己身边羽翼,好再次刺杀。

而眼下的这一局,苏晴一时半会儿想不出破解办法。一旦沉剑心说出西门吹雪的名字,西门吹雪必会被当做凶手。有曹宇亭这个宗师高手在,西门吹雪逃都逃不出去。

为了助西门突围,苏晴不得不使用独孤求败投影,如此一来,连最后的底牌都要丢在这里。

怎么办?

“叔父,幻日剑诀乃我沉家的不传之密,我怎么可能传给他人呢?曹前辈,天下得幻日剑诀真传的人只有我一人,但我昨日一整天都在府邸,未去杀人也没有理由杀他们。”

“可我舅舅一家身上所中的幻日剑诀做不得假,你说不是就不是了?”一个身穿缟素的年轻人怒吼道。

“是!我说不是就不是。”沉剑心傲然望过去,“就凭我叫沉剑心。”

“曹前辈,请您替家父做主啊!”那人被沉剑心的气势震慑,不敢直面沉剑心只好跪地求曹宇亭。

转瞬间,曹宇亭的身边跪倒了一大片。

曹宇亭眼中闪动着精芒,“沉剑心,空口无凭,如果你不能证明不是你所为,我可就要将你拿下了。”

沉剑心微微抬起头,周身气劲突然震荡开来,剑意如清风一般四散开去。

剑拔弩张的气氛瞬间笼罩全场。

“曹前辈。沉公子还请慢。”苏晴连忙站出说道。

“你是何人?”

“青乐县令,苏晴。”

“原来是你!”曹宇亭应该是收到了顾朝夕的信,对苏晴露出了一个相对和善的微笑。

目 录
新书推荐: 【GL】愛我,求求妳! 【np】扰龙 仙者 这次换我说爱你 界王 冒牌天帝 龙与魔法师 东胜神洲 创世十二乐章 暴食巫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