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 > 我的武道靠破案 > 第一百十七章 谈生意

第一百十七章 谈生意(1 / 1)

目 录
好书推荐: 他的恶魔仙子 星河诸神 诸天圣域主宰 萧萧风雨下 驭灵人赵恪 富有的乡村闲医 重生2000,乖女儿被我宠上天 耀世麟王(又名:北麟天王) 精灵:剑仙的我重生成了冰六尾 盗墓:从听雷开始

在魏老板的带领下,苏晴来到了一品居的三楼。

一品居一楼为堂食,二楼为包间而三楼则是楼阁宴厅。同样的面积,在三楼之上只有五个宴厅。

专门用来举办宴会或宴请重要宾客,价格自然是相当的昂贵了。

进入宴厅,穿过一片充满诗情画意的走廊便来到魏老板所说的家常便饭所在之地。苏晴尚未靠近,宴厅内就有三两个衣着华丽的人匆匆走了出来。

他们的衣裳在烛光的照应下闪动着绚烂多彩的光芒,身上的金银图桉,玉珠耀石琳琅炫目,远远望去如供奉在庙里的泥塑金身一般。

他们身上的衣裳哪怕再多么的富贵明亮,但与一身白衣素雅的苏晴比起来,却显得如此庸俗而浮夸。

白衣胜雪,君子如玉,飘渺出尘,气质如仙。

难怪天下评谈会称苏晴为画公子,即是诗画双绝之美,又有画中公子之意。

“苏公子,我给你介绍,这位,是黑石县陈家掌门人,陈青山。这位,是江城冯家的大公子冯启亮,这位便是我们的大股东,静海城沉家的大公子,沉四海。”

“久仰大名!”苏晴拱手抱拳,对着三位行礼道。

“三位,这位不用我介绍了吧?天下评谈风雅榜,一品风流画公子,苏晴苏公子。”

在场的都是人精,魏老板故意不提苏晴青乐县令这个身份,自然明白今日苏晴是以个人身份,而不想带上青乐县令的身份了。

“久仰久仰,如雷贯耳。”

“自圣人七子之后,天下文脉分七条散落神州,镇压文脉之家几度变迁,维度苏氏镇压文脉五百年长久不衰。

在下对苏家仰慕已久,只可悲我一介商贾世俗中人,不配也不敢去结识苏氏子弟。今日得见苏公子,了了我生平夙愿,一时间竟感慨万千,难以言表。”

我去!

苏晴忍不住对说话之人高看一眼。

这位是个人才啊,拍马屁的功力如此深厚,魏老板都略有不足。

果然,听闻冯老板的话,魏老板顿时如临大敌一般的对其投去一个警惕的眼神。

“冯老板此话过了,让我无地自容啊,我苏晴何德何能岂敢代表得了苏家?我父一房只是苏氏三房,我爹虽嫡非长,我苏晴,不过是在苏家大树底下混吃等死之人罢了。”

“苏公子过谦了,在我等看来,苏氏子弟皆是绝世人杰,如果如苏公子这等经天纬地之人在苏家只是泛泛之人,那苏家之强大更远超我等想象了。”

“好了,吹捧我的话就别再说了,今日没有什么这家那家,都是生意人。”

“说的对,都是生意人。苏公子里边请……”

进入宴厅,宴厅之中只有一张桌子,但这一张桌子极大,比苏晴所见过的最大的圆桌都要大上一倍不止。

桌上已经摆满了山珍海味,海陆空几乎被一网打尽,但这些还只是前置的凉菜罢了。

“苏公子请!”

“诸位老板请。”

“苏公子,我们是先上菜边吃边聊,还是先谈生意,后面再把酒言欢?”

“先谈生意吧,不然吃的不尽兴。”

在大家都有合作意向的时候,谈生意的进度是相当顺利的。如果谈判的进度非常坎坷,多半是一方其实没有谈的诚意。

不到盏茶的时间,每个人的出资份额就被定了下来。苏晴因为能够提供青龙港运输的便利,出资一万两占比一成。

“沉公子,苏公子,份额就这么定了,我等没有意义。我们会尽快将粮运到青龙港装船,青龙港这边一出发,后面就看沉家的了。”

“这点请诸位放心,北齐的渠道我们早就安排好了,粮船一到,立刻会有人接手,这批粮对北齐来说是救命粮,无论开多少价格他们都不会二话。”

“那沉公子以为多少价格合适?”

“一石十两如何?”沉四海拿着手中的酒杯,悠然的问道。

此话一出,在场的众人齐齐一震,竟呆愣当场。

一两银子,两千钱。

十两银子,两万钱。

一石五十斤,换算下来,一斤粮食卖四百钱啊。

最近因为各地粮商蜂拥而至,各地粮商疯狂收粮导致了粮价攀升,但即便这样,静海府的粮价也才三十钱一斤。

这要换在以前,才二十钱一斤。

却没想到沉大公子一开口,直接四百钱一斤,这确实不是抢钱,因为抢钱都没这么快这么狠的。

本以为能卖个一百钱一斤已是天价,却没想到还是低估了沉公子的胃口。

“没异议,当然没异议。”陈老板脸上顿时迸出笑容,太特么惊喜了。

“如沉家真能卖出这个价,我可以再让两分利给沉家。”

苏晴眼神微微闪动,而后看向沉四海开口道,“沉公子,我听说你们沉家本就是北齐贵族?二十年前南迁至玉国,如今北齐遭难,你怎么忍心下手这么狠?”

“苏公子,沉家是一介商贾,不懂什么大道理,商人逐利,天经地义。而且,我之所以敢开这个价,必然是北齐已经答应了这个价。

你情我愿的事,何来忍心不忍心?

再者,当年我们举家搬离北齐何尝是心甘情愿?若不是迫不得已,谁愿意背井离乡?既然沉家已加入玉国,那就是玉国的臣民,对故国留有怀念可以,但一片赤诚,需留给我大玉。”

“我也只是随便说说,沉公子切勿见怪。”

“应有之意。换做是谁都会心生疑虑的,苏公子会问,说明苏公子是个坦诚的人,我岂会见怪?如此,大家就签约画押吧。”

“好!”

砰砰砰——

在沉四海话落地的瞬间,外面突然传来一阵密集的巨响,瞬间,无数烟花在夜空绽放,铁树银花如海,将黑夜亮成白昼。

“沉公子,这是你安排的?花费不小啊。”魏老板望着天空绽放的烟花,笑着问道。

“虽然这烟花放的应景,但还真不是我安排的。不过正好,就当是为我们放的是了。”

“明华宇名公子,给沉仙子贺寿,送上漫天星雨,祝沉仙子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刹那时,外面远处传来了一声高声恭贺。

原来是隔壁的宴厅中,有人在举办寿宴。这是为人贺寿而放的烟花。

在这个时代,烟花是奢侈品。去年皇后过寿,京城放一千响烟花举城沸腾。想不到在这偏远青乐县,竟然也有人花费巨资以烟花做寿。

这一通烟花,少说得千两白银了。

目 录
新书推荐: 【GL】愛我,求求妳! 【np】扰龙 仙者 这次换我说爱你 界王 冒牌天帝 龙与魔法师 东胜神洲 创世十二乐章 暴食巫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