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 > 大极章三疯 > 第37章 铁锅炖大鹅

第37章 铁锅炖大鹅(1 / 1)

目 录
好书推荐: 妖女请自重 墨桑 混在国企当神豪 鹰中雪 战神狂婿 我的嘴开光了 沙漠帝皇 隋末唐初我做主 暴君佛系养儿 咸鱼跟班被F4盯上后[穿书]

宋玉乾望着来人,不正是自己儿子宋小宝吗?安乐堂的人不是说已经死了吗,怎么现在又活过来了?

“宝儿,你没死?”

“我多咱死了?”宋小宝一头雾水。

“这些天你到哪里去了?”

宋小宝满脸晦气,抱怨道,“别提了,那夜我们拿着地图去找大极门麻烦,谁料不知哪个狗日的画了个假地图,我们绕着绕着在山中迷路,又碰上了泥石流,原路被封死,在山中困了大半个月,好不容易碰到个采药的,才把我们带了出来,那个破地儿,打死也不去了。”又吩咐道,“别闲着啊,先去搞点吃的。咦,李堂主怎么挂了?”

一切真相大白。

李青山心中一万只草泥马在奔腾,你怎么不去死呢?要不是你们,我爹也不会落得个如此下场!

“还不是因为你!”

宋小宝纳闷,“跟我有啥关系?”

“所有人以为你们死了,跟大极门闹了起来,我爹也被姓章的杀了。还敢说与你无关?”

章飍见状,“既然误会已消除,人我带走了。”

宋玉乾一摆手,命人放了诸葛咸鱼。

李青山却怒斥,“休想!你杀了我爹,还想一走了之?”

章飍道,“怎得,要不先帮你家定口棺材?”

李青山来打宋玉乾身旁,缓缓跪倒在地,“安乐堂是巴陵帮的下属,我爹因此人而死,还请宋帮主帮我李家讨回个公道。”

宋玉乾看了看李青山,又瞥见不远处的笑面虎杜管事冲他摇了摇头,于是道:“你爹当然不能白死,回头我跟帮主说一声,给他弄个因公殉职,抚恤金嘛,就按巴陵帮舵主的标准发放,一年少说也百八十两银子,这点我们不会亏待你的。”

李青山指着章飍道:“我想请宋帮主出手,杀了此子!”

宋玉乾见爱子死而复活,而章飍又与金陵唐家有关系,哪里还管这些破事儿,径直道:“江湖比武,生死有命富贵在天,你爹技不如人,也算是命该使然,李堂主虽死,但安乐堂的产业仍在,少当家还是节哀顺变,我们巴陵帮以后还有合作,来日方长。”

“不行!”李青山站起身,“你们这是非法决斗,我要去官府告你。县里不行,我就去府上,府上不行我就去京城告御状。”

宋小宝劝道,“做兄弟劝你一句,富不打官司,京控这条路,金山垫道,银海铺路,一旦迈入,那可是回不了头。”

“就算倾家荡产,也要让姓章的以命偿命!”

宋玉乾道:“真是父子情深,感天动地。要杀章飍,找官府太麻烦,还有其他办法。”

“什么办法?”

“找个杀手啊。我巴陵帮也提供这种业务,大牌子,有保障,走高端定制路线,不过费用吗,有点贵。你要是承担不起,我可以给你介绍几个朋友,他们接单,效果也是一样的。”

“多少钱?”

宋玉乾道:“我一般出手都是百万两银子起,找我朋友的话,也得十万八万两。”

李青山已被仇恨蒙蔽了头脑,他问杜管事,“管家,家里还有多少钱?”

笑面虎杜管事刚与宋玉乾交换过眼神,已得到了对方回应。他们是老江湖,自然明白意思。

这些年来,他替李诺打理生意,如今李诺已死,他又怎肯把安乐堂交给他,于是道,“少爷,咱们账上没多少钱了。”

“不是还有百花楼、董家酒楼,还有十几间铺子吗?”

“少爷可能不知道,老爷在世的时候,咱安乐堂已是入不敷出了。前不久您拼酒那一局,咱们一下子赔了十几万两进去,去年欠了巴陵帮的保护费,九出十三归,现在也衬不少钱。”

他拿出算盘,拨弄了几下,“把安乐堂的产业变卖了,还掉杂七杂八的债,家丁护卫的遣散费,还剩下……六十两!”

“六十两!”李青山急眼了,还不够他平日一顿酒钱,“怎么亏这么多?”

“给老爷办一场丧事,就算响应朝廷号召,丧事从简,差不多也不剩几两银子。”杜管事试探道,“不过,老爷这把金丝大环刀,还能当几个钱,也算解决一下燃眉之急了。”

一场夺家产的戏码上演,章飍不想掺和,对诸葛咸鱼招招手,两人趁机溜走。

宋玉乾也道,“清官难断家务事,你们慢慢算,我先带我儿去吃点东西。”

董家酒楼。

宋小宝饿了半个月,靠野菜野果为生,如今见到荤腥,敞开了肚子吃着,他问,“爹,安乐堂算是废了,咱们什么时候起程?”

宋玉乾笑道:“再等等。”

“还等什么?”

“等人。”

楼下传来脚步声,杜管事肥胖的身影上楼,宋玉乾笑道,“说曹操,曹操就到。”

杜管事来到二人身前,恭敬的从怀中掏出一叠文书,“宋帮主,安乐堂下面产业的地契,还有账目都在这里,请您过目。”

宋玉乾看也不看,放在桌子上,“正所谓人走茶凉,李堂主的如今尸骨未寒呢,你小子就跑过来了?”

“宜早不宜迟嘛!”

“杜管事是个明白人啊。”

“李青山废物一个,以后安乐堂还得仰仗您老人家呢。”

“哈哈,来,坐,喝酒,喝酒!”

……

章飍、诸葛咸鱼回到大极门。

只见大极门上,白绫高挂,灵堂搭起,里面传来了炖肉的香味。

两人对视一眼,“什么情况?”

两人也不进去,爬上墙头,看到朱五斤、牛拦山与东方包子三人在院子里支起了铁锅,正用松木炖肉,心说这几个家伙不过日子了,还有酒?就算有钱也不能这么败啊?

牛拦山端起酒,“兄弟,咱们一起生活大半月,也没算白交一场,吃完散伙饭,咱们下山就去给章飍和诸葛咸鱼收尸。”

诸葛咸鱼在墙头一听,顿时火就上来,正要出去,被章飍一把拉住,“听听怎么说。”

朱五斤也道,“本以为来了这里,能大展宏图,谁料天妒英才。如今,分别在即,我也告诉兄弟伙一个秘密。”

“什么秘密?”

“我的真实身份,其实是皇子。”

牛拦山哦了一声,“我也告诉你们一个秘密。我的真实身份,其实是玉帝转世,咱们玉帝对皇子,走一个!”

朱五斤一愣,显然牛拦山并不相信他,不过,转念一想,无所谓了,反正吃完散伙饭,大家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以后都不一定有机会再见。

东方包子叹了口气,“可惜了了!”

“怎得?”

“我那咸鱼兄弟,也受牵连,命丧黄泉。我们俩兄弟,在关二爷面前立过誓,不求同年同月生,但求同年同月死。”

牛拦山道,“你不会想不开跟他一起走吧?”

东方包子道,“那倒不至于,就是得再去一趟关帝庙,把那誓言改一改日期。怎么少了一根鹅腿?”

诸葛咸鱼气得直骂娘。

朱五斤道:“我给赵祯留起来了。”连转移话题道,“干了这杯酒,以后到京城,去八大胡同,提我名字,就能找到我。”

朱五斤又问,“包子,让你去山下定两口棺材,怎得还没送到?”

东方包子愕然,“什么棺材?”

“赵祯不是给你二两银子吗?”

东方包子指着铁锅,“我买大鹅了啊!”

牛拦山道,“算了,只要感情深,用什么都无所谓,偏殿里不是还有两床凉席吗,包一包,刨个坑埋了,也算是兄弟一场!”

咚咚咚!

有人敲门。

牛拦山问,“谁啊?”

诸葛咸鱼沉着嗓子道,“送棺材的!”

东方包子纳闷,“我们没定棺材啊?”

“今天铺子搞活动,白送的!”

东方包子晃晃悠悠站起身,边走去开门,边道:“那劳驾您跑一趟,去安乐堂,那有两个兄弟,您受累跑一趟,给背回来呗!”

吱呀一声,山门打开。

东方包子满脸愕然,六人大眼瞪小眼。

诸葛咸鱼冷着脸,“不用背,我们自己来了。”

东方包子啊的一声,把手中鹅脖扔在地上,“诈尸了!”

章飍、诸葛咸鱼推门而入,“有酒有肉,小日子过得不错啊。”

东方包子讶道:“你们没死?”

诸葛咸鱼问,“怎得,失望了不是?”

“怎么会,高兴还来不及。兄弟们,咱们不用散伙了!”

东方包子喊,连上前一把拉住诸葛咸鱼,诸葛咸鱼一甩膀子,冷冷道,“不是要去关帝庙改日期吗?”

东方包子笑道,“你是武侯之后,要改也得去武侯祠不是?”他连从地上捡起鹅脖子,在袖子上擦了擦,“来,特意给你留着的,我就说我兄弟吉人自有天相。哈!”

说着,又在他身前转来转去,弄得诸葛咸鱼一阵心烦,“你干嘛呢?”

“都说鬼没影子,这不是瞧瞧,你有没有影子吗?”

朱五斤和牛拦山也站起身,愣在那里。

牛拦山一拍大腿,“我就说嘛,你俩不会有事,朱五斤偏偏不信,这灵堂和花圈的主意,都是他想出来的。我以东方包子姐姐的名义发誓,跟我没任何关系!”

“你小子……”

“你是副门主嘛,您发话,我们哪儿敢不听啊?”牛拦山道,“对了,门主,我告诉你,朱五斤有个秘密。”

章飍道,“我们还是说下你的秘密吧,玉帝老爷?”

目 录
新书推荐: 侠徒幻世录 武侠打工仔 捉刀记 武侠世界的穿越之旅 谁说朝廷鹰犬都是反派! 武侠:开局十万西凉铁骑 穿越笑傲:辟邪剑侠林平之 琼剑山下 且看那一人 我在苦境当前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