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竞技 > 金盏花 > 我们的关係

我们的关係(1 / 1)

目 录
好书推荐: 偷风不偷月 病态宠爱:魔鬼的禁锢 卑微备胎人设翻车后(快穿) 骸骨武士 饲蛟 神印王座II皓月当空 神印王座2皓月当空 皓月当空 全知全能者 九鼎玄尊

07、

老旧的收音机播放的声音在房里回盪,阳光的洒落被窗帘阻隔,窗半开着,夏日的风窜进发间,留下一丝凉快。

一头湿发从浴室走出,看见床上仰躺的那人,罗苡希唇角一勾,扔下毛巾从桌上拿过什么后走近。

「很睏?」低头与床上那人对视,她笑问。

慕向晚的眼睛几乎要闔上,声音细如蚊吟,含糊不清:「嗯,昨晚我们太晚回来了??」

「吶。」

语落,眼前递来一根菸,睡意浓厚的慕向晚缓缓睁眼在她的目光下接过,叼上唇间。动作看上去不算生疏,罗苡希难掩惊讶地替她点烟。

「我还以为你不会抽菸。」

「为什么这样认为?喝酒也是。」慕向晚对这问题来了精神,支起身子用那疲倦的双目凝视她。

呼出云雾,罗苡希向后靠上化妆台,湿发窜上缕缕冷菸,两指夹着菸的熟练模样慵懒:「也许你不这样觉得,但你看起来与这里格格不入。」

「我以为我适应得很好。」半躺着,跟着呼出一口烟,她望向窗外。

「你怎么会来金盏花?」

闻言,她转头望向罗苡希,薄唇半啟,云烟掩盖面庞。

慕向晚出生商业豪门,上头总共有四个姊姊,自小受到家里宠爱,却改变不了她孤僻怪异的性格。慕向晚对音乐极有天份,充满艺术细胞的她对于家业那些复杂的数字并不感兴趣。

她渴望自由自在。

二十四岁那年她离家出走,经人介绍来到金盏花酒店做钢琴手,酒店包吃包住,弹钢琴还能赚钱,这活慕向晚自然是做的。有时她更会在台上来几首自己作的曲子,而没有人会说什么,更多的是掌声,这足以令她满足。

故事很快被主角划上句点。

菸被摁熄了,从慕向晚的指间松脱,落入垃圾桶里。

而她垂在床外的手倏然被轻轻拿起,慕向晚瞥过视线,来到床上的罗苡希不说话,半趴在身边的空位,大拇指和食指捏着她的手指,在空中摇曳,光影错落。

她细细端详着慕向晚的手,眉目认真得像在研究什么,目光流连在那修长而纤细的手指上。

一时无话,指尖传来冰凉,视线里有一光点在晃动,慕向晚定睛一看,发现有枚透亮的玉戒在罗苡希触碰自己的食指上。

罗苡希戴过的首饰多,她不是没见过,可这一枚特别耀眼,马上就吸引了慕向晚的兴趣。

「这枚玉戒??我可以看看吗?」

罗苡希摘下了戒指递给她,玉戒来到自己手上,慕向晚轻扣在指尖处细看。戒围上头刻着金盏花,优美的线条不难看出它的精细和不菲。

「好美??」指腹抚过那刻划的纹路,慕向晚低喃。

「喜欢吗?那送你吧!」

「真的?」

「嗯!」

罗苡希的率意让她有些诧异,毕竟这枚戒指看上去和一般的首饰相差甚远,论质地还是论外观,慕向晚以为她不会这般轻易送出。

在她的注目下将玉戒套上食指,尺寸恰好吻合,慕向晚抬起手左右看了看,忽然噗嗤一笑,转头去和罗苡希对视。

瞇起眼睛,她话里带着几丝玩味和笑意:「你送我戒指了,你说??我们现在是什么关係?」

罗苡希转了转眼珠子:「嗯??看戒指的新主人怎么想嘍?」

没有答案的问话在轻扬的笑声里淹没,罗苡希蹦的一声扑到床的另一半空位,翻身仰躺。昨晚在雨中玩了一整夜,现在准备休息的她们同时闭眼,嘴角的笑意却都未褪。

目 录
新书推荐: 偷风不偷月 金盏花 心有恶念 欲奴 春夜困渡 穿越王妃要升级 我要死在这座桥下 思浅星沉 回到过去后[西幻] 和前任魔尊私定终身后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