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 > 神级魂宠师 > 第五十四章 趁热打铁

第五十四章 趁热打铁(1 / 1)

目 录
好书推荐: 氪金剑仙 大明卫道者 项北问天 武极凌尊 虎婿 江湖岁月 我在俗世桃李满天下 战天龙帅半夏 烂尾王朝 星际之有容则霸

阿布的嘴巴何其之大,这一口便咬进口中。

“啊啊啊啊!”

沐泞一愣,被这惨烈的叫声惊动,这明显就是谭羁的声音。

她疑惑的朝那个方向看去,灰烬嘿嘿一笑:“他遇见阿布了,阿布把他咬了。”

沐泞笑了笑:“你指使的?”

灰烬当然承认,难道能被夸的机会:“是啊是啊,他刚刚跑了,我就想肯定走不远,我要把他揪出来。”

“那你想拿他怎么办?”沐泞嘴角一挑。

“先咬他几口再说,我看不惯,之后再交给圣裁院的人来处理。”灰烬心说他对你有想法爷不得把他剁了。

当然,我刚刚学会断子绝孙…呸,高档一点,令人错失良机的手段。

错失良机,带来无穷无尽的悔恨,就跟漏炮车一样,每当想起来都会心中一抽。

他要的就是这份悔恨和懊恼,更何况,谭羁不是没经过社会毒打吗,一码换一码,用一个良鸡换去一个教训。

当然,作为一个三好学生,他是不会去做这么恶心的事情,但是呢,之前都见过横尸遍野了,区区一点见血又不会怎么样。

而且,动口的是阿布,我只需要看着。

谭羁一般惨叫一边挣扎,阿布的獠牙刺入他的身体,将他的胸骨咬断,将他的肺部刺穿。

他越是挣扎他的伤口撕裂就越严重,阿布要住他思思不松口。

看到猎物挣扎扭动,来自血脉的习性让他下意识做出动作。

嘴巴更加用力,其中一只爪子按住谭羁胸口,庞大的力量将他另一边胸骨也按碎。

谭羁口吐血沫,满嘴腥甜。

“阿布,别咬死啊,这样子……”灰烬在阿布的脑海中告诉它手术过程,时不时还传出灰烬奸诈的笑声。

阿布懵逼的点了点头,它是一头智商与二哈肩并肩的憨憨龙,啥也不懂。

但它只要照着做就可以了,阿布松开嘴,拔出自己的牙。

此时谭羁已近痛到接近昏迷,感觉胸口压力一松,体内的鲜血在不断流逝,他的意识越来越模糊。

阿布按照灰烬的指示,它半懵半懂的绕着谭羁转个圈,跑到裤裆的位置,张嘴,来一口火。

昏昏沉沉的谭羁发出最后一句悲痛欲绝的呐喊之后彻底昏死。

战场中的杀戮接近尾声,通冥教主力军一路跑一路跑,结果到了最后剩下几十人能够逃出生天。

就连追击方面,圣骑士都有一套,他们在中间部署一大群辅助神魂者,群体一个加速。

大部队就跟踩着轮子一样一路杀。

就算到了最后,成功跑出结界,一看。

结界外面清一色的的银色铠甲,将城主府团团围住。

哪怕他们真的成功攻打城主府,只要沐石发出求救信号,在外面的唐法德就会立马丢个大招进来。

足够将结界炸穿,就算没有唐法德,市中心的白牙塔、军方的强者立马飞过来狂轰滥炸。

杀戮来的也快去的也快,就在几个小时内血流成河,又在短短几十分钟风平浪静。

他们打扫战场的速度极其之快,有好几民水系神魂者开始用激烈的水流冲洗大地。

将碎肢残骸和凝固的血迹都清洗干净,最后唐法德慢悠悠的出来,胸口迸发出一道雷电,将结界刺穿。

结界轰然崩塌,化为虚无的碎片,像是被打破的玻璃一样。

还有土系工程师修复被损坏的地形,将这一切恢复如初。

然后沐泞带着灰烬找到沐石,刚大战一场的他没有任何不适,悠闲翘着二郎腿,嘴里叼着几个鸡腿。

“哟?灰烬啊,刚刚的战场看到了吗?”沐石戏谑一笑。

他拎起一条鸡腿笑呵呵的说:“怎么,吃得下吗?”

被他这么一说,灰烬又回想起那些场面,各种被开膛破肚的尸体和满地器官,脸色瞬间变白。

“吃不下,告辞!”

他们找到了审判长,将谭羁的事情通知他们。

“什么?你说你们抓到一个人吗?”审判长来了兴趣。

现在将谭羁交手与圣裁院,灰烬让阿布将谭羁拖过来。

“他受了点伤,你让个医生救一下。”灰烬小声说到,也就那么一点伤啦。

“行。”审判长孤疑看着他,受了一点伤是什么玩意。

“你们战斗了?”

“他跟我娘子打了一架,然后逃跑被我的伙伴逮住了,它不知轻重。”灰烬将锅全部甩到阿布身上。

“伙伴?”审判长又疑惑了一下。

“对的,我养了一头蜥蜴。”灰烬解释。

“哈?蜥蜴?”审判长又又疑惑了一下,谁家养蜥蜴这么丑陋的东西。

直到阿布将谭羁拖过来时,审判长看到阿布的真容,笑了笑,没说什么。

他见多识广,轻易的认出眼前的蜥蜴有着高浓度龙族血脉,没准它就是一条龙。

在沐石这样的家庭,能搞出这么一条奇珍异兽还真不是什么难事。

然后他看到谭羁,嘴角一扯:“这叫做……小伤。”

“没死……就是小伤……”灰烬强行解释。

“……”无奈之下,审判长让军中医生过来吊下命。

医生将他的伤口一一检查:“右肺被刺穿,胸骨断裂塌陷,左臂坏死,左腿坏死,伤的很严重,咦?为什么这里有处烧伤?”

……

忙活了一晚上,过了凌晨整个城主府才得以安宁,虽然这次行动早有预谋,但还是有很多事情需要调查。

星峰城居民几乎都被惊动,政府还要去安抚一下民众情绪,一时间整个星峰城都熬夜运作。

各大家族势力全部过来恰瓜,虽然不关他们屁事,还是得了解了解。

灰烬在给阿布刷完牙之后去洗个澡,往主战场边边一走,浑身血腥味。

想想今天的事情都发生在我身上,真他妈玄幻。

要不是这该死的穿越,可恶啊!爷的存款,爷的游戏,该死的劫匪。

门外传来动人心魄的旋律,有节奏有规律的踏踏声,光是听着就能想象沐泞那修长的超级大美腿踩着优雅的步伐走在地面。

这是一个令人想入非非的声音,特别是对于灰烬这种腿控和足控。

俗话说得好,过去是过去,未来是未来,人要往高处走,不能只留恋回头,毕竟我现在都穿越了吗对吧,咱虽然很想念召唤师峡谷,但是它没有沐泞好玩啊,虽然玩不到。

不对,不能贬低爷的信仰,它和沐泞一样好玩。

灰烬穿个裤衩直接出门,好不害羞,一出门就撞见沐泞在一旁拖着睡衣等待着。

她在等灰烬出来。

灰烬灵机一动,展颜笑开对着她说:“娘子,那半只鸡已经熟了,你去把火关了吧。”

一旁灰烬自制小阵法烈火烧烤阵上吊着一只鸡,鸡的表皮已经被烤到红色,正值外焦里嫩的最佳时间,虽然只有半只但是体型还是巨大。

幸亏有阿布分担,不然这只鸡够吃两人几天的量。

沐泞点了点头,正要转身,灰烬就立即抓住她的手:“我帮你把衣服放进去。”

语气是那么诚恳,表情是那么自然,仿佛是一件微不足道的正常事,沐泞也没有多想,点了点头,宵夜更重要。

灰烬抓住睡衣,缓缓转过身,慢慢走进浴室。

虽然心中有了准确的猜测,但是还是想亲眼确认一下这个情况。

衣物里只有一条红色的三角胖次,还有一套睡裙,没有球袋。

也就是说,沐泞睡觉不穿36d的外覆装甲?

原来,沐泞是纯big~

将半只鸡切好阿布已经迫不及待的冲上来,抓住鸡儿就是一顿乱咬。

今天亲嘴烤了一只鸡儿却不让吃?现在终于有鸡儿吃。

经过一天的折腾,阿布是龙可以继续折腾折腾,但灰烬就已经累了。

随着沐泞轻轻钻入被窝,那股清香加深灰烬的困意。

累了累了,熬夜什么的都是假的,还是沐泞娘子香。

灰烬就在此刻又灵光一闪,此时此刻又何尝不是更近一步的时候呢?毕竟刚刚经历血腥场面的他需要一点小小的心里安慰。

灰烬装作无意识的向前挪挪身子,结果一不小心太过靠前,鼻尖触碰到一处柔软滑腻。

他不小心与沐泞的鼻尖碰在一起。

不过激动之后又冷静下来,这有啥?爷都和沐泞牵着小手了。

然后就是太困啦,于是在触碰那一抹温热和享受脸上平静和温柔舒适的吹气中彻底睡去。

结果他居然被烬独立拉出来,拉到了五星锁内。

“我靠!你想爷我猝死吗?”灰气急败坏。

“啧,急啥,一天不睡又不会死人,今天过的怎么样,是不是惊心动魄啊?”烬却毫不在意,眉飞色舞的说。

“你不是跟我一体的吗?我什么心情你就什么心情呗。”灰蒙了一会。

“大部分咱心情是一样的,但是涉及到知识面不同的时候就会有分叉,比如,这次我都知道计划是什么,这些恐怖场面我也早就见过,所以你吓得想吐,我丝毫不慌。”

“那你叫我过来干什么?”

“我的意思是想趁热打铁。”

“啥?”

“就是给你再来一发惊心动魄的美妙时光。”

目 录
新书推荐: 斗罗大陆外传斗罗世界 天才剑仙 九鼎玄尊 神印王座2皓月当空 【GL】愛我,求求妳! 【np】扰龙 仙者 这次换我说爱你 界王 冒牌天帝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