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我在春秋做贵族 > 第546章:峰回路转

第546章:峰回路转(1 / 1)

目 录
好书推荐: 原来我是祸水命[快穿] 清穿之小皇孙的躺赢人生 小耳朵 天启游戏 穿书后他成了团宠 市井之徒的仙城 我来末世度个假 小师妹又被豹君叼走了 超级制造商 谜梦之城

前来袭击庄子的人,他们自称是受命予令尹昭武。

昭氏?那就是现在的楚国公族嫡系。

到底是不是来自昭氏,墨翟持比较大的怀疑态度。

毕竟,当前楚国需要团结抵御外敌,地方封君可是横行无忌,公族不想加剧矛盾只能对地方封君步步退让,以至于公族的行事会更谨慎一些。

公族袭击地方封君的庄园,极有可能引发楚国的又一轮内乱,没到底楚王宁不明白。

“可有令牌?”墨翟问明显是首领的那人。

这人答道:“此事不宜张扬,怎么携带令牌在身?”

道理是这样的道理,可是墨翟有眼睛能看,脑子也能分辨来袭者的武器、甲胄和一些工具存在原国的影子。

怎么说呢?原国那边总是能够出现新鲜事物,一般就是先行投入军方使用,慢慢才会普及到民间。

军队优先是共用的道理,很多技术出于保密需要根本不会公开,能够传到民间的技术一般都是落后的。

现在还是封建时代,科技含量太高的东西没有,只是一些可能因为传来民间再让他国轻易窃取的技术,一样不会肆意传播到民间。

袭击者首领看出了墨翟的怀疑,说道:“大楚弱于原国,如何不快步追赶?我等乃是‘左右广’之士,自当优先使用成果。”

墨翟扫视了一圈,发现袭击者想做什么的话,墨氏根本无力抵抗。

再则,墨翟已经知道项氏根本不会引荐楚王宁,甚至连招呼更多的贵族参与进来都不愿意,想的是项氏与梁氏独享墨氏的积累成果。

这样的话,墨氏一点不脱离项氏的控制,一天就会成为项氏的禁脔,直至某天项氏以为掌握了想要的技术,再将墨氏给悄悄处理掉。

不要以为这样的事情不会发生,应该说时时刻刻发生在每一个年代,保证秘密不会泄露的手段都会很血腥。

墨翟只能让族人收拾东西,一边悄悄吩咐道:“藏匿之器械不可毁坏。”

前来袭击的那伙人,他们将能带走的打包,带不走的器械则是就地破坏掉。

墨翟摸不清楚来袭者到底归属哪一方,知道项氏后面一定会清理庄子,留下一些什么对墨氏有益无害。

来袭者准备了一些车架用来带走墨氏一些器械。

那种准备让墨翟有了更多的困惑,心想:“到底是楚国被原国渗透成了筛子,都城附近都能藏下那么多人,并且还有数量这么多的马车,还是他们真的是楚国公族的人?”

关于原国暗中渗透列国这一点,短暂在宋国拥有足够权柄的墨翟见识过。

当初的“商丘之战”中,原军好像对城防设施掌握很多,知道城内发生的很多事情。

这说明什么?只说明原国早已经展开布局,安排了人手的同时收买了一些人。

墨翟甚至能够猜到一点,今次前来投奔楚国的贵族之中,一定有原国假冒的人存在。

能够与楚王宁见面的话,墨翟会将自己的猜测说出来。

想排查前来楚国投奔的宋国贵族非常简单,他们既然是贵族,多少会有互相接触的机会,谁都不认识的某贵族一定就是假冒的。

墨翟打算以此为晋身之资,取得楚王宁的信任,再展露墨氏的能力,极短时间内就能获取想要的资源,真正干那些想做的事情。

“行走已有两个时辰,不见车队停下迹象?”墨翟越来越怀疑袭击者是原国那边的人,根本不是楚国令尹昭武的授命,更不是楚国的‘左右广’了。

车架有车厢,完全被封闭了起来,无法看到外面的景色。

墨翟用走了多少时间来进行判断,还会感觉车架的颠簸程度来猜测速度和路况。

使用马车赶路的话,两个时辰走十来里路是正常情况。

庄子到“郢”根本没有十里之远,期间还能感觉到车架在上坡和下坡,走的应该是山路?

直至车门被打开,墨翟才发现自己等人被带到一个山谷。

这里面是一个看去很大的营地,有着许多的建筑物,并且还有许多身穿楚军战袍的人存在。

“‘郢’周边只有东面有比较广袤的山区。这就是那一片山区吧?”墨翟辨认了一下方位,没有标志性坐标,着实是很难辨认出来。

只不过,东面的山区距离“郢”都只是十来里的路程,没道理楚国不知道某处山谷里面有营地吧?若是距离都城那么近的一处营地都不知道,合该楚国灭亡了。

这一下,墨翟倒是相信袭击庄子的那批人是楚国的武装,只是仍旧对他们的所属有不小的困惑。

楚国已经非常久没有“左右广”的建制,导致的是楚国没有成规模的精锐部队,与他国交战少了一支扛旗的精锐,无法有效成为标杆鼓舞其他友军的士气。

随后,墨翟见了一个自称叫屈朔的人,按照自我介绍是楚国的三闾大夫。

三闾大夫?墨翟再孤陋寡闻也知道是做什么的。

所谓的“三闾大夫”是楚国的宗正,主要职权范围是主持宗庙祭祀,兼任负责管理屈氏、景氏和昭氏。

不要看那些职权好像没什么,其中主持宗庙祭祀就显得无比重要,别说还对三个实力强大的公族子弟拥有教育权了。

拥有那两项权力之下,楚国的三闾大夫一般还能威慑国君,要不然仅是在进行宗庙祭祀时搞出什么幺蛾子,很是足够国君受的,影响够大还能逼其退位。

既然三闾大夫对国君拥有那等威慑力,也就代表新君继位需要获得三闾大夫的认可,不然光是继位前的拜祭宗庙这一关就过不去。

“果真是贵国令尹派人解救?”墨翟问道。

不是墨翟疑心病太重,主要是被项氏骗得怕了,再来是怀疑楚国公族根本不知道墨氏的重要性,冒着跟地方封君矛盾加大的危险,以武力方式将墨氏解救出来。

屈朔还真知道墨氏的能耐,笑着说道:“正是。”

他们知道墨氏还需要从前来投奔楚国的向氏说起。

这个向氏来自宋国,他们是宋国世代担任左师的一个家族,相当于全国武装总司令。

别人或许不知道墨氏在宋国到底都做过一些什么,墨氏想达到什么目标无法绕过向氏,向氏也就从墨翟布置“商丘”的城防器械得知墨氏很擅长制造器械。

由于从宋国前来投奔的那些贵族大多没用的关系,向氏遭受到了牵连,没有在楚国获得想要的地位。

向魋为了能够得到重视,很难得见到楚王宁一面,强调墨氏的重要性。

楚王宁听说了墨氏的能耐,派人查看前来投奔的众多家族中有没有一个墨氏,一查还真的有,并且被项武给带走了。

在接下来,楚国公族根本不用费心排查,只需要搞清楚项氏在都城周边有哪些地方,稍微再摸一下情况,很容易就能找到项氏用来监押墨氏的所在了。

负责这一项任务的昭武根本没有向项氏讨要墨氏,很清楚一旦提及只会让项氏将墨氏转移,很干脆利索地调动“左右广”对关押墨氏的庄子发起突袭。

至于说会不会因此让地方封君再次跟公族对抗?目前的项氏实力比较一般,甚至还没有铁杆盟友梁氏强大,项氏与梁氏又不足以充当地方封君对抗公族的主力,顶多就是一阵扯皮,再次引发内战的可能性并不大。

项氏本来想吃独食,后来也只是带梁氏一块玩,他们足够聪明的话,大多就是找公族尝试获得一些赔偿,不然也只能当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一旦项氏大闹?别以为各地封君铁盘一块,他们虽然都是地方封君,互相之间也有矛盾,仅仅是在合力对抗公族的需求下形成合作罢了。

“贵国学习原国甚多,可否容翟先行一观?”墨翟提出了一个请求。

屈朔笑着答道:“不急,足下且先安顿族人。”

楚国这边只是听说墨氏在制造器械上很利害,有一定的重视,可是因为“商丘”并没有因为墨氏制造的器械而守住,再重视也会有限。

公族还需要向氏过来认人,免得搞出什么乌龙,国家艰难之下还闹笑话。

另外,墨氏需要先展现自己的价值,有足够的价值才能让公族起到多少重视,投入的资源也跟墨氏展现出来的价值有关。

就这般,墨氏族人先在山谷内安置下来。

两天之后,向魋来到山谷见到墨翟,两人之前只是见过,不存在什么特殊交情。

向魋显得很热情,聊了一会之后,直言不讳地说道:“母国已亡,前来楚国或可复国。若想复国,诸位还需鼎力支持。”

复国?墨翟虽然是宋国的公族,讲实话血缘关系也挺远,再来是不觉得宋国能再复国了。

宋国的国祚是在新王登基之后举国投降,新王变成了原国的伯爵,等于抛弃了全体宋国人。

原国在宋国大肆均田,贵族或许恨得咬牙切齿,更多的人则是对原国无比感激。

宋国的新王那么干,失去了最基础的民心,并且原国太子妃是宋国公主,想重新复立宋国的难度着实太大。

所以,哪怕原国在跟楚国的交锋中惨败,楚国支持宋国复国,宋国也不会是从前的宋国,必定会成为曾经的蔡国那般,很快又被楚国吞并掉。

墨翟明白那些道理,只能用发木的表情看着慷概激昂的向魋,不好给予什么虚假的希望。

在向魋确认这个墨氏就是那个墨氏之后,很快就让屈朔带着离开了。

又是两天过后,山谷又来了一支队伍。

“诸夏便是墨氏之主罢?”昭武看上去笑得很和蔼。

按照楚国的习惯,昭武有另外一个别号叫子高,与一些名人的号重复。

墨翟其实已经闲置够了,耐着心思与昭武聊不到几句,直白说道:“墨氏前来楚国,乃是因在‘商丘’与公输氏对抗不败而败,欲在楚国证明家族之能。若楚国愿意助我,我自留于楚国,不然……”

搞技术的人,他们通常就是那样,明知道应该做什么,根本不允许时间太过被浪费。

昭武着实没想到墨翟会这样,愣了愣神,回过神来先大笑几声,才说道:“当是墨氏助我大楚才是。”

又来。

客套话没完没了。

做正经事的效率却是那么低下。

难怪楚国的日子一天不如一天。

墨翟是一个有在列国进行游历的人,印象最深刻的莫过于原国。

很早之前,列国对原国人总是来往匆匆进行嘲笑,殊不知大多数显得来往匆匆的原国人有很清晰的目标。

墨翟亲自见识过原国在挖渠上的效率,相同的人力物力支持之下,其他国家来做或许会耗时一年,原国只需要花费三个月的时间就能完成了。

知微见著之下,能够明白原国为什么会越来越强大,好些国家非但没有向前踏进一步,乃至于是在进行后退。

老实说,墨翟认为哪怕楚国能够精诚团结,顶多就是阻止原国灭掉楚国,以现状反攻到原国境内根本没有可能性。

要是有二十年乃至于更久的时间,原国自己也爆发内乱,楚国或许还能追得上原国。

楚国一定也明白要先扛住,起码扛到原王瑶驾崩,等待原国新王登基之后,会不会有新的转机。

墨氏来楚国,为的是证明自己,一点在楚国扎根的想法都没有。

一旦墨氏证明了自己,他们会怎么办?肯定是分出一支前往原国,想来有在楚国的表现,能够很容易被原国所接纳的。

墨翟竟然是抱着这种心思?他首先是墨氏之主,再来才是对相关技术有兴趣的人,一定需要先保证家族的传续啊。

所有人都是这样,不会存在什么例外。

没有那种觉悟的人,其实也无法成为一家之主,坐上位置很快就会被掀翻了。

当然,这一切需要建立在墨氏真的发挥价值之后,并且是表现得越好,不管在楚国还是去了原国,才能够获得想要的待遇。

“还有多少时间能留给墨氏呢?”墨翟近期无法得知原国的动向,无法做出相关判断。

目 录
新书推荐: 饲蛟 卑微备胎人设翻车后(快穿) 病态宠爱:魔鬼的禁锢 朱砂红 真实世界 官路高升笔记 来自角落的潜伏者 女皇驾到:美男要乖乖 蒋四小姐 快穿之反派也是有骨气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