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 > 大极章三疯 > 第35章 锦囊妙计

第35章 锦囊妙计(1 / 1)

目 录
好书推荐: 妖女请自重 墨桑 混在国企当神豪 鹰中雪 战神狂婿 我的嘴开光了 沙漠帝皇 隋末唐初我做主 暴君佛系养儿 咸鱼跟班被F4盯上后[穿书]

该来的终于来了。

安乐堂摔了这么大一跟头,不可能不会一点反应也没有,前几日一直没事,是在酝酿更大的报复。

章飍听东方包子说了山下的事,眉头紧皱,“只怕是来者不善,善者不来。可是我们与巴陵帮无冤无仇,他们为何要找上门来报仇?”

诸葛咸鱼危在旦夕,无论作为门主,还是朋友,章飍都不能见死不救。

朱五斤道:“此事因我而起,明日我上门去找他们要人。”

牛拦山道,“你去要人?他们肯听你的?你以为你是谁,你爹是当今皇帝吗?”

朱五斤:“……”

章飍摊了摊手,表示一副我可没说的样子。

人肯定要救,但怎么个救法,得需要从长计议。

“对方指名道姓找我,一场恶战在所难免,那我们就见招拆招吧。”

章飍饭也不吃,回到房内,拿出那柄玛瑙剑,对它道:“老兄,明日就看你的了。”

……

安乐堂。

诸葛咸鱼在大快朵颐,一桌子饭被他吃的不剩,宋玉乾与李诺在一旁,冷冷盯着他。

“再去盛一碗饭,这伙食,比大极门好多了。”

宋玉乾道,“吃罢,反正也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

诸葛咸鱼抬头问,“怎么,明儿有雨?”

“断头饭,你懂不懂?”

诸葛咸鱼一听,顿时没了胃口,“我与你们远日无怨,近日无仇,不会因为卖个豆腐,就要我性命吧?”

“无冤无仇?”宋玉乾沉声道,“你大极门杀了我儿,此恨还不够吗?”

诸葛咸鱼随口道,“我当什么事儿,大叔你年纪也不大,再生一个呗。要是真有困难,我可以效劳。实在不行,咱长得也不赖,还是诸葛后人,给你当儿子,也还凑合吧?”

“还油嘴滑舌?”

宋玉乾把大刀往桌上一放,“老实交代,你大极门身后究竟有谁人撑腰?敢杀我巴陵帮的人?”

“巴陵帮?”

诸葛咸鱼打量着此人,这可是八帮十会之一啊,难不成眼前这人火狮子宋玉乾?他心中打鼓,他听过此人凶名,章飍他们惹上了他们,可是要有大难了。“你可是火狮子前辈?”

“算你有点眼力。”

诸葛咸鱼扑腾跪倒在地,“前辈,你可要替我做主啊!”

宋玉乾有些摸不到头脑。

“我本是太极门弟子,被章飍强行拉着入伙,还没收了我路引,每次想逃走,被他抓回来之后,就是一顿毒打。你看,我身上还有伤呢!”诸葛咸鱼道,“这次前辈能帮我脱离苦海,诸葛咸鱼感激不尽,无以为报,只好给你当干儿子了!”

“你不是大极门弟子?”

诸葛咸鱼道,“你见过大极门弟子有当街卖豆腐的吗?我们不过是被他欺负压榨的受害人。”

“此话当真?”

“若有半句虚言,让老天爷一个雷把这屋子里的人都劈死!”

宋玉乾哦了一声,抽出长刀,阴笑道:“这么说留着你也没什么用了,反正他也不会来救你。”

诸葛咸鱼心说大极门还得靠我智力输出呢,小命可别交代在这里,连道,“也不尽然。我有一锦囊妙计,可杀章飍。”

宋玉乾停下悬空的刀,“计将安出?”

“我把锦囊落山上了,能不能容我回去取来?”

宋玉乾又挥起大刀,诸葛咸鱼连喊,“慢着,我记起来了。”

“有屁快放!”

“章三疯最讨厌鱼,一看到鱼,浑身就不舒服,上吐下泻,帮主可命人买一百斤鱼,放在大极门门口,他若看到,必会吓得吓破胆而死!”

李诺见他胡扯,道:“帮主,他在拖延时间,不如一刀宰了,把他人头送大极门。”

“我还有一计!”诸葛咸鱼道,“大极门藏在深山老林之内,地势险要,更是机关重重,易守难攻,帮主可以率一万大军,兵分两万路,将大极门团团围困,到时候他们断水断粮,必会饿死在里面。”

“且不说我有没有一万大军,光是兵分两万路,我就做不到。这是要把他们切成两段啊?”

李诺道,“依我看,你也别姓诸葛了,干脆姓猪得了。”

诸葛咸鱼道:“看来只有告诉你,我的终极杀手锏了。”

“说来听听。”

“宋帮主背上一万斤干粮,即刻上山,坐在门口,等他们出来,反正你粮草充足,耗上他百八十年,肯定能耗死他!”

宋玉乾气得笑出声来。

“把他关在这里,看明日那姓章的如何应对。”

……

深夜。

安乐堂地牢。

昏暗的烛光,潮湿的牢房,让诸葛咸鱼很是难受。

得想办法出去。

可牢外坐着一名安乐堂的大汉,一直在盯着他。自己一举一动,都落入他眼中。

诸葛咸鱼笑着打招呼,“这位兄弟,我见你印堂发黑,近日怕是有血光之灾啊?”

大汉冷冷道,“你还懂这个?”

“在下外号诸葛神算子,不如我为你起上一卦?并附赠锦囊妙计三条!”

“你那锦囊妙计,还是省省吧。”

诸葛咸鱼忽然捂着胸口,疼得满头大汗,“刚才饭菜有毒。”蜷缩在角落中,似乎晕死过去。

那大汉见状,连打开牢门,正要查探,忽然眼前一黑,一块板砖拍在他脑门之上,顿时昏倒在地。诸葛咸鱼站起身,笑道,“这才是老子的锦囊妙计。”说罢,拍了拍手,信步走出大牢。

门外,宋玉乾盘膝而坐,长刀横在身前,冷冷的瞧着他。

诸葛咸鱼见状,连道:“里面太闷,我出来透透气,现在好多了,我这就回去,不打扰宋帮主了。”

又转身回到地牢。

大汉已苏醒,见状解开腰带,把他绑了个结实,抡起板砖,给他来了一下,诸葛咸鱼吃痛,昏死过去。

……

次日清晨,章飍收拾东西,背起了长剑,准备出发。

“今日一去,我若回不来,大家一拍两散,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千万不要给我报仇。”

牛拦山道,“你有把握?”

“我想过了,人在江湖,你不找麻烦,麻烦来找你。躲是躲不过的,那就看看到底是谁的拳头更硬一些。无论如何,哪怕搭上这条性命,我也要把诸葛咸鱼给救出来!”

说罢,与众人告辞,独自出门。

门外传来章飍的歌声。

“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返。”

牛拦山望着他背影,“咱们就这么干等吗?”

朱五斤道,“那怎么行。”

……

章飍来到后山,将准备好几日的干粮交给唐青琪。

“我见你伤势好的差不多了,再有几日,就能痊愈了,我要出一趟门,这几日可能不来看你了。如今魔教的人到处找你,你伤好之后,切记赶紧与你大哥汇合。”

“今日不练剑了?”

章飍道,“我惹到一个厉害的仇家,他们掳走了我朋友,我不能见死不救。”

唐青琪道,“就像当初救我那样?”

“当然,我们是朋友嘛!”

唐青琪心中一酸,追问,“只是朋友吗?”

章飍郑重其事点头,道:“不仅是朋友,还是特别的朋友。”

唐青琪心说还算你有良心,不枉费本姑娘教你这么多武功,问,“怎么个特别法?”

“这个世间,有两种朋友最特别,一种是欠我钱的朋友,一种是我欠他们钱的朋友。”

唐青琪一听,原来你心中的特别,只是这个特别,心中难免有些失望。

当日,章飍奋不顾身救了她一命,又在明知不敌的情况下,还替她拼命,一段时间相处下来,她心中生出一种情愫,然而唐青琪是高傲的大小姐,又怎会承认这些?心中暗骂章飍这个傻子,本姑娘都把唐家不外传的绝学教你了,你难道还看不出来吗?

“什么仇家?”

章飍道,“据说是巴陵帮副帮主火狮子宋玉乾,他们愣是诬陷我杀了他们儿子。”

唐青琪又问,“你想怎么做?”

“我不知道,我朋友在他们手中,我只能见机行事。”

唐青琪走进山洞,片刻之后,将自己佩剑取了过来,递给章飍,“你那柄剑太怪异,驾驭不了,先放这里,你用我的这柄。”

他早就注意到这柄剑,只是唐青琪视为宝贝,之前章飍想看一眼都不让,今日特意赠剑,连道了声谢。

“这柄剑名惊鸿,据说是两百年前一位剑仙的佩剑,沉在了太湖之底,我大哥听到这个传说,花了两年时间,才将这柄剑捞上来,能削金断玉,希望能帮得上你。”

“这么名贵的东西,我可不敢要。”

唐青琪一瞪眼,“借你又不是送你。我可不想让你死在别人手中。”

章飍嘿嘿一笑,“总比死在你手里强吧?”

“呸呸,别说这种不吉利的话。”

章飍接过惊鸿,向唐青琪拜别,“多谢借剑之恩,若能活着回来,就抵十两金子得了。”

唐青琪见他动不动就提醒她欠钱的事儿,佯怒道,“你若不老提钱的事儿,本姑娘没准会喜欢你一些。”

章飍说:“只要能给钱,恨我也无妨。”

唐青琪气得直跺脚,“赶紧滚蛋!不想见到你。”

……

安乐堂。

当来到门前之时,几名护院上前阻拦,章飍二话不说,径直将他们放倒在地。

既然双方必有一战,那就干脆战个痛快。

轰!

章飍一脚把大门踹个稀碎。

“大极门掌门章飍,前来拜访!”

……

ps:数据很差,如果喜欢的话,恳请大家上架之后能订阅支持,收订比高的话,也许还有机会起来,否则没啥推荐的话,可能写不太长,但猫妹保证不会太监。有始有终,有头有尾。

目 录
新书推荐: 侠徒幻世录 武侠打工仔 捉刀记 武侠世界的穿越之旅 谁说朝廷鹰犬都是反派! 武侠:开局十万西凉铁骑 穿越笑傲:辟邪剑侠林平之 琼剑山下 且看那一人 我在苦境当前辈
返回顶部