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仙侠 > 云灵仙路 > 第二百四十五章 玄阴冰封阵,血煞之地

第二百四十五章 玄阴冰封阵,血煞之地(1 / 1)

目 录
好书推荐: 身为超人弟弟的我却成了祖国人 我老婆是天道 我真是个假主角 我绑定了搞事修仙系统 师兄给你开个光 史上最坑选项系统 在下,中医黄素 遮天之我穿越成了禁区之主 玄妙大唐 术法龙心

云灵仙路正文卷第二百四十五章玄阴冰封阵,血煞之地“嘿嘿,终于发现被阵法困住了吗。”

逃遁到阵法外的许昭玄,眸光一凝,暗自冷迭道:“这套阵法可是专门为你们准备,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为了攻略万鳄群岛,墟极宗准备了诸多手段,以应对各种激烈的战斗。

其中,剪除大妖双头鳄妖的羽翼,亦是关键的一步。

而飞禽是绝对要铲除彻底的一类,毕竟海中的意外因数太多,而空中相对来说,要好掌控一些。

针对泣血黑鸦,许昭玄特意向宗门要了一套二阶极品阵法“玄阴冰封阵”。

玄阴冰封阵,以绝对的阴冷之意,冰封阵法中的一切。

全力催动此阵,一阶妖兽根本无力抵抗,二阶妖兽实力至少下降三成,修为低的二阶妖兽,陨落亦有可能。

这对于以数量取胜的鸦类妖禽来说,是致命的。

果然,仅仅过了数息时间,一阶泣血妖黑鸦中,一阶下品已经开始掉队了,甚至坠落的不在少数。

但雌性鸦王显然已经顾不了这么多了,直接撇下落后的妖禽不管,打算孤注一掷。

“嗷~”

金羽雷雕带着三十道身影,金色遁光一闪,先一步达到鸦群的所攻击方位的阵法外。

水之弥到底不是阵法师,对阵法的操纵无法达到随心所欲的地步。

要不是她的法力和玄阴冰封阵的属性比较契合,许昭玄也不会考虑她,定让一个阵法师来操纵阵法。

“御!”

许昭玄低喝一声,鼓舞道:“全力防御,只要将一阶妖禽拖死,其他的能轻易解决,胜利将会轻而易举。”

都是战斗经验极其丰富之人,其他二九位筑基修士自然明了此时的境况。

他们得到命令的第一时间,就或掐诀,或祭出法器,也有抛出符箓。

一道道大范围的攻击施展出,透过阵法光幕,径直打向笼罩而来的鸦群。

见此,许昭玄低头看向阵脚处的一众修士。

也是觉察到了鸦群的动向,在两位筑基修士的带领下,数十位练气修士不惜法力损耗,惶惶渡入到阵旗之中,使得此处的灵壁愈加的坚韧。

“去。”

观察之际,许昭玄也没有闲着,手指快速跳动,不断施展着最趁手的火球术。

一时间,铺天盖地的大火球飞悬着砸向漆黑一片的泣血黑鸦群。

“呱呱~”

鸦群也是不甘示弱,数万鸦妖齐齐粗嗓吼叫,鼓荡起威力十足的音爆,将绝大部分人族修士的攻击给震散,灵力消散于虚无。

同时,每一只鸦妖双翅一振。

脱落数量不一的翔羽,在妖力的作用下幻化成一把把黑色飞刀。

刹那间,数十万把飞刀布成惶惶黑色天幕,威势绝伦的轰向阵法光幕。

沿途之上,在无数“嗡嗡”声中,裹挟着斩灭着一切的气势,和修士施展出的法术碰撞在一起。

“轰隆隆~”

巨大的鸣爆不断响起,离的较近的各种攻击瞬间被斩灭。

之后,人族修士源源不断的大范围轰击迅速补充而来,和气势弱小的黑色飞刀胶着在一起,泯灭着彼此。

但面对二阶飞禽施展出的斩击,这些拦截的攻击却是不够看。

对此,许昭玄等人丝毫不以为意,只管截住那些威势小的飞刀。

盖因,水之弥早早将阵法的一半灵光调转到此处。

且向阵法注入法力的修士人数和实力都极为不俗,挡住这些攻击应是轻松至极。

果然,这些飞刀突破防守后,消耗不少威能之下尽皆打在阵法光幕上,泛起不小的涟漪,却无法撼动。

有了效果后,墟极宗一方的修士尽皆神情一振。

都不需要许昭玄下令,他们就加大了施法力度,强了三分的法术连绵不绝的轰击而出。

也在这时,又过了数息时间,阵法内已经白皑皑一片,到处都是飘雪和冰川。

恐怖的低温已让泣血黑鸦呼出的气息瞬间冻结,而妖兽的体魄无法抵抗寒意之下,双翅的扇动愈加的沉重,犹如垂挂着千百斤巨石。

更让鸦群感到恐惧的是,体内的血液流动急剧减慢,像是周身血管被堵塞一般,无法提供足够的肌体能量。

实力低微的泣血黑鸦无法抵御低温,一片一片结成冰雕后开始成群结队的往下掉。

落在地面之时,在恐怖巨力的冲击中直接摔成粉末,尸骨无存。

“呱~”

弱小的一阶鸦妖看到无数同伴死去,尽皆发出凄厉的悲叫,血红的瞳孔暗淡下去后,充满了绝望。

雌性鸦王看到无功而返的两轮攻击,漆红的瞳孔中终于露出了焦急之色。

但阵法已成,已经让它有了一种无力回天的感觉。

为族群感到悲创,更为它自身的命途觉得惊恐不已。

不能在等下去了!

雌性鸦王心中做下了决定,眸中闪现决绝的厉色。

它立即意念涌动,一道道命令下达。

得到族群王者的命令,数十只二阶鸦妖对于祭献族中子民非常的抗拒。

但听到“想要活命就照做”这一句时,生灵求生的本能让它们认可了此事,纷纷开始下达下达。

凭借着血脉上的压制,让已经绝望的一阶泣血黑鸦露出最后的疯狂,纷纷凝聚全部妖力,自爆开来。

霎时间,一蓬蓬血雾弥漫而开,宛如烟花一般绽放着最后的绚烂,形成血雾海。

只是,还未等鸦王凝聚愈加威势的血海,施展天赋神通,阵法内温度再度狂猛下降后,绝对的寒意瞬间让这些血雾结成血冰棱。

任凭它有血道神通,也无法对冻结的血液施展,顿时痴傻一般愣在当场。

“呵呵,这傻鸟。”

许昭玄看到这绚丽诡异的一幕,思绪一转,就猜到了大概,心底狂笑不已。

聪明反被聪明误,这下好了,省的他们费一些手脚了。

“杀!”

面对如此局面,人族筑基修士可不会放过绝佳机会。

不知谁率先大吼一声,其余纷纷遁入阵法之中,各自寻找着对手。

且,他们都是两三人联合对敌。

谁叫墟极宗一方的筑基修士多呢,只要解决掉茫茫多的一阶妖禽,剩下的二阶泣血黑鸦早已是他们的盘中之肉。

这是绝对的屠杀,对于妖兽,人族修士不会留有任何余手。

同一时间,数千里之外的一处海底山脉中,许千燕正率领着两千修士围剿着虾类妖兽水晶银须虾。

成年水晶银须虾有三尺大小,突破到二阶后猛涨到丈许,防御力极其惊人,往往能抵挡住高一些法器的轰击。

它们的在水中的遁术极快,同阶水属性人族修士根本无法媲美。

最为可怖的是它们的数量,成群结队之下,少说有十数万只。

墟极宗也是靠着阵法和筑基修士的数量优势,才能将银须虾群压制在三千丈范围内进行围杀,且已经奠定了胜势。

这样的一幕幕,在万鳄群岛的十余处地界纷纷上演着,血腥却又理所当然。

这是种族之间为了各自的生存而战斗。

只有将他族剿灭,获得足够资源,才能在红虾海坚定的扎根下来,而后迅速壮大。

吸异族的血,壮大己身,这是红虾海千百年来不变的铁则。

······

一盏茶不到的时间后。

在阵法的协助下,随着最后一只二阶泣血黑鸦被斩杀,战斗也落下了帷幕。

墟极宗一方以零死亡,受伤两位筑基修士的代价,将一整个妖禽族群给灭族。

其中谋划有,但实力强大却是关键因素。

至于受伤的筑基修士,只不过是被雌性鸦王临死反扑击伤的,不影响之后的战斗。

“今夜在束菲岛休整一晚,明日卯时三刻出发,各自安排下去。”

许昭玄扫视了整个战场一圈,朗声吩咐了一句。

此时的天色,在红虾海已不适合大规模行军,为了安全起见,还是让一众修士养精蓄锐一晚再说。

随后,他向水之弥、安胡风示意了一下,脚尖一点,快速向着那块巨岩奔去。

收到示意的两人没有迟疑,亦是施展身法紧紧跟上。

阵法虽已撤去,但入目的依旧是冰雪世界,极致的寒意随风狂卷。

如若没有外力,此地需要数天才能恢复原样。

许昭玄三人顶着寒意行进二十里之后,飞身矗立在巨岩的顶部。

一场战斗下来,对巨岩的影响倒是没有多少,只是被一层数丈厚的霜雪给覆盖住了,雪白之色犹如一枚巨蛋一样耸立在束菲岛上。

三人没有关注这些变化,而是向不知道多少深的巨大坑洞望去。

尽管天气寒冷无比,但巨大的洞坑中狂风呼啸之间,裹挟着极为浓重的血腥味,腥臭无比。

“我们下去看一下吧。”

许昭玄眉头一皱,立即伸手一挥,把这股腥臭隔绝在外。

接着,他向两人招呼了一声后,纵身一跃。

随着身体快速下沉,狂风的呼啸越加的猛烈,而血腥味似乎化成了实质,周围红濛濛一片。

足足千丈,许昭玄三人才止住身形,低头看向下方的景象。

饶是他们的心智坚定之辈,亦是被震惊了一下。

这是一片方圆千丈的血海,红、青、绿、蓝等各种颜色的血液交织在一起,变成一种诡异的红黑血色。

但,最让人惊异的是,此地竟然成了一处凶煞之地。

凶煞之气在血海上到处翻滚,惊悸的煞气能量侵蚀着三人的护体光遁,不断荡起涟漪。

之前呼啸的狂风就是凶煞之气的翻滚后,激荡而起的。

这是煞气中的血煞之气,低阶生灵的血液一旦沾染此煞气,除了用至阳之物和一些特殊手段,其他方法很难根除,其道途怕是到此为之了。

而血煞之气,是血道修士最为中意之物。

即便这里的煞气只是二阶品质,若是让他们知道,怕是会引起难以预料的后果。

面对煞气的侵蚀,三人不得不加快功法运转,增加护盾的强度防止被煞气侵染。

除了血海和煞气,在血海的中央,有一处十数丈大小的小山。

但这座小山不是由岩石构成的,而是用妖兽蛋堆砌而成。

一层接着一层,泣血黑鸦蛋数量不知几繁,垒成一座方圆二十丈,高七八丈的小山,而在血海之下,数量更多。

其中最为醒目的是,放置在小山顶端的那几枚飞禽蛋,比寻常的大了数倍不止,且其内孕育的生命更是强悍无比。

而血海的血煞之气,在小山四周最为浓稠,要形成煞雾一般。

这是那些飞禽蛋在吸收着血煞之气,形成凝聚效果。

“每一个族群都在竭力发展壮大自身,无所不用其极,而这泣血黑鸦群也是想要培养一个真正的王者,泣血天煞鸦。”

许昭玄盯着七枚不凡的灵禽蛋,不由的感慨了一句。

他自然不是对灭了鸦群而感到悔意,而是想到了许氏也如这鸦群在艰难求存着,有感而发罢了。

“看这煞气的浓度和威势,已经接近三阶了,若是再过一些时日,说不定还真让它们计划成功了。”

水之弥认同的点点头,又想到了什么,心有戚戚的道:“不过,时也命也,此地成了我宗的囊中之物。”

一旁的安胡风虽然没有话语,但观其神情,亦是带着一丝不自然。

和泣血黑鸦一样,都是强大一些的蝼蚁在天灵界挣扎求生,不知什么时候会不如后尘。

不过,三人到底不是极致感性之人。

些许触动之后,立即调整了过来,目光开始扫视四周。

“我们将这里仔细的搜寻一遍,看看有什么隐患和珍贵的灵物,有血煞之气存在,可不是久待之地。”

许昭玄感知到煞气的恐怖,眉头一皱道。

其余两人对于这凶煞之地亦是不怎么喜欢,快速的点头应下。

三人各自选了一个方向,神识铺开,开始快速的探查。

只是,煞气能干扰神识,让探知的距离缩短了三层有余,大大增加了他们的难度,心底纷纷开始咒骂。

半个时辰后。

等搜寻完血海和上面的巢穴,三人在分开的地方碰头。

与之前不同的是,许昭玄三人的脸上或多或好都有一丝笑意,显然有所收获。

目 录
新书推荐: 人间从来不长生 杀道行 天涯琴客 聊斋:我有一幅万妖图 仙傲 平凡星域 人间十万剑长白 圣堂 我在聊斋证长生 蛮荒演义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