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 > 大极章三疯 > 第50章 舆论战(停更说明)

第50章 舆论战(停更说明)(1 / 1)

目 录
好书推荐: 妖女请自重 墨桑 混在国企当神豪 鹰中雪 战神狂婿 我的嘴开光了 沙漠帝皇 隋末唐初我做主 暴君佛系养儿 咸鱼跟班被F4盯上后[穿书]

周琦杀良冒功一案,以江湖审判周琦被杀而告终。他的人头在城头示众三日以儆效尤,算是对之前被杀的百姓有个交代,让城内百姓出了口恶气。

郧阳守备在补齐了五万两银子后,躲过一劫,捡回来一条命。马俊才把他带回抚治衙门,至于怎么处理,得看他后面有多大能量,舍不舍得花银子了。

郧阳城内,心情最好的莫过于知府谢知春。

无端捡了个大便宜,暂统郧阳守备之职,可谓军政大权都落在他身上。虽只是暂代,只要后面操作得当,以他在郧阳多年的经营,要取掉这个“代”字,也不是不可能,这在朝中并非没有先例。

他坐在署房内,在考虑要不要动用一下京城的关系,再走走九千岁高远的门路。这时,管事的二爷来报,“老爷,章飍、朱五斤求见。”

谢知府皱眉,“什么人,没听过,本官是什么人都见的吗?”

管事提醒道:“就是前两日咆哮公堂的那两位。”

谢知府想想,自己能有今日,还多亏了这两人,于是道,“那就见一见吧。”

章飍、朱五斤来到公署,对谢知春施礼。

谢知春问道:“你们前来,所为何事?”

章飍笑了笑:“我们最近在办大极门的门派证,可在王总捕头那里遇到了点困难,所以恳请大人能够帮个小忙,顺便再来借点银子。”

“什么?”

谢知春听他们说出这番话,怒极反笑,道,“岂有此理,本官为官数十年,向来都是别人给本官送钱,跟本官借钱的人,倒是头一遭遇到!”

当日邱怀仁用朱五斤的玉佩说事,若是谢知春稍微动点心思,也能看出点端倪,可他却以为是邱怀仁无意间帮了章、朱二人的忙,加上他们郧阳天高皇帝远,消息闭塞,根本没有联系到朱五斤身份上去,于是自然而然的打起了官腔。

章飍笑了笑,从怀中掏出一串念珠,递了过去。

这念珠,正是当日高远抵给章飍,用来充当朱五斤学费之用。这两日,他们两人在六扇门碰了几次钉子,想了想去,只有用这个办法,来碰碰运气了。

谢知春一看,登时脸色大变,这不正是两年前,他送给九千岁高远的那一串嘛?

“你们怎么会有这念珠?”

章飍道:“一个人送的。”

谢知春恍然,难怪邱怀仁会主动帮忙,原来他认识这两人,高公公权倾朝野,邱怀仁也要卖他面子,如此一来,就容易解释了。

“你们跟这念珠的主人,什么关系?”

章飍道:“没有关系。”

岂止是没有关系,他们还与高远有仇,但既然这个门路有用,他们不用白不用。然而,他越是否认,谢知春越是认定,这两人认识九千岁,看年纪应该是高公公的晚辈之类。

谢知春立即换了一副嘴脸,“不知两位要借多少钱?”

朱五斤道:“一百两,权当我学费。”

谢知春点点头,“你们还在办门派证对吧?”于是吩咐道,“把王汾志叫来。”

不片刻,王汾志来到知府公署。

看到章飍、朱五斤,王汾志立即明白什么回事,原来是找到了知府大人,想要摆平我啊。

这两人绑架了他,害得他在同僚面前尿裤子,对二人记恨在心,正要开口,章飍抢先一步道,“前两日在衙门口,我兄弟多有得罪,还请大人有大量,不要见怪。”

王汾志冷哼一声:“劫持朝廷命官,这罪证怕是不轻吧?”

谢知春摆了摆手,示意他不要说话,问两人道:“多少钱来着?”

章飍道:“一百两!”

王汾志心说,原来是想要花钱买平安啊,道:“一百两可不够!”

“够了,足够了!”

王汾志冷冷道:“没有二百两,这事儿别想过去!”

“二百两太多了。”

“二百两,一个铜板也不能少!”

谢知春听王汾志这么豪爽,于是道:“那行,总捕头,赶紧掏钱吧。”

王汾志愕然,“什么?我掏钱?”

谢知春老脸一沉,“不是你掏钱,难道是本官掏钱吗?”

“不是,大人,这件事我怎么没搞明白?”

谢知春有些不悦,“搞那么清楚干嘛?让你给这两位小兄弟掏钱是看得起你,麻利儿的,还有,那个什么门派证,也赶紧给两位办了,本官说过你多少次了,要简政放权,提高效率。当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卖红薯。”

王汾志心中腹诽,知府大人脑袋不会是被门挤了吧,要么就是被驴踢了。不过,上峰有命,他也不敢忤逆,乖乖从怀中掏出一张银票,极不情愿的递给了章飍,还打定主意,办了门派证,你们大极门就归老子管辖,这笔钱,无论如何,也会让你们吐出来。

章飍从未见过这么多钱,差点没拿稳,看了又看,才小心翼翼揣进怀中。

谢知府道:“既然来了,中午本官就做一回东,宴请两位吧。王总捕头,你去安排一下。”

有免费午餐,不吃白不吃。

宴席上,谢知春拼命给两人敬酒,旁敲侧击的问两人与九千岁高远的关系,章飍则含糊其辞,半藏半露得告诉他,他们是高公公的亲戚,既然他的名字这么好用,干脆就借一下他的名头,以后说不定还有用得着他的地方。

酒至酣处,谢知春搂着两人肩膀,道:“在郧阳府,你们的事儿,就是老哥我的事儿,有什么难处,尽管跟我说,对了,什么时候去京城,帮我在高公公面前美言几句。”

有了谢知春关照,门派证很快就办了下来,至于缺少的什么材料,那根本就不叫事儿。谢知府还道:“你们大极门什么时候开业,务必送个请帖过来,老哥一定捧场!”

离开郧阳府,两人有种再世为人的感觉。

本来以为只是很普通的事,谁料却掺和进去这么一个案子,甚至差点丢了性命。不过,却也因祸得福,门派证办了下来不说,还白白得了二百两银子!

而大极门如今最缺什么,正是银子!

来时,两手空空,只有六吊铜钱,回时,俨然成了两个小财主。

两人花了三十两银子,买了一匹马,一辆车。

如今门派证办下来,算是正式门派了,怎么也得有一辆公务马车吧?以后,去太极镇,郧阳府办事,或者出门交流访问,总不能一直靠两条腿走路。

离城前,两人采购了一些开业用的必备品,装了满满一车。还买了几匹布,准备回去找个裁缝,马上就冬天了,给众人做几套像样的衣服。

朱五斤甚至给赵祯买了一些胭脂水粉,女孩子嘛,谁都喜欢这种东西。

次日,两人回到了大极门。

已是八月底,他们开始着手开业之事。以前,手中银钱短缺,他们的开业仪式也准备的很是草率,如今手中有钱,章飍、朱五斤决定要大办一场。

可赵祯却坚决反对,“与其把这钱花在开业仪式上,倒不如好好改善一下大极门的办学条件。咱大极门也不是坐拥金山银山,这么铺张浪费可不好。”

众人一番商议,明确了这笔银子的用途。

拿出五十两,对大极门进行一次彻底的修缮,有些大殿漏风漏雨,还有院墙、院门也要重新更换,一百两在太极镇可以买个院子,修葺大极门,虽比不得武当山那些设施,但弄得齐齐整整也是绰绰有余。

至于开业仪式,最终决定要从简举办,算来算去,只有二十两银子的预算。

剩下的一百两,被赵祯保管起来,充当大极门的启动资金和备用金。

赵祯又道,“开业那些琐事,我来操心好了,如今最关键的难题,在于章大哥和乾坤子的比武。”

说起比武,章飍一个头两个大。

虽说有了唐青琪帮忙,他武功进步很大,但乾坤子对他来说,依旧是一座无法逾越的高峰。只要过不了他那一关,大极门就无法顺利开业。

朱五斤道:“请帖的事我和牛拦山来负责,接下来的十天,章飍专心练功吧。”

诸葛、东方问,“我们呢?”

朱五斤道:“继续卖豆腐!”

众人各司其职,着手准备开业之事。

赵祯找到朱五斤,“朱大哥!有件事,我要跟你商量一下。”

朱五斤见她依旧不施脂粉,“我送你的胭脂呢?”

赵祯脸一红,“我卖了!”

“什么?卖了?”朱五斤道,“我花了五两银子,从郧阳最好的胭脂铺子特意买你的。”

赵祯道:“我知道,可最近大极门花钱的地方太多。我昨日去镇上,恰巧碰到了太极门的董夫人,她试了后喜欢的不得了,我十两银子卖给了她,一进一出,还赚了五两呢!”

朱五斤本想生气,但看她一脸俏皮又略带得意的样子,心肠一下子软了下来。

赵祯又道:“我过惯了苦日子,所以对钱很是看中,有了钱也不能乱糟蹋,大哥不会怪我吧。”

朱五斤将她搂在怀里,“我怎么舍得怪你呢?”

赵祯满脸通红,连推开他,“我找你是有正事的。”

“什么正事?”

赵祯道:“章大哥比武的事,我总觉得不妥,这几天一直没睡好,想了个法子,想跟你商量一下,也不知管不管用。”

章飍用一己之力,将这些人聚在了一起,他们也很是感激,都很珍惜这来之不易的生活。如今章飍面临困境,他们也不愿意袖手旁观。

“我寻思着,章大哥与乾坤子比武,多半是会输的,我们可不可以想个办法,让他们换个人来比武?”

朱五斤与章飍也商量过这个办法,只是,当初乾坤子很是坚决,要想让他改变主意,并非易事。他将这一层顾虑说给赵祯,赵祯道,“你不是认识八卦周刊那个采风吗?”

朱五斤眼睛一亮,“你是说……舆论战?”

————

停更说明:

这本书写得不行,后面几十万字存稿就不放出来了。

猫妹对本书进行大修改,无限期停更,实在是水平有限,能力不足,谢谢大家一月来的支持和关爱,对投资本书的读者,深表歉意。

三鞠躬!

猫妹拜上!

目 录
新书推荐: 侠徒幻世录 武侠打工仔 捉刀记 武侠世界的穿越之旅 谁说朝廷鹰犬都是反派! 武侠:开局十万西凉铁骑 穿越笑傲:辟邪剑侠林平之 琼剑山下 且看那一人 我在苦境当前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