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 > 大极章三疯 > 第48章 江湖审判

第48章 江湖审判(1 / 1)

目 录
好书推荐: 妖女请自重 墨桑 混在国企当神豪 鹰中雪 战神狂婿 我的嘴开光了 沙漠帝皇 隋末唐初我做主 暴君佛系养儿 咸鱼跟班被F4盯上后[穿书]

豆大的汗珠,从严监生头上不住落下。

邱怀仁的一番话,让他哑口无言。

若真如他所说,这玉佩只有皇室宗亲才有资格佩戴,寻常百姓私藏,那几乎与谋反无异。严监生心中后悔的要死,他只是看到朱五斤身上就一个值钱的物件儿,贪念一起,想趁机捞点好处,没想到却给自己招来杀身之祸,吓得脸色发白,语无伦次,结结巴巴,说不出话来。

邱怀仁提高声音,“你可有解释?”

扑腾!

严监生跪了下来。

一股不祥的预感笼在他头顶上,这让他觉得天旋地转,仿佛看到了弥留之际,摆在床头的那一盏微弱的油灯。周琦在旁边又是使眼色,又是咳嗽,见严监生无动于衷,忍不住道:“兴许是他们劫了某个贵人,夺走宝物,更坐实了他们盗寇身份!”

邱怀仁微微一笑,退回到座位。

马俊才心中嘀咕,这个案子差不多能定下来了,怎么邱将军忽然来了这么一出?莫非他认识朱五斤不成?

还皇室的龙形玉佩,他低头望着堂下的朱五斤,十六七岁年纪,眉宇间隐约有个某个人的模样,联想到不久前京城中的传闻,心中咯噔一声,汗珠也开始从额头上渗出。

这可如何是好?昨晚,刚收了齐凤天送来的一万两银子,本以为轻松走个过场,谁料却惹来这么个麻烦,不,不是麻烦,简直就是灾难!

不过,毕竟是从三品大员,常年在官场浸淫,马俊才很快就平复下来。为官之道,讲究不着痕迹,话不说明,理不讲透,邱怀仁只是开了个头,剩下的就靠他了。

周琦依旧不依不饶,“请大人……”

啪!

惊堂再响,马俊才道,“本官审案,你一而再,再而三咆哮公堂,分明是不将朝廷威严放在眼中,来人,掌嘴二十!”

先前那堂官又来到周琦身边,又道:“对不住了,周大人。”

刚才还没好利索,右脸上又来了二十下。这人力道控制的不错,二十板下来,左右脸肿得几乎一样高。

马俊才这才道:“周琦,问你话呢。”

周琦脸上热辣,牙齿都松动了,说不出话来,马俊才又怒,“不让你说话,你非要插嘴,本官问话,你却闭口不答,来人,掌嘴二十。”

堂官再次来到周琦身边,看了一眼周琦,话也不说,先前那两次还留了力气,马俊才连续三次下令掌嘴,他也琢磨透了,这是要往死里整他啊,抡起胳膊,又来了二十下。

周琦被打得牙齿掉了几颗,口中鲜血直流。

马俊才厉声喝道,“严监生,你私藏违禁之物,本官理应叛逆抄家之罪,若有隐情,从实到来,或许本官会网开一面,要知道,违制是抄家之罪,污蔑指使杖刑一百,孰轻孰重,你得掂量掂量。”

严监生这才醒悟过来,哭天抢地道:“大老爷,小得不认识这两人,是……是周统领指使我,让小得这么做的!”

周琦也不顾疼痛,辩解道:“你弗弗说!”

人群中有人喊道:“小人愿作证,周琦所说,纯属诬陷,一派胡言!”

马俊才闻言,道:“放进来!”

人分左右,一名儒衫男子走了进来,向众人施礼道:“在下马凉,江湖八卦周刊采风,见过各位大人。”说罢,将路牒等交给书吏,勘验了身份,来到大堂之中。

马凉道:“事发当日,在下与同僚冯京从太极镇赶往郧阳府,可以证明那一车人身份,而这两位公子,在下也认识,算是有些交情的朋友。当时,我与冯京侥幸逃过一劫,事后才知道,那一车百姓皆被人所杀。在下同僚冯京,因要撰稿曝光此事,被人扣押到大牢,至今生死未卜,恳请大人能替在下主持公道,还天下百姓一个太平!”

周琦心中一凉,关了一个冯京,怎得又冒出一个马凉?

马俊才问谢知春,“可有此事?”

总捕头王汾志道:“昨日,周统领的确押了一名八卦周刊的采风,让下官代为看管。”

马凉道:“是否属实,可带我同僚前来,一问便知。”

一盏茶功夫,两名官差押着一披头散发,满脸污垢的年轻人来到大堂,正是八卦周刊采风冯京,昨日他拒绝周琦,被周琦带入牢中,现在一副模样,显然受到了不少折磨。

他看到马凉,“马兄,你怎来了?”

马凉苦笑道:“冯京马凉,焦不离孟,孟不离焦,你被人抓了,做兄弟的又岂有见死不救的道理?”

两人认识真多年,在江湖上没什么名气,却是情同手足。当日,冯京让马凉置身事外,免得拖累了妻儿,可当听说冯京因此事被抓落狱,马凉无法坐视不理,早早就来到了堂外,今日抓住机会,站出来为同僚兼好友出堂作证!

原本牢牢掌握的局面,眼见就要翻船,周琦有些急了,“马大人,冤枉,这些人串通起来,陷害下官!”

门外有人喊道:“是你周琦陷害忠良,张婶、刘二爷,在城中那是有名的好人,却被你们诬陷为盗匪,究竟是谁冤枉谁!”

话头一开,外面百姓也群情激昂,痛诉金陵守备军滥杀无辜,鱼肉百姓。

“去年,小老儿在城外放羊,守备军用一个铜板,买走了小老儿三只羊,这种官军,还留着作甚?”

“就是!”一人附和道:“守备军一群畜生不如的东西,我在城外放牛,一群畜生,竟把我家的牛给玷污了!”

墙倒众人推,眼见形势就要失控,守备将军齐凤天当机立断,喝道:“周琦,好大的胆子,竟敢背着本官如此行事,马大人,属下治下不严,还请治属下失察之罪!”

周琦一看,这是要弃车保帅啊,心中一横,左右都是一死,不如拉上一个垫背的,大声疾呼,“大人,这件事,齐守备也是知情,是他授意属下做的!”

齐凤天冷冷道:“死到临头,还敢胡乱攀咬?”

马俊才道:“来人,将犯将周琦,押下去!”

周琦挣脱来抓的官兵,大声道,“马大人,你不能不管我,昨日我可是送了你五万两银子!”

马俊才一愣,我只收了一万两啊,又看齐凤天,齐凤天脸上满是尴尬,“下官替大人有好好保管。”

马俊才冷笑一声,“本官为官数十载,何以担此高位?正是恪守一句话,清似水,明如镜,从不收受同僚私贿,你昨夜缴的银子,本官已承报抚治大人,用于充作军饷,来人,将二人一并押下去,待我向京城禀明后再行处理!”又对谢知府道:“郧阳府发生这种事,让本官很是寒心啊!”

谢知府道:“是下官未能及时查明,向朝廷奏明,让臬司大人操心了。”

“我会向东司大人说明情况,在此案子未了结前,谢知府先代领守备之职。”

谢知春白白捡了一个便宜,不动声色,道:“一切听从大人吩咐。”

周琦自知若押送大牢,一旦查清,必死无疑,他忽然挣脱官兵,冲到了大堂之内,大声道,“大人,我不服,我要求江湖审判!”

江湖审判,顾名思义,是以江湖方式来判定究竟谁有罪。

这种审判方式,源自中宗皇帝。中宗赵逸,曾是江湖中人,夺取大宝复国之后,也保留了不少江湖中的风气,比如规定皇室子弟必须有江湖历练经历,江湖审判也是其中一种。

江湖审判是江湖中人解决纷争的方法,而且要经过当事人双方同意才可以举行。而现实之中,胜诉一方,极少回以身犯险,所以这一审判并不多见。

马俊才望着杨衍凉,“杨校尉,你可听到了?”

杨衍凉想起了惨死百姓,想起被周琦一脚踢死的阿公,心中恨不得早日结束他性命,听到这番话,朗声道,“回大人,属下愿接受江湖审判!”

哗!

堂外百姓,纷纷叫嚷起来。

这一场审判,跌宕起伏,到了最后,竟然还有江湖审判!

一些知情的百姓,连向那些不知所以着解释,什么是江湖审判,有热闹可看,而且还是军营中的两员大将,这热闹可不容错过,纷纷叫喊起来。

众人移步到衙门外。

杨衍凉、周琦来到校武场上。

对杨衍凉来说,与其让周琦押回省城受审,不如让他死在自己枪下,手刃仇人,亲手为死去的亲人报仇。而周琦更是无路可退,唯一的生机,就是抓住机会,拼死一搏!

这件事后,守备军是不能呆了,但可以苟全一条性命,大不了行走江湖,落草为寇。

有人拿来周琦的长枪,他虽然久疏战阵,有常年酒肉声色,但好歹也是名门正派出身,一身武功的底子仍在。杨衍凉只是郧阳府寻常兵户入伍,跟当地的拳脚师父学了一些武功,若真打起来,根本不是他这种科班出身的对手。

两人站定。

邱怀仁见杨衍凉手无寸铁,问,“杨校尉,你用什么兵器?”

杨衍凉道:“刀枪剑戟皆可。”

邱怀仁笑道,“好一个皆可,本将军的驯龙枪,借你一用。来人!取枪来!”

有亲卫将驯龙枪递给邱怀仁,邱怀仁大喝一声,“接枪!”

一道枪影,划过长空,径直刺向杨衍凉。

杨衍凉贴着长枪,身形一转,转身之际,双手顺势抓住长枪,横在胸前,“多谢将军赐枪!”

目 录
新书推荐: 侠徒幻世录 武侠打工仔 捉刀记 武侠世界的穿越之旅 谁说朝廷鹰犬都是反派! 武侠:开局十万西凉铁骑 穿越笑傲:辟邪剑侠林平之 琼剑山下 且看那一人 我在苦境当前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