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 > 大极章三疯 > 第46章 识时务者为俊杰

第46章 识时务者为俊杰(1 / 1)

目 录
好书推荐: 妖女请自重 墨桑 混在国企当神豪 鹰中雪 战神狂婿 我的嘴开光了 沙漠帝皇 隋末唐初我做主 暴君佛系养儿 咸鱼跟班被F4盯上后[穿书]

此话一出,众皆哗然。

齐凤天脸色一变望向周琦,周琦对场中突生变故也没有准备,好在他反应敏捷,厉声呵斥道:“大胆逆贼,勾结盗匪,刺杀上级,还有脸站出来,来人,将此逆贼拿下!”

此处除了六扇门的官差外,其余人都是马、邱二人带来的亲兵,守备军如无正当理由,都在城外驻扎,没人听从他的命令。

知府谢知春听到原来是状告军方,微微一笑,侧让一旁。他们知府与守备军平级,一主政,一主军,虽都在郧阳,但平日里也有不少龃龉,明争暗斗的事不在少数,表面上一团和气,实则乐得看他们笑话。

马俊才也有些不爽,他这边刚读完褒奖令,这边有人出来闹事,这不存心拆台吗?不过,好歹也是一方臬台大人,于是将褒奖令一合,问道:“杨衍凉,你可知此事非同小可?”

杨衍凉肃然道:“此事千真万确,在下愿以项上人头担保,恳请大人能受理此案。”

马俊才看了邱怀仁一眼,邱怀仁笑道,“此乃地方军务,本将军不便插手。”

马俊才这才道:“好,本官就受理你案子,来人,将嫌犯杨衍凉收监待审,本案涉及人员,不得离开郧阳城。”

杨衍凉道:“罪民恳请大人能公开审理此案!”

马俊才一愣,这种事乃军中事务,无论结果如何,影响都很恶劣,面对杨衍凉的要求,他第一反应是拒绝,此时,邱怀仁却道,“陛下常说,执政为民,此事也不是不可。”

有了邱怀仁这句话,马俊才也不好反驳,于是道:“好,本官答应你,明日午时三刻,在郧阳知府衙门公开审理此案,谢大人以为如何?”

谢知春道:“一切听大人安排。”

……

整个郧阳府热闹了起来。

很久没有这么大的案子,而且被告之人,还是郧阳守备中的两位大员,一时间,流言四起,茶馆、酒肆,街头巷尾,无人不议论纷纷。

守备府。

齐凤天气得把一茶杯摔得粉碎,指着周琦额头怒道,“都是你干出来的好事!你不是拍着胸脯跟本官保证,一切做的天衣无缝吗?要是查出个什么来,第一个问罪的便是你周琦!”

周琦面无声色,道:“请功之前,属下已将此事情禀明大人,要不是大人贪功心切,也未必会惊动马大人亲自前来。如今事已至此,大人却想推卸责任,实在令属下心寒!”

“都是你自作主张!”

周琦道:“如今咱俩都是一根绳上的蚂蚱,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我要出事,大人也不会落得好下场。”

齐凤天见他如此说,更是暴怒,周琦却淡淡道:“如今之际,不正应是我与大人联手,想办法解决这一问题,而不是互相推诿责任吗?”

齐凤天闻言,心说也只得如此,坐下来,气呼呼道:“说说看,有什么办法。”

周琦道:“明日审案,定要有人证、物证。如今物证,早已被我销毁。人证嘛,诛杀的十一人,有一人是阳春帮匪徒,身份已确认,另外七人都是外地游客,只有三人是郧阳府本地人,属下已命人警告这三家,若是敢胡言乱语,必会遭到报复。”

齐凤天想了想,“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把那三家人做掉,到时候推到阳春帮余孽身上,这叫做死无对证。”

周琦竖起拇指,“大人做事,比属下还要绝。”

齐凤天冷笑,“还不是给你擦屁股。”

周琦又道,“杨衍凉这两日一直与两个小子在一起,他敢主动投案,明日那两人必然会出堂作证。我已将两人头像发给官府,满城通缉二人,只是六扇门那边不怎么配合,这点还要大人跟谢知府打个招呼。”

齐凤天道:“都这时节了,直接派军进来,就说城内发现匪寇余孽。”他想了想,又道:“那两人身份可已确认?”

周琦道:“一个叫章飍,另一人叫朱运,他们都是太极镇的人,正在六扇门登记一个什么大极门,顺藤摸瓜,应该能查到线索。”

齐凤天又道,“派人盯紧那几个苦主,这两人要想找证据,必然会找苦主,那时候守株待兔,将他们一网打尽!”

周琦道:“大人英明!”

齐凤天又道:“不过,若他们不出现,也要想好后招。”

……

章飍、朱五斤来到一户人家门口,户主姓张,正是死去那大婶儿的丈夫,当听到两人来意之后,连把门关上,一副十分惧怕的样子,“你们快走,我什么也不知道。”

朱五斤劝道:“张婶儿为人热心,惨遭官兵杀害,难道你就想看她这样死得不明不白吗?”

张大爷哭腔都出来了,“你们快走吧,要是再纠缠我,我就报官了!”

章飍劝说无果,于是准备走访几个邻居,想要他们出来帮忙指认,只要能证明张婶儿身份,那么他们杀良冒功的谎言,自然而然拆穿了。

忽然,章飍想到一件事,拉着朱五斤拔腿就跑。

两人才离开,就见不远处,一队官兵冲了过来,旁边听到动静的邻居,都偷偷探出头来,看到又有几个江洋大盗模样的人,闯入了张大爷家中。

不片刻,那几人手持长刀,刀身满是鲜血。

待几人走远,为首官兵喊道:“阳春帮盗寇,杀人灭口,将他们活捉,一个不留!”说罢,假模假样地率人去追那江洋大盗。

章飍见计谋被识破,对朱五斤道,“这法子,怕是不行了。实在不行,明日只有看我们二人了。但前提是,我们别被他们抓住。”

朱五斤满是担忧道,“就怕他们暗中对杨兄弟下手,要真如此,我们怕是走了一招臭棋。”

章飍一愣,道:“他们还不至于如此明目张胆吧?你不是认识邱将军吗?”

朱五斤摇了摇头,“他与我二皇兄走得很近,巴不得我这边出事,要是我动用皇子身份,传到了京城,必然会遭到两个皇兄攻讦,你要知道,天子家事,一点芝麻绿豆,都会夸大无数倍来说。”

……

八卦周刊分处。

冯京被总采风喊道值房,看到了书案上他递上去的稿子,心情忐忑。

总采风面色凝重,问:“你可知,这篇稿子要是发出去,会给八卦周刊带来多大的麻烦?”

冯京道:“这件事在下虽然没有亲眼目睹,但知府衙门那些人头,确实是与我同行之人,而且我们一路上相谈甚欢,我可以肯定他们不是阳春帮匪寇。”

总采风问,“那章飍、朱五斤与你什么关系?”

冯京道,“没关系,只是跑业务时,去拜访过他们。”

“那你又何必替他们出头?”

冯京正色道:“总采风曾教导我们,为采风者,以追求事实,真相为己任,我们手中的笔,就是江湖侠客们手中的刀,可以杀人,也可以救人。在下正是牢记总采风的教诲,才决意要把真相写出来,而不能让清白者蒙冤,让恶人逍遥法外。”

总采风冷笑一声,“好一个不让恶人逍遥法外!但一切的前提,是保护八卦周刊利益,我要是在这篇稿子上签字,咱们八卦周刊可彻底要完了。”

冯京见总采风不同意,还要争取一下,却听总采风道,“如今有个补救的办法,你可愿意去做?”

“什么办法?”

屏风后,走出来一人,正是守备军副统领周琦,冯京惊道,“周大人?”

周琦道,“只要明日审案之时,你肯出堂指认,章飍、朱五斤是阳春帮的盗寇,再不济,就说他们大极门与阳春帮相互勾结,互通信息,这篇通稿之事,本官不予追究。”

冯京指着总采风,“你……你们……”

总采风道:“这么大的事,我若不知会周统领,咱们八卦周刊,还能在这里混下去吗?”

冯京只觉一盆冷水当头泼下,浑身如陷冰窟。

总采风语重心长劝说道,“这是为了你好。”

“可是真相是……”

总采风道:“真相,并不重要,而在于上面相信什么,什么就是真相,百姓,民心,都是说给迂腐之人听的废话!”他缓缓来到冯京身前,“冯采风是有身份的人,你的话,大人们自然会信。”

周琦也趁机道:“此事已报给抚治衙门,马大人也亲来下褒奖令,若是翻案,那朝廷的脸面往哪里搁?守备大人已拜托钱大人跟马大人打过招呼,务必将这件事办成铁案。”

冯京明白,所谓的钱大人,并不是什么人,而是一箱箱的真金白银。

现在这世道,什么都是扯淡,唯有金银能办事。

他这么告诉自己,明摆着是已经上下都打点好了,而就算自己出堂作证,也无济于事,甚至还会被打上一个与盗匪勾结的罪名。

周琦道:“这件事后,守备府会送上一份厚礼。冯采风,是坚持你所谓的真相和正义,还是要保住八卦周刊在江湖上的名声,你自己掂量掂量吧。”

冯京陷入挣扎之中。

本来,杨衍凉的胜算就不高,守备军行事,向来喜欢赶尽杀绝,是要挺身而出,说明真相,还是忍气吞声,让章飍他们背负罪名?

冯京浑身发抖。

过了许久,他长叹一口气,“我已作出了选择。”

周琦笑道,“很好,识时务者为俊杰。”

目 录
新书推荐: 侠徒幻世录 武侠打工仔 捉刀记 武侠世界的穿越之旅 谁说朝廷鹰犬都是反派! 武侠:开局十万西凉铁骑 穿越笑傲:辟邪剑侠林平之 琼剑山下 且看那一人 我在苦境当前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