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 > 神级魂宠师 > 第二十四章 三好学生不应该打架

第二十四章 三好学生不应该打架(1 / 1)

目 录
好书推荐: 氪金剑仙 大明卫道者 项北问天 武极凌尊 虎婿 江湖岁月 我在俗世桃李满天下 战天龙帅半夏 烂尾王朝 星际之有容则霸

昏暗的密室里,只有那几跟微弱的火烛闪亮,照亮那几位人影。

寂,无人敢说话,就连喘息都刻意压低声音。

“现在神物落哪去了?。”扁圆长桌最上的一位苍老人影率先打破沉默。

无人敢答,老者微微皱眉,对这群人的反应很是不满。

“连话都不敢讲吗?维托斯,你来说,神物去哪了?”

“主教。”被称之为维托斯的人低下头颅,随后唯唯诺诺的讲:“城主府,被沐石拿到。”

此话一出,沉寂似乎又在蔓延。

“各位,现在有何对策啊?”主教缓缓道来:“神物可是很重要的哦?”

“要不……调动所有星峰城教员奇袭城主府?”有一人害怕无人回答,草率的提出一个方案。

“奇袭?喔,现在只有这一个办法了么?”主教点了点头:“可是……谁来对付沐石呢?”

“那家伙发起飙来就那群虾兵蟹将不只有送死么?”

安静,又是无人敢答,目前唯一的办法存在极其悬殊的实力差距。

嗒嗒嗒,靴子的脚步在通道回荡。

主教咪了咪眼,盯着前方。

“什么时候一位大主教会懦弱到这种地步?区区一个城主府也让你恇怯不前。”

声音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轻狂、对一切的不屑。

“哦?”主教那苍老的眉毛微微一挑。

“那我们这位新来的执事大人有什么法子吗?”

“哼。”那人走到密室里,向旁边一位人指了指:“我父亲派来的人,拖住沐石没有问题,剩下那些蝼蚁只需要顶在前面送死就行,我一人去拿神物。”

旁边那人微微鞠躬。

“哦?那沐泞谁去对付啊?”主教又是一问。

“哈!”他不屑一笑:“一个女人而已,我来就行。”

“而且……听说沐泞国色天香,我是不是可以当做战利品呢。”闷粗的声音带着十分的狂妄和淫意。

“好!”主教拍了拍手:“星峰城全部人手皆有你调配。”

“你老了,就等我回来吧哈哈哈哈。”

脚步渐远,等彻底消失之后,主教旁边一位老人才说:“他……打的过沐泞?”

与主教平起平坐,足以看出他在教会的地位。

“他会被沐泞吊打,可那有怎么样呢?”主教无所谓的摆一下手:“反正我看他不爽。”

“嗯……我也是,不过要是他死了……”

“他第四个儿子就又是被我们坑死咯。”那人哈哈大笑。

“死就死呗,个个不自量力哈哈哈哈。”仿佛做了一场恶作剧,主教也忍不住畅快大笑,留下下方人员不敢吭声。

……。。。。……

“你是说……守株待兔?”沐石一只手撑着桌子,饶有兴趣的看着前面的老头。

一袭顺滑的黑色法袍,那是神魂者协会标准干部制服,而胸前铂金瑰丽的胸章则说明身份不凡。

神魂者协会星峰城分会一把手,历任五届会长的老法师唐法德。

“对啊,我敢保证,不出意外这东西放在你家你准会被人打。”唐法德细细茗茶。

“为啥啊?”

“最近我得到的消息,通冥教大损人手,主教祭祀都死了好几个,但不断死人都要拿走了几样东西。”

“第一次在摧崖下抢走一副兽骨,第二次在三海交界处拿走一柱株草。”

“那又怎么样?”

“加上这件事情就可以猜到一些玄机,兽骨对应身体,可以让人改天换地,那草可以加强大脑,而这东西是一种灵魂分裂物,你说……”

“对应神魂!”沐石恍然大悟。

“对,以一头渊底魔头为神魂,用两种神物改造身体使其得意承受的住畸变。”

“他们是要将某人改造……造神。”唐法德缓缓说完。

“嘶,脑洞有点大啊,那圣裁院的人呢?他们不会想不到吧?”

“正在来的路上,用不了多久。”

“哼哼哼,那就让他们有来无回。”沐石咧开大嘴。

“这样吧,到时候三方人手到齐埋伏,保护好沐泞和你女婿,我呢…嗯,老了,我去看着沐泞吧,灰烬就交给你管家咯。”

“行。”

两人一拍即合。

灰烬卷缩在被窝里,细细回想今天惊魂一刻,仍是忍不住汗流浃背,太惊险。

知道被褥被人轻轻掀开,一阵清香温热将宽大的床填满。

沐泞躺进来了,灰烬感觉一切都变得充实起来,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

“害怕吗?”

有一只温柔的手搭在灰烬胳膊上,如此的温暖。

“怕,怕死了。”灰烬疯狂点头。

仿佛得到一个倾泻口,将委屈一一道来。

或许灰烬胃不好,软饭才是最适合,他之前不禁多次怀疑过,自己真的适合打架吗?

如果以一个老手去看这几个新人的战况,也得赞叹三人的冷静和随机应变能力强。

哪怕是所谓的升学班也不过如此,面对强一级的敌人,三人的配合不能说天衣无缝却也是尽然有序。

灰烬在安全的位置指挥阿布去打断敌人追击、吸引火力,创造机会让杨宇轩和李锷两人夹击邪教仔,一次次对他造成创伤。

杨宇轩表现很是惊艳,一手战斧能勉强跟上敌人节奏,李锷毕竟是农村孩子,没有任何武技,但力量优势摆在那里。

灰烬看起来很冷静,但内心真的慌的一批,算是误打误撞指挥对了。

现在想起来真的怕啊,而且回想起阿布龙角顶破邪教仔腹部,那些细细碎碎的肠子碎片都忍不住一股反胃。

“怕的话就别去当战斗神魂者,或许别的领域更适合你。”沐泞声音放柔一些。

“嗯。”

灰烬诺有所思,当初我咋这么执着跟别人干架呢?

我好歹一个三好学生为啥非要动武?

无论现在还是前世灰烬都没感觉自身有战斗基因,都是那么瘦弱,看起来人畜无害,活脱脱的小奶狗。

当初想去干架还是网络文学茶毒太深,热血激情无处宣发,难得赶上老爹祭天的穿越潮流,第一时间就是宣泄一下自身欲望。

然后就是“入赘”这一词眼,他从未想过当“累赘”,目前为止,他很喜欢这里……准确来说是沐泞…行吧,沐石沐青曹姥爷还有管家都算上一点。

他不想让沐泞认为自己有一丝丝没用,想展现一下自身价值,让心中那若有若无的担心“被抛弃”消散。

一个文明的发展总不能光靠战士吧,需要科学技术的发展,况且,联盟两千年历史有着极其丰富的文化积淀,总能繁衍出树枝。

俗话说得好,条条大路通罗马,灰烬没必要吊死在一棵树上,没准科技方面需要我呢?

没准异界需要一个爱迪生呢?

没准这个爱迪生就是我呢?

这么一想就舒服多了,灰烬问沐泞:“娘子?”

“嗯?”

“除了战斗神魂者以外还有什么……嗯,靠脑子的么?”

“有。”黑暗中那声清脆带来无限期待。

“有很多,炼金术士、铸造师,还有现在新起热门能量核心学,还有很多很多。”

“你想学吗?”

“嗯嗯嗯嗯。”灰烬欣喜,炼金术士?不就是化学嘛,我堂堂理综学霸会怕这一手?

“明天我把书给你,你自己选个你喜欢的吧。”沐泞微微颔首,那柔柔暖暖的热气轻轻拂过灰烬脸颊,痒痒的。

嗯哼~太棒了。

灰烬感觉心都要化了,心中唯有“此世以舔相报”能表达一切。

…………

一大早灰烬就高高兴兴拿着沐泞给的一本讲解就跑去学校。

杨宇轩一天不见,模样大变,手骨折,吊在脖子上,脸上还有几道绷带,眼睛还肿了一个。

“你……是被报复了么?邪教这么没有王法么?还是说你被那群二五仔趁人之危!”灰烬大惊。

“难受~我手骨断了,下病床时又摔了一跤。”

好吧,他说话都有点不利索。

“摔了一跤又这么惨??!!”

“起来后又摔了一跤,脸摔坏了。”

“行吧。”

“你知道吗?咱三有见义勇为奖!”杨宇轩忽然兴奋。

“啥?”

“对于少爷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成功制止邪教人士在市区企图劫持人质,神魂者协会与星峰城白牙塔决定颁发奖项,以此激励。”

这是杨宇轩身后的一名中年人,他笑着为灰烬解释。

“你是?”

“保镖,保镖,我妈昨天吓坏了,抱着我又摸又亲,说就我这么一个儿子坏了可不得了,然后给我找了一个保镖,就他咯,很能打的。”杨宇轩指了指中年人,中年人只是笑笑。

“哦哦,那我呢?那我呢?我有没有什么奖啊?”灰烬一来神,我怎么说也有一大堆功劳吧。

“额……这个…人质…嗯,舍生取义奖?”中年人一咽,有点支支吾吾,他没看到有灰烬的名字啊。

“咔!”

心碎的声音,为什么……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

目 录
新书推荐: 斗罗大陆外传斗罗世界 天才剑仙 九鼎玄尊 神印王座2皓月当空 【GL】愛我,求求妳! 【np】扰龙 仙者 这次换我说爱你 界王 冒牌天帝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