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 > 大极章三疯 > 第47章 咆哮公堂

第47章 咆哮公堂(1 / 1)

目 录
好书推荐: 妖女请自重 墨桑 混在国企当神豪 鹰中雪 战神狂婿 我的嘴开光了 沙漠帝皇 隋末唐初我做主 暴君佛系养儿 咸鱼跟班被F4盯上后[穿书]

次日正午。

知府衙门口聚集了围观的百姓,等待马俊才公开审判杨衍凉一案。

经过一日的发酵,城内也是流言四起,众说纷纭。

有人说,城东张大婶儿,早已加入了阳春帮,暗中向阳春帮通风报信,而且这几年,郧阳城内有几家女子失踪拐卖案,也与张大婶儿有关。

“真的如此?难怪张婶儿前不久见到我,还要替我家闺女张罗一门亲事,原来是不安好心。还好,我以闺女年幼为由,回绝了她,不然怕是惨遭毒手了吧。”

“李瘸子,你那闺女,要真被阳春帮的人劫走,怕是瘆得阳春帮帮主连饭都吃不下了。”

“马癞皮你想找死是不是?”

“你们听说没,昨日,阳春帮的匪寇怕遭报复,把张大爷一家三口灭门了,那死状太惨,我侄子就在六扇门查案,据说很多人看到都吓吐了。”

人群之中,章飍、朱五斤听到他们议论,恨得怒火中烧。

想不到,这群畜生,为了保住官位,竟做出这种丧绝人伦之事。

他们换了一套百姓衣衫,小心翼翼混在人群之中,生怕被官兵认出。

鼓打三通!

马大人升堂问案。

禁军统领邱怀仁、知府谢知春分坐左右作为陪审,而下手处,守备将军齐凤天、周琦侧立一旁。

“带人犯!”

几名官差押送满身是伤的杨衍凉走了出来,他步履踉跄,却昂着头,目光中满是坚毅。

“堂下何人?”

杨衍凉跪倒在地,“罪民杨衍凉,原是郧阳守备军二处校尉。”

“状告何事?”

“本月十七,罪民奉守备将军齐凤天之命,追随副统领周琦前往城外阳春山剿匪,一路剿匪无果,恰遇了从太极镇前往郧阳的一行游客、百姓,周统领命罪民杀死百姓,充当盗寇,罪民不忍,出言抗命,被周琦诬为盗寇同伙,还请大人为罪民做主!”

周琦喝道:“一派胡言!”

啪!

惊堂木一拍,马俊才道,“周琦,要不,这案子你来审?”

周琦见状,自知失言,连跪倒在地,“属下实被冤枉,请大人明鉴……”

“本官自有定夺。”马俊才望着杨衍凉,“你可有证据?”

周琦道:“当时在场有有一百多守备军,可以为罪民作证!”

马俊才翻阅了一下桌上的卷宗,道:“八月十七日,前往剿匪的一百七十一人,除了你外,其余人都出具结保,证明周统领所杀,皆是阳春帮盗寇。”

周琦面露得意之色。

杨衍凉心中却满是悲哀。

他又道:“据罪民所知,所杀十一人中,有三人是郧阳府百姓,是否属实,请大人传他们家人来此,一问便知!”

马俊才道:“这正是此案关键。传人证刘三!”

一个尖嘴猴腮之人,小步来到堂内,扑腾一下跪倒在地,“小人刘三,见过阴天大老爷!”

“什么阴天?”

刘三道,“今儿阴天,小得一时失口,还请大人恕罪!”

“阳春帮盗寇尸首之中,有一人是你父亲刘二,你可知道?”

刘三恭声道:“小的识得!”

马俊才问道:“你可知道你父何时加入阳春帮?”

刘三想了想道:“我爹何时加入我不知道,不过,之前小的犯了事,我爹曾说要阳春帮的人教训我,多半与阳春帮早有联系。”

“可有证据?”

“昨夜,小的在家睡觉,有两个蒙面人闯入我家中,自称是阳春帮的好汉,要杀我灭口,好在当时有周大人官兵守候,将那江洋大盗吓退,否则小人今日怕是早已命丧贼手!”

马俊才指着跪在地上的杨衍凉,又问,“那你可认识此人?”

“小人曾见过一面,不久前,他曾来我家中,与我爹吵了一架。”

杨衍凉怒道:“胡说,我根本就不认识你,更不认识你爹!”

马俊才又指了指那卷宗,“方才我看到守备军出具的保书,都证明当日你与长官周琦发生冲突,甚至要拔枪刺杀周统领,可有此事?”

杨衍凉道:“是周统领命罪民杀百姓充功,罪民拒不执行命令,逼不得已,才与他动手。”

“可本官拿到的卷宗上,不是这么写的!”

杨衍凉见状,大声道:“是他们是非不辩,颠倒黑白,沆瀣一气,污蔑罪民。”

“可还有人证、物证?”

章飍、朱五斤见到杨衍凉被步步逼上绝路,自知若不出堂作证,怕是永无翻身之地,想到此,他们在人群之中喊道,“我们可以作证!”

马俊才点点头。

官兵放行,命二人走了进来。

邱怀仁看到两人,目光一亮,似乎明白些什么,于是微微侧身,继续旁听。

“堂下何人?”

周琦心说抓了二人几天,今日终于露面,于是道:“大人,此二人是阳春匪寇的同党,前几日,下官已在城内满城通缉二人。”

马俊才怒道,“本官问你了吗?来人,掌嘴二十!”

两名堂官上前,对周琦道,“对不住了,周大人。”

抡起竹板,啪啪打了周琦二十板。

周琦遭到无妄之灾,左脸被打得肿起一片,退立一侧,满脸愤恨。

“在下章飍、朱五斤,我们是大极门中人。”

马俊才道:“刚才本官审案,你们也都听了,可有补充之处?”

章飍、朱五斤将两人如何乘坐邮车、如何结识车上一行人,又如何遇到盗寇之事,与马俊才一一说了一遍,马俊才听闻,“你是说,周统领确有杀良冒功之嫌?”

“正是。”

马俊才又问,“周琦,你可有话说?”

“崩崩……大忍……”周琦脸上挨了板子,说话都不利索,“介二人,他们是太极镇的人,属下查知,他们曾与阳春帮匪寇有过勾结,剿捕当日,也曾反抗……我有人证,可以证明下官所说。”

“传人证!”

一个衣衫华贵的乡绅小心翼翼走了上来,周琦冲他使了个眼色,又指了指朱五斤,那乡绅长施一揖,道,“郧阳府严良,见过大人。”

马俊才道:“为何不跪?”

“鄙人有功名在身,乃郧阳府监生出身,故而不跪,请大人海涵。”

马俊才闻言,也不计较此事,指着二人道:“你可认识他们?”

严监生走到二人身前,绕着二人转了一圈,拱手道:“并不认识。”

两人松了口气。

“不过……”严监生指着朱五斤腰间玉佩道,“此人身上的这块玉佩,在下认识。”

“哦?此话怎讲?”

严监生道:“一月之前,在下前往太极镇上香,中途遇到了两个蒙面的盗寇,声称是阳春山的好汉,将在下身上钱财洗劫一空,其中就包括这块玉佩,乃在下家中祖传之宝。还请大人做主,将这块玉佩还给在下。”

马俊才又问,“劫你之人,可是这二位?”

严监生道:“当时天色很晚,在下并未看清楚,但从身形上看,与这两位确实相似。但在下向来严谨,不敢妄自下断言。”

朱五斤脸色清冷,目光阴沉,望着堂上众人。

章飍却忽然笑了起来。

笑声越来越大,传到了大堂之外,看得围观百姓一脸茫然。

“大胆,竟敢咆哮公堂!”

章飍仰天长啸一声,“好笑,好笑!”

“笑什么?”

他踱步向前,来到众人面前,愤然道:“我笑身居高位者,黑白不分,是非不辨,官官相护。我笑身为大明将军,不思庇护百姓,却一心钻营。我笑堂外百姓,怯懦无能!”

章飍越说越激动,他厉声道:“难道你们没有一点良心吗?真相哪里去了?正义在什么地方?那些他们口中所谓的盗寇,明明就是你们的乡亲近邻,他们满口胡言,指鹿为马,你们却一个个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连出堂作证的勇气都没有了?难道你们眼睁睁看着自己的亲人,人头被砍,挂在城头示众,背负盗寇之名,让子孙后代蒙羞吗?今日是张婶,是刘二,明日这把刀,或许就砍在你们头上!”

原本看热闹的人群,忽然变得鸦雀无声。

一片沉默。

马俊才一拍惊堂,“大胆,竟敢……”

“咆哮公堂是吗?”章飍大声问道,“你身为朝廷命官,执掌朝廷律法,代表朝廷威严,可你怎么断案,只听一面之词?是心中有愧?还是能力不足?我倒要问问大人了!”

“岂有此理!”马俊才气得浑身发抖,齐凤天趁机道:“来人,将贼寇同伙拿下!”

众官兵闻言,纷纷抽出兵刃,将章飍、朱五斤围在了大堂之中。

朱五斤冷冷的盯着邱怀仁。

“咳咳……”

邱怀仁忽然道:“本官本是外人,不过有一言,不知当不当讲?”

马俊才连起身,拱手道:“邱将军,见笑了。”

邱怀仁站起身,来到大堂之内,众人纷纷撤去。

邱怀仁乃禁军统领,虽没有进入天地人三榜,但他的威名,在江湖上早有传闻,据说能与乾坤道长比肩,与大内权监高远并称宫内两大高手,否则,也不会深受陛下器重,统领三千禁军。

有他出马,谅三人不敢擅自妄动。

他伸手指了指朱五斤腰间。

朱五斤将玉佩摘下来,递给他。

邱怀仁双手捧着玉佩,端量了一番,来到严监生身前,“你说这块玉佩,是你祖传之物?”

严监生点点头,“正是。”

“阁下贵姓?”

“免贵姓严。”

邱怀仁笑了笑,“那可真是奇怪,这块玉佩背面可是刻着一个‘朱’字,不知严监生如何解释?”

“这个……”

严监生看了周琦一眼,见他冲自己使眼色,于是道:“这块是玉佩是先父好友所赠,父亲去世前传给了我,我一直戴在身上。”

“一会儿是祖传之物,一会儿又是好友相赠,严监生所言,怕是有些不太严谨啊。”邱怀仁忽然厉声道:“玉佩正面,雕的是四爪金龙,若真是你随身之物,你可知道,单凭你这一条,就足以犯下抄家灭族之罪?”

目 录
新书推荐: 侠徒幻世录 武侠打工仔 捉刀记 武侠世界的穿越之旅 谁说朝廷鹰犬都是反派! 武侠:开局十万西凉铁骑 穿越笑傲:辟邪剑侠林平之 琼剑山下 且看那一人 我在苦境当前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