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竞技 > 金盏花 > 世界倾泻的洗涤

世界倾泻的洗涤(1 / 1)

目 录
好书推荐: 偷风不偷月 病态宠爱:魔鬼的禁锢 卑微备胎人设翻车后(快穿) 骸骨武士 饲蛟 神印王座II皓月当空 神印王座2皓月当空 皓月当空 全知全能者 九鼎玄尊

06、

在梳妆台前抹上唇膏,慕向晚抿抿唇朝镜子微微一笑。今日的打扮很随性,碎花洋装和脱离束缚的黑发,月亮探出头来,她晃着伞步出金盏花酒店,步履轻盈,模样愜意。

「去哪?」

转头,是罗苡希。她一身白衬衫和海棠色长裙大步朝自己走来,盘起的头发被放下随意披在胸前,长捲发在额前勾勒出瀏海,唇上那抹嫣红仍夺目。

「不知道。」慕向晚耸耸肩。

得到莫名其妙的答案罗苡希并没有生气,她用鼻子轻哼几声,颇为自然地跟随她的步伐,示意要和她同行。

天空下起淅淅沥沥的小雨,伞是慕向晚撑的,鸭黄色的伞撑在她俩之间,恰好能笼罩两人。

「我以为你讨厌我。」

万籟俱寂间,面对打在脚边的点点滴滴,慕向晚道。

罗苡希较她矮一些。扭过头低下眼,见罗苡希嫣然一笑:「我可没说喜欢你。」

不知为何,慕向晚也跟着想笑,而她确实也笑了,嘴角扬到酒窝边,莫名傻气得让罗苡希笑得更大声,几乎盖过了壮大的雨声。

见她如此开怀大笑,慕向晚忍不住敛起笑一问,试图反驳:「你怎么知道你没这么想过?」

「那你又怎么知道我怎么知道我没这么想过?」

罗苡希话接得很快,她俩玩着没完没了的文字游戏也不懂停歇,其实也无趣,也许是雨声的伴奏让游戏不一样了。

到后来罗苡希不想辩了,乾脆两手捂耳,故作烦躁地摇头,笑意始终未退。

「哎呀你话好多!我不想听了!」说完,转身不顾雨势跑到伞外,雨点很快将她的丝绸衬衫打溼,可她丝毫不在意。

慕向晚走在宽大的伞下,失笑对雨中的她大喊,声音穿透雨滴落进衣裳里:「是你输不起!」

听见回应的她转身又跑回来,慕向晚以为她是跑回来躲雨的,哪知她在靠近时脚步一剎,抬手将伞拍落到地上。

「你不是属于这世界吗?那接受它的洗涤啊!」

伞飞落到一边,慕向晚却不生气,她看着那人湿透的背影一笑,也跟着追上前。

夜色被灯红酒绿掩过,街衢楼房相望,街灯在雨中朦胧摇晃,与夜幕昏暝相违的两幢色彩跳跃,在模糊里时而奔逐,时而停滞。

这是属于她们的夜晚,是这个时代留给她们喘息的空间,是她们放肆舞动的世界。

慕向晚很久没这么大笑了,即使大雨浇淋得碎花洋装透明,即使披散的发丝湿得一塌糊涂,即使脚上的小皮鞋油亮的那一面被洗刷掉。

她踏在人行道两边凸起的砖块上,看着另一边摇摇晃晃踏出步伐的罗苡希,忍不住维持着嘴角的弧度。

大雨下的她们好自在,这世界静得像是只有她俩。

雨滴参差落下间不曾变远的身影晃荡在眼底,慕向晚抬手抹了抹遮蔽视线的雨水,大声朝她喊:

「罗苡希!」

「什么事!」

「现在你还讨厌我吗!」

「我听不到!」

用尽力气的对话和雨声混合,在夜里垂降,浸透心底。

慕向晚又笑了。

目 录
新书推荐: 偷风不偷月 金盏花 心有恶念 欲奴 春夜困渡 穿越王妃要升级 我要死在这座桥下 思浅星沉 回到过去后[西幻] 和前任魔尊私定终身后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