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 > 大极章三疯 > 第36章 一剑毙敌

第36章 一剑毙敌(1 / 1)

目 录
好书推荐: 妖女请自重 墨桑 混在国企当神豪 鹰中雪 战神狂婿 我的嘴开光了 沙漠帝皇 隋末唐初我做主 暴君佛系养儿 咸鱼跟班被F4盯上后[穿书]

院内,站着一排手持兵刃的打手,有些是安乐堂的人,也有宋玉乾从巴陵帮带来之人。

他们脸上带着肃杀之意,不怀善意的注视着眼前的年轻人。

宋玉乾脸色阴沉。以他平时的性子,此刻早已按捺不住,一刀宰了这个年轻人。然而,他却忍住了心头的怒火。

李诺冷冷道:“章三疯,杀了巴陵帮的人,还有胆过来,换作是我,早已卷铺盖跑路了。”

章飍深吸一口气,道:“若跑路能解决问题,我就不用来这里了。我人已到,我朋友呢?”

李诺一摆手。

一名汉子将诸葛咸鱼押了上来。

诸葛咸鱼神情萎靡,走路有些踉跄,额头之上,有一块巴掌大的淤青,肿得老高。

而押送他的那大汉,同样的位置,也有一块淤青。

让人忍不住怀疑,昨天两人之间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从章飍一进来,宋玉乾目光就将他锁住,想要从他动作神态中发现一些端倪,可章飍毫无畏惧,让他有些顾忌。

“为何要杀我儿小宝?”

章飍道,“我与安乐堂是有些过节,但硬说我杀人,这就是冤枉人。我根本不认识你儿子,又何来杀他之说?”

“胡说!”李诺大声道,“拼酒那夜,安乐堂派了二十多高手去大极门杀你,结果一去不返,若不是你毁尸灭迹,他们又去了哪里?”

章飍哑然失笑,“奇哉,怪哉。这武当山上极其峻峭,每年都有将百人失踪,按你的逻辑,岂不他们失踪,都算在我大极门的头上?谁知道是不是你们安乐堂杀人后,又嫁祸于我?”

李诺怒道:“血口喷人,你……”

“血口喷人的是你!”章飍厉声质问,“我大极门只有四五个年轻人,又如何是你安乐堂的对手?若真能神不知鬼不觉杀死二十多人,当初又何必低声下气的央求你们?”

“再退一万步,就算他们死在我手上,也是技不如人,学艺不精。”

李诺脸上青筋暴露,“你终于承认人是你杀的了。”

章飍淡淡道,“是与不是,任我口吐莲花,你们也不信我,与其解释,倒不如在手底下见个真章。”

李诺吩咐道:“来人,把这小子拿下,把他关起来好好炮制,看他的骨头是不是跟他的嘴一样硬。”

“慢着!”

宋玉乾出声阻止,宋小宝之死,本来有诸多蹊跷之处,他不想就这样糊里糊涂的让章飍以命相抵,但如今证据全无,只凭两人两口,也无法分辨孰对孰错。

“既然你们谁也说服不了谁,李堂主先与他比上一场。”

在黄家庄,李诺早已摸透了章飍的底细,要杀章飍,对他来说易如反掌。

他之所以把巴陵帮的人请来,是为了给他们一个交代,倒不是怕了大极门。

火狮子脾气暴躁,他儿子死在这里,若是没有巴陵帮的人在场,就算杀了章飍,也无法平息他们的怒火。

毕竟,名义上,安乐堂算是巴陵帮的附属帮派,而且每年借助巴陵帮的势力,赚取不菲的利益。

他不想浪费好不容易搭建起来的关系。杀了章飍,然后再向巴陵帮赔偿一笔抚恤金,这件事便算是翻篇。

所以,在出事之后,他一直隐忍不发,对大极门调查了底朝天。宋小宝怎么死的,谁杀死他,他也不清楚,但总得有人为此负责,这个人不能是安乐堂。

大极门顺理成章的背了这口锅。

太极镇上的那些传言,也是他命人散播出去的,众口铄金,就算巴陵帮的人去调查,也多半会得出同样的结论。

真相,并不重要,他也不关心。

相比之下,他更关心巴陵帮对此事的看法,更关心他安乐堂的生意,能不能继续下去。

如今能在巴陵帮的面前杀死章飍,哪怕以后再出什么变故,他也能撇清关系。

他对属下喝道,“来人,取我的金丝大环刀来!”

宋玉乾练过内功,但他更以外门功夫取胜,当年就是凭借一把金丝大环刀,从太极镇四霸天手中抢夺地盘,从而奠定了安乐堂今日的地位。

这柄刀,重八十六斤,是他捞了第一桶金之后,花重金从藏剑山庄专门定制,已陪伴他二十多年。

居养体,移养气。

他已经将近十年没有动过刀了,但十年来,他的修行从未间断,因为先天缺陷,他无法修行高深的内功,于是专心苦练,将一身外门功夫练至了极致。

两名护卫,抬了一口宝刀上来。

珠光宝气,九只纯金打造的金环,从刀背上穿过,又称九环刀。

两人抬得有些吃力,每走一步,宝刀发出清脆的金戈之声,有扰人心神之功效。

李诺一把抓住长刀,猛一运气,长刀在手中抖出几个刀花。

众人见状,纷纷叫好。

寻常软刀,抖出刀花,十分常见,能以八十六斤重的金丝大环刀抖出刀花,那需要极强的臂力。

李堂主宝刀未老。

章飍解下惊鸿剑,缓缓拔剑。

一声龙吟,清脆而又深远。

看到长剑之时,宋玉乾也忍不住暗赞,好剑。他是用刀之人,但对于名剑也颇有研究。

这种剑,款式极为罕见,他觉得有些眼熟,搜肠刮肚,却记不起在哪里见过。

李堂主横刀胸前,朗声道:“请!”

惊鸿剑斜指地面,章飍一动不动,心如古井不波,他脑海之中,闪过了唐青琪说过的那句话。

洞悉对手的意图,寻找破绽,一击毙命。

长刀几乎守住了李诺所有的命门,这一起手式,毫无破绽。

若硬说有破绽,那就是太重。

众人早已闪在一旁。

两人相距,不过三丈。

章飍并不急于出剑,他在寻找时机。

可李诺并不如此想,八十多斤重量,就算他每日修行,也无法长久保持同一姿势,更何况,他将近五十岁。

一口气尽。

李诺变幻刀式,来缓解双臂的酸痛。

就在这时,章飍看到了一个破绽。

他出剑了。

整个人弯腰,一个斜冲,来到了李诺右侧,一剑刺出。

李诺是右手刀,此刻变招,右手肋下露出一小块空挡,而就是这么一点空挡,被章飍准确无误的把握住。

他忙不迭转身,扭腰,准备横刀格挡。

咔嚓。

也许是用力过猛,也许是上了岁数,就在这档口,李诺扭伤了腰。

练刀先练腰。

所有刀的招式,都是基于腰腹的发力,这一下,登时让他落入下风。

当!

大环刀挡住了惊鸿剑。

而下一刻,章飍的长剑就如一条毒蛇一般,贴着大环刀,向下侧滑,顺势一吐。

正是流星剑法之中最凌厉的一招。

金蛇吐信。

长剑从李诺肋下第三根肋骨处刺入。

紧接着,章飍急速后撤,用的是一招杯弓蛇影。

一切发生的太过于突然。

众人还未明白发生什么,只是看章飍一进一退,不过一息功夫。

当啷一声。

金丝大环刀,掉在地上,将地面两块青石板砸碎。

胜负已定。

李诺先是惊愕,旋即觉得觉得胸口处剧痛,一股恐惧之情,从心中升起。

他不明白,章飍是怎么做到的。

就在十余天前,他与章飍暗中较量过一次,在他意识中,对方根本不是自己一合之敌。

他感觉到胸腔之内,充满了血液,让他无法呼吸,这让他捂住了喉咙,张开口,竭力想要喘一口气。

哪怕只一口。

意识逐渐模糊。

李诺仰面躺在地上,他听到了儿子撕心裂肺的呼喊声,然后,死了。

李青山冲了出来,抱着父亲尚有余温的尸体,痛不欲生,他冲众人喊道,“还愣着干嘛,将这小子碎尸万段!”

宋玉乾盯着章飍。

那一剑,如天马行空,若是攻向他,他也未必有十足把握能抵挡住。

更令他心惊的是,他使出的剑法,快如流星,让他想起了一个金陵唐家的剑法。

难怪李诺说他有恃无恐。

他终于明白,大极门背后的靠山是谁了。

大宗师唐去病!

巴陵帮虽位列八帮十会,但终究是世俗门派,与金陵唐家有着天渊之别,如非必要,他们根本不愿意招惹唐家。

可是,他的儿子却是死在了眼前年轻人的手中。

这个仇,他必须要报。

太极镇乃至整个郧阳府,名义上是他巴陵帮的地盘,按武林公约,金陵唐家在这里开大极门,已是犯了江湖规矩。

他心中杀意骤浓,若不将此子除去,将来让大极门成了气候,必然会影响到巴陵帮的势力,况且杀子之仇,不共戴天,这件事就算闹到武林联盟,也是他们巴陵帮占理。

长刀出鞘。

他凛然道:“小子,让宋某人领教一下你的高招!”

章飍一剑杀了李诺,心中战意正浓,眼见宋玉乾发起挑战,他也浑然不惧。

可下一刻,当宋玉乾的刀劲涌来之时,他意识到,自己与宋玉乾之间,依然有不小的差距。

无论是内力,还是江湖经验。

安乐堂主,说白了,只是太极镇上的第一高手,但火狮子宋玉乾,乃是巴陵一带成名大佬。

他存心杀人,那股气势,让人胆战心惊。

就在这时,门外忽然闯入了十几个衣衫褴褛的江湖人,为首之人,二十余岁,浑身泥垢,蓬头垢面,当看到宋玉乾之时,惊讶道:“爹,你怎么来了?”

目 录
新书推荐: 侠徒幻世录 武侠打工仔 捉刀记 武侠世界的穿越之旅 谁说朝廷鹰犬都是反派! 武侠:开局十万西凉铁骑 穿越笑傲:辟邪剑侠林平之 琼剑山下 且看那一人 我在苦境当前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