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 > 我的武道靠破案 > 第一百二十九章 跪

第一百二十九章 跪(1 / 1)

目 录
好书推荐: 他的恶魔仙子 星河诸神 诸天圣域主宰 萧萧风雨下 驭灵人赵恪 富有的乡村闲医 重生2000,乖女儿被我宠上天 耀世麟王(又名:北麟天王) 精灵:剑仙的我重生成了冰六尾 盗墓:从听雷开始

正在这时,门外又传来了一阵喧嚣,而后,一大群武林人士如疾风烈火一般冲了进来,将苏晴所在的花园周围围的水泄不通。

当初苏晴就暗暗发过誓,下次再逮到你,定要你十面埋伏插翅难逃。苏晴向来言而有信,说到做到。

紧接着,又是一阵破空之声响起。

金雁派千崇山,流星派张无忧,铁掌派邱长明,烽火门章平事等等一众高手踏着虚空而来,落在苏晴的面前。

章平事一眼就看到了站在刺杀者中间,手执长枪的花甲男子。

“厉兄,果然是你。”

“师弟,我们应该有十年没见了吧?”历风雨脸上露出了沧桑一笑。

“是有十年没见了,但是,虽然我们十年没见,但我们平日长通书信,虽然没能把酒言欢,但每次收到你的信,我都能高兴许久。

就如当年我们在枪林时的那样。

我一直当你是我最好的兄弟,可我万万没想到,你竟然会如此的害我,欲至我于万劫不复之地。”

“你视我如兄,我视你如弟,你我一世人两兄弟。我从未想过要害你,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好。”

“你栽赃陷害我,让我成为杀人劫财灭人满门的凶手你说所做一切为我好?

要不是苏大人明察秋毫替我洗清了冤屈,我现在恐怕已经拜你所赐含冤而死了吧。”

“到那时候,我会将你救出来带回北齐。十年来,我多次邀你去北齐,你我兄弟共享荣华,你却一直不愿意。

你留在玉国何用?在玉国,你就是个普普通通的宗门掌门。跟我去北齐,平步青云飞黄腾达有何不好?”

“厉兄!今日,我最后一次叫你厉兄!纵然去北齐有千般好,但我章平事不稀罕。姓章的的祖祖辈辈皆皆是玉国人,我爹什么都没留给我,就留了一条命和这一身血脉。”

历风雨深深的看了章平事一眼,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我明白了。”

说着抬起手中的银枪遥指章平事,“师弟,以前,我们经常私下里比试,用的都是用布包裹的白蜡杆。今天,就用真正银枪好好的战一场如何?”

“正合我意。”章平事抬起寒鸦,周身气势喷涌而出,如火焰灼烧。下一秒,两道身影彷佛跨越了空间距离,交战在了一起。

倒在地上吐血的沉碧云晃晃悠悠的站起身,双目中哪里还有半点方才的娇羞。

只是一脸不敢相信的看着苏晴。

“你怎么会知道我们躲在沉四海的身边,从而布下这个天罗地网?”

“我不知道。”苏晴摇了摇头,“但我知道,你们一定会杀我。而且一定会尽快杀我。”

“为什么?”下一秒,沉碧云脸色勐然一变,“是你!这一切是你在幕后操作?玉国朝廷的改变都是因为你?”

“不错!”苏晴没有否认,澹然的点头回到。

和聪明人说话就是这么轻松,只需要点出一点点的东西,聪明人就立刻联想到了全局。

“自从知道你的目的是买粮运回北齐的时候我就知道,你们完了!无论你藏得多深,你们的最终目的掌握在我的手中。

我苏晴不仅仅是一个七品芝麻官,我还是文脉苏家的嫡系公子。所以我写了一封信让家族改变立场,一旦朝廷的立场改变,你们一粒米都别想送到北齐。

留给你们的时间很短,你们不能耗,不能赌,只能铤而走险。唯有我死,你们才能疏通县衙政令让青龙港放行。

我不知道你们藏在哪里,但我知道你们一定会刺杀我。所以无论谁请我去哪,刺杀必然接踵而来。

我以自身为饵,恭迎诸位上钩。”

“不可能!你就算是文脉苏家的嫡公子,但仅凭你一人不可能改变苏家的立场,更不能改变朝廷的立场。你没那么大的力量。”

“我当然没那么大的本事!所以我原本只是想让家族放点假消息,配合我演个戏,可谁知道我大伯比较直,不喜欢骗人。要么不来,要么就来真的。懂了么?郡主!”

“你怎么知道的?”

“当我知道历风雨为北阳王府教习的时候我就在猜你的身份。留在北齐的沉家族人也许有一个沉碧云,但你应该不是她,一个商贾之家的小姐,没这么深的心机,更没这么厉害的手笔。

而正巧,北阳王府杨敏郡主年芳十八,秀外慧中冰雪聪明,在北齐名望颇高。所以就姑且一猜,看来我没猜错。”

杨敏眼中迸出绚烂神采,仰头长长一声叹息。

“好一个一品风流画公子,不堕文脉苏家的赫赫威名。今日被你网罗局中插翅难飞,本郡主无话可说。

但是,你为了逼我现身,竟然撬动更改齐玉两国国运,纵然苏家有文脉相护恐怕也要受因果反噬吧?你怎敢如此?”

“杨敏郡主敢冒天下大不韪,来我玉国杀人放火屠人满门,我就不能劝陛下关闭国门让你们自作自受?

就算苏家要承受改变两国国运的风险,那也是因你而起。”

“你!”杨敏郡主脸色再变,想要反驳却无法说出一个理由。

“苏家崇尚兼爱,可你竟要眼睁睁的看着大齐数百上千万的百姓活活饿死,你如此行为难道不是背祖忘典?你还配做苏家子孙么?”

“我苏晴为大玉国民,大玉之臣,我只需考虑大玉百姓的利益得失。北齐百姓嗷嗷待哺,但我玉国百姓何辜,凭什么用我们的血汗平白救你国百姓?

别以为我不知道,这么些粮食运往北齐,我们连一两银子都别想拿道。在北齐,你们早就准备好了,叫人扮做马贼劫走粮船。

等事后,你们做多会交出几个劫匪敷衍了事。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那位厉先生将是平息玉国怒火的人头之一吧?”

“哈哈哈……”杨敏郡主凄惨大笑,“苏公子未免太小看我大齐的诚意了,区区一个北阳王府的教习岂能平息大玉怒火,自然是我整个北阳王府才够了。

苏公子,你说的没错!我是一个十恶不赦,灭人满门的女魔头。

可你知道么?在一年前,我杨敏十指不沾阳春水,只会在闺房弹琴绣花的大小姐,何曾想过有一天我会做下灭人满门的恶事?

但苏大人,我虽屠戮李不群满门,这李不群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他做下的肮脏事你若知道也会恨不得将其凌迟处死。

我说这些不是要和李不群比谁更烂,我只是为了告诉你,我的手虽然脏,但我的心没有。

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大齐千万黎明。

我本不想这样的。

在南下之前,我对大玉充满感激,甚至我还做过一个决定,等玉国助大齐度过这次危机之后,我求皇上将我送去与大玉和亲,让我成为大齐与玉国交好的桥梁。

可我到了玉国,却如被当头一棒一般。

玉国上到王公贵族,下到商贾农户,都想着趁机劫掠北齐。在玉国买二十钱一斤的粮食,卖给我大齐要二百钱,三百钱。

那些农户,竟然公然叫卖收北齐女子,一个妙龄少女,却仅仅值一口饭。

我们没打算白吃,我们是要付钱的,可你们不能如此趁火打劫,明明可以救十个人的口粮,为什么要翻十倍价格?

粮价如此高昂,就算把大齐掏空都不够,远远不够。苏公子,你说我错了么?真的错了么?要不是你们太贪婪,我何至于如此?”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嚷嚷,皆为利往。商人逐利,本就天经地义。若没有足够的利益吸引,商人怎么愿意冒着生命危险去给你们送粮?

你当是做慈善么?

当下局势,七国皆坐视北齐狼烟四起民不聊生,世上还能救北齐的唯有玉国。别说玉国商人将粮价抬高十倍,就算是百倍,那也是你们的救命粮,那也是无量功德。

而因为你的任性作为,却生生断了这唯一的救命粮道。齐国千千万万百姓,是因你而死。”

轰隆隆——

彷佛一声雷鸣炸响。

杨敏郡主瞪着美目,怔怔的看着苏晴。

许久,杨敏郡主脚下一个踉跄,突然,直直的跪下。

这一幕,让站在杨敏身后的一众人脸色齐齐大变。

“郡主!”

堂堂郡主,向外邦的人下跪,这跪下的不仅仅是个人的尊严,更是国家的尊严。

“苏公子!我求求你,能不能发发慈悲,松开青龙港的关卡吧。每天,北齐就会饿死很多人,北齐的百姓等不了了。”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朝廷的事已不是我们左右的了。要放开青龙港就得看北齐皇室的诚意了。”

话音刚刚落下,苏晴身后的人群中突然迸射出一人。如一道流光跨越了空间袭到了苏晴的背后。

一点寒芒迸现,一剑刺破虚空。

这一剑来的太快,快过了所有人的反应。

“苏晴受死——”

苏晴的背后汗毛炸开,来不及迟疑,脚下错步,凌波微步发动。

剑芒几乎擦着苏晴的皮肤擦肩而过。

下一秒,这一剑再一次如影随形。

到这一刻,苏晴才看清身后偷袭之人是谁。竟然是一直被苏晴忽略的沉四海沉公子。

而也在刹那间,苏晴却又觉得理所当然。

杨敏郡主的这么多布局,沉四海都身陷其中,他也参与其中本就不该意外。之所以一直没有怀疑沉四海是因为这些年沉家确实帮助玉国从北齐捞到不少好处。

但沉家是沉家,沉四海是沉四海。

沉家的立场,未必代表沉四海。这次沉家几乎掏尽家财运粮去北齐大捞一笔,看起来在大发国难财,可如果是石入大海血本无归,又怎么不是散尽家财救北齐?

好一个舍小家为家国的沉四海!

苏晴心生敬意,探出两根手指稳稳的夹住了刺来的长剑。剑停在咽喉处三寸不得寸进。

“崩——”

一声脆响,剑刃被苏晴轻声掰断。

下一秒,灵犀一指夹着剑刃划过沉四海的咽喉,凌波微步如梦幻泡影一般掠过,和沉四海擦肩。

目 录
新书推荐: 我真不想看见bug 星宿永恒 三界赵公子 破军临之凡界卷 史上第一祖师爷 世间第一仙 少年天启 超凡:从恶魔开始 我的肉身天下无双 魂定九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